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八章 这个女人不简单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八章 这个女人不简单

    作品:《官路弯弯

        【正月十二第二更!祝大家春节快乐,财源广进!求推荐票和月票支持!感谢所有订阅的书友们!正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每天坚持码这么多的字!】

        电话响起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钟。www.00ksw.org

        李毅居然伏在书桌上睡着了,醒来时有些鼻塞,加上昨晚空腹喝了几杯冷酒,顿感头脑昏沉。

        电话一直响着,隔壁的舒畅听到声音,披着衣服跑了过来,见到李毅坐在书桌边,却没有接电话,啊呀一声,问道:“李县长,你一宿没睡吗?电话一直在响,我过来看看。”

        李毅嗯了一声,起身走过去,抓起话筒。

        姚鹏程略带兴奋的说道:“李县长,事情办妥了,人已经带回来,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好,我马上过来!”

        李毅放下电话,见舒畅还站在房中,便道:“有感冒药没有?找一粒给我吃。”

        舒畅连声说有,很快就翻出一盒感冒药来,倒了小半杯开水,又掺了小半杯凉开水,端给李毅。

        李毅吃了药,对她说道:“你去休息吧,我有事要出去。”

        舒畅讶道:“很晚了,李县长!你还要出去?”

        “嗯。办点私事。”

        李毅打电话叫醒钱多,两人从侧门出去,开车来到县公安局。

        县公安局里的氛围明显不同往日,大半夜的,很多穿戴得整整齐齐的警员,还在忙碌的走来走去,院子里停着好几辆警车,有一辆警车的警灯还在闪烁着令人目眩的彩灯。

        姚鹏程迎着李毅进了办公室,向李毅汇报此次行动经过。

        姚鹏程说道:“我回到局里后,召集经侦支队和刑警支队的人马,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之前,叫他们上缴所有的通讯设备。一直出发到了半路上,我才通知他们本次行动的目的地。”

        李毅说道:“你办事我放心。嗯,人都抓到了?”

        姚鹏程道:“都抓到了。我兵分两路,一路人去抓捕吴得利,一路人由我亲自带队,去抓肖玉莲。我原本计划在凌晨十二点动手,但事情出了点意外,延迟到两点多才动手。”

        李毅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意外?”

        姚鹏程道:“我们在肖玉莲家里,看到了县委副书记郑春山。”

        李毅哦了一声:“他发现你们没有?”

        “哪能啊!”姚鹏程笑道:“就是为了怕打草惊蛇,我们才没有及时动手。为了统一行动,抓捕吴得利的同志也潜伏在吴家外面的巷子里,等待时机一起动手。”

        李毅点头道:“不错。如果先抓吴得利,只怕就会惊动肖玉莲。”

        姚鹏程道:“奶奶的,郑春山这王八犊子,害得兄弟们在外面冻了几个小时狠的!”

        李毅道:“听说肖玉莲是郑春山的情妇,看来我们的行动还是不够周密,事先没有踩好点。如果郑春山在那里留宿怎么办?错过了最佳抓捕时机,就会泄漏风声。打草惊蛇了,想要再抓他们就难了。”

        姚鹏程道:“可不是嘛!我对兄弟们都说了,今天的事情,不能退,哪怕在这里冻一晚上,也必须等到抓捕时机!还好兄弟们都很配合。娘的!郑春山那家伙在里面逍遥快活,我们却在外面喝西北风!他这官当得可够滋润啊!凭我的感觉,他的屁股绝对干净不了!”

        他受了苦,此处又是私密谈话场所,说起话来就没了太多顾忌。

        李毅道:“那种生活,没有羡慕的必要!”

        姚鹏程嘿嘿一笑:“我知道,我就发几句牢骚。不过,我听说郑春山家里有头河东狮,很是凶狠,我就料到郑春山就算在外面偷腥,再晚也肯定要回家去交公粮的。”

        李毅笑着指了指他:“被你料中了!”

        姚鹏程道:“要不是嘛!他妹的,这家伙看上去不咋的,搞女人还真有一套啊,一直搞到凌晨两点多才完事!”

        李毅道:“瞎扯蛋!你怎么知道人家一直在搞事?就不能谈谈别的事情?”

        姚鹏程道:“哎,这可不是我杜撰的哦!她家是别墅,他们就睡在一楼卧室。我派了一个弟兄潜到了肖玉莲卧室窗台下。他偷听之后回来学给我们听的!李县长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喊他进来对质。”

        李毅没想到他认真起来,居然这般可爱,实在忍不住,呵呵笑道:“别贫嘴了,快说案情。”

        姚鹏程道:“凌晨两点左右,郑春山完事了,离开了肖玉莲家。他车子一走,我就下令行动开始。”

        “嗯!”李毅点点头:“她没有反抗吗?”

