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七章 哄你入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七章 哄你入眠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沉默良久。www.00ksw.org

        为什么人有了钱,就想买权呢?就是因为权不但能生钱,还可以保护钱,更能保护人!

        姚鹏程一口接一口的吸烟,等待李毅的决定。

        既然要跟着李毅走,那么,不论李毅下的决定如何,他都要跟着大干一场!

        人生能有几回博?

        “李县长,你下命令吧!只要能将帽子帮一网打尽,我姚鹏程豁出头上顶戴不要,也要跟他们死磕到底,人生能快意恩仇一次,也算值了!”

        姚鹏程拿出一个军人的姿态来,沉着的向李毅作了保证。

        帽子帮在临沂为非作歹,非只一日,做出了许多人神共愤之事,这对一个有正义感的公安局长来说,最大的耻辱就是眼睁睁看着歹人行凶,却无能为力!

        他只是一个副局长,在外人眼里,位高权重,威风凛凛,但他自己却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享受正科级待遇!别说市里,便是县里,压在他头上的大官也有很多个!许多事情,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岁月打磨了他的棱角,但他并没有就此变得圆滑世故,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就握在李毅手里,只要李毅肯当他的后盾,他就敢像离弦之箭,激射而出!

        这口窝囊气,不撒不痛快!

        李毅头上的代字刚刚去掉不久,这常务副县长才当没几天呢!动一个有这么重大影响力的人物,他深感压力重大。

        一个女人能在商场和官场纵横到如此地步,可见其手段和能耐。

        更重要的是,她这个人背后,肯定有着许许多多的利益关系网,县里的,市里的,甚至省里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现实生活中有过这样的例子,某个公安局长决心打黑,这边局里的保密党组会议刚开完,还没有动作呢,黑老大那边就得知了消息,结果人没抓到,上边的一纸调令就已经飘然而下,公安局长被调到了另外一个市里任闲职,明升暗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想要抢夺人家招财进宝的饭碗,人家能不跟你拼命?

        而这个肖玉莲,肯定是不少人进财的金饭碗!

        李毅要使铁拳,打烂这只金饭碗,那些在这只碗里吃食的官员们,肯定不会答应!

        接下来将掀起怎样一场风波?李毅两世为人,也是头一次遇到,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同样无法预知。

        他也在沉思。

        他思虑的不是该不该打黑,而是该怎么样来打这次黑!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

        从何着手,如何开始,到哪一步为止,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和利益?

        良久,李毅缓缓说道:“姚局长,我有一个想法。我建议,由你们县公安局经侦支队出面,以涉嫌垄断经营,侵吞国有资产罪,对肖玉莲进行传讯,只要她一进局子,你们就马上对她进行严审!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确凿的证据!有了证据,我们再通知市、县两级人大常委会,建议取消肖玉莲的人才代表资格!然后再对其施实逮捕,深挖帽子帮涉黑案!”

        姚鹏程点头道:“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李毅道:“吴得利是一个缺口,你们双管齐下,只要吴得利招出跟肖玉莲有关的内幕,她也难逃一劫!”

        姚鹏程站起来,说道:“好!我马上回去布置!”

        李毅起身,拍拍他的胳膊,语重心长的说道:“姚局啊,这一战,我们只许胜,不许败!我们如若败了,帽子帮将会更加嚣张!你放心,我一定会坚定的站在你身后,支持你!如果上面有人施压,你叫他们来找我,就说这是我的命令!”

        姚鹏程啪的一个立正,对着李毅敬了一礼,转身离去。

        李毅送他到门外,看着他离开后,叫钱多去休息。进了屋,沉思片刻,拨通了顾衡的电话,恭敬的喊了一声:“顾老好!”

        顾衡在那边呵呵笑道:“臭小子,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啊!”

        “时时在心,未有一刻忘怀!”

        “嘴巴见甜啊!春节要回京城来过吧?”

        “嗯,会的,到时再去拜访顾老,聆听顾老指教。”

        “工作还顺心吧?”

        “一切都好。今天打电话来,是想请教顾老一个问题。”

        “你小子,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说吧,什么事?”

        “古人说,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话作何解释?”

        顾衡沉吟一会,笑道:“你不是不知道这话的解释。你只是有所顾虑罢了!”

        “顾老火眼金睛!”

        “小毅,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又做何解?”

        “我明白了。多谢顾老!”

        “呵呵,放心去做吧,只要你以为是正确的就行!再不济,还有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在后面帮你撑腰呢?哪个敢动你?”

