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六章 临沂谁人不识她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六章 临沂谁人不识她

    作品:《官路弯弯

        酒宴还没有散,钱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毅少,有发现。www.00ksw.org”

        李毅不方便跟他多说,只道:“哦,好好好,我马上赶回去。”挂了电话,对司婧和姚鹏程道:“我有事必须马上回去,你们继续,我失陪了。”

        司婧等人不好挽留,只得起身送他。

        李毅赶到招待所房间时,钱多已经在哪里等着。

        “怎么样?”李毅问道:“有什么发现?”

        钱多道:“毅少,我查过了,冯芸芸以前确实是氮肥厂的职工!而且是氮肥厂的会计!”

        “哦?”李毅精神一振。

        钱多道:“氮肥厂分给了冯芸芸一套房子,冯芸芸跟朱靖安的奸情曝光之后,冯芸芸被丈夫扫地出门,这套房子由他丈夫带着女儿居住。”

        李毅道:“原来她还有丈夫和女儿!你有什么发现?”

        钱多道:“她丈夫和女儿都很正常,应该是普通人。她丈夫曾经也是氮肥厂的职工,不过现在下岗了,我今天过去他家的时候,他正带了女儿去县政府请愿。”

        李毅哦了一声:“那你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

        钱多道:“在他家的衣柜里找到一本放鞋样的旧书。”

        钱多说着,递给李毅一本包了封皮的书,封皮是用工厂里常见的牛皮纸包的,上面用毛笔写着西游记三个大字。

        李毅皱了皱眉,但知道钱多不可能拿自己开心,拿着书走到沙发边坐下。

        钱多连忙道:“毅少,你翻开看看。”

        李毅已经打开书本,发现真的是一本《西游记》!这本书李毅看过,跟新华书店所售的并没有区别,就疑惑的抬头看了钱多一眼。

        钱多道:“再仔细看看。”

        李毅又翻看了几页,发现很多页面都做了注解,页面的空白处,用钢笔写了很多的字。

        这些字粗略一看,似乎是写的读后感和批注,诸如唐僧怎么怎么样,如来怎么怎么样。

        每个注释后面都写明了日期!

        这一点就值得深思了,一般而言,没有哪个人写注解还要注明日期的。

        仔细看下去,李毅笑了。

        里面的每个注解,都代表了一定的事情。

        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奉如来旨意,清算旧账,在原核算的市值基础上,减少八百万。”后面是日期。

        还有这样的句子:“某年某日,唐僧下令,叫徒弟们半夜袭击了刘如海家,打死了刘如海的老婆。”

        李毅越看越明白,越看越惊心!

        这里所说的如来和唐僧,应该是代表帽子帮里面的两个话事人,所有的命令都由这两个人发出来,所谓的徒弟们,应该就是帽子帮的手下。而每条注记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件肮脏的交易或者黑社会组织性质的行动!

        这些记述放在这么厚一本书里,当然并不显眼,那些帽子帮的帮众就算翻到了这本书,多半也是随手一扔,不会在意。所以,这本书才得以保存至今。

        李毅拆开封皮,在封皮的背面发现更加惊喜的内容。

        封皮背面,冯芸芸详细的记述了几件重要的事情,其中包括贿赂朱靖安等领导人的证据,还有一件事,帽子帮在如来的旨意下,做空氮肥厂的账目,以极低的价格对氮肥厂进行收购。

        冯芸芸在里面明确的指出来,唐僧就是胡得利!

        但是可惜的是,对如来这个人,始终没有明言记述。

        李毅猛然合上书本,摸出烟来点上一支,缓缓的吸着,他在思考这些线索的重要性,以及对他控制临沂局势的助力!

        吴得利已经暴露,该不该立即抓捕他?抓了他,会不会打草惊蛇,那个如来要是闻风而逃怎么办?

        一支烟吸完,李毅做出了一个决定,马上打电话给姚鹏程,知道他可能还在饭局上,不等对方开口,快速说道:“姚局长,我是李毅,你不要说话,听我说。请马上过来一趟,我有要事相商。你一个人过来就行,不要惊动任何人。”

        姚鹏程听了,神色自如的挂了电话,又吃了一会,这才打着酒嗝说:“饱了,司局长,我们是不是散了?我老婆打电话过来催了。”

        司婧笑道:“没看出来,姚局长还是个模范丈夫。”

        姚鹏程大手一挥,笑道:“妻管严就是妻管严,什么模范丈夫!你直说就是,我不怕丢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怕老婆的人会发达!”