        姚鹏程道:“我们带了专门的开锁专家,要的就是出奇不意的效果!等我们潜进她卧房里时,她还躺在被窝里头呢!”

        “她有没有说什么?”

        姚鹏程啧啧两声,说道:“这女人真不简单。半夜三更的,睁开眼来,还光着身子呢!看到我们这么多大男人站在面前,居然面不改色,从容的起身,光着身子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找了衣服穿上!乖乖,换成是我,也不能如此的淡定!”

        李毅听了,也有些惊异。心想能做到这一步的女人,该是怎样的心理素质?

        姚鹏程继续说道:“还有更绝的。几个兄弟盯着她看,她回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你小时候没吃过这玩意?整得我们几个人很是尴尬不堪!”

        李毅哼了一声:“你们是去办案的,管她呢!”

        姚鹏程道:“我们亮出身份来,她往床上一坐,点着了一根烟,大摇大摆的,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说了一句话,当场把我气得够呛,她说原来是警察啊,我还以为是流氓呢!说吧,你们半夜三更的加班加点,费尽心机来到我这里,是想劫财呢还是劫色?”

        李毅弯起眉头,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肖玉莲很难对付!

        姚鹏程道:“我们有个兄弟就接了一句,问她劫财怎样劫色又怎么样?你猜她怎么回答?她说劫财的话,需要多少钱,马上支付现金给你们!如果要劫色,为什么不早点说,我都省得穿衣服了!怎么样?几位公安同志,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轮流上?怎么?都不动?是不是想着先劫色再劫财?也行啊,拜托你们快点,我还要睡觉呢!”

        李毅正在吸烟,听了这话,烟气误入气管,呛得直咳嗽。

        姚鹏程一副早有所料的表情,很快就端来水给李毅喝。

        李毅喝了两口水,缓过劲来,摇头道:“这个女人,就算抓回来了,只怕也很难撬开她的嘴巴!这事情麻烦了!”

        姚鹏程道:“是啊,我现在就怕我们对付不了她,她出去后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去敲诈勒索什么的,那就够我们喝一壶了!当时,我们几个人还真被她给唬住了。我对她说,肖玉莲,你做过的事,自己清楚!少啰嗦,跟我们走一趟吧!

        她不慌不忙,从柜子里拿出一大叠的证书和代表证,丢给我们看,讥笑的说,既然你们要走阳关道,我们就说些明面上的话,我是什么人,你们能进我的门,肯定知道吧?想带我进局子?凭什么?你们有市人大的相关手续吗?你们有检察院的逮捕令吗?你们有搜查令吗?你们再不出去,我马上就打电话到市里告你们强入民宅,欲行不轨!”

        李毅道:“跟她啰嗦个什么劲!带回来再说呗!”

        姚鹏程道:“我当时也是这般下的命令,但是不知道她按动了哪个机关,楼上忽然跑下来三个彪形大汉!原来这婆娘故作镇定,是在跟我们拖时间呢!这三个人是她请的保镖。她指着我们说,家里来了假警察,想要强暴我,你们快抓住他们!我重重有赏!”

        李毅道:“她还请了保镖?你们怎么摆平的?”

        姚鹏程道:“这三个人身手了得,不是一般的退伍军人,显然都是练家子,我们几个弟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他们打成个平手。”

        李毅心想,别看他说得轻巧,一句话就把当时的打斗场面给略过了,其实当时的情况肯定十分危急,对方武力抗拒,姚鹏程他们既要对付三个厉害的保镖,又要防止肖玉莲外逃或者与外界通讯,想必是手忙脚乱,状态百出。

        他真诚的说了一句:“姚局,你们辛苦了,改天找个时间,我请兄弟们喝一杯。”

        姚鹏程嘿嘿笑道:“这杯酒我替兄弟们讨下了!李县长请吃酒,我们一定放开肚量喝它个天昏地暗!”

        李毅问道:“后来怎么收网的?”

        姚鹏程道:“我们还有两个弟兄在外面放哨,听到里面打起来了,就持枪冲了进来,靠着这两把枪的威力,那三个家伙才停止了攻击!我们掏出警官证,再次证明自己的身份,要求他们配合,他们这才相信我们是真的警察,不敢调霸了!我吩咐他们把四个人押了回来,我和一个同志留下来对肖玉莲家里搜查了一遍,可惜都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李毅道:“狡兔三窟!连冯芸芸都知道把东西藏得这般隐蔽,像肖玉莲这种精明人,肯定不只一个窝点!”

        姚鹏程道:“是啊!太狡猾了!”

        李毅道:“肖玉莲现在在哪里?我倒很有兴趣去见识一下,这是怎样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