        李毅笑道:“我若凡事都要靠你们老一辈的出面罩我,那我跟那些纨绔二世祖又有何差别?我又怎么能成长成为像你们这样的参天大树,国之栋梁?”

        “小毅,你长大了!回京后,来找我,我陪你酒上一杯!”

        顾衡跟李毅在一起时,一直拿他当晚辈看待,下棋可以,但喝酒就不行,喝酒那是大人才做的事情!

        现在顾衡主动邀请李毅喝上一杯,等于是在心里默认,从现在开始,李毅算个大人了!

        李毅打这个电话,并没有寻求帮助的意思,此刻,他有些焦虑情绪,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坚定一下自己内心的意志!

        他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向漆黑如墨的夜空。

        正当月初,也有新月也无星!

        月黑风高夜,且看姚鹏程如何行动吧!

        李毅睡不着觉,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王湘凤被欺负一事来,看看时间还早,拿起手机,拨通了左晓霞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慵懒的哈欠声:“喂,夜猫子,你还没睡呢?”

        李毅笑道:“老领导,呵呵,你就睡了?睡美容觉呢?岂不是打扰你了?要不明天再说吧,你接着睡。”

        左晓霞从被窝里坐起身子,披着外套,坐在被窝里,说道:“没个正经!你才是我的领导呢,都副处级了!”

        李毅笑道:“你不也是科级干部了吗?你们纪委官职不同啊,掌管官员生杀大权,见官大一级!这么算来,你可不就是我的领导!”

        左晓霞睡意全无,笑道:“那我这个当领导的命令你,有时间过来陪我喝茶,你怎么老是三请四请都请不动呢?”

        李毅道:“正想着往省城跑一趟呢,这不被一堆子琐事耽搁了。过两天吧,我去找你。”

        左晓霞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李毅心想,自己平时就那么疏于联络身边朋友?怎么每打一个电话,对方都是这般口吻?笑道:“我就那么不堪?没事就不能找你?”

        左晓霞撇嘴道:“在我印象中,都是我主动找的你好不?你几时主动想起过我啊?除非有事!”

        李毅笑道:“主要是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怕你太忙啊!不好打扰你。我本人可是巴不得天天看见你。”说完觉得这话说溜嘴了,有些让人误解。

        左晓霞果然甜蜜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就算你有事才想起我,我也很开心啦!说吧,什么事?”

        李毅把王湘凤受人欺负的事说了出来。

        左晓霞不悦的道:“你女朋友不是姓郭吗?什么时候换成姓王的了?李毅,你也太滥情了吧?”

        李毅头皮一阵发麻,连忙解释了半天,左晓霞这才笑道:“这事好办。我帮你朋友出这口气!”

        李毅笑道:“我叫她写了一份状纸,我寄给你?”

        左晓霞道:“嗯,有告状信揭发他更好,可以给我们纪检监察室一个查他的由头。其实呢,现在的官员,有几个干净的?都经不起查!”

        两人许久不曾见面,聊起来就有些舍不得放下,左晓霞道:“李毅,你要赔我的睡眠来!我现在怎么都睡不着觉了!”

        李毅哄她道:“那我就陪你聊天,直到哄你入睡为止!”

        “嗯,你说故事给我听吧!”

        “故事?”

        “你不是学中文的吗?应该会讲很多故事吧?”

        “不是,你多大了,还喜欢听故事呢?”

        “我从小就喜欢听故事,可是我父母都是大忙人,从来没有时间讲故事哄我入睡。”

        左晓霞的声音忽然变得腻腻的,像在跟一个可以倚靠的男人撒娇。

        李毅听了,心底流过一种异样的感觉,于是柔声说道:“好,那我就讲故事,哄你入眠。”

        可是讲什么故事呢?安徒生和格林童话?太老套了,小王子的故事?不知道她听过没有?

        结果,李毅张口就来了一句:“很久以前,青青草原上住着一群羊……”

        左晓霞在李毅温和的男中音讲述中,时而咯咯作笑,时而闭目聆听,渐渐的眼皮子打架,睡意渐浓,终于睡了过去。

        李毅良久没有听到对方有动静,确定她已经睡了,说了一声:“晚安!晓霞!”挂断了电话。

        夜更深了,凉意袭上李毅身体,他关紧门窗,在书桌前坐下,拿过一本书看了起来。

        他在等姚鹏程的消息。

        此刻,他们应该开始行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