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九章 曹系人马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九章 曹系人马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看了身边的钱多一眼,笑道:“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桑小姐在这里苦等。www.00ksw.org”

        钱多嘿嘿一笑:“你不是忙吗!不敢打扰你工作。”

        李毅笑着指了指他:“你啊!总是这么实在。”对桑榆道:“你有什么事,叫钱多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没必要搞得这般隆重。”

        桑榆笑道:“这件事情当得这么隆重,李县长,我已经在万福酒家订了一个包厢,请您务必赏脸。”

        李毅笑道:“请稍等,我去喊我朋友下来,一起去。”

        李毅上了楼,叫上郭小玲,和钱多桑榆一起来到万福酒家。

        酒过三巡,桑榆笑道:“李县长,你女朋友可真漂亮!你真是好福气。”

        李毅道:“桑小姐,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用不着拍她的马屁。”

        桑榆端起酒杯,说道:“首先,我要敬李县长一杯。”

        李毅道:“这杯酒,我现在不能喝,你先说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我再喝不迟。”

        钱多说道:“小榆,你就明说了吧,李县长是个直快人。”

        桑榆便笑道:“李县长,是这样的,我知道大棚种植很好,我想跟你学会这门技术,然后到家乡去,教会家乡人,也让家乡走上致富的道路。”

        李毅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呢!这是好事啊,你想学的话,我安排你到柳林镇的高山村试验基地去,顺便把生态混合种养法也学了去。”

        桑榆道:“我去那里看过,可那里的人都说,还是李县长懂那些东西,他们现在的那点知识,都是你教给他们的。我想吧,要学就要学个精通的,这才求上你了。”

        李毅道:“呵呵,我这边没问题,不过要等我有空了才能教你。你在柳钢的职位和薪酬都不低吧?你舍得扔下这边的高薪工作,回家乡去种田养鱼?”

        桑榆道:“工字不出头,再高级的打工者,也还是打工者啊!我回去后,学习你在柳林的做法,把尽量多的农户组织起来,成立农合社,利分挖掘土地的价值。现在的农村真的是太苦了,农业太难了。我在柳林的日子,欣喜的看到了当地农民的生活变化,一年前,他们的生活水平跟我家乡的差不了多少,但是现在都快赶上我们那边县城人家的生活水平了。尤其是凤凰山区的村中城,更是让我看到了农村的希望。我想把这种希望带回到家乡去。”

        没想到这个她还有这么伟大的想法,李毅微微讶异,笑道:“好啊。桑小姐,你家乡是哪里的?”

        桑榆道:“我是西川省的。”

        李毅笑道:“西川是个出美女的地方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南州,不知道自己钱少,不到西川,不知道美女有多美啊!”

        桑榆再次举起杯,要敬李毅。

        李毅说道:“你真要敬我也行,不过你先要自罚一杯。”

        桑榆就问为什么。

        李毅说:“你还记得在柳钢那次,你骗我去上女厕所的事情吗?”

        桑榆失笑道:“该罚!该罚!”

        郭小玲一听,很感兴趣,闹着要李毅快说是怎么回事,李毅就把那次的糗事说了出来,郭小玲咯咯笑道:“桑榆,你还真搞怪啊!”

        桑榆说:“那是我误会李县长了,我还以为他是小色狼呢。”

        郭小玲笑了:“你还真误会他了,李毅这个人我清楚,对我是一心一意,绝对不会在外面乱来的。”说着,笑意吟吟的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虽然面不改色,但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想这小妮子思想保守,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外有了情人,不知会做何种想法?

        这一夜,李毅和郭小玲抵死缠绵,彼此用身体取悦对方,欢愉自己。

        第二天,李毅和郭小玲说要一起去省城,但郭小玲说要先回方家坳一趟,去看看方芳。李毅笑道:“我上个星期天才回去,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回去了,这样吧,我叫钱多送你,你在家里吃完中饭再回来,我们下午一起去省城。”

        郭小玲同意了,跟着钱多去了方家坳。

        李毅上班后,翻查了一些乡镇企业改革和发展的资料。

        要想发展县里的工业经济,不能只靠一个经开区。

        经开区只能算是一个龙头,重要的是要带动龙身和龙尾,只有乡镇企业发展了,才能带动本土经济,实现飞速发展。

        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在李毅脑海里渐渐成型,他放下书本,站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努力的抓住刚才的思路,深入思索,反复酝酿,略有所得后,就赶紧坐下来,拿笔把刚才的想法记下来。

