•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一百章 不开眼的狗腿子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一百章 不开眼的狗腿子

    作品:《官路弯弯

        县政府常务会议,跟县长办公会不同。www.00ksw.org

        县长办公会一般就是几个正副县长加县长助理和县府办主任组成,虽有例会,但临时性很强,因为参与人员少,组织起来也快。

        而县政府常务会议,参与人员要多了许多。一般来说,由县政府主要领导主持召开,原则上采取每月例会制,特殊情况需要临时加开的,由县政府主要领导决定并召集。

        会务工作由政府办公室负责。

        出席范围一般包括县长、副县长、县长助理、其他政府党组成员、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列席人员包括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监察局长、法制办主任,议题涉及部门和单位主要负责人,县政府总值班室、研究室、督查室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

        特邀人员则根据会议议题内容,必要时可邀请县委、县人大、县政协相关领导出席,会议还可邀请县委办、人大办、政协办主任出席。

        孙正阳当即通知何恒远,叫他马上电话通知各个副县长和党组成员。

        因为涉及到县公安局局长人选,需要通知的列席人员和特邀人员很多,何恒远忙碌了大半天,才把人员通知齐全。

        中午下班后,李毅到食堂吃饭。机关食堂其实相当于一项福利,虽然也象征性的收一点钱,但这个钱有时连菜的本钱都不够。

        要看一个人吃不吃香,或者说这个人权力大不大,只要看他每天的饭局就知道。每天忙着在各个饭局转的人,肯定是红人或掌权者。那些没有饭局的人,多半是坐冷板凳的或是普通公务员。

        县里机关干部很多,并非每个人每天都有饭局。没有饭局的时候,就算有家有室的人,除非必要,都会选择在食堂用餐。

        李毅刚走进食堂,闹哄哄的大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一些人慌忙低头吃饭,一些人则侧目打量。

        李毅也不是头一遭进来吃饭,顿时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威压了?一经闪亮登场,马上秒杀全场!

        李毅平静的走过,看到田源坐在旁边吃饭,便喊了一声:“田秘书,请你过来一下。”

        田源应了一声,放下筷子,在同事们异样的目光中,跟着李毅走进小间。

        食堂分为大厅和小间,小间是领导们专用的。李毅其实并不想搞特殊,但是你要是真跟机关干部们打成一片,他们反而拘束了,连吃个饭都不会安生。因此,李毅也只好到小间吃饭。

        小间里并没有领导在座,领导们一般来说,是这里的稀客。

        领导们不管有没有饭局,都很少来这里。因为你要是来得多了,机关干部们就会猜测,这个领导连饭局都没有了,是不是被权力边缘化了。进而对你爱理不理,你有事喊他们,他们也都懒懒的不动了。

        李毅坐下来,田源去帮李毅叫餐。李毅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说道:“你先坐下,我问你,今天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见了我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田源却是满脸的崇拜,笑道:“李县长,你的能量真大,手段真高啊!”

        李毅一头雾水,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了,什么意思?”

        田源把腰弯了弯,笑道:“现在机关大院里都在流传,说李县长手眼通天,把涟水县的一个张县长都给撸下来了!那张县长还是市委书记马红旗的前任秘书啊!这种能量,实在是惊人呢!外面那帮子小虾米,见了你还不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李毅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更加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从何处传出来的。他挥挥手,叫田源出去,然后拔通了薛雪的电话,他还没有说话,薛雪就说道:“李毅,你真的是好手段啊!”

        李毅笑道:“怎么了?”

        薛雪道:“你别说你不知情啊!马书记亲自下命令,把张列调回市里,另做任命了!一个有着这么深厚背景的县长,就这样被你说撸就给撸了?我今天就跟做梦似的,一直不敢相信市委的那纸调令!”

        李毅心想,肯定是温玉溪发火了,敢跟省委书记的公子爷过不去,你一个小小的县长,不是当得不耐烦了吗?

        这个结果固然是李毅想要的,可是这撸人的名声,怎么就传到自己身上来了?说句老实话,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只不过接了温玉溪一个电话而己。

        实在是温玉溪具有通天的能量,而这个张列又触了他的逆鳞啊。

        他问道:“薛姐,我们县里到处都在传,说张列被调职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的。这事情是怎么传出来的?”

