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一章 前倨而后恭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一章 前倨而后恭

    作品:《官路弯弯

        此刻的常委会上,拉锯战还在进行。www.00ksw.org

        最初的狂热过后,临沂县的常委们又都冷静下来。特别是丁大炮刚才那通电话一打,很多人过热的头脑就极速冷却下来。

        说到底,这件事情毕竟是李毅惹出来的,就算处理起来,跟这些常委们并没有干系。

        这些人都是官场老油条了,如果没有利益攸关,李毅的死活又关他们什么事呢?没必要为了李毅而得罪一个省级军方大佬吧?

        于是,常委们开始冷静,郑春山之流,再次支持起丁大炮来。

        扯皮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结果。

        马红旗等市委领导,没有给临沂方面任何消息,直接杀到了常委会议室!

        当常委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若干严肃的市委领导从天而降时,临沂县的常委们惊讶得无以复加!

        按以往惯例,每次市委领导下来的前几天,市委办公室就会电话通知下面的县区,叫下面县区做好迎接准备。

        可是,这一次,市委领导们来得太过突兀!

        陈凯明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大事不妙!

        他第一个反应过来,起身迎上去,谄笑道:“马书记好!马书记,您怎么下来了?”

        马红旗瞪了他一眼:“怎么?临沂是龙潭虎穴,我马某人来不得?”

        陈凯明连忙道:“不是这个意思,马书记自然来得。只是我们不知您来,未曾远迎啊!实在是怠慢了。”

        马红旗冷笑道:“怎么没有迎接啊,你们下面大院子里,不是排起了好威风的仪仗队伍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京城广场的升旗仪仗队,被你们请到这里来了呢!招惹了上千的市民在围观!这么大的阵式,我马某人可担当不起哦!要是被记者们晓得了,昨天是要上头条的!”

        他这话既讽刺了陈凯明,又暗暗点醒了丁大炮。

        你们丁家为了报一已之私仇,把我们的政府部门闹成啥样了!

        就算是你儿子受了欺负,可凡事都可以走法律途径来解决啊!

        你私用权力,把国家军队当成自己的家丁使用,滥用职权,大动干戈,严重的扰乱了政府部门工作,破坏了政府在民众中的印象!

        这本身就是一种犯罪!

        陈凯明冷汗直流,他大概猜着了,马红旗是丁前进喊来的救兵!一上来就气势汹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数落。

        丁大炮和聂政委都起身前来跟马红旗握手。

        马红旗说道:“大炮同志啊,我接到丁司令的电话后,马上就赶过来了,玉升同志怎么样了?没有生命危险吧?”

        丁大炮道:“还在抢救之中,多谢马书记关心。”

        聂政委听出了马红旗适才的话外音,说道:“丁司令也是一时激愤,拉上队伍就过来了,其实他并没有想怎么着。也就是壮壮声势罢了。”

        马红旗嗯了一声,问道:“打人的凶手呢?抓起来没有?”

        丁大炮道:“马书记,这事情有些为难啊!临沂县的常委们不准我们抓人。”

        马红旗牛眼圆瞪,大声道:“他们哪个敢!杀人者偿命!打人者坐牢!哪个能逃过法律的制裁?有我在这里,我看哪个敢阻拦!我当场撤他的职!”

        丁大炮道:“有马书记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算是县长犯法,也要受到惩戒!”

        马红旗绷着脸,问道:“到底是哪个副县长行了凶、打了人?”

        李毅跟着一干常委们,都起了身,站在陈凯明和孙正阳后面,挤在会议室的空隙里。等着跟马红旗等市委领导握手。

        但马红旗连陈凯明的手都没有握,对其它常委更是看都没看一眼。他们只得站在后面,等待事情的发展。

        有马红旗坐镇,县委常委们一时之间都不敢随便开口,看着前面几人演戏一般的在卖力表演。

        丁大炮一指李毅,恨声说道:“就是他!我建议马书记撤了他的职,移交给我们军方处置!像他这种害群之马,实在不应该再留在革命队伍里!”

        马红旗这才看到李毅,脸上露出思索神色。

        陈凯明这时说道:“马书记,这件事情有些复杂,据李毅同志所说,错并不在他,而在于丁玉升同志!整个事件是这样的……”

        马红旗指着李毅道:“对,你就是李毅!以前的柳林镇党委书记!”

        李毅这才上前两步,喊了一声:“马书记好!”

