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五章 我先崩了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五章 我先崩了你

    作品:《官路弯弯

        接到老子打来的电话,丁玉升马上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虚弱的道:“爸,我还在医院呢。www.00ksw.org你们把那个姓李的抓住了没有?抓住后带回来,我也把他扔进外面池塘里去洗个冰水澡!”

        护士在旁边笑道:“哟,丁少爷,你好威风哟!”

        丁大炮怒道:“抓你个头!你点滴还没打完呢?马上给我滚到临沂来!我已经叫伍团长去医院接你,马上跟他过来!”

        丁玉升做梦也想不到,他老子叫他去临沂,是受活罪去的!还以为老子抓到了李毅,喊他过去揍人出气呢!当下一掀被子,搂住那个护士亲了一口,嬉笑道:“等我回来!”

        刚走到医院门口,伍团长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接了他,风驰电掣般往临沂方向赶去。

        临沂县政府大院子里,丁大炮一放下电话,走回到人群中时,跟川剧变脸似的,已经换了脸色,连声对李毅道:“李县长,误会,误会啊!”

        李毅看了钱多一眼,钱多嘿嘿一笑。李毅知道他打过电话给爷爷,爷爷已经向丁家施压了。

        “哦?丁司令,误会什么了?”李毅板着脸,并没有给他好脸色。

        丁大炮嘿了一声,说道:“我刚才接到玉升打来的电话,他刚刚苏醒了,对我说出了昨晚的实情,我这才知道,原来李县长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我被梁海军那个家伙给骗了!梁海军,你给我过来!”

        梁海军暗叫不妙,心想丁玉升会主动招供?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但丁大炮既然如此说,他也不敢质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既然上司有此命令,他只能照做,就算要他背黑锅当替罪羊,他也会毫无怨言。

        走到丁大炮面前,敬了一礼,说道:“首长有什么吩咐?”

        丁大炮道:“好你个梁海军,你胆子不小,骗得我好苦啊,昨天晚上的事情,玉升都向我交待了!你现在如实说来,我还能饶了你!”

        梁海军表情坚定的道:“既然首长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昨天晚上的事,其实都是我的主意,与丁玉升没有任何关系。我见丁玉升对那个小妞动了真感情,有心帮他一把,所以自作主张,想绑了她去与丁玉升一起喝茶赏雪。后来开车追撞李毅同志,也是我的主意,整个过程都是我策划我参加的,与丁玉升同志没有关系。首长要罚,就罚我吧!”

        丁大炮心里倒是一愣,没想到梁海军对自己如此忠心,甘愿为丁玉升承担所有罪责。心想这个办法倒也不错。梁海军是军人,就算犯了错,也由部队里的有关部门来处罚,他们临沂县就算想拿此事做文章,也难有大动作。

        然而,他想起大哥丁前进的叮嘱,再一看李毅那张满含讥笑的脸,就知道这个想法好是好,却未必行得通。

        “梁海军,好你个大头兵,事到如今,你还敢自作主张,替我那个不孝子开脱罪责!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丁大炮满脸怒火,一身正气的说道。

        马红旗等人都怔忡住了,暗想这个丁大炮是出了名的护短,就在刚才,还要叫他的兵强行押着李毅突破群众冲出去。怎么忽然之间转性子了?吃错什么药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场的官员们,飞快的转动着脑筋,思考着这一变故的原委,却任由他们想破了脑袋,都猜不透这事情的关节。

        丁大炮刚才接了一个电话,看来他前后态度的改变,跟这个电话有莫大关系。

        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说了些什么内容?

        难道真是丁玉升打过来请罪的?

        可能吗?

        聂政委思索之余,有些明白过来,看了看一脸沉静的李毅和木头一般直立着的钱多,心想这个年轻人,气质心智都非同凡响,不是这个年龄段的一般年轻人所能比拟的。

        他那份遇事的冷静,不愠不火,不怕不惧,便是老于世故的成年人,也未必能做得到。

        相比之下,丁大炮的表现要逊色太多,一味的只知道逞强用能,心里那点想法,全摆在那张脸上搁着。

        可以想见的是,李毅这个人,必定有些来历。

        丁大炮前后态度的改变,肯定是受到了某种不可抗拒的外来压力。连丁家都无法抵挡的外来压力,在国内真是屈指可数啊!

        这么一想,聂政委看向李毅的眼神,就完全不同了。

        郑春山却是脸都绿了,心想这叫什么事啊?合着自己帮了大半天忙,全白费劲了?打不着李毅的脸不说,只怕还要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梁海军也回过味来,丁大炮这是要为丁玉升负荆请罪呢!