        司婧也喝高了,身子有些不舒服,趁机笑道:“姚局长说得对,吃喝得差不多了。那我们就散了吧。”

        姚鹏程出了酒店,开着车子往家里方向开去,到了家门口,确定无人跟踪,这才转向开到了县府大院后面,下了车,步行来到招待所,从侧门进了李毅所住的后院。

        钱多早就等候在门口,他一到,就把他请了进去,然后在门口站岗。

        李毅起身跟他握了握手,请他坐下。

        姚鹏程问道:“李县长,有什么指示?”

        李毅道:“姚局长,请你过来,是有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想听听你的意见。”

        姚鹏程笑道:“李县长太客气了!我是干什么的?就是破案子的,越是难破的案子,我就越有兴趣!请说吧。”

        李毅把相关情况跟他说了,问道:“姚局长,你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所以请你过来商量,对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好建议?”

        姚鹏程当机立断地道:“马上抓捕吴得利,迟则生变!”

        李毅点头道:“我相信你的专业眼光和职业判断。”

        姚鹏程道:“这么说来,冯芸芸之死,还有很多疑点!”

        李毅道:“对!法医的鉴定结果出来没有?”

        姚鹏程道:“还没有。不过,关于帽子帮,我们局里压了很多相关案卷。”

        李毅道:“很多?难道你们都没有立案侦查吗?”

        姚鹏程道:“根本查不下去!总有各方阻力!还有几件案子性质特别严重,严重危害到了市民百姓的生命安全,我的意思是要彻底查办,但姜书记却把这些案子给压了下来,说先不要打草惊蛇,在没有证据将帽子帮一网打尽的前提下,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李毅把书拿给他看:“你看看这里面的记述。”

        姚鹏程看了后,指着其中一页说道:“这个案件是真实的!我有印象。”

        李毅问道:“这个刘如海的老婆死于非命,你们也没有查下去?”

        姚鹏程道:“刘如海是个赌徒。他的老婆是个小姐。”

        李毅嗯了一声:“说来听听。”

        姚鹏程道:“刘如海的老婆本是帽子帮控制的一个小姐,就在县城的一家洗头房里接客,后来,她不知因为什么得罪了帽子帮的老大,被帽子帮追杀到家里,砍了六十多刀,血都流干了!”

        李毅狠狠一拳砸在沙发上,皱紧了眉头:“你们公安局就没有立案侦查?”

        姚鹏程道:“凶杀案属于刑事公诉案件,不管死者家人起不起诉,我们司法机关都有追查凶手的义务和权力!但是检察机关要提起公诉,也必须先得到我们公安机关提交的侦查审结报告。”

        李毅点点头,表示理解这个程序。

        姚鹏程继续道:“问题就在于,刘如海却不肯配合,我们还没来得及对他老婆的尸体进行尸检,他却自作主张,把尸体进行了火化,并对我们的调查人员说,他老婆是得重病死的,不需要公安机关来查!”

        “有这种事?”李毅道:“可能是帽子帮的人买通了这个赌鬼!”

        姚鹏程道:“很有可能!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的调查取证工作就陷入了僵局。”

        李毅抛了一支烟给他,继续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姚鹏程狠狠吸了一口烟,说道:“我马上回去布置,抓捕吴得利,再从他这里打开缺口,深挖帽子帮的内幕!”

        李毅心想,姚鹏程听到吴得利是帽子帮的人,一点惊讶之情都没有,很显然他事先也是有些情报的,但他却迟迟没有动手,证明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黑势力之所以能存在,其根源还是在于权力的**!权力**滋生的温床,恰恰是巨大利益的驱动!

        李毅说道:“姚局,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清楚不清楚?临沂县里有个女能人,你听说过吧?”

        姚鹏程笑道:“李县长,你说的是肖玉莲那个妖精吧?临沂谁人不识她啊?”

        李毅道:“这个女人很可疑。吴得利跟她来往十分密切!而且,这个女人拥有很多家企业!临沂县里的粮油企业,有一半以上直接或间接由她控制!”

        姚鹏程道:“李县长,肖玉莲这个女人,不简单哪!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现在临沂氮肥厂的幕后大老板!”

        “什么?”李毅震惊了:“这么说来,这个女人,莫非就是如来?”

        姚鹏程掐熄了烟头,说道:“我也有这个猜测。但是没有证据啊!”

        李毅道:“先找个罪名,对她实行抓捕!再进行审问!”

        姚鹏程苦笑道:“不行啊。”

        李毅问道:“为何不行?你们按人罪名的事,又不是没干过吧?”

        姚鹏程无奈的叹道:“李县长有所不知,肖玉莲是市县两级优秀民营企业家,她不仅是县人大代表,还是市里的人大代表,同时还是县政协委员!要抓她,必须先由县级人大常委会和市级人大常委会决议,取消她的人大代表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