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四章 一家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四章 一家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接过温可妮倒过来的茶,说了声谢谢。www.00ksw.org

        温可妮在李毅身边坐下来,问道:“听我哥说,你把柳林镇治理得很不错。他接手后很悠闲,但也压力很大。”

        李毅道:“你哥表面上是个文静的人,骨子里头却很要强。你不去上学,在家里做什么呢?”

        温可妮笑道:“我喜欢唱歌,每天都在家里练歌。”

        “喜欢唱歌?”李毅心想,这个爱好不影响上学吧?你有必要专门逃课在家里学唱歌?说道:“小妮,歌不是练出来的,这个东西,要讲究天赋的。即便是练习,没有明师的指导,也是事倍功半,出不了成绩。更别说要将它当成一项终身的事业来经营了。”

        温可妮呶起小嘴,说道:“我也知道,可是家里人都不支持我学唱歌,我妈妈更是严厉制止我呢!说唱歌的女人都很坏。”

        李毅笑道:“所以你就偷偷的一个人学着唱?这样可不行。”

        温可妮眼珠溜溜一转,说道:“听说你本事大,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帮你逃脱你爸爸妈妈的桎梏?让你正大光明的去唱歌?你太高看我了,我可只是你爸手下的一个小兵,他咳嗽一声,我还要颤三颤呢!哪里敢去逆他的天啊!”李毅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温可妮道:“你不帮就算了!你们大人都是这样,没意思!”

        李毅没想到自己在她眼里还成大人了,笑道:“这样吧,你唱一首歌来听听,我看看你的天资怎么样再说吧。”

        温可妮高兴起来,唱了一首歌,九十年代很流行的一首歌曲,滚滚红尘。

        这首歌由三毛作词,起伏的旋律,唱尽了世间情怀。

        这首歌是李毅十分喜欢的一首歌,但听温可妮唱时,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温可妮停下来,不高兴的问道:“怎么了?我唱得很难听吗?”

        李毅道:“你想听真话?”

        “当然要听真话了!”温可妮道。

        李毅笑道:“不是难听,而是不配调。你是一个不懂情为何物的少女,怎么能唱出这歌里的感情呢?你这个年纪,又长得这么,嗯,长得这么萌,怎么能唱好这种歌呢,如果唱一唱希望的田野上或者晚霞中的红蜻蜓,或许可以。”

        温可妮道:“我才不喜欢唱那种幼稚的歌曲呢!你这个人啊,不懂欣赏!我再也不唱歌给你听了!”

        李毅笑道:“小妮儿啊,听我的,你真的不适合往这方面发展,还是安心把学习搞好吧。”

        温可妮受了打击,撇过头去不理李毅。

        忽然,一阵清悠的歌声飘进她的耳朵里,清新的曲调,缠绵的歌词,一下子就勾她莫大的兴趣,她转过头来,看着李毅,天啊,这么美妙的歌声,真的是从这个男人嘴里发出来的!

        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看不够、晓雾散、轻红醉洛川。

        二月桃花临水看溪水青丝绕指转,转不完、浮生梦、共悲欢。

        三生桃花绘成扇,细雨落花人独看。

        唱不尽、相思阙,落鸿为谁传。

        四叹桃花入梦寒,几夜青灯为君燃。

        等不到、此门中、人同看。

        一场缘,两心定三生,四年离散,五更天,六曲动七弦,八夜无眠,九连环,十里皆望穿,百年心寒,千般念,万般只无奈,醉眼冷看。

        谁用浮云解聚散,君不知,长恨春归晚。回首间,站在桥上抬眼看,只看见、桃花漫天尽飞散。

        李毅的声音很耐听,演绎这首歌时,融入了自己两世的情感,唱起来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呀!想不到你还会唱歌呢!唱得真好听,什么歌啊?”温可妮挪动小屁股,坐到李毅身边,拉着他的手,一边摇着一边说道:“快教我唱嘛!”

