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三章 谁为谁服务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三章 谁为谁服务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朱可夫,阴冷的眼神里,似乎能射出杀死他的箭矢。www.00ksw.org

        郭小玲拉了拉李毅,说道:“他就是这般的口没遮拦,你别跟他一般计较。”

        李毅淡淡的道:“你放心,我有分寸。”

        刚才李毅看着朱可夫时,朱可夫还真的有一些害怕,此刻见李毅转过头去了,就又翘了起来,说道:“小玲,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啊?真不咋的啊!”

        李毅实在不想跟他一般见识,冷笑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在那地窑里面呆够呢?要不要我叫他们送你回去住一个晚上?你再不给我闭嘴试试!”

        另一个女记者说道:“你也不要这么蛮横嘛!虽说你救了我们,可是你不能对我们出言不逊啊!我们可是记者。”

        李毅道:“脑残!洪霸天绑你们时,你们怎么不用记者的名头吓他?你们怎么不用去省公安厅告他来威胁他?嗯?”拉了郭小玲道:“跟我到那边车上去说话吧。你这些同事,我实在无法忍受。”

        郭小玲顺从的跟着李毅,下了面包车,上了李毅的小车。

        “对不起啊,李毅。”郭小玲柔声说道:“我不该私自跑到这里来采访。”

        李毅道:“你采访并不没有错,可是你身为一个记者,你怎么连最起码的安全防患意识都没有?你到这样一个地方来采访,摆明是要断人家的财路,人家能跟你们讲客气吗?我告诉你,这个洪霸王可不是什么善人,上次有个记者来采访,被他打断了一条胳膊!还扬言要炸死他全家呢!你这次算是运气好的,他还没得及下黑手,如果他真把你们怎么着了,我就算把他抓起来枪毙了,能换回你吗?”

        “对不起!”郭小玲嘤嘤哭泣道:“这几个小时,我想的事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想的最多的就是你。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毅帮她抹干净眼泪,柔声说道:“好啦。你听我说,这件事情很复杂,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你们只是一个记者,你们要找报道,南方省这么大,多的是事情给你们去采访,用不着你们到这里来拼命。不止是临沂这边,就连方南县南岭煤矿的事情,你们也不要采访了,回去之后也不要报道,这不是一件单纯的矿难,也不是私采煤矿的事情。”

        郭小玲道:“不是矿难,也不是私采煤矿的事情?那是什么?”

        李毅轻声道:“这是一场政治斗争。矿难也好,私采煤矿也好,都只是一个导火索。听我的准没错,如果你还想继续当你的记者,继续为正义呐喊的话。这件事情,就算你们报社有人要掺和进来,你也要置身事外。不要被人当枪使了。”

        郭小玲明显不懂,说道:“你说的好深奥哦!我怎么听不明白。李毅,我发现你完全变了!你以前说话,也没这么让人听不懂啊。”

        李毅拍拍自己的胸口,笑道:“傻瓜!我再怎么变,这颗心还是爱你的。你知道这一点便足够了。”

        郭小玲道:“我又不是小女孩了,你不能哄我,你不跟我说清楚,我会睡不着觉的。你刚才说政治斗争,那你会不会有危险?”

        李毅安慰她道:“如果你们报道了,我可能会有一点麻烦,至于危险,那是不可能有的。这次的事件,是被有心人利用起来,对付政敌,这些都是高层领导之间的权力争夺,你是一个记者,说白了也只是一个平民百姓,你掺和进来,能起到什么作用?”

        郭小玲轻轻嗯了一声。

        李毅继续开导她,说道:“你以为当记者的,就真有多大的语话权,就能胡乱报道吗?晚报也是属于省委宣传部领导的,你们就算有好稿子,只要上头不同意,你们还不是发不出去?所以,你以后在采访和写稿时,要多带政治眼镜来看这些问题,这样一来,你会发现,所有见报的文章,其实背后都有一定的政治目的。”

        郭小玲略一沉思,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有些明白了。难怪有那么几次,不管我的报道写得如何好,编辑都说要我再改改,再改改,原来并不是我的文章不够好,只是我的主题偏离了政治方向。”

        李毅笑道:“虽然现在已经不兴讲什么‘文学是为政治服务的’这一套了,甚至还有人提出来说‘政治应该为文学服务’,可是,在实际操作中,不论是哪个作者,还是哪个报社,他发的文章,都必须符合政治大方向。言论自由,永远是有限的,是在当时政治允许的范围之内的。你明白了这些道理,以后在报社就能如鱼得水,少走很多弯路了。光凭一腔热血,我们除了报国,对这个国家的人民和未来,是没有丝毫好处的。”

        “我懂了。”郭小玲笑道:“李毅,你成熟多了。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李毅哈哈一笑,脑海里却闪过林馨那张知性美丽的脸庞和她睿智流彩的双眸。

        他的这些理论,还是听她说的。

        那样才貌双全的奇女子,真是人生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啊!这次春节回京城,还得找她聊聊天,开发开发脑力去。一时又想起陈慧说的一家人的话语来,心想陈慧既是温书记的夫人,本身也是名门之后,不可能信口开河,难道爷爷的意思,就是让我娶林馨吗?

