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二章 你算老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二章 你算老几

    作品:《官路弯弯

        小棚上边是用石棉瓦盖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方便里面的人观察到外边,胖汉子走到门口,探出头去,朝外面张望。www.00ksw.org忽然呼吸一紧,被一只大手卡住了脖子,叫嚷不得。那只大手用力一扯,把他整个身子给拉了出来。

        借着微光,胖汉子看到一张黑脸膛在眼前一闪,随即后颈一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钱多这一招干净利索,胖汉子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撂翻在地。

        里面的三个人还以为胖汉子走出去了,也都跟着走出来,瘦猴最先出来,刚一露脸,一只碗大的拳头迎面击到。唔的一声,瘦猴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戴帽子的和黄毛这才惊觉异样,回身跑到里面,从角落里抄起家伙来,回转身来,想要拼命。

        “不许动!”几个警察扑了进来,当先一人正是姚鹏程,他双手举起,平端手枪,对准黄毛的右胸。

        戴帽子的和黄毛一愣之下,居然举起手中的砍刀,吼叫着砍了过来。黄毛一刀削向姚鹏程双手,戴帽子的一刀砍向姚鹏程的脑袋。

        姚鹏程拿枪出来,只是吓唬一下他们而已,这个时候哪里敢开枪?一个铁板桥,身子往后一仰,双手撑地,双腿分开,分踢两人手腕。

        几个警察手持警棍,一拥而上,对准两人的腰和腿弯子用力砸。

        黄毛哎哟一声,手中刀被姚鹏程一脚踢落,腰间一疼,有如火烧般难受,膝盖处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戴帽子的还想反抗,被两个警察拦腰抱住,动弹不得,嘴里大吼道:“你们干什么!警察打人了,快来人救命啊!”

        李毅走了进来,看到姚鹏程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不由得向他竖了竖大拇指。

        姚鹏程嘿嘿笑道:“许久没实战了,有些生疏了。还是这位钱兄弟身手利落啊!”

        戴帽子的还在叫喊,姚鹏程扬手一巴掌扇过去,这一掌有些劲道,打得他嘴角渗出血水来。

        戴帽子的倒也光棍,呸的吐出一口血水,骂道:“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随便打人啊?我要告你们!”

        姚鹏程冷笑一声,收起手枪,解下腰间的警棍,用力击打在他腿上,只听哎唷一声,戴帽子的倒在地上,一下子就老实多了,眼神满含惊恐:“你们是不是人民警察?你们想干什么?”

        李毅见姚鹏程还要动手,连忙拉住他,对戴帽子的道:“你不用怀疑,他们的确是人民警察。我问你,省城来的记者,被你们关在哪里?”

        这话问的有技巧,不是问他有没有看见记者,也没有问他们抓没抓了记者,而是直接问他把记者关押在哪里。这就给了他一个假象,认为警察们已经知道记者被他们抓了。

        果然,戴帽子的就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李毅和姚鹏程互望一眼,都在想,起码证实了一件事,记者确实被他们抓起来了。

        姚鹏程举起警棍说道:“我数一二三,你不说,我就砸下去了!一,二!”

        姚鹏程三字还没有说出来,警棍就已经砸在了戴帽子的后背,一棍下去,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戴帽子的胸腔猛的一疼,吐出一口鲜血来。他指着姚鹏程,颤声道:“你说话不算数!”

        姚鹏程冷笑道:“跟你这种人渣,还用得着讲信用吗?我再数一二三,你不说,我就砸下去了!”

        “别打,别打,我说,我说!”戴帽子失声尖叫道:“就关在山上一个废弃的煤窑里!”

        李毅一听,怒道:“你们还有没有人性?这么冷的天,你们把他们关在煤窑里?会冻死人的!”

        “没有,我们老大没有想要杀他们,只想惩戒一下他们,只要他们认了错,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临沂县,就会放了他们的。”

        李毅道:“快带我们去找人!他们中要是有人受了一丁点损伤,我惹不了你!”

        姚鹏程叫人把另外三个人都给绑了,留下两个警察看守,其它人押着戴帽子的汉子,叫他带路,往关押记者的地方走去。

        那座废窑离两个路口都很近,稍微靠近大路口那边。

        姚鹏程怕他大喊大叫,惊动了大路口的混混,便拿了手铐出来,把他给铐了,想塞块布在他嘴里,但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布,便扯了一把树叶子,塞满他嘴巴。那人便只能发出沉闷的声响来了。

        找到废窑,发现窑口被人封死了,警察们一齐动手,把堵在窑口的大石头给搬走,又把钉在窑口的木板拆了。

        姚鹏程举起手电筒,往里一照,却只见黑黑的一片,不见人影。

        李毅担心郭小玲,走了进去,叫道:“小玲,小玲!”