        他这么说,也就是承认是自己背后弄权了。

        薛雪道:“怎么,连你们临沂县都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吧,我们县里也就我知道是你为了帮我,而设了一个局。上次在你家,你跟我说过的。迄今为止,我都没看明白你这个局的奥妙何在啊。你们县里的人怎么知晓的?”

        李毅心想原来不是薛雪传出来的消息,忽然想起昨天跟薛雪通电话时,跟匡融不期而遇,他可能听到了什么,会不会是他传出来的?

        这件事情的发生,给李毅带来的影响,有利有弊。

        利的方面,是别人知道了李毅这个副县长不但强势,而且有背景,这个背景的能量还非同一般。这样一来,会有更多的人趋势于李毅,良禽择木而栖,人都想攀高枝,好借势往上爬。

        而弊的方面,也是很明显的,一个太过强势而背景强大的人,太过令人畏惧,这对一个主政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何况,李毅撸掉的可是张列,市委书记马红旗的爱将啊。张列听到这个传言,他会怎么样恨自己?

        马红旗虽然是接到了温玉溪的指示,这才换掉张列,但如果他听到这个传言,会怎么看自己?最起码,他会认为是自己向温玉溪告了张列的状。一个善于弄权的部下,甚至连领导都要算计在内的部下,领导能重视吗?敢重用吗?

        事情既已发生,不可逆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了。

        李毅一时思绪纷杂。

        薛雪在那边说道:“李毅,你快打电话给你三舅,叫他把柳林的农副产品收走吧!现在张列同志不在了,菜农都找上我了。我这大半天,一直忙得不可开交呢!”

        李毅笑道:“好,我马上跟他说。薛姐,不管怎么说吧,这个忙我可是帮你帮到底了,你想着怎么谢我吧。”

        薛雪笑道:“没个正经。你想我怎么谢你啊?请你吃饭吧,你钱比我多,帮你升官吧,你权势比我还大,我还要仰仗你来帮忙呢。以身相许吧,你又嫌我没你女朋友年轻漂亮。这样好啦,下次你来涟水,我敬你一杯酒吧。”

        李毅呵呵一笑,挂了电话后,打电话跟三舅方华说了此事。方华本就是得了李毅的指令,故意为难柳林镇的,此刻自然答应去收菜。

        李毅一边吃饭,一边想,此刻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里,张列那小子只怕正被训个狗血淋头吧?这个不开眼的狗腿子,哈哈!

        李毅开心的笑了笑,总体来说,这件事情他还是很满意的。自己在柳林镇党委书记当得好好的,结果被张列给撸了,调到了这临沂县来,虽然说是升了,但毕竟是被人撸了职位,若不是李家在上面运作,只怕连个常务副县长都捞不到。

        整整这个张列也好啊,顺便也给马红旗敲敲边鼓,不要以为哥很低调,你就拿哥不当回事!

        县政府常务会议,定在下午二点五十分,李毅准时到达会场。

        会议定在县政府行政大楼五楼的大会议室召开,所有接到通知的与会人员都没有迟到,也没有人请假。

        李毅到达会场外面时,孙正阳也正好到了,两人打过招呼,李毅微微一让,让孙正阳先进去。

        一时坐定,孙正阳坐在首位上,用他那种标致性的慢语速说道:“同志们哪,今天喊大家来,临时召开这次政府常务会议。主要议题是公安局局长的人选。”

        会场立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孙正阳平和的看着众人,过了三十来秒,等大家最初的惊诧感觉过完后,这才压了压手,会场马上恢复了安静。

        孙正阳说道:“这个议题有些突然,但是,这个问题却并不陌生。早在一年前,我们某次常务会上就公开讨论过此事,最后因为大多数同志不赞同,这个议题被搁置了。今天,李毅同志向我提出来,说经开区的治安严重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并提出来要替姜书记减减负担,我于是临时召集各位同志,召开这个会议,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孙正阳讲完开场白后,大家都互相望望,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李毅身上。

        孙正阳笑道:“李毅同志,既然是你动议的,你就先谈谈你的想法吧。”

        李毅点点头,严肃的端坐着,掷地有声地说道:“最近,临沂发生了两件大事情。我相信在座的同志都听说了。一件是肖玉莲案,牵扯出来的是性质十分恶劣的黑恶势力帽子帮!另一件是洪天贵案,牵涉出来的,是隐藏在我们党和政府干部队伍当中的黑恶势力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