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一章 送礼是门技术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一章 送礼是门技术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呵呵笑道:“你怎么得罪她了?惹得她来挠你。www.00ksw.org”

        钟达欲言又止,看来有些难于启齿,最后还是摆手道:“没什么,都是一些糟心事!不提也罢。”

        李毅这才猛然记起来,上次在滨海市,听到过钟秀跟康平的对话,知道钟家的一些事情,那次后,因为事情太忙,把这事给忘了。

        李毅掏出支票来,签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递给钟达,说道:“钟叔,你为三江重工费心了。这是开业红包。”

        钟达接过来一看,慌忙推回去,还给李毅,摇手道:“太多了,我可不能要。公司还没开业,一分钱没进呢,我无功不受禄。”

        李毅再次把支票放进他的手里,说道:“钟叔,三江重工以后就拜托你了。我虽然在这里有间办公室,但是你也知道,我和我小叔一样,都是大忙人,很少有时间过来打理,这点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务必收下。”

        钟达见李毅语气坚决,不容人推拒,只得收下了,心里有如打翻了五味瓶,对李毅的感激之情再次汹涌澎湃。

        李毅淡淡一笑,心想有了先知先觉真是太强大了,钟达将为三江重工带来多大的财富?相比起那数以亿计的预期收入来,这二十万显得实在太过微不足道。可是,此刻的钟达却正好需要这二十万!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啊!

        花点小钱就能收买到人心,这买卖很划算。

        两人就开业的细节进行了一番商量,李毅又对今后的工作做了一番长期规划和短期计划,对公司的产品定位和新品研发做了重点说明。他只是凭着过来人的经验,提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主要工作还要靠钟达等人在实际工作中去摸索和运作。

        谈话完毕,李毅送钟达下楼。回到办公室,李毅就打电话给小叔李元逍,问他回不回来参加三江重工的开业典礼。

        李元逍回答说已经订了明早的机票回国,明天到京城,可能后天上午就会到南方省来。并说还有事情要跟李毅相商,到时见面再说。

        李毅打电话给郭小玲,却得知她又出采访任务了,听说是哪个市里发生了重大矿难,下去采访了。李毅没有办法,只得在九楼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李毅和钱多到了跟孙薇相约的酒店门口,看到孙薇等人已经在等候。

        同来的还有县里几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几个人握手相见,在酒店大堂坐下,相商行程。

        省级经开区的审批,涉及到众多衙门口,需要送礼的官员很多,最主要的几个部门,像省计委、省外经贸厅、省商业厅、省国土资源厅、省建设厅等几个大衙门口,都是必须送礼的,相关手续的审批权,掌握在这些人的手里。

        这些部门随便哪个环节给你使了坏,就算搅不黄你的事,但要拖上个半年数月,却是举手之劳。到时立项审批后,还会成立专门的省级经开区考评调研小组,这个小组的成员,也将是这些部门里抽调人手组成,所以,现在进庙拜菩萨,正当其时。

        孙薇做足了前期准备工作,说道:“李县长,我把几个主要厅委的负责人都列了一个名单出来,你看看。”

        李毅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人名和职业,吃惊道:“有这么多人吗?”

        孙薇道:“这还是主要负责人,像一般的办公室主任和主任科员什么的,另外列了一张纸,你看这个。我又把所有的科员单独列了一张纸,在这里。”

        李毅笑道:“孙主任啊,看来你是用心了!这么多的人,光是搜集起来就得费老大功夫了。”

        孙薇道:“李县长交待我办的事情,我当然不敢怠慢。凡事不求最好,但求用心。”

        李毅道:“好一句但求用心啊,世上之事,最怕认真二字啊!那这么多人,都要送礼?”

        孙薇道:“第一张纸上的领导,是现在必须要送的。第二张纸上的人,可以现在送,也可以以后送,至于第三张纸上的一般科员,可以送,也可以不送。”

        李毅轻轻一笑,说道:“这么说来,都是要送礼的啰?那怎么个送法?要是送多了,估计能送出去半拉个经开区!”

