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一章 营救计划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一章 营救计划

    作品:《官路弯弯

        “县长?”

        何静殊这次听得真切,眨了眨眼,回过头来,将一双晶亮的眸子瞪圆了看着李毅。www.00ksw.org

        乖乖不得了啊!

        郭小玲的这个同学兼男朋友,居然是县长?

        他们不是才毕业两年吗?

        何静殊有些发晕!难以置信啊,相同年纪的年轻人当中,居然有人坐到了这么高的位置!

        她虽然跟郭小玲玩得好,也知道李毅在临沂工作,而且还知道他家里很有钱,因为郭小玲从不缺钱用,问她钱从哪里来,郭小玲都说是男朋友给的。

        只是,郭小玲那妮子,没说他是个县长啊!何静殊一直以为李毅顶了天也只是一个家里有些钱的普通公务员呢!

        李毅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何静殊摇头道:“没有花,但是有一团迷雾!”

        李毅嘿嘿一笑,没有答理她。

        车子很快就进入了临沂县境。

        路口立了很多的将军碑,指示着前方几条岔路各自通往何方。

        将军碑在南方很常见。

        南方地区,流传这么一句话:“男怕将军箭,女畏阎罗关。一箭三岁死,二箭六岁亡,三箭九岁夭。”小孩子生下来后,都会请人算命看八字,如果命犯将军箭,就要想办法破解,最常用的破解法,就是在路边转角处立石碑。出钱打一座外形似箭的石碑,在背面刻上“箭来碑挡,弓开弦断”两句话,选一个路口,挖一个坑,放上这个人的生辰八字,再把石碑压上去。石碑的正面一般会刻上指示方向和地名的语句,起到一个指路的作用,成了公益的性质。

        李毅到临沂上任后,虽然没有下过当地的乡镇农村,但也路过,曾在车上观察过临沂的乡下。

        临沂的乡镇,总体来说,发展还不如涟水。

        但是一进入东沟子乡后,李毅透过车窗,借着车前灯,看到路边的民房都很新,而且都是砖瓦房,有的人家还砌了前院和后庭。

        何静殊也发现了这一点,笑道:“李毅,临沂人好富有啊!连农村里都是这么大幢的新砖房呢!我去过不少农村,这里算是最好的一处地方了!”

        李毅道:“临沂也就这里好一些。”此刻,他算是明白姚鹏程那句靠山吃山的意思了,岂止是靠山吃山啊,简直是靠山致富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这么大的利益驱动,难怪这里的私采私开情况难以得到遏制。

        李毅打电话给姚鹏程,问他到哪里了。姚鹏程回答说马上就到。李毅便叫钱多暂时停车,等姚鹏程他们。

        李毅从山那边的方南县过来,离这里近,到的比姚鹏程他们还早一点,等了五分钟左右,一辆警用面包车停在了桑塔纳旁边。

        姚鹏程从副驾驶位跳下来,上前跟李毅握手,说道:“李县长,我们来迟了!”

        面包车上相跟着跳下来九个警察,都上来跟李毅一一握手。

        李毅说道:“同志们,大冷夜的,把大家从被窝里拖出来,执行一项特别任务,我很对不起大家啊!”

        其中一个警察,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名叫潘江龙,跟李毅打过几次交道,彼此相熟,当即说道:“李县长客气了,维护治安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何况是李县长的事情呢,请李县长放心,我们保证救出李夫人,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李毅听到李夫人这个称呼,有些失笑,但想到郭小玲可能遭受到的伤害时,脸容一肃,说道:“同志们,这次任务,我们不仅要救出被困的记者同志,还要彻底把这洪霸王这个欺行霸市的恶霸一锅端了!在这里,升官发财的愿望,我不敢给兄弟们许下,但是兄弟们的这份情,我李毅记下了,日后有机会,一定相报!”

        姚鹏程道:“李县长,出发吧,迟恐生变。”

        李毅挥手道:“好,同志们,拜托各位了!”

        姚鹏程上了李毅的车子,跟李毅坐在后排,何静殊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就坐到了前面去。

        李毅抛了一支烟给他,问道:“制定了救人计划没有?”

        姚鹏程点着了火,说道:“洪霸王有两个住处,一个是村里的老家,还有一个是在山路口,为了方便抽成,他在山路口建了一套房子,养的打手都住那里。他本人两头睡,不一定在哪里。我们的计划是兵分两路,一路人去他老家,把他家人控制起来,如果他在家更好,一并抓了。一路人去山路口的住所抓人。”

        李毅想了想,说道:“办法好是好,可是有隐患啊!如果洪霸王不在家里,而在山路口的住所,我们分散了人手,而对方打手众多,如果被他趁乱逃脱怎么办?记者们不知道被他关押在哪里,他要是临时起了歹意,伤害他们怎么办?我们这次行动,主要目的是救人。必须先保证人员安全,再想办法抓捕洪霸王。”

        姚鹏程狠狠抽了一口香烟,说道:“我们如果去路口的话,我怕洪霸王不在,我们就会打草惊蛇,要不先去他的老家,就算他不在家里,我们也可以先把他家人全部控制起来!他家里人都是农民,不敢反抗,比较好控制。然而再杀回路口,堵住前后两门,一网打尽。”

        李毅说道:“我记得你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他们在两个下山路口设了卡哨?”