        马红旗对李毅的感觉很特别,一来,李毅能干实事!是他所喜欢的干部类型,二来,李毅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从来是不假辞色,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场地,两人相见,李毅都是来这么一句没有营养的应付式问候。

        马红旗跟大多数领导人一样,也喜欢既能干又会拍马的属下,可惜李毅只具备其中一条。

        上次为了大棚推广的事情,李毅当着众多人的面,顶了马红旗的牛,让马红旗尴尬得下不来台。

        事后,马红旗来了招釜底抽薪,把李毅的得力干将田新勇调去西州农业局任职,全面负责大棚种植的推广工作。后来更是将李毅调开,若不是上面有人说话,李毅现在的职位将要低得多,起码是不可能入常的!

        然则,世事就是这般的难料,马红旗挖了一个大坑,结果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大棚种植初见成效,却面临着销售的巨大压力。

        这种压力,正是李毅提前预见过的。

        此刻再见到李毅,回首前尘往事,马红旗为这个年轻人卓越的超前眼光所叹服!也为他仗义执言的勇气所佩服。

        他想到了一句增广贤文:“道吾好者是吾贼,道吾恶者是吾师!”这句话的道理浅显易懂,但又有几个人真正参得透,做得到?

        一个人的心境,和对一个人的看法和评价,往往因时因地而不相同。

        马红旗忽然主动的伸出手去,说道:“李毅同志!你好”

        李毅伸手跟他相握。

        其它县委领导们都睁大了眼睛。

        马红旗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使劲的摇了三摇,这才松开,问道:“新岗位还适应吗?”

        李毅道:“很好。多谢马书记关心。”心想,马红旗为何前倨而后恭?

        马红旗道:“李毅同志,大棚种植是你的创举!它现在正为咱们西州百姓谋福利呢!我要代表西州党委和西州人民,感谢你啊!”

        李毅心想,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怎么表扬起我来了?你不是丁前进喊过来的帮凶吗?你帮错人了吧?嘴里说道:“我没什么功劳,主要是马书记推广得力!”

        丁大炮一见这架式,完全乱套了啊!不是说要严惩吗?不是说要抓起来吗?怎么发起奖状来了?连忙上来说道:“马书记,我儿子被伤的事情,你看是不是该处理一下了?”

        马红旗唔了一声,威严的点点头,说道:“大家都坐下来说吧!”

        这一来常委会是开不下去了,几个市委领导在上首坐了,县委领导们只得在下面陪坐,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报告会似的。

        马红旗居中而坐,占据了陈凯明的座椅,他伸手点了点陈凯明,说:“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这事情有原委?有什么原委,你说来听听。”

        陈凯明便将李毅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马红旗脸色凝重的听完,问李毅道:“李毅同志,事情经过,是这样吗?”

        李毅道:“大致如此,我不敢有半句谎话!”

        马红旗严肃的道:“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必有一方是在说谎!我看这样吧,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刑事伤人案件,移交司法机关去处理吧!”

        丁大炮心想,司法机关还不是你们政府的机关?岂有不向着你们的道理?当即说道:“我反对!马书记,李毅的身份特殊,司法机关肯定会包庇他!我建议由我们军方来审问。”

        马红旗最忌讳有人推翻他的决定,当下说道:“丁司令,司法机关是国家的,又不是某个人开设的,怎么会偏帮某人呢?地方刑事案件,没有移交军方审理的先例!”

        丁大炮皱眉道:“马书记,省军区丁司令没有跟你说过事情的原委吗?”这是在暗暗点醒马红旗,你别忘了,你是我们喊过来帮忙的!

        马红旗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就跟丁司令解释!”

        他走到外面走廊,拿起手机,拨通了丁前进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做了一个汇报。

        丁前进怒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必须给我丁家一个交待!凶手必须交出来!你要是办不到,我亲自前来!”

        马红旗一时之间十分为难,一方面是人情债,一方面是政府的脸面和公理,不管偏向谁,对他来说都不是最好的结果。

        他说道:“老领导,你看是不是可以这样,双方私了,不要诉诸法律,也不要闹出抓人这般大动静。事情原委我们都看得明白,错在玉升啊!老领导,这事情我很为难啊。一个常务副县长,也不是我一个人说辙就能辙的。”

        丁前进还在盛怒之中,哪里听得进他的良言,大声道:“你既然管不了,这事情我来管!”说着就挂了电话,又打给丁大炮:“你只管抓人,出了事情,我顶着!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我就不信耐何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