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三章 一切皆在意料外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三章 一切皆在意料外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想到此处,心里冷笑道:“丁家?好大一棵树啊!你这一世,也就配躲在这树阴里乘乘凉了!”

        人心如海底针,难测难摸,连马红旗这般高官,尚且随着各种因素摇摆起伏,难以有个主心骨。www.00ksw.org其它人更加难以捉摸了。

        郑春山这时呵呵笑道:“刚才马书记说得对啊,政府部门老是被兵围住,也不是个事。这事情既然是李毅同志闹出来的,不如这样好了,李毅同志就随部队上的同志走一趟,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了吧!”

        席如松冷笑道:“春山同志,你这不是把李毅同志往火坑里推吗?”

        郑春山道:“席部长这话我就不懂了。难道说军分区是森罗殿?李毅同志去了那里就一定会被剥皮抽筋?我相信,部队上的同志们,都是有礼讲理的文明人。再说了,就算那里是个火坑,也是李毅同志自己挖的,他不去跳,你还想替他去跳不成?”

        席如松冷哼一声,没有接他的话。

        陈凯明也发话了,他使了一招曲线投敌:“大家都不要争了。军区的同志们在下面大院里站了一上午,又冷又累,也不是个事啊!再说各位领导远道而来,都饿了吧?请各位领导和军区的同志们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姜浩也说道:“这样讨论根本毫无意义。谁惹的事情,谁去揩干净了!这样闹得整个县委县政府都没法工作了。我建议散会,吃饭!”

        李毅安静的坐着,谁说话,他就看着谁。患难见真情,这几个人原本就不是他的同盟军,此刻逮着机会了,自然不忘踩李毅一脚,推他一把。

        孙正阳等人虽然有心帮李毅说话,但因为有几位市委领导在场,自己说的话起不到多大作用,大主意还得他们拿,便理智的选择了沉默。

        这样的地方,真是修炼人心的好场合啊!心理素质稍差的,只怕难以抵挡得住这种世态炎凉。都说官场险恶,看来真是不假。

        但这种关键时刻,也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真心的时候。

        席如松见没有一个人为李毅说话,他放下一直抱在手中的保温杯,大声说道:“这件事情,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让县委宣传部门如实报道!身为县宣传部长,我有责任让临沂人民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你们军人手里有枪不假,但你们的枪,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不是用来对付自己人的!你看看你们这几个同志,拿着枪对着我们的同志,还是我们党的一位处级干部!成何体统?”

        席如松的话振聋发聩,陈凯明皱着眉头,低下头去。

        郑春山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没有接话头。

        李毅没想到,席如松居然如此给脸,当着众多市委常委,也敢说出这番话来,实在难能可贵。

        马红旗一直沉默不语,双手负在背后,脸色凝重,显然在思索利弊得失。

        然而,这种得失最难掂量,他思来想去,就是下不了决心。

        他却不知道,人生很多机会就在这种患得患失间悄然流去。

        李毅不想再闹下去了,他昨天一个晚上没睡,实在有些困顿,他站起身子,说道:“我跟你们走一趟吧!”

        众人都看着他,陈凯明抬起头来,脸现惊讶之色。

        马红旗问道:“去哪里?吃饭吗?”

        李毅淡淡的道:“我跟军区的同志们走一趟,把事情解决后,再回来陪马书记用餐吧!”

        马红旗忽然感到有些羞愧!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点点头。

        钱多低声道:“毅少,他们这些人可是来者不善。”

        李毅笑道:“越是大张旗鼓,越显得他胆小怕事!”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毅少说得对,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陪你去闯一闯!”

        丁大炮听见李毅愿意跟自己去军区了,很是得意,挥了挥手,几个当兵的收了枪,整齐的退在门口。

        马红旗说道:“丁司令,李毅同志可是我们的好同志,你们淡完话后,就放他回来,不许伤了他。”

        李毅轻轻一笑,心想你还跟他们说道理?他们要是讲道理的人,就不会派兵过来围攻了。

        丁大炮嘿嘿一笑:“我们就是想请他过去对质,只要他没有错,我们自会放他回来。”

        李毅心想,我有没有错,你心里不明白?

