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五章 人争一口气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五章 人争一口气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等人赶到南岭矿难事故现场救援指挥部,温玉溪同相关领导人正在听取现场救援指挥员的情况报告。www.00ksw.org

        昨晚的一场暴雨给救援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

        由于矿井内存在瓦斯异常,极有可能存在淤泥堵塞情况,救援工作将在保证安全前提下,尽快清理在矿井内的淤泥,向地下处挺进。

        面前来讲,救援工作将首先保障地面至矿井救援通道的通风和通电正常,为救援创造条件。

        目前通往下面的主副两条矿井内只能采取人工掘进的方式清理淤泥,现场救援人员预计每小时只能掘进一米。

        温玉溪问道:“离被困人员还有多远?”

        指挥方回答说不太清楚,因为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塌方。

        温玉溪要求各部门尽最大的努力加快救援速度,科学组织,保证不发生次生灾害。他还要求地质等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尽快对塌陷矿区及周边进行地毯式的排查,查看周围区域是否有再发生塌陷的可能,严防发生次生灾害影响救援工作。

        散会后,温玉溪再次来到矿井口,慰问了战斗在抢险救援第一线的工作人员。

        李毅一直安静的跟在他们身后,观察相关领导的表情变化。

        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除了温玉溪外,其它省领导表情并没有多少紧张或者悲痛情绪,有好几个年纪大些的领导,已经是哈欠连天。

        领导也是人啊!

        这起矿难虽然很严重,但对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领导来说,并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若不是因为省委书记温玉溪亲自下来了,他们是懒得过问的,就算事后在报纸上偶尔看到,也就是唏嘘一番罢了。

        温玉溪向李毅招了招手,转身向临时布置的休息室走去。

        李毅马上跟上去,尾随着温玉溪进了房间。

        温玉溪在当中一把椅子上坐下来,问道:“小毅啊,你们临沂县那边没出什么状况吧?”

        李毅道:“整个救人和抓捕过程,进行得异常顺利,主要是临沂县公安局副局长姚鹏程同志组织得力,安排周详,没出什么岔子。现在被困记者已经回到临沂人民医院检查身体。主从犯一共十八个人,全部当场抓获,已经押回县局进行审理。”

        他有意提携姚鹏程,便趁机在温玉溪面前说了他一句好话。

        温玉溪道:“不错!干得很漂亮啊!”他毕竟上了年纪,又经过大半夜的折腾,脸色尽显疲惫,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李毅把三本账薄恭敬的递给温玉溪,说道:“这是在洪天贵保险柜里搜出来的,我们去的太突然,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这些重要东西,他都没有来得及转移。”

        温玉溪接过来,翻开来看,发现有很多页面被折了角,就抬眼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笑道:“这些是我折的,我认为比较重要。首长日理万机,对那些无关紧要的账目,就没必要浪费宝贵时间了。”

        温玉溪微微一笑,果然只拣李毅折过角的页面翻看,只看了几页,浓黑的粗眉毛就向上扬了扬,说道:“小毅啊,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这些账目对我来说很重要?”

        李毅心中打了个突,脸色平静,说道:“这数账目,记载的是洪天贵向西州市和莲城市相关领导行贿的证据。这也是洪天贵用来保命的绝招。尤其是莲城市的那些账,引人深思啊!”

        温玉溪道:“洪天贵,一个临沂人,为什么要向莲城市高级领导行贿?”

        李毅道:“洪天贵对我说过一句话,说他为了保护村民们正常开采煤炭的权益,所以才贿赂各级领导。据我猜测,洪天贵和莲城市的某些领导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每年由洪天贵向这些领导纳贡多少,这些领导人就对东沟子乡偷偷开采南岭煤矿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怎么这么多年下来,能够相安无事呢?”

        温玉溪说道:“小毅,我们做工作,不能仅凭猜测啊!”

        李毅心念一动,马上说道:“请首长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督促临沂县公安局尽快查清,形成口供!”

        温玉溪沉吟片刻,说道:“小毅,你的政治智慧,比起我家可嘉来,胜了不只十倍啊!我相信,你能把这些东西找出来给我看,证明你也敏感到了某些异常。说说你的想法吧。”

        李毅正了正身子,飞速的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细节和语言,认真的说道:“首长,我只是一个模糊的猜测,说得不对的地方,你不要见笑。”

        温玉溪呵呵笑道:“你这个同志啊,就是太过谦虚。说吧,我们就当聊聊家常了,你可以畅所欲言。”

        李毅听他说到家常二字,心想温书记果然是知道自己同林馨的事情了。怪了,自己的事情,别人都知道了,偏偏自己不知情!

