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七章 大闹常委会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七章 大闹常委会

    作品:《官路弯弯

        丁大炮听了,故意歪曲李毅的话意,暴怒道:“你承认就行了!我丁大炮的儿子你也敢欺负?你活得不耐烦了!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蹬开椅子,大步流星走到李毅面前,伸拳就往李毅脸上砸过来!

        这一下变故突起,临沂县的常委们都骇然起身。www.00ksw.org他们都是斯文人,哪里料到这个丁大炮,还真跟一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那个聂政委摇摇头,显然对丁大炮这种突然发难的性格习以为常了,昨天晚上丁大炮率兵围住临沂县政府,他也是事后才得到音讯赶来的。

        他大喊道:“丁司令,有话好说!千万别动粗!”

        丁大炮正在气头上,哪里听进得别人的劝言?

        昨天晚上,他见到冻僵了的儿子时,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发妻早丧,只留下这么一个命根子,平常待他,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几曾给他吃过一丁半点的苦楚?

        梁海军跟他说,丁玉升刚从冰水里捞上来时,已经冻得跟根冰棍一般!嘴里冒出来的气,都是冷的!

        他当场气炸了,把儿子送到军分区医院进行抢救,也不思前想后,立即点齐兵马,杀进临沂县城,半夜三更的,把临沂县委县政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嚷着要活捉李毅。闹得县城上下鸡犬不宁!

        偏生李毅料到他们会有此一出,带着美女,躲到九子山上风流凉快去了!

        丁大炮等了大半夜,胸膛里的火气越聚越盛,此刻看到李毅,而李毅居然又说出那番不关他事的言话,叫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当下怒发冲冠,也不考虑后果如何,只想着尽快出了胸中这口怨气再说!

        他是在职军人,经常锻炼,身体强壮,这一拳打出来,带着风劲!又快又狠!

        李毅当真是又惊又怒,他哪里想得到这个丁大炮虽然其貌不扬,但这个火爆个性,却是名副其实!说动手就动手,风风火火打李毅!

        以李毅的身手,是无法躲开这一拳的,这一拳要是打实了,整件事情的性质将再次升级!

        那就不单纯是丁玉升调戏良家女子,争风吃醋,与人争斗这般简单了!

        钱多早有防备,自然不会让主子吃亏。

        他眼疾手快,右手成抓,一把抓住了丁大炮的手腕。

        丁大炮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微微咦了一声,就来了一招反擒拿手,但他的手刚刚碰上钱多的身体,钱多的左手突然就多了一把黝黑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压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丁大炮的脸一瞬间充满了血色,参军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用枪顶着自己的脑袋!还不是在战场上!太它妹的丢人现眼了!

        他怒吼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谁吗?胆敢拿枪指着我?”

        钱多冷冷的道:“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动!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也没必要知道我是谁。我的职责和任务,是保护目标安全!为了这个任务,我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包括杀死你或者杀死我自己!”

        钱多的话,就跟外面树梢上和屋檐上挂着的冰棱子一般,冷硬冷硬的!咯得人生痛!

        丁大炮感觉到了这话绝非威胁之语,真的不敢动了。

        梁海军先前也跟了进来,此刻举起手中的微冲,对准钱多,大喊道:“马上放下你的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常委们吓得忘记了说话,也忘记了逃跑!

        这一切,不都只有在电影里才出现过吗?

        这可是县级党委常务委员会场啊!

        动手还不算,居然还动起了枪!

        这个钱多,不是李毅的司机吗?怎么有配枪?这个问题严重了!

        政法委书记姜浩和人武部部长边建军面如死灰!如果追究起枪支的责任来,他们两个首当其冲,难逃罪责!

        短暂的静止后,钱多忽然动了,那种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就连优秀军人梁海军,也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手腕一痛,手中的枪,却不见了!

        等他回过神来时,钱多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枪!一把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枪!

        那把枪,此刻正无情的对准自己的胸口!那管黑洞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射出令人肝胆俱裂的死亡子弹!

        他不敢动了,理智的举起了双手!他手里有枪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现在手里没有枪?

        门外的两个卫兵听到动静,端着微冲走了进来,一见到里面的场景,明显吓得不知所措,片刻的怔忡之后,都抬起手中的枪,瞄准了钱多,大叫道:“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钱多左手一支手枪,顶在丁大炮脑门,右手一支微冲,对准梁海军胸口,黑黑的脸膛,却是沉静无比,他冷喝道:“你们两个,给我退出去!否则我就开枪了!”