        如此来回几次,这个想法渐渐形成了清晰的轮廓。

        他铺开笔记本,重新开始写,把这个想法完整的记录了下来。

        这件事情做完之后,他并没有急着把这个想拿出来跟人分享或者讨论,而是锁进了抽屉里。

        他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凡是涉及到重大民生的举措,绝对不能仅凭一时兴起,就大动干戈。

        所有的施政措施,形成想法后,先搁置一段时间,进行考察和调研,分析其可行性,慢慢完善,等条件成熟之后,再拿出来进行讨论,广集智慧,共同补充,尽量做到没有漏洞,减少施政之后的负面效果。

        马红旗为了政绩,在条件还不成熟的前提下,轻率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大棚种植和大规模养殖,这件事情一直被李毅拿来做反面教材,时刻告诫自己,官员的每一个举措,每一个施政方针,都关系到治下百姓的生活和钱途,马虎不得,随意不得。

        接下来,分管的几个局头都约好似的,来向他汇报近阶段的工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谦卑的笑容。

        李毅知道,他们卑怯的,是自己身处的这个位置,是党和人民赋予自己的职权,而不是李毅本人。

        一个失去了权力的官员,跟一只脱了毛的凤凰一样,只怕连鸡都不如。

        李毅对属下很客气,从不摆上级的官架子。

        每个人来,他都会微微起身,做势相迎,当然那些属下根本不会给他这个出来相迎的机会,往往在他屁股刚刚一动的时候,他们就抢先两步走到办公桌前,热情的笑着,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李毅的右手,然后谄笑着问候李毅。

        李毅便也微微点头,仍旧坐下。

        接待完这些人,听完他们可有可无的工作汇报,一晃就到十一点了。

        李毅起身往孙正阳办公室走去。

        他想就公安局长一职,跟孙正阳沟通一下。

        路上,李毅在思索,孙正阳是杨烈以前的秘书,跟姜浩一样,也是杨烈和曹永泰一条线上的人,要叫他同意削掉姜浩的公安局长一职,只怕这个难度不小啊!

        虽然孙正阳以前还蛮支持自己,但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自己要动他们曹系的利益,他这个曹系的干将会答应吗?

        李毅微微蹙眉,想着想着,就走到了孙正阳的办公室门前。

        孙正阳的秘书在隔壁,他眼尖,李毅一出现,他就看到了,马上迎上来,说道:“李县长好!”

        李毅向他点点头,问道:“孙县长在忙吗?”

        秘书恭敬的说道:“孙县长暂时没事,我去通报一声吧。”

        李毅点点头。

        秘书到隔壁敲了敲门,走进去向孙正阳通报说李县长来了,正在外面。

        孙正阳放下手中笔,从办公桌后迎了出来,呵呵笑道:“李毅同志啊!快请进来。”然后对秘书说道:“以后李毅同志来我这里,不用通报,请李毅同志直接进来就行。”

        秘书应了一声知道了,给两位领导泡了好茶,轻轻退出去。

        李毅有些奇怪,孙正阳对自己的态度,没这么暧昧吧?当上不及细想,笑道:“孙县长,我今天来,有几件事情,想跟你讨个指示。”

        孙正阳连连摆手道:“李毅同志,指示这个词,我可不敢当啊,有什么事情,我们互相商量着办。”

        李毅先说了开发区的事情,接着把分管的各项工作,简短的说了一下。

        这些都是铺垫,显得自己这个副县长很尊重孙正阳这个正县长。

        进而,李毅由开发区的治安混乱,引申到临沂县的治安工作上,最终提出来,想帮姜浩同志减减负,让年轻同志挑挑重担。又提到姚鹏程在这肖玉莲和洪天贵案件中的表现,可圈可点,连省委温书记都交口称赞呢!

        孙正阳听了,呵呵笑道:“这个事情嘛,我一个人也不能做主啊,李毅同志,要不这样吧,既然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双当我面提出来了,干脆下午我召开一个政府常务会议,我们先商量一下,如果能通过,我们再报请相关部门讨论批准。姜浩同志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是市管干部,他的这两个职务,我们是没有权力动他的,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范围,也就只围绕公安局长这一职位展开,好吗?”

        李毅见他答应得这般畅快,倒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当即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