        李毅说道:“首长……”

        他刚开了个头,温玉溪就笑道:“就我们两个人,你不要这么拘束嘛!像以前那样,叫我大伯就行了!唔,如果你跟林丫头在一起了,就该叫我姨爹才对,是不是?哈哈!”

        李毅难得的嫩脸一红,继续说道:“温书记,您主政南方省,也快三年了,威望日隆,各方诸侯,景从相随。”

        温玉溪道:“你也学会拍马屁了!不实在!”他话虽这般说,脸上却是含笑的,显然很开心。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啊!

        李毅道:“您是外来户,势力日渐见长,肯定会引起那些本土势力的忌妒,南方省这么大,地市只有那么多,您掌控的势力多了,成了权力大户,分到其它领导手里的果子就少了。

        人们常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官争一方权!有些领导手握重权习惯了,忽然有一日,这个市的人不听自己使唤了,那个市的人也不听自己招呼了,领导心里就难免不平衡了。于是,他们就要想方设法,从您这个大户手里夺权。”

        温玉溪一扫疲态,看着李毅问道:“你从哪里看出这个苗头来的?”

        李毅道:“我说了您别介意。”

        “我不介意。”

        “我从您摔了杯子那一刻,就若有所思,到您连晚饭就来不及吃,连夜赶下来时,我就猜测到,这件事情并不只是一起矿难这般简单。”

        温玉溪专注的看着李毅,良久才说道:“如果只闻其言,我无法料到,你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江山代有才人出啊!难怪连林丫头那么刁钻的人,都能对你一见钟情啊!连我这个糟老头子,都忍不住有些喜欢你了。”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林馨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吗?自己跟她倒是通过几次电话,无非是些生日或者节日的问候罢了,根本没有涉及到情感这方面上去啊!

        温玉溪道:“小毅,我再考考你,依你之见,这个幕后推手,会是谁呢?”

        李毅这次没有马上回答,他有心依靠温玉溪这棵大树,所以着意表现,也不想给他留下一个年少轻浮的印象,更不能因为得到几句称赞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思考了一分钟左右,他才表情凝重的说道:“温书记,我觉得吧,二号和三号都有可能。三号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虽然用二号和三号指代人称,但他相信温玉溪肯定明白自己的意思。

        温玉溪眉毛一挑,沉声问道:“你有什么根据?”

        李毅对这个问题已经做过多次思考,这次没再故作沉思状,而是立刻回答道:“风起于青萍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这件事情的源头,是南岭矿难,粗一看,整件事情都发生于莲城,与西州无关,实则不然。”

        温玉溪眉头一跳,微微颔首。

        李毅得到了鼓励,继续说道:“官员都怕担责任,这是人性使然。莲城市的领导们再高风亮节,只怕也不会自嚗家丑,更不会主动跑到省委来请罪。

        莲城市的王书记,却神色慌张的跑到省委向您去做汇报,时间又是这么晚,我猜测,他一定是临时起意,因为这件事情他知道捂不住盖子了,不在他控制范围之内了,只能用主动争取您的宽大处理。

        还有一点,就算市委书记和市长再怎么不和,两者的政治利益是一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矿难这件事上,他们不会彼此利用,互相掐架。就算追责起来,市长的职责也要大过书记吧?毕竟市长是政府的一把手。这就排除了周市长的嫌疑。

        由此可见,省城晚报的记者,并不是莲城方面喊下去的。这一点几乎可以肯定了。”

        温玉溪道:“就算不是莲城内部有人搞鬼,难道就一定是西州市的人?”

        李毅笑道:“温书记,我可没说过是西州市某人的话,这话是从您嘴里说出来的?由此可见,英雄所见略同啊!”

        温玉溪一愣,拍拍额头道:“我刚才想到西州,就顺口说出来了!”

        李毅笑道:“为什么是西州?原因很简单,因为莲城方面反击之剑,指向的就是西州!还有谁比当事人更清楚自己的情况呢?

        莲城方面既然已经做出了反击,那就说明,西州有人要动莲城某人!而且已经被莲城的这个人知晓了。

        那么,我猜测,接下来,即将拉开一场风波诡谲的权力争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