        两个卫兵握枪的手都有些发抖,一时间不知进退。

        聂政委连忙挥舞双手,大声叫道:“快退出去!快!”

        两个卫兵这才退了出去。

        聂政委走过来,高举双手,证明自己没有威胁,大声说道:“这位同志,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请放下武器!小心走火误伤了自己人!”

        他看出来了,钱多不仅也是军人出身,而且是属于某种特种作战部队!

        两把枪拿在手中,钱多的手却稳重的没有一丝颤动!他对聂政委的话听而不闻。在这里,他只听命于一个人,那就是李毅。

        李毅有意延长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对人心的作用力,一时没有张口。

        聂政委继续说服钱多。

        这时,丁大炮也吓出一身冷汗,但心中的怒火却是更甚!

        奶奶的,他是堂堂军分区司令员,在军队体系,也算是一方诸侯啊!几时受过这等窝囊气?

        十个常委表情各异,但脸上都带着惊骇!看着黑黑的钱多,和他手中那两把黑黑的枪!

        会议室里没有谁敢乱动,谁知道那两把枪会不会走火啊?谁知道那子弹往哪边飞啊?

        聂政委似乎明白过来,只对钱多磨嘴皮子是不管用了,便对李毅说道:“李毅同志,我们此次过来,是想解决问题的。这样下去,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新的问题又产生了!这枪要是走了火,那这性质可就严重了!李毅同志,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出一个处理方法出来,行不行?”

        李毅道:“如果真如聂政委所言,你们是带着诚意前来,商量解决事情的办法的,那我可以坐下来,跟你们好好商谈。但是,如果这个丁司令还是这般的火爆脾气,拿我们县级党委常委会当成你们军营,想胡来就胡来的话,那你们的诚意又在哪里?”

        聂政委连忙道:“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代表丁司令向你认错!我们绝对是有诚意的!”

        李毅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坐下来谈谈吧!钱多,先把枪收起来!”

        钱多应了一声,收回了两把枪。

        他听明白了李毅的意思。

        李毅叫他先把枪收起来,意思有两层,一是“先”收起来,不排除以后谈不拢或情况有变时,可以再次掏出来!二是把枪收起来,却没有叫他把枪还回去,那就是说,梁海军的微冲,暂时还归他保管!至于什么时候还回去,就要看谈判的结果如何了!

        钱多利索的一收手,站到了李毅的身后,两把枪关了保险,垂直放在大腿两侧,随时可以再次抬起来对准任何人!

        丁大炮刚才保持了一个特别的姿势,不敢乱动,此刻活动了一下身子,揉着有些发痛的太阳穴,骂道:“奶奶的!我头都被你顶痛了!”

        钱多并不回嘴,只是静静的站在李毅身后。

        梁海军看看钱多手中的微冲,欲言又止,根本不敢开口讨要。

        一个军人,被人缴了枪,真是奇耻大辱啊!

        李毅冷笑道:“大校同志,请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你是一个军人,穿上这身军装,代表的就不只是你个人的脸面!”

        丁大炮怒道:“我用得着你来教训?我打你……”

        他扬了扬手,又快速的缩了回来,因为他看到钱多的眼神正冰冷的盯着自己。

        陈凯明等常委们都缓过劲来,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身子。

        陈凯明说道:“大家都请坐下来,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如何处理吧!”

        李毅和丁大炮等人听了,各自归位。

        陈凯明道:“李毅同志,刚才我们都听了丁司令的述说。兼听则明,我们也不能只听丁司令的一面之词。现在你是不是也跟我们说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在座的常委,总要先把事情原委弄清楚了,才能判断谁对谁错吧?才好做出处理意见吧?”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我想先听听丁司令是怎么说的?”

        陈凯明想了想,说道:“适才丁司令跟我们反应的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丁司令的儿子和军分区几个朋友一起到咱们县城来游玩,因为一点误会,跟李毅同志起了冲突。结果,李毅同志开着车子,追着玉升同志撞,直到把玉升同志连人带车逼下了国道边的池塘。玉升同志被捞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全身僵硬得跟一根冰棍差不多,至今昏迷未醒,现在还躺在军分区医院里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