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九章 张良计与过墙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九章 张良计与过墙梯

    作品:《官路弯弯

        姚鹏程笑道:“此女子是个人物,是该去见识一下。www.00ksw.org她就在一楼审讯室。”

        李毅问道:“吴得利那家伙呢?也抓到了吧?”

        姚鹏程道:“抓那姓吴的,也费了一番周折。”

        “怎么了?吴得利还请了保镖不成?”

        “他虽然没有请保镖,但他住的地方有很多帽子帮的打手。我们虽然抓到了吴得利,但是还有几个小混混逃脱了。”

        “这么说,消息已经走漏了!”

        姚鹏程道:“那是肯定的。不过,就算这几个小混混不去通风报信,我们抓人的消息也瞒不了好久。最迟到明天就会有人前来保释肖玉莲。我们就算再拖,只怕也只顶上48个小时。”

        李毅道:“所以,你们务必突击审问,争取在这两天内有所突破!”

        姚鹏程道:“我把吴得利和肖玉莲分开关押审问,采助多种审讯方法,撬也要撬开他们的嘴巴!”

        两人说着,往审讯室走去。

        临近审讯室,李毅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高音:“我要告你们!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见你们姜书记!我要见县委郑书记!”

        隔着审讯室的玻璃,李毅往里面张望,只见一个穿着花哨的厚棉睡衣的三十岁左右的妇女,趿着一双棉拖鞋,翘起二郎腿,左手夹着一支香烟,右手指着前方审讯的三个警察,吸一口烟,就破口大骂几句,一幅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嚣张得完全没有把警察们放在眼里。

        姚鹏程道:“这就是肖玉莲。”

        李毅冷笑道:“好大的名气!原来是个泼妇!除了皮囊尚可一观外,没有丝毫女人味!郑春山就喜欢这种货色?”

        姚鹏程笑道:“这女人手段多啊,勾引起男人来,那叫一绝,据昨晚听床那位兄弟说,几个小时内都没有重复过花样!”

        李毅道:“还是个潘金莲式的人物!却又有着慈禧太后的心肠,还有些武则天的手段!嗯,算个人物!”

        参加审讯的公安同志,有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三人见到姚鹏程和李毅进来,起身上前来握手问候。

        李毅道:“辛苦诸位了。情况怎么样?”

        那个女公安说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缠的人!这简直不是审讯,而是在开她的牢骚大会!这么久了,不管我们问什么,她都是回答一句,我要见你们姜书记,我要见你们郑书记!”

        她的声音比较清脆,但却学着肖玉莲尖声尖气的语气说话,神形有些妩媚,逗得李毅微微一笑:“你们继续。我听听就走。”

        肖玉莲看到李毅进来,明显愣了愣神,眼睛瞥着李毅,半晌问道:“你是新来的李副县长?”

        李毅道:“你认识我?”

        肖玉莲道:“听说过!”

        李毅道:“是听吴得利说起过,还是听郑春山说起过?”

        肖玉莲闭上了嘴巴。

        李毅冷笑道:“肖玉莲,你想顽抗到底!我告诉你,这一次我们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便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政府的政策想必你也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肖玉莲道:“我可不是被吓大的!李副县长,抓我是你的主意吧?这临沂城里,屈指算来,也只有你有这个胆量!”

        李毅道:“你还是心存妄想!我问你,你认识冯芸芸吗?”

        肖玉莲一口否决:“不认识!”

        李毅道:“你认识吴得利吗?”

        “听说过!”

        “肖玉莲,你再这么不合作,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吴得利把什么都给招了!”

        肖玉莲眼珠子一转:“你唬我?”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她,说道:“吴得利说,刘如海的老婆是你指使他杀死的!”

        肖玉莲的眉毛明显跳了跳,但她仍然一脸的冷静,说道:“我出去后,就告他诬蔑罪!我根本不可能下令杀刘如海的老婆!”

        李毅道:“你这么说,是不是承认你不仅认识吴得利,还认识刘如海夫妇!我的理解没错吧?”

        肖玉莲道:“你带我笼子!我拒绝回答!”

        李毅道:“我知道你有些来历,也有些本事。但我更加知道,你所谓的这些权力和手段,都是因为有人在你背后撑腰!如果你所倚仗的那些人不再保你时,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肖玉莲用沉默来回答李毅。

        李毅虽然只是试了她一下,却知道这个女人跟帽子帮的关系绝对不浅,他对那个女公安道:“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交待你。”

        女公安哦了一声,跟着李毅来到室外,问道:“李县长,有什么指示?”