        但他知道,跟这样人讲道理,辩对错是完全没有用的,他们在乎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谁的势力大,谁的后台硬,他们就听谁的!现在,他肯定以为自己的后台最硬,所以,他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威逼恫吓。

        陈凯明说道:“好啦,事情终于结束了!大家都辛苦了,马书记,留下来吃个中饭吧。”

        李毅冷然一笑,说道:“结束?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他并没有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推开椅子,大步走了出去,丁大炮带着人紧跟而出。

        钱多紧紧跟着李毅,不让其它人碰触到他。

        聂政委微微一叹,向马红旗点点头,也跟着出去了。

        会议室里一下子就空了许多,安静异常。

        马红旗忽然问道:“李毅同志刚才说的省城那个农产品批发市场,你们哪个知道详细情况?”

        陈凯明等人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

        孙正阳道:“农业不归李毅同志分管,从来没听他说起过此事。”

        马红旗道:“李毅同志回来后,你们通知我,我有事找他。”

        陈凯明道:“马书记,你要走了?不留下来吃饭了?”

        马红旗道:“不吃了!”

        马红旗一走,所有人都起身相送,刚刚下了楼,出了门,看到大院门口挤满了人,正群情汹涌,堵住了大门口,把李毅和丁大炮等人都堵在了里面,军方的人根本出不去!

        马红旗紧张的问道:“怎么回事?”

        陈凯明也慌了,不知道出了什么大变故,迈开长腿,大步走过去,一看情况,吓得不轻。

        原来是氮肥厂那几百个职工,都是因为李毅帮忙才重新找到了工作,今天不知从谁那里听说有人要抓走李毅,就约好了一起来请愿,堵在了大门口。

        为民请愿的事情常见,为官请愿的事可稀罕了!

        李毅也没有想到,这些工人是如此的重情重义!一点点的恩惠,在李毅而言,实在是举手之劳,不值一提,施在他们身上,也是为了政治方面的需要。然而,这些人受滴水之恩,却涌泉以报!

        李毅站在门口,看着那一张张质朴的脸,有些惭愧,有些感动。

        马红旗走了过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这些人是谁喊来的?”说完看着李毅。心想难怪你肯爽快的答应跟他们走,原来是有杀手锏在这里等着呢!这种激起民愤的事情,可大可小,便是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是难以淡定。

        李毅心里明白,这些人一定是田源喊来的!

        此刻,田源正站在远处,偷偷的看着这边的动静。

        田源也是逼急了,无法可想,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毅被军方带走吧?于是他就想出了这一招。

        李毅当然不能出卖田源,他只是淡淡的道:“我也不晓得。我从早上进这个门开始,就被带到了会议室,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马红旗只好瞪着陈凯明:“凯明同志,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最好马上把群众全部疏散开!”

        工人中,站在最前面的还是那三个代表。李毅已经跟他们认识了,当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名叫彭根生,是一个老技工,在工人中威望很大。

        彭根生大声道:“我们是自己来的!要想叫我们离开也容易!只要你们答应我们,不抓走李县长就行!”

        丁大炮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抓一个李毅他敢抓,可要是抓几百个工人,便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他连忙解释道:“大家别误听了谣言,我们请李毅同志到军分区去,是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李毅同志了解一下。并不是你们所说的抓人!”

        彭根生道:“首长,你别唬弄我,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眼睛不瞎,看得明白,了解一下情况?需要带这么多兵吗?你们都了解一上午了,还没有了解完?李县长是个好人,你们不能抓走好人。”

        其实,李毅已经打定主意,一离开县府大院,就马上打电话给爷爷或者大伯,由李家出面把这件事情摆平。

        之所以不在会议室里打这个电话,实在是他不想太过张扬,更不想让县城上下都知道他李毅是个太子爷。

        那样一来,给人的感觉就会变味,不论你个人做出了多么厉害的成绩,人家都会认为,这是你背后的家族势力在起作用,其实你这个人,是很无能的!

        而且,国内的普罗大众,对所谓的高层太子爷,历来是敬而远之,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那样的话,李毅要想交到真心的朋友,或网罗到真心的手下,将变得十分困难。

        这就跟一个有钱的钻石王老王相亲一样,他会分不清楚,那些像蜜蜂一般围绕着他转悠的女人,到底是爱他的人呢,还是爱他的钱?终日里生活在这种猜忌之中,结果误了终身。

        连温玉溪都知道让儿子隐藏身世下来历练,他李毅又何尝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只是,一切都出乎意料之外!

        临沂,第一次感动了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