        “你在想什么?”郭小玲仰起头,看着他。

        李毅道:“我在想这次斗争!我们抓了洪霸王,这才打响第一枪,但这第一枪是帮谁打响的,我到现在还没有看明白。”

        郭小玲笑道:“看不明白就不明白呗!反正你现在是亿万富翁,当不当这个官都无所谓啦。”

        李毅道:“那你嫁给我后,也是亿万富婆了,你也不用上班了啊?呵呵,我跟你一样,都很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

        郭小玲笑道:“好啦。我不就是笑笑嘛,我看你当得挺辛苦的,人都瘦了。”

        李毅捧着她的脸笑道:“有吗?最近是没怎么吃饱呢!”

        郭小玲会过他的意来,羞道:“我脸很脏,身上也脏呢!你别亲,哎呀,喔!”

        李毅吻住她的唇,深深的吸吻,语音不清的道:“我不怕脏。”

        郭小玲搂紧了心爱的男人,主动的将舌头伸了出来,让李毅吮吸。

        李毅的手不老实的从她的背部毛衣下伸了进去,冰得郭小玲咯咯一笑,将头低了下去,扭了扭身子道:“好痒。”

        李毅还要动她,她握紧了他的手说道:“不急这一时三刻,等我回去洗干净了,由得你胡来。”李毅当然知道轻重,也就作罢了。

        姚鹏程和钱多等人终于回来了,李毅打开车门下去,问道:“怎么样?”

        姚鹏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道:“报告李县长,公安局的同志圆满完成任务,特来向您报告!洪霸王和那帮打手都住在山下的房子里,我们堵住了前后两个门,同时冲进去。洪霸王顽固反抗,这一仗打得十分激烈,多亏钱多兄弟帮忙,不然我们还真抓不住那洪霸王!李县长,所有人全部抓住了!”

        李毅呵呵笑道:“姚局长,你立了一大功劳啊!”

        姚鹏程道:“李县长,这功劳不功劳的不敢说,这苦劳我们兄弟们是绝对出了的。还有几个兄弟受了伤。”

        李毅道:“伤得重不重?”

        姚鹏程道:“不重。我已经打电话叫县人民医院派救护车来了。”

        李毅道:“你通知局里,多派车来,把这些家伙全给押回去!”

        姚鹏程道:“我已经打了电话,估计就快到了。”

        李毅道:“那就一起去看看情况吧。”

        面包车上的记者也都下来了,跟着往大路口走去。

        大路口的下面平地上,建了一幢两层小楼房,一楼厅堂里,捆了十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人。

        姚鹏程道:“加上小路口的四个人,一共有十八个。这个女人是洪霸王的姘头。”

        这时,潘江龙过来汇报道:“在住宅里一共搜查出三十多把不同式样的砍刀,还有三把经过改装的猎枪。现金若干,账簿三本。”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把账簿拿来看看。”

        潘江龙把账簿拿过来,递给李毅。

        李毅大致翻看了一下,立马就感到触目惊心,问姚鹏程道:“哪个人是洪霸王?”

        姚鹏程指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道:“就是他!此人本名洪天贵,因为凶狠出了名,被人喊做洪霸王。”

        洪天贵五短身材,长相难看,皮肤黝黑,单看长相,实无出彩之处。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物,把东沟子乡闹得风风雨雨。

        洪天贵望着李毅,说道:“你是这里最大的领导?”

        李毅点点头:“我是临沂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李毅。”

        其它几个记者此刻才得知李毅的工作身份,都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见这么多的警察都面色如常,这才确定李毅的话是真的。他们看向郭小玲的眼神里,就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洪天贵大喊道:“你凭什么来抓我?我一不贪赃,二不枉法!东沟子乡若不是因为我在疏通上下关系,罩住了百姓,保住了那些小窑,他们能安安稳稳的挖煤出去卖钱?早被政府给关停了!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