        李毅道:“你等会脱光她衣服,仔细检查一下,看看她身上有没有帽子形状的纹身。”

        女公安应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二十分钟后,女公安回来向李毅报告:“李县长,真有纹身,不过这地方很隐秘。她的私处附近,纹了一个皇冠的图案,形状很特别。呵呵,这个女人是个白虎,看起来很是妖艳。”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说道:“那就不错了,她一定是帽子帮的人,而且是很重要的核心成员,麻烦你们使尽手段,尽快撬开她的嘴巴。”

        女公安笑道:“李县长,你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哎,李县长,你怎么知道她身上会有纹身呢?”

        李毅笑道:“我猜的。”

        姚鹏程陪李毅去看吴得利的审问情况。

        吴得利这家伙坐在审讯椅上,哈欠连天,精神萎靡不振,但就是不肯开口说话,无论问他什么,他都是沉默应对。

        姚鹏程道:“李县长放心吧,我们对付这种人,手段多得很!”

        李毅道:“吴得利好对付,冯芸芸留下的证词,可以拘留他了,你们可以从他这里打开帽子帮的缺口!”

        姚鹏程道:“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五点多钟了,说道:“我得回去眯一觉了,明天还得上班。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姚鹏程送李毅出了公安局大门,送他上了车才返回。

        李毅回来后,睡了两个小时,就起床上班。

        刚刚上班,就接到郑春山打来的电话,他的语气十分生气而且冷硬:“李毅同志,这算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李毅道:“郑书记,什么事情啊?这大清早的就发这么大火气,小心伤肝啊!”

        郑春山口气梆硬的道:“李毅同志,肖委员是不是你下令抓起来的?”

        李毅装糊涂道:“肖委员?肖委员是哪个?”

        郑春山道:“县政协委员肖玉莲同志!她还是市县两级人大代表!是你们想抓就能抓的?”

        话筒里传来一声响亮的拍桌子的声音,李毅冷笑一声,回答道:“春山同志,我刚刚上班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抓人那是人家公安机关的事情,我们政府部门怎么好插手去管啊?要不,我帮你问问情况?”

        郑春山气得七窍冒烟,再也无法冷静,吼道:“李毅同志,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刚才打电话到公安局,那个姓姚的说,人确实是他抓的,但命令是你下的,如果我有什么疑问,叫我来找你理论!”

        李毅笑道:“这个肖玉莲是春山同志的什么人?害得春山同志如此大动肝火?莫非是书记夫人?”

        郑春山为之气结,语气强硬的道:“李毅同志,请你马上放人!”

        李毅道:“对不起啊,春山同志,你也知道,我虽说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常务副县长,可是,我也不能这般手长,真个伸手去管人家公安部门的事情吧?这事情,你应该去找县政法委书记姜浩同志啊!这事他能做主。”

        郑春山见李毅一味的推太极,知道他并不是那种欺软怕硬的角色,只得放低姿态,放低音量说道:“李县长啊,我们在工作中存在一些分歧,这是因为彼此性格不同,有些摩擦也是在所难免的嘛,但是,我们总的目标还是一致的,都是为党的事业做贡献嘛!你卖我一个面子,把人先放了,其它一切好说。”

        李毅冷笑道:“郑书记,氮肥厂职工拥堵政府大门,袭击政府机关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郑春山打官腔道:“不就是几个离退休职工没钱开饭了,过来讨几个生活费嘛!没你说得那般严重。”

        李毅道:“一千多人围攻政府大院,还不严重?还有啊,春山同志,我接到很多氮肥厂职工反应,说氮肥厂的改制存在巨大漏洞,肖玉莲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我只是跟公安局的同志反应了这个情况,至于他们如何办案,那是他们的事情。”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李毅借力打力,抓住郑春山对付他的阵脚,倒打一耙!

        郑春山果然又弱了几分:“李县长,这中间肯定有误会!氮肥厂的改制,是经过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并且提交县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的!所有的手续和过程,公开公平公正,透亮得很,怎么可能存在问题?”

        李毅心想,我且诈他一诈,说道:“不瞒郑书记,肖玉莲这个女人,一见事情败露,急于自保,已经招待出了一些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