        孙薇笑道:“李县长,这个送礼嘛,也有一定标准和行情的。”

        李毅知道,她说的标准,其实就是国家规定的受贿罪起刑点。

        官场送礼有个规矩,不能超过这个受贿罪起刑点的红线。

        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明确规定受贿2000元的可治罪;1997年刑法典沿用了这种规定定罪量刑具体数额的立法模式,只是将这一数额标准提高到5000元。

        而现在还是97年之前,那么,这个送礼的标准,也就是2000元以内,不能超过2000元。

        李毅笑道:“那第一张纸上的厅局级领导,每人送1888元,可好?”

        孙薇道:“看来李县长也是送礼的行家嘛。这个数字好。不过还要细分一下,正厅级领导每人送1888元,副厅级领导每人送1688元。依此类减,正处级领导每人送1388元,副处级领导每人1088元。到科级这一线的话,正级实权的,就送888元,副科有权力的,就送688元。普通科员,如果有可能被外派出来参加调研小组的红人,每人封一个388元的红包。”

        李毅讶道:“孙主任,你门清啊!是不是干过这事情啊?”

        孙薇笑道:“你别拿话取笑我了!我也就是在市级机关待了几年,听人说起过的。这个送礼啊,你不到一定级别,就算送上门去,人家还不一定肯接呢!”

        李毅道:“这几十万撒下去,应该能起到一点作用吧?”

        孙薇道:“只要他们接受了我们的红包,这事情就不会为难我们,只是经开区的审批有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并不短。我可听说了你在常委会上跟人顶牛的事,夸下海口,要争取拿下省级经开区的挂牌。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你不是不知道,这立项、审核、调研、审批,还要报请中央批复,这一套程序跑下来,没个三年五载,只怕根本没戏。我怕你任期到了,这牌子都还没有影子啊!”

        李毅摸了一把下巴,心想孙薇说的话实在不错。

        前世他就遇到过这种官场拖字诀。

        一个朋友被人杀死,凶手当场被擒,并对所犯罪刑供认不讳。这么明明白白的一件刑事案件,从市级人民法院的初审到省高院的二审,再到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足足拖了五年多时间!等到死刑判决书下达时,这个朋友的老父亲,已经因病辞世,等不到凶手被枪决的那一天。

        电视里那种刚刚杀了人就能被枪决的戏份,实在是做作得很!太过理想化了!除非有足够份量的媒体或者高层施压过问,或许有可能特事特办,加快审结速度。否则的话,要想政府部门不拖拉,靠平民百姓是无能为力的。

        孙薇又说道:“所以,我建议啊,如果有高层关系的话,最好去跑跑,上面一句话,胜过我们跑十天腿啊!”

        她这是在提醒李毅了。上次丁玉升事件,让孙薇感受到了一个强烈信息:李毅一定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或者背景。

        虽然在学校时,李毅的家世已经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情,都知道他家很穷,家世很一般。可是,真正的世家子弟,都是极其低调的。不排除李毅是那种极其闷骚的类型。

        所以,她才不经意的提了这么一句,然后看李毅的反应。

        李毅沉吟道:“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你领着众人去给各厅委领导送礼,现在临近农历新年,送礼也有了名目,可以说是拜早年了。领导们应该都好说话的。我去跑跑高层看看。”

        孙薇从李毅的话里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李毅果然有高层的关系可以走,但是李毅并没有开口说带她一起去,令她稍微有些失望。

        “好吧。”孙薇说道:“李县长,你去跑关系,需要买什么礼物?要不我陪你一起去选吧。给厅委领导送礼,也没有这么早的,起码要等到他们下班以后呢!”

        李毅心想她一个女人家,选礼物的确要比自己细心内行,便笑道:“那就麻烦孙主任了。同志们先在房里休息吧,在省城有事情要办的,抓紧时间办完,不要耽搁正事。”

        大家都应允了,各自行动。

        李毅和孙薇出了门,问她道:“给省委领导送礼,如果送钱,肯定不好,他们也不会要,搞不好还要把我们臭骂一顿,打出门来。送点什么玩意好呢?”

        孙薇笑道:“那要看这个领导是谁,都有些什么爱好。我们才能对症下药,送出去的礼,才能不被人家拒受。”

        李毅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以前在省城上班时,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省委温书记,虽然不是很熟,但找个由头去拜会一下他,相信还是可以的。”

        孙薇心想,原来李毅的后台是温书记!难怪这么牛叉!说道:“听说温书记很喜欢石玩,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