        李毅笑道:“要我教你唱也简单,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除了初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温可妮仰着脸,一头憧憬。

        李毅心想这小妮子真是小啊,少女情怀总是诗,在她的精神意识里,初吻应该就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了。

        他对她的初吻也好,初什么的都好,全部不感兴趣。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更加接近温家的机会。

        李家的势力,大都在军队,虽然也有些门生子弟,转业到了地方,而且发展也很好,但毕竟没有很多部委高官,封彊大吏就更少了。

        上次爷爷跟他谈到李毅的现状时,很是堪忧,说现在的李家,全靠他这个老不死的在撑着,他这大旗一倒,李家就会没落。

        所以,他才寄期望于李毅,希望他能把李家继续发扬光大。

        在南方官场,温玉溪的势力越来越大,这是一棵值得倚靠的大树,更重要的是,温玉溪的行事风格和为人处世很对李毅胃口。

        政治上找同盟,跟生活里找朋友差不多,所谓物以类聚,物以群分,不是一种人,谈不到一家门。

        以前职位低下,靠着薛雪等人,就能混得风生水起,现在级别高了,视野也阔了,感觉也不尽相同。像丁玉升那件事,好在丁家的势力都在军队,靠着爷爷一通电话,就能轻松搞掂,踩人踩到爽。

        可是,如果是碰到政府方面的**呢?比如说汪洋或者温可嘉之类的,那就够自己喝上一壶了!便是抬出李家的背景来,人家买不买账,还两说呢!顶多也就是两不互让的局面,真要算计人家,甚或搞死人家,那就不是想做就到做到的了。

        到达县级层面,以后还要往上走的话,就要开始找好省里的靠山。因为就算李家能帮忙,也是山高水远,鞭长莫及。

        他这里思绪飘忽,温可妮却是等不及了,可劲儿追问:“李毅哥哥,怎么样嘛!”

        李毅呵呵笑道:“我的条件很简单,你每天乖乖的上学,我就教你唱很多好歌。你要是考上了好大学,我答应帮你录一本歌碟。”

        “真的?不说谎?”温可妮高兴的跳了起来。

        李毅道:“当然不说谎,我要是说了谎,鼻子会变长的!”

        温可妮道:“那好,我明天就去上学!不行,你要给我立个字据!”

        李毅哎了一声,她已经花蝴蝶般飞走了,从楼上拿下来一个日记本,叫李毅写字据,李毅没办法,只得在上面写了字据,签上自己的名,然后还给她。

        这时,门开了,陈慧提着菜进来,笑道:“小妮儿,你的病好点没有?”

        “妈,我的病好了!我明天就去上学。”温可妮笑着迎了上去。

        李毅站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阿姨好。”

        陈慧笑道:“李毅是吧?快请坐,玉溪打电话跟我说过了,还叫我多买两个好菜招待你呢。”

        李毅心想,温玉溪这般款待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可能是那个龙印章起了效果,嗯,温玉溪肯定是知道自己身世了的,他这么做,是不是也在发出一种信号,有意同李家结盟呢?

        陈慧在厨房放下菜,洗了手就开始动手做饭。

        李毅问道:“阿姨,省委办公厅没有安排勤务人员吗?”

        陈慧笑道:“以前有的,我来之后,就叫他们走了。老温喜欢吃我做的菜。”

        李毅笑道:“我来帮你忙吧。”

        陈慧哟了一声:“你还会做菜?”

        李毅道:“会一点,不过在阿姨面前,也只能打打下手了。”

        陈慧呵呵笑道:“会做菜的男人好哇,将来老婆就有福享了。老温就不同了,他封建观念很浓,信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鬼话!跟他结婚几十年,从来就没有帮我煮过一餐菜!啊呀,老林的闺女可有福气了啊!”

        李毅帮着她择菜,也没留意她言语里的意思。

        温可妮在外面看电视,一边跟着电视里的歌曲哼哼。

        李毅笑道:“阿姨,小妮很有歌唱天赋呢。”

        陈慧道:“女孩子家,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这玩意,搁在古代,这些都是戏子才表演的东西,入不了流。”

        李毅道:“阿姨,你刚刚还说温书记封建,你怎么也古董起来了?都什么年代了啊,歌手早就成了人人艳羡的职业呢。你看现在的少男少女,哪个不追星啊。”

        陈慧道:“话是这么说,可要我的女儿去做这个,我心里这个坎就过不了!再说了,她现在还是学生娃呢,怎么能颠倒主次,扔下学业去学什么唱歌呢!这不是乱弹琴嘛。”

        李毅道:“如果我有一个办法,能让她既安心学业,也能发展兴趣呢?阿姨允不允许?”

        陈慧放下手中菜,认真的说道:“真的有办法?这孩子,最近老是逃课,装病在家里学唱歌呢!我是拿她一点法子都没有。”

        李毅讶道:“原来你都知道啊?”

        陈慧叹道:“哪能不知道啊,只是怕管得过严,物极必反啊!李毅啊,,你要是有办法,就管管她吧。以后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她可不就像是你的妹妹一般?”

        李毅犯眨了眨眼,心想我没听错吧?带着小心,不解的问道:“阿姨,你刚才说什么?一家人?我们成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