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九章 临沂大风暴第二波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九章 临沂大风暴第二波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到“西州”和“临沂”两个地名,脑袋里忽然嗡的一声就爆炸了!

        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快步走到外面,掏出手机来,给姚鹏程挂了一个电话。www.00ksw.org

        姚鹏程很快就接起电话,很恭敬的喊了一声:“李县长,你好。”

        李毅问道:“我们临沂靠近莲城方南县这边,是不是有很多煤矿?”

        姚鹏程先是微微一愣,不知道李毅为什么突然之间问起这个来,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李县长,严格上来说,南岭并不在我们临沂县境内,我们的县界就是以南岭作为分水线。”

        李毅紧张的心放了下来,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县里在南岭没有煤矿?”

        姚鹏程又沉思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就看你怎么看了。”

        “怎么个说法?”李毅沉声问道。

        姚鹏程那边又没声响了。

        李毅道:“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过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姚鹏程的声音,说道:“我刚才跟几个朋友在喝酒,有些话不太方便说,我现在到了外面。”

        李毅哦了一声,问道:“方南县南岭煤矿发生矿难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没有啊!”姚鹏程明显愣了半刻,说道:“如果有风声传来过来,临沂县里应该会传开来吧?”

        李毅的脑细胞高速的运转,心想临沂县和方南县也就一山之隔,这边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临沂县却毫不知情?反而省委市委领导悉数到场了!这个结果说起来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但在官场中就是这么真实的发生了。

        由此看来,方南县和南岭煤矿在保密方面做得十分好!

        刚才的汇报会上,那些煤矿负责人表现出来的紧张和茫然,不是装出来的!

        很显然,这些人也没有料到,省委领导来得这般快速!以至于他们不得不采取煤车拦路的方式来尽量拖延时间,用来清理巷道和遗体!不想让省委领导一过来就看到血淋淋的场面!

        那么,煤矿自己是不可能捅出这个消息来的。那爆出这个猛料的,又是何人呢?

        这个人故意把矿难的消息告诉给了省城晚报,晚报在不确定事情真相的前提下,隐而不发,而是先派出记者进行采访,以求证事情真相。这个做法不可谓不严实,也是正确的处理方法。

        郭小玲等人下来后,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很快就采访到了真实情况,并且及时的反馈回了报社。很显然,一切都有人在故意透漏消息。

        如果煤矿方面真有意扣押郭小玲等人,早在他们下来采访时就应该做出反应。正确的做法也不是抓起来,应该是好言相劝,好酒相待,红包相赠,当祖宗供养起来才对啊!

        等到他们把真相的消息都发回报社了,你再把人抓起来,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是更加激怒南方报社吗?

        这种傻子都知道的事情,矿区领导人不会不清楚吧?

        由此可以想见,郭小玲等人失踪,不会是矿区做了手脚。

        李毅他们这一路的探访,种种迹象也证明了这个猜测。

        郭小玲他们安全离开了矿区,去了哪里?

        会不会被某些有心人指使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李毅想到这里时,姚鹏程继续说话了:“李县长,南岭虽然不属于我们临沂县管辖,但毕竟只是官面上的说法,便是地图上也没有明确的标注,在当地老百姓而言,就更不在乎这个地界的概念了,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当地的农户,守着这么大一座宝山,岂有空手而返的道理?起初也就是几个胆大的农民上山偷采些煤,自家生火用,后来见没人管,胆子就越来越肥了。”

        姚鹏程的话说得很隐晦,李毅却是听得明白。

        一言以蔽之,当地农民私自上山开窑了!而且数量还不小,只怕是满山的窑洞都有可能!

        李毅道:“县里领导知情吗?”

        姚鹏程笑道:“这种事情,就跟发廊里有小姐一般,彼此心照不宣罢了,就算知道了,只要上头不查不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再说了,就是想管,又怎么个管法?山有那么大,我们不能把山给封起来吧?盗采的人有那么多,我们也不可能把他们统统抓起来吧?就算是莲城那边有意见了,发个函过来,我们县里也只是应付应付,顶多也是发个通知到相关村民家里,责令其关闭小煤窑。村民也会配合的关上一两个星期,过后还是该怎么就怎样了!”

        李毅心想这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吧?我到临沂也有几个月了,怎么不曾听见有人来向我汇报过此事?你煤窑再小,也是窑啊,总归我这个管工业的副县长来管吧?

        李毅不想跟姚鹏程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道:“你知不知道县里都有什么人参与其中了?”

