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六章 风雨莲城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六章 风雨莲城

    作品:《官路弯弯

        上车后,李毅问道:“你们报社方面,有没有南岭煤矿的具体消息?”

        何静殊道:“我们报社昨天上午得到群众举报,立即就派出了一个三人采访小组,加上司机,一共有四个人。www.00ksw.org昨天你打电话过来时,是我接的电话,那时,小玲他们已经到达了事发地点。”

        李毅道:“何记者,小玲他们有没有发回来相关消息?”

        何静殊正要说,坐在前排的男记者轻轻一咳,插嘴道:“对不起,这是我们报社的机密,请恕不能透露!”

        李毅皱了眉头,心想这个人实在是十分讨嫌!

        何静殊笑道:“宋宇飞,你也太小心了!李毅是小玲的朋友,又不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这些东西对我们同行来说,才具有商业价值,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关于女朋友的消息!”

        宋宇飞道:“这可是商业机密,而且,省委宣传部还没有对此事进行定性,准不准发,怎么个发法,都还没有下达指示,你要是泄漏了出去,到时酿出什么不良后果来,谁也无法替你担责。”

        何静殊道:“出了事,我来负责,怪不到你宋大记者头上。李毅,是这样的,据采访小组初步了解到的实际情况,死亡人数绝对不止十几个人,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也远远不只三十多人!”

        宋宇飞哎了一声,见何静殊已经说出口来,只得叹了一声。

        李毅眉头紧锁,沉声问道:“还有更详细的数据吗?”

        何静殊伸手取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头乌黑的青丝,轻声说道:“据小玲他们采访到的情况,当天下井的矿工,一共有一百三十八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活口出来。”

        李毅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起来,一股难以言表的愤怒之情,似乎要把胸腔撑大得爆裂开来!

        车子里一时静默。

        宋宇飞道:“你们知道也就罢了,这事情千万不要再传给外人知道。郭小玲他们遇害,肯定与此事有关!官员们都喜欢报喜不报忧,就算是实在瞒不住的,也会尽量把伤亡数字报到最低。省委宣传部还没有明确指示前,这些消息要是传出去,后果将会相当严重。”

        李毅蹙眉道:“你刚才说郭小玲他们遇害?你知道他们遇害了?”

        宋宇飞道:“我说的遇害,并不是指生命体的死亡,而是指他们遭遇到了有可能伤害到他们的威胁。”

        李毅重重的冷哼一声,心想这些记者,对语言的运用都是如此之乱,又能写出什么好报道出来?

        忽然,一只柔软的小手握紧了李毅的大手,何静殊微笑道:“你不要太过担心,小玲他们毕竟是记者,政府方面最多是拘禁他们,不让他们乱发消息出来。不会有生命危险。这种事情,我们的一线记者经常遇到。”

        李毅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问题是,他们昨天就发了消息回报社,却在今天晚上才被抓,是不是他们又找到什么十分有用的线索?或是发掘到了更加不利于政府方面的消息?”

        何静殊道:“你的分析是正确的,小玲他们一定遭遇到了什么大事情!触及到了某些大官的中枢神经,这才招来无妄之灾。”

        李毅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有人狗急跳墙,难保他们不会杀人灭口。”

        何静殊道:“最大的可能,是小玲他们发现了可以撸掉这些官员帽子的新闻线索。可是,如果他们铤而走险,杀害记者的话,那他们应该明白,事情一旦败露,其下场,将比撸掉官帽子更惨,那可是杀人偿命的罪过啊!他们不会轻易动手的。你放心吧。”

        其实李毅不是没想到这些,只是关心则乱,脑子就没那么灵泛了。他问出来,也是想听听他人的意见,求得心灵上的安慰。

        风云突变,狂风吹过,飞沙走石,车窗上滴了零星几滴雨水,接紧着越来越多,直如爆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响起来,溅起一朵朵水花,窗玻璃上一片水雾迷蒙。

        钱多打开雨刮器,两片刮片在前窗玻璃上来回几次,就还给车内人一片洁净的视野。

        外面一团黑,像老天爷不小心打翻了墨汁,染黑了天地间。

        李毅很自然的抽出手来,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莲城跟西州是紧挨着的两个城市,两个市之间,有很多地界是相通的。

        地界只是地图上的标注和线条,实际生活中,并没有这么明显的分隔线。也不会像国界线上那般,在两市之间立上一块石碑,昭示土地的主权。

        事实上,生活在两市边界上的居民,并没有严格意义的地域概念,若不是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常住地址说明了你是西州人还是莲城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己是哪边人。

        莲城市,李毅还是头一次来,这边的工业发展跟西州差不多,都是字面上写着工业基础较好,实则骨子里头很薄弱的那种。这边的农畜牧养殖甚至还比不上西州市。

        但是市委书记王高阳很重视基础建设,他认准了一条,要想富,先修路。所以,他在任上,几乎只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修路!

