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九章 枪口一致对外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九章 枪口一致对外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们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郑春山同肖玉莲的那点子破事,临沂很多人都知晓,之所以相安无事,是因为现在没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但并不代表常委们不知情!

        郑春山被李毅一番反诘,驳得哑口无言!一张脸涨红了酱紫色!

        陈凯明伸手压了压,说道:“同志们静一静!与本题无关的事情,大家还是不要再提。www.00ksw.org李毅同志,请接着说下面发生的事情。”

        李毅说道:“我本想带着朋友,暂时远离临沂。是非之地,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谁料到那个少爷丁玉升,仗着人多,自己开了一辆银色丰田,梁中校开了一辆军用大卡车,两辆车子飞速向我驾驶的桑塔纳撞过来!”

        解明珍啊哎一声惊呼:“不得了,李县长那辆桑塔纳,又老又破,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就是硬碰硬,也不够人家撞啊!太悬了!”

        李毅道:“是啊!这点常识,一般人都明白吧?偏偏有人说我用一辆桑塔纳撞开了一辆丰田,唔,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一辆皇冠轿车吧?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大一辆军用卡车呢!我能撞得赢他们吗?哎,话说回来,你们看看,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也真是可怜,大冷天,后半夜的,开着一辆卡车,跑到咱们这一没风景二没景点的临沂县城来游玩!”

        孙正阳严肃的脸上也不禁浮起一丝微笑,这个李毅,真是得理不饶人,句句含刺啊!

        郑春山缓过来,又开始开炮:“问题是,你完完好好的,人家却下了池塘!这又做何解释?”

        李毅笑道:“据我猜想,人家半夜三更踏雪赏景,闲得蛋疼,看到池塘,就想下去摸鱼玩呢?不然,这么好的车子,怎么就开到池塘里去了?我开着那辆破车可是一直在前面跑,他们两辆车在后面追!一辆在前面逃跑的车子,能撞飞后面的追车吗?如果真的撞了,车身肯定会有撞痕,你们可以去检查一下我的车子,看看是不是有剧烈撞击的痕迹!”

        陈凯明说道:“李毅同志已经说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有什么看法?”

        孙正阳沉声道:“我相信李毅同志!李毅同志虽然年轻,但为人稳重,做事得体,来到临沂这么久,名声口碑都很不错。从来没有跟人发生过争吵哪怕是小小的扯皮事件!我相信我们的同志!”

        席如松道:“那个丁少爷,简直是无法无天嘛!公开调戏良家女子,还敢开车撞击我们临沂县人民政府的常务副县长!这不是公然打我们临沂县党委的脸吗?这种恶徒,我认为,应该受到严惩!”

        解明珍道:“我支持席部长的意见!如果放任这种人胡作非为,这世界还有什么公理可言。我们临沂县虽小,但也是党的一方执政地!我们临沂人民,向来是拥军的模范,奈何军不爱我临沂人民啊!”

        席如松和解明珍不仅公开支持李毅,还提出要严惩丁玉升,这个话题的提出,引起丁大炮的强烈反感。

        他猛的一拍桌子,震得桌面上的茶杯稀哩哗啦一阵响,他大声道:“你们临沂县委,就是这般护犊子的吗?”

        他不是笨人,当然明白谁是谁非,自家儿子什么德行,他比谁都清楚,李毅说的那些事,丁玉升都干得出来!

        可是,明知自家儿子有错,他也得护着!明知属下对他说了谎,他也得护着!

        他就是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陈凯明本不想表态,但听了丁大炮的话,有些不悦,心想你军方虽然牛气,可也管不到我地方上的事务!你在我这一亩三分田里,又是动枪,又是拍桌子瞪眼,你当我临沂县党委好欺负吗?

        他当即说道:“丁司令,这话可不能这般说,我们评的是公理,讲的是事实!倒是你丁司令,兴师问罪,把部队都开进我们县委大院来了,这难道不是护犊子的做法?”

        丁大炮道:“我就是料到你们会包庇凶手,我才带兵前来!”

        陈凯明高声道:“就算你带兵前来,凡事也抬不过一个理去!今天理在我们这边,你就休想从这里把我们的同志带走!”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毕竟是当一把手的人,一旦动了真气,这气势就是不同!

        丁大炮又要发作,聂政委伸手按住他,说道:“我们也没说要对李毅同志怎么样嘛,只是想请李毅同志到我们部队上去,把问题交待清楚。我们部队上的事情,有我们部队上的规矩!”