        姚鹏程被李毅这么直白的话语给打晕了,说道:“李县长,这个,我也不清楚啊!当然啦,县里肯定是有人参与进去分了红利的,不然,真能这么的听之任之不管不理?他们就是抓住了地界这个概念,打打擦边球,顺便赚点好处。”

        李毅冷笑道:“好个擦边球!我问你,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姚鹏程吓得跳将起来,叫道:“李县长,你可不能这么怀疑我啊!我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真要搞这些鬼把戏,我一家老小还能挤在那破套间里?”

        李毅道:“你没有最好,别怪我没提醒你,临沂即将有一场大风暴,你如果身陷其中的话,趁早抽身!”

        姚鹏程从李毅的话里听出味来了,同时也有些小感动,李毅能在这关键时刻想起他并且指点他,这份情谊本身就不简单。

        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拍着胸脯啪啪作响,嘿嘿笑道:“李县长放心,我绝对没有牵涉其中。”

        李毅道:“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即刻去查!南方晚报有三名记者失踪了,我怀疑他们经人指点去了咱们临沂县,采访盗采煤矿一事。你给我查仔细了,我告诉你,里面有一个记者,是我的女朋友!你要是找不到她,就别回来见我了!”

        姚鹏程心里一紧,问道:“李县长,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毅道:“就今天晚上,六点多钟吧。”

        姚鹏程急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李毅道:“我一直在方南县这边搜寻,不见踪迹,这才想到有可能去了咱们那边。怎么?现在很晚了吗?”

        姚鹏程道:“不是这个意思,李县长的事情,别说你女朋友牵涉其中了,便是外人的事,只要你一句吩咐,不管是三更,还是半夜,我都立马去执行任务!”

        李毅道:“嗯,这么说来,那个地方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姚鹏程道:“那南岭山脚下,叫做东沟子,原本也还民风淳朴,后来因为搞了这些个黑煤窑,这里的人被利益熏陶,也变得剽悍起来,后来,当地出了个洪霸王,有名的心黑手辣,他自己并不开窑,却组织起一帮闲散汉子,在两条下山的道路上设卡收费,凡是经过此地的煤,他都要抽成,而且贼贵!听说一斤煤,他要抽四两出来!”

        李毅道:“好手段!这么说来,他岂不是比任何私窑主都赚钱!”

        姚鹏程道:“可不是嘛!下山的路被他封锁了,没办法啊。而且这事又是违法的勾当,那些私窑主们告又不敢告,打又打不过人家,只得认命!我现在就怕那些记者误闯了山林,被那姓洪的给抓起来了。这姓洪的出了名的霸蛮,以前省城也有记者曾经去采访过。后来被他打断了一只胳膊,而且扬言要用炸药灭他全家,吓得那个记者再也不敢下来了,也不敢报案,怕家人受到牵连。”

        李毅听了,怒道:“有这种事情?你这个公安局的副局长,难道是饭桶吗?也不管管吗?”

        姚鹏程叹了口气,说道:“李县长,你骂得对,我该骂。可是,我抓不到人家啊,每次抓捕行动还没开始呢,他那边就得到风声,跑到外面躲起来了。风声一过,他又回来耀武扬威。有一次好不容易设计将他擒住,结果关了没几天,又被人保了出去。”

        李毅问道:“哪个做的保人?”

        姚鹏程道:“姜浩书记。”

        李毅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去查看一下,先把人找到!”

        姚鹏程应了一声,来不及跟那些酒友道别,风风火火的马上赶回局里,召集起一帮听招呼的同志,也不说出什么任务,先将他们的通讯工具全部没收上来,看着他们一个个上了一辆面包车,然后自己也挤了上去。等出了城,这才说明目的地。

        公安局的同志一听又是抓捕洪霸王,都有些闹情绪。有人就嚷嚷了:“抓回来也没用啊!关两天又给放回去了,这不是白白浪费警力吗?”

        姚鹏程冷笑道:“这一次,准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你们知道要动他的人是谁吗?”

        “谁?”

        “李县长!”

        “嘶!”

        李毅大战丁大炮的事情,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连手握重兵的丁大炮都被李毅斗败了,何况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洪霸王呢?

        有人问了:“为什么啊?姓洪的也没惹李县长啊。”

        姚鹏程粗脖子一扭,大眼一瞪,冷笑道:“没惹?他把李县长的女朋友都给抓起来了!兄弟们,你们今天都给我精神点!这一仗打漂亮了,李县长少不了咱兄弟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