        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顺着丁大炮的意思说道:“是,首长,我知错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相,的确跟李毅同志说的差不多,我没能拦住丁玉升,还帮着他助桀为虐,请首长处罚我!”

        丁大炮骂道:“你个狗入的!你受党和军队教育多年,你就没学点好?尽干些狗扯羊皮的糟心事!”

        “对不起,首长!”

        “我用得着你来说对不起?回去后关你的禁闭!你对不起的人是李毅同志,是被你们伤害了的那个女同志!蠢货,还不向李毅同志道歉?”

        梁海军低着头,向李毅躹了一躬:“李毅同志,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错了,请原谅。”

        李毅看到他一个高大的汉子,却为丁玉升那小人担责,对他还是有几分爱惜,说道:“昨天晚上,你还算节制。这一点,我很清楚。这事情,怪不到你头上。”

        丁大炮留意着李毅的神态,见他并不接受梁海军的道歉,知道他心里那根刺,还得丁家来拔。便说道:“李毅同志,我要向你道歉啊!我在没有弄清事实的情况下,对你言语冲撞,差点还打了起来,是我的不对,我认错。”

        他是堂堂一个市级军分区的司令,大校军衔,级别和地位都高出李毅很多,但却放下面子,主动向李毅道歉请罪,也算纡尊降贵,低声下气了。

        甚至连马红旗等市委领导都觉得太过了,心想这个丁大炮真是能屈能伸啊,嚣张起来六亲不认,服帖起来,抱着大腿喊爹娘。

        按说这么大的面子给了李毅,李毅应该知足了吧?不说感动得热泪盈眶,起码也要说几句场面话,揭过这个梁子吧?

        谁料李毅只是淡淡一笑,脸上波澜不惊的道:“丁司令,你错了。你今天冲撞的不是我李毅个人,而是临沂县委县政府,是临沂县近百万百姓!因为你那个没有家教的孩子,你兴师动众,扰乱了临沂县委的正常工作,你用军车堵塞交通,造成市民出行不便。你擅用国家公器,你罪在欺党!你这个错,应该向上级党委去认,向上级军委去认!”

        丁大炮铁青着脸,双手握成拳头,按他的脾气,恨不能狠狠揍这装逼的李毅一顿。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摆什么大道理,还抬出党委和军委来,吓唬谁呢?

        聂政委心想要糟,这个丁大炮,火性难改,只怕要不顾一切的发作了。他身为政委,做的就是思想工作,如果丁大炮闯出祸事来,他这个政委也难辞其咎,连忙拉了拉丁大炮的胳膊,说道:“老丁啊,我可要说你几句。你今天的做法,确实过火了,回去之后,我建议你写份检查,主动向上级党委和军委自请处分。”

        丁大炮缓缓松开了五指,咬牙说道:“好,这份检查,我写!”

        军分区到临沂县并不远,伍团长得了命令,开起车来跟飞也似的,半个小时就赶到了临沂县委。

        丁玉升下了车,只见一溜军车堵在县委大门外,门口更是挤满了人,一见这气势,暗自得意。心想李毅这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你得瑟个啥呢?我老子可是手握兵权的一方大将,随便派几个兵,就可以把你灭了!

        大门被人堵了,丁玉升扯开嗓子大喊道:“不相干的人都让让!老爸,李毅那小子抓住了吧?先给我吊起来,我来打他!”

        堵在门口的都是彭根生等职工,一听这个小白脸说要打李毅,知道他就是那个犯事的丁玉升了,大家都让开一条路来,等丁玉升大摇大摆的进了包围,人群哗的围拢起来,每个人都伸出脚来猛踢丁玉升。

        他们并没有动手,丁玉升也看不到是谁打了自己,只是一阵哎哟哎哟的乱叫,伍团长护着他,挤了进去。

        丁玉升捂住脑袋,进了大院子,松开一口气,大骂道:“哪个龟孙子打你大爷我呢?有种你给我站出来,我叫我爸崩了你。”

        一句话刚说完,猛听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不知死活的兔崽子,我先崩了你!”

        丁玉升抬眼一瞧,只见父亲铁青着脸站在面前,刚喊了一声“爸!”丁大炮抡起拳头,没头没脑的打了下来,恰似落了一阵冰雹,打得丁玉升跳起脚来,在院子里乱跑。

        丁大炮追着他,一把扯住他衣领,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把丁玉升踢翻了,也不管他痛不痛,拉着他胳膊,用力拖将过来,扔在李毅面前,吼道:“不长进的畜生,跟我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