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九章 三问李毅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九章 三问李毅

    作品:《官路弯弯

        方家婆娘们也不是一无所长,起码这家常饭菜做得十分可口,领导们吃了后,个个夸不绝口。www.00ksw.org

        薛雪在县里,大部分时间吃的是食堂饭菜,难得吃一餐家常菜,更是连连夸口,酒也多喝了几杯。

        方家婆娘们得到领导夸奖,更是卖力,连着炒了好几道拿手小吃。

        薛雪贪那自酿的甜酒好喝,又连着喝了几杯。李毅有些心痛的看着她,这些天不见,她又清减了几分,看来工作压力的确很大。

        今天得到李毅亲口许诺,可以完成农产品销售任务了,心情十分开朗,难得的放纵了一回,多吃了一碗菜,多喝了几杯酒,很快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语话也多了起来。

        方兴方华过来敬酒,李毅趁机把两人介绍给薛雪认识,说道:“这两位是我舅舅,这位是我二舅方兴,他是省城一家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总经理,这位是我三舅方华,是那家市场的副总。这次的农产品收购,就是由他们接收的。”

        薛雪笑道:“难怪你们方家能起这么大的新房子,原来家里有两个大老板呢!”主动伸手跟两人握手,说了些场面话。

        鲁有贵和邓巧巧听说这两位就是收购农产品的老板,都是兴高采烈,热情无比。这两位都是酒坛子,扯住方氏兄弟,你敬我我敬你的,连干了七八杯,喝得方兴和方华有些找不着北了。

        这餐酒喝得好久,从午时一直喝到了申时一刻方散。

        一时散了酒席,坐着聊了会儿天,薛雪酒意上来,有些想睡了,李毅跟小寒一商量,便安排薛雪在自己家里楼上一个新床铺睡了,这里原本是替李毅准备的,但李毅难得回来一次,回来了也不一定在家里睡,床铺被褥都是新的。

        薛雪实在有些撑不住,脱了外套,钻进被窝里,就舒适的进入了梦乡。

        冬天日子短,这时天快擦黑,其它人便商量着是不是该走了。

        小寒因为薛雪睡了,不好擅专,就来讨李毅的主意。

        李毅心想这么多人,全部留宿是不可能的,家里没这么多好床好被子招待,一般人家的床铺,这些领导又睡不习惯。想了想,便对小寒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明天顺道送薛书记到县里就成。”

        小寒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说道:“要不我留下来照顾书记吧,我怕她晚上醒来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

        李毅笑道:“不用了,依我看,薛书记这一觉,能睡到明天早上去了,你又何苦在这里等一个晚上呢?还不如早点回去,当放半天假好了,回去养足了精神,等着明天伺候好薛书记吧。”

        小寒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跟鲁有贵等人说了,大家起程回去。鲁有贵等人一一与李毅和方家人握别,临上车了,还在挥手。

        热闹的方家安静下来。

        晚餐时,李毅去楼上喊薛雪,连着推了她数下,也不见醒。

        李毅摇了摇头,喃喃的道:“睡得真死!你就不怕我强暴了你?”

        睡梦中的薛雪肌肤白里透红,静若处子。

        此刻的她,卸下了身份,少了做作的矜持,是那般的惹人爱怜。

        李毅实在忍不住内心魔鬼般的冲动,俯下身子,在她有些微凉的额头亲了一下。

        薛雪忽然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开一合,乌黑的眼珠亮得出彩,看着李毅。

        李毅吓了一跳,问道:“你几时醒的?”

        薛雪促狭的一笑:“你刚进来时我就醒了。”

        “那你为什么不出声?”

        “我想看看,你这猴头,到底有多大胆子!果不其然,被我抓现行了吧。”

        李毅看着她有些调皮的笑脸,觉得这种笑容出现在她脸上,实在有种难以名状的诱惑力。

        就跟学生时代的男生,都会对讲台上漂亮凶狠的女教师心存幻想一般,职场中的男性,对那些高高在上一本正经却又美丽多情的女上司,也会有着一份不舍的执念。

        李毅的情绪在这一刻忽然爆发,或许,他极力安排小寒回去的时候,内心里就藏着一个魔鬼的声音在指导他,想在这个晚上,发生一点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弯下身子,抱住了薛雪的头,低头吻住了薛雪的嘴唇。

        薛雪并没有反抗,但也没有主动迎合,双齿紧闭,不论李毅如何用力舐食,她就是不松开口子。

        这时,房门没有关,方芳轻轻的走了上来,躲在门外,往里一瞧,吓得几乎惊叫出声!