        进入莲城境内,明显可以感觉得车子要平稳得多,路况比省城附近还要好。

        何静殊接了一下电话,说道:“省委下去了很多领导,看来这件事情已经是纸包不住火了!”

        李毅道:“温书记他们比我们先出发半个小时左右。此刻应该快到了。”

        何静殊讶道:“你早就知道省委去人了?”

        李毅道:“哦,我也是偶然得知的。”

        何静殊显然不信,她是记者,报社现在全力关注此事,也才刚刚得到消息,李毅凭什么早就知道省委下去人了?而且肯定温书记也在其中?

        记者的敏锐感告诉她,李毅这个人,绝非表面看上去这般普通。

        她很善于聊天,相比起郭小玲的矜持来,她更加开朗大方,更适合记者这个职业。

        她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并没有直接询问,而是说道:“李毅,我听小玲说,你现在在临沂县工作,今天是特意来省城看小玲的吗?”

        “嗯,也不全是。”李毅笑道:“县里到省城来跑项目,我就假公济私,过来看看小玲了,谁知道没有遇上。”

        何静殊道:“哦,那你昨天晚上是跟同事们住在酒店里吗?”

        李毅道:“不是。”又补充说了一句:“我住在朋友家里。”

        何静殊笑道:“我最近从宿舍里搬出来住了,租的房子,就在你跟小玲那间爱的小窝隔壁。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会回来住呢,我特意到你家敲了几次门,谁知道都没有看到你。”

        李毅心想这个记者太会套人话了,一不小心就会落入她设计好的圈套。还好自己刚才没有说漏什么。

        钱多开车又快又稳,有了记者的指路,少耽搁了时间,远远的把报社采访车甩到了身后。

        进入方南县境,风势更大了,下起了瓢泼大雨。车子被迫放缓了速度,这时,报社的采访车才跟了上来。

        前面忽然出现一长排的汽车,像一条长龙般停在路中间。

        宋宇飞抬眼望了望,说道:“堵车了!这个鬼地方,居然还能堵上车,真是见鬼了!”

        李毅心想,现在私车数量很少,连省城的大街小巷都很少堵车,这种小县城的郊外,怎么会堵车呢?

        钱多停下车子,回头看了一眼李毅。

        李毅说道:“钱多,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钱多应了一声,从驾驶座旁边拿起一把常备的雨伞,开门下车,撑开雨伞,往前面走去。

        十几分钟后,钱多回来了,说道:“前方有一辆运煤车翻在了路中央,把路全给堵死了,交警正在处理。”

        他顿了顿说道:“省委的车队都堵在前面了。”

        李毅嗯了一声,心想天下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啊!连省委车队都被堵在此地,不得通过。省委车队比自己要早出发半个小时,那就意味着,这条路已经最少已经堵了半个多小时了!

        钱多似乎看出李毅的疑问,说道:“方南县的所有人力物力都投入到南岭煤矿的救援中去了,政府方面正在调集莲城市的相关部门前来疏通。”

        何静殊双眸一亮,记者的敏感来了,说道:“借我一把伞,我去采访一下。这可是一篇好报道!宋宇飞,你去不去?”

        宋宇飞道:“这么大雨,采访什么啊?再说了,省委领导们都堵在前头呢,你贸然前去打扰,会被问责的。”

        何静殊道:“你就是天生的怕死鬼加懒死鬼!你不去我去!”

        李毅正好也想去看看情况,就说道:“我陪你去。”从钱多那里接过伞,和何静殊下了车,两个人紧紧挨着,躲在伞下面,往前面走去。

        何静殊调好照好机,说道:“李毅,我的直觉一直很灵,我觉得这起车祸不简单。”

        李毅道:“你的意思是说,这车祸是人为的?目的就是为了拖慢省委车队?”

        何静殊举起相机,对着前面比了比,说道:“对。这就说明,现在的南岭煤矿,一定有着不欲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