        孙正阳道:“聂政委,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丁玉升并不是在职军官,他跟李毅同志之间的冲突,上升不到你们军方事件的高度!反之,事情是在我们临沂境内发生的,这事情正归我们县里管。我们常委会做出的决定,就是对此次事件的最终定论!”

        陈凯明接着说道:“如果你们不服我们常委会的决定,你们也可以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我们会责成法院和检察院,认真仔细,公平公正的审理此案!”

        这一来,临沂县委的一二把手,十分难得的团结起来,枪口一致对外!

        一二把手同心齐力,其它常委们更加不会离心离德。有史以来,临沂县的常委们头一次如此齐心合力。

        常委会变成了临沂县和军分区的对峙!

        丁大炮和聂政委两个人,显然敌不过十一个人的口战。

        丁大炮再次拍案而起,怒道:“你们再这般不讲道理,我也蛮干了!来人,把李毅给我绑了,押回军营!”

        孙正阳斯文人也脸现怒火,说道:“丁司令,你今天要想把李毅同志绑走,除非我孙正阳死在你面前!李毅同志是我们临沂县政府的常务副县长!岂容你们这帮兵痞抓走?”

        “反了!反了!”丁大炮怒火冲天,指着孙正阳道:“好!你们临沂县的党委班子,还真团结!我治不了你们,我找能治你们的人来!”

        他掏出手机来,当众拨打了一个号码,但是很久都没有人接听,他摁了,重新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这一次很快就有人接起来。

        丁大炮喂了一声,说道:“任秘书,你好。我是丁大炮,请找一下丁司令!”

        众人都是一凛,丁大炮本身姓丁,又是司令,但他打电话却又要找一位丁司令?

        哪位丁司令?

        在南方省,熟悉军方大佬的人都知道,姓丁的司令,除了丁大炮这位西州市军分区司令员,便只有省军分区的司令员丁前进!

        李毅也有些思索,这事情本来很简单,而且自己手下留情,饶过了丁玉升一条小命。对方却是这般的不识好歹,硬要将自己带走。自己一旦落到军方手里,诚如孙正阳所言,这些人都是兵痞,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军营是权力的自留地,在那个地盘里,全由他说了算,只要进去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今天常委会上,常委们对自己的保护态度,令他很是感动,不管往日里政见和执政理念如何不同,起过多少冲突,但今天他们一致对外,保护了李毅。

        丁大炮等了十几秒钟,显然对方正将电话移交到另外一位丁司令手上。

        “大哥!昨天晚上,你侄子被人大半夜的扔进了池塘!淹了个半死,现在还僵硬的躺在医院里抢救呢!大哥,你可一定要帮帮我!是啊,对方有些来历,是临沂县的一个副县长!对,就是一个狗屁副县长!芝麻粒大的官!问题是临沂县的那帮子人,都特爱护短,挡住了我,不准我带人离开。大哥,你在省里说得上话,你帮我找找关系,玉升她娘在九泉之下,都会铭记你的大恩。”丁大炮很会煽情,说了一大堆博可怜的话,却对事件的原由和经过只字不提。

        他就是要借这股势力,来压李毅一头,没理也要整出个理来!

        这个电话一打,常委们都知道他找的人,的确就是省军分区的丁前进司令员,而且,听他口气,丁前进居然是丁大炮的亲大哥!

        李毅也听出来了,心想这事情真闹大了!但他不是怕事之人,他要是怕事,就不会设计害那个丁玉升!

        而且,李毅做这件事,并不单纯的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他还有更加重要的目的!

        一是立威!

        一个官员,没有威信是不行的。威信不是凭空得来的。

        战争年代,威信是靠打出来的,和平年代,威信却要靠各种势力的斗争得来!

        只有不断的赢,赢取各方势力的臣服!才能树立自己的威信。

        二是示弱!看起来,似乎跟立威相冲突,其实不然。

        一个人身在官场,谁都会有那么几个污点或者弱点。

        一个没有弱点的完美人,是不适合在官场生存的。

        人家敬你,也怕你!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不是没有道理的。

        知府换成现代官职,相当于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兼市长!

        这种级别的官,在一市之地,当真是权势滔天!就算你不贪不拿,但你总要过年过节吧,难免要生病住院吧,家里也难免有个红白喜事吧?光是各种人情来往的礼包,各种灰色收入加起来,每年下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