        她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嘴巴,又偷瞧了一眼。

        天咧!我个儿啊,居然跟那个薛书记抱在一起亲嘴巴。那个薛书记虽然跟一朵花似的漂亮,可是看年纪,应该也不小了啊,三十岁总该有了吧?跟我的宝贝儿子怎么配啊?

        李毅吻住薛雪的双唇,贪婪的吸食,良久才松开来,问道:“怎么了?”

        薛雪指了指自己的嘴,笑道:“我刚睡醒,又喝了酒,嘴里有起床气,不好闻的。”

        李毅笑道:“我觉得好闻。我就要闻。”

        薛雪轻啐道:“变态!恶心!”

        李毅伸手去摸她,薛雪打开他的手,问道:“几点了?”

        李毅道:“晚上七点。”

        薛雪哎呀一声:“该回去了。”

        李毅笑道:“他们早就回去了,你啊,被我留下来了。”

        薛雪嗔怪道:“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你是不是不安好心呢!小寒那丫头呢?也走了?”

        李毅道:“今天晚上,你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薛雪白了他一眼:“就知道胡说八道,尽占我嘴巴便宜。”

        李毅笑道:“对啊,我就喜欢占你的嘴巴便宜。”

        薛雪只脱了外套睡的,起身把外套穿了,说道:“你一个人上来这么久,你家人在下面等着,不怀疑我们在上面做什么吗?”

        方芳在外面听到了,心想被她发现了?想要离开,但又忍不住想听听他们接下来会说些什么,移远了几步,竖起耳朵听着。

        李毅道:“我们一个是上级,一个是下级,找个清净地方谈谈工作,也很正常嘛!”

        薛雪忽然正色道:“李毅,我问你,你真心喜欢我?”

        李毅点点头:“真心喜欢。”

        薛雪道:“你真心想得到我?”

        李毅摸着下巴,笑道:“这个,真心想过。”

        薛雪道:“那你打算跟我一夜情呢?还是想娶我做老婆?”

        李毅没想到她如此直接,被问住了。

        薛雪道:“你也知道,我有丈夫,有孩子。”

        方芳听到这里,捶胸顿足,恨不得冲进去,扇儿子几记耳光。

        有夫之妇啊,你也敢偷?

        不怕下地狱啊?

        儿啊,你标标致致一个男儿汉,还怕找不到好老婆?你可千万把持住啊!

        李毅点点头:“可你并不爱他。我知道你并不幸福。”

        薛雪道:“幸福是什么?你能给我幸福吗?”

        李毅再次被问住了,有些为难的抿紧嘴唇。

        薛雪忽然一笑:“你瞧瞧你,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要说我对你没感觉,那是自欺欺人了。可是,李毅,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必须适可而止。我们就保持这样的关系,不好吗?”

        李毅还是沉默着。

        薛雪轻轻拉起他的手,握在双手里,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一定要得到我才甘心的话,我可以给你。但是,这一次之后,我就不想再见到你。从此之后,我会在脑海里将你抹除。就跟我曾经也抹除掉的某些人一样,永远的不要再记起。”

        李毅一把抱紧她,说道:“不要!”

        薛雪也抱着他,说道:“所以,你如果想和我保持这种比常人亲密一点的关系的话,就对我尊重一点,好吗?我可以允许你偶尔的任性胡为,但不能看着你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在我面前胡作非为。”

        李毅使劲点点头,说道:“不要离开我。我愿意只做你的朋友。”

        一丝异样的情感自心底升腾,这份感情,与爱情无关,也与情爱无关。前世浪荡今生风流的李毅,在这一刻,对男女之间的情感,有了另一份深刻的了悟。

        方芳听到这里,放下心来,拍拍受惊的心,轻轻的下楼去了。

        薛雪看着方芳的影子,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嘴角浮上一抹浅笑,这番用心良苦的表演,总算没有白费,不然,要是被方芳抓了个现行,她跟李毅都没脸见人了。

        然而,刚才那番话,又不止是说给方芳听的,自己的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如此的挣扎过?

        只有李毅这个傻瓜,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薛雪理了理云鬓,笑道:“我们下去吧。”

        李毅笑道:“薛姐,我刚才真被你难住了。我很怕你生气。就算是我的女朋友,我都从来没这么在乎过她。这种感情真的太特别了。”

        薛雪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柔声反问道:“是吗?”

        李毅道:“走吧,下去吃饭了。”

        晚餐没有中餐那般隆重,但对方家来说,也很上规格,把方有德夫妇请了出来陪客。

        中午试过了那米酒和甜酒的后劲,薛雪晚上就不敢多喝,只是敬了两个老人两杯,就放下了杯子。

        方芳偶尔会向她投来几瞥异样的目光,与薛雪的眼神一碰就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