        地上忽然传来不甚清楚的喔喔声音,姚鹏程将手电筒的光线往下移,这才看到一个角落里缩着四个人,被人五花大绑了,嘴里塞着破布片。

        大家冲进去,把四个人给抬了出来。

        李毅扯出郭小玲嘴里的破布,然后去解郭小玲的绳子,但发现绳子绑得很结实,扯都扯不动。

        钱多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割断了绳子。

        郭小玲已被冻得全身冰凉,身上全是黑的,头发上满是煤屑,脸上也是乌黑乌黑的。

        李毅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紧紧抱住她,说道:“小玲,你受委屈了!”

        郭小玲靠在李毅怀里,哽咽道:“李毅,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毅抱起她,对姚鹏程说道:“先把他们送到车上去,开空调把身上吹暖和了。”

        一时回到车子上,安顿好几人后,姚鹏程道:“李县长,现在就去捣了那姓洪的老巢!什么洪霸王,我这次一定要打得他做王八!”

        李毅点头道:“好,一切小心。”他本想跟着去,但郭小玲紧紧搂着他不放,嘴里喃喃的叫他不要离开她。

        李毅知道她在那黑暗阴冷的窑洞里受了太深的刺激,极需人的安慰,便也留下来照顾她。叫钱多跟着姚鹏程去了。

        渐渐的,郭小玲的身子有了一丝热度,手脚也不再僵硬。

        李毅问道:“好些了吗?”

        郭小玲道:“好多了。李毅,我们到方南县采访……”

        李毅道:“我都知道了。是不是有人指点你们到这边来采访私采煤矿一事?”

        郭小玲道:“你怎么知道了?”

        李毅笑道:“我要是不知道,能这么轻易就找到你,把你救出来?”

        郭小玲紧紧的搂住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下午那通电话,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啊。”

        李毅道:“正因为你什么都没有说,我才料到你出事了!马上就赶了过来。还好及时把你救了出来。”

        郭小玲破涕为笑,但一张脸黑黑的,笑起来有些难看,李毅拿纸巾把她仔细的擦干净了脸上的脏物,说道:“小玲,以后别当记者了,好吗?”

        郭小玲又恢复了好强的性格,固执地说道:“不行,我偏要当记者,我要把那些黑暗的东西全部揭露出来!我始终相信,邪不胜正!”

        李毅道:“好好好,我依你,可是你也要依我一件事,就算要当记者,你也别这般冲动,好吗?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出事了。你也不想永远都见不到我吧?”

        郭小玲用力的点头,靠在李毅怀里,连动都不想动了。

        何静殊跟着拍照去了,车里只留下李毅等五人。

        被抓的还有一个女记者,一个男记者,还有一个司机。

        男记者身子恢复过来后,恨恨的骂不绝口:“临沂县,这个什么破地方,害得我们吃这么大的苦头!我回去后一定要尽力抹黑这个县!这里的县领导都是猪变的!没有一个人管管这里?肯定都是贪污分子!哼,小玲,你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替你出这口气!”

        郭小玲道:“朱可夫,你乱说什么呢!这关临沂县领导什么事啊?这是当地的恶霸作怪!”

        朱可夫冷笑道:“若不是当官的跟这些恶霸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他们敢这么嚣张?尤其是临沂县那些管工业的领导,肯定收了这些私窑主不少黑钱,不然能如此的放任不管?我回到省城,就写举报信到省纪委去,告倒他们!”

        郭小玲一听,说道:“朱可夫,你别乱咬人好不好?这关管工业的领导什么事啊!你别乱扣帽子。”

        李毅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当记者的有多么崇高,多么了不起呢,原来也只会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朱可夫怒道:“你说什么?你敢诋毁我们记者?”

        李毅道:“你错了,我只是骂那些不经过调查就胡乱下结论的人。”

        郭小玲拉了拉李毅的手,说道:“好啦,你连我也一起骂了!”

        李毅道:“你也是,你听了别人说几句,就敢跑到我们临沂来调查,你事先通知过我吗?你擅自跑到我们临沂县来调查这些事情,你置我于何地?”

        郭小玲低下头去,良久才道:“我当时也只是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李毅有些生气地道:“如果你们顺利的采访完毕,回到省城后,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是不是就打算把这里的事情全部曝光?”

        朱可夫冷嘲道:“你算老几?凭什么要经过你的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