        姚鹏程道:“是啊。两个路口相差有两里路远。一条大路,一条小路。大路走的是车,小路多半是人力担挑下山。所以洪霸王才守在大路口。小路只派了几个手下把守。”

        李毅道:“既然设卡,他们晚上也不会休息,姚局长,我有一个想法,你看行不行得通。”

        姚鹏程道:“李县长请说。”

        李毅道:“你带了九个人,加上你我还有钱多,总共有十二个人。”

        何静殊叫道:“喂,我不是个人吗?”

        李毅瞪眼道:“女人,你能上去打架吗?”

        何静殊吐了吐舌头,说道:“我给你们拍照,留下你们威武的英姿。”

        李毅继续对姚鹏程说道:“他们在小路设的卡哨,人少,我们十二个人一齐扑上去,保管他们一个都跑不掉。抓住这几个人后,先审问他们,找出记者们的下落来,救出人后,我们再展开行动,抓捕洪霸王。”

        姚鹏程说道:“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可保万无一失。”

        他通过电话跟那边车上的人进行了一番指示。

        两辆车飞快的往南岭的小路口开过去。

        在离小路口几十米远的地方,两辆车停了下来,十三个人下了车,迅速的往小路口包抄过去。

        小路口那里,有一段路,两边都是石壁,路两边各立了一根两米来高的大木桩,做了一个门柱的形式,两根木桩中间,插着上中下三根横木,阻挡挑煤人通过。

        路口旁边搭了一个小棚,棚中间砌了个土砖灶,灶里塞着干木块,烧着大火,火上架着一口大铁锅,锅里飘出诱人的狗肉香味。

        四个大汉围着铁锅,一边吃肉,一边喝酒。

        一个瘦汉子道:“妈的,又轮到老子值夜班!太它妹的无聊透顶了。”

        一个胖汉子道:“你就知足吧,在这里有吃有睡的,不比在家里差。”

        瘦汉子道:“你懂个屁,成天就知道吃喝拉撒睡!你懂不懂享受生活?”

        胖汉子道:“你懂?”

        另一个戴圆帽子的大汉道:“你还不知道瘦猴那点爱好?想女人了呗!他是一夜没有女人摸,就心里发慌!”

        瘦猴道:“你们哪里懂得女人的妙处,成天就知道抱着家里那个黄脸婆,没出息。”

        戴帽子的道:“有什么不一样了?还不就是一个B眼让你戳!”

        其它两个人就哈哈大笑。

        瘦猴冷哼道:“你们知道啥叫白虎不?你们知道啥叫九曲回廊不?”

        这下戴帽子的丧气了,摇头道:“不懂,兄弟,你玩过?”

        另一个阴冷着脸的黄毛说道:“不是抓了两个省城来的美女记者吗?其中有一个,那才叫极品!瘦猴,你敢去玩不?”

        瘦猴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这就去!”

        胖汉子道:“哎,先别出去,干正事要紧。”

        瘦猴道:“这大冷天的,瞎灯瞎火的,哪里还会有人上山担煤呢?走,哥几个,一起去玩玩?”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走路声。

        胖汉子道:“来生意了!”

        几个人哗啦一声全都站了起来,来到棚子外面,看到小路上走下来几个人,每人肩膀上都压着一副重重的担子。

        四个人也不说话,只是站路中间。那几个人挑着担子走近了,为首之人是个五旬开外的老者,他放下担子,笑着上前,给每人发了一根香烟,说道:“几位辛苦了!你看我们这半夜出来挑几担煤,也不容易,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胖汉子道:“老头,少废话!逢五抽二!老规矩,不用我教你吧?你们五个人,留下两担煤。挑到那边的煤棚里去。”

        老者重重的叹息一声,也不磨叽了,挑起担子就往煤棚走。

        走在后面的一个后生实在看不过去了,抽出扁担就要冲上去,被旁边一个妇女拼命拉住了。

        看着他们倒了两担子煤在煤棚里,走远了,四人又返回小棚里吃肉喝酒。

        不一会,外面再次传来脚步声。

        胖汉子道:“哟,兄弟们,今天晚上生意不错啊!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人出来担煤!都想赚点过年钱吧?走,我们也去捞个过年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