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八章 我的右边你的左肩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八章 我的右边你的左肩

    作品:《官路弯弯

        两个女孩和一个男生走了进来。www.00ksw.org

        老板连迭声道:“有,有!这边有。”说着,就搬了两把椅子,放在李毅这桌。

        桌子是长方形的,两边各摆了两张凳子。

        一桌有四个位置,李毅和童军还有钱多占了三个,在桌子的侧面再插两把椅子,正好可以坐下六人。学校旁边的小饭店,都兴这么干,也没有谁觉得不妥。

        两个女生看了一眼李毅和童军。

        刚才笑得很好听的女生就道:“两位同学,请你们坐一边好不好?”

        童军对女人向来不感冒,摇头道:“不好。”

        童军如此说了,李毅自然要维护他的面子,低对夹菜吃饭,只当没听到,眼角的余光,却在打量那个女生。

        一切都没变!物没变,人也没变!

        这三个人,李毅都认识,那个笑声很好听的女生,名叫宋佳,另外两个,女的叫邹翠,男的叫方飞,都是滨大的三年级学生。

        前世,李毅也是比他们三个高两个年级,迎新的时候,认识了宋佳。

        宋佳好看的嘴唇扁了扁,挨着李毅坐下,对邹翠和方飞道:“坐吧!”

        邹翠冷哼一声道:“小气的男生!”

        对此攻击言论,童军和李毅自动过漏,脸皮算是够厚了,钱多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宋佳笑道:“也许,他们喜欢这么面对面的坐着吃。你们两个,就将就点,不要腻歪了吧。哈哈哈!”

        她笑的时候,还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右肩便轻轻碰了碰她的左肩。一股异样的感觉瞬时传遍全身,这一刹那,他仿佛又化身前世,回到了大学时代,跟宋佳出来吃馆子,也是这般坐着,两人总是偶尔的肩膀碰一下肩膀,感受着那悸动的脸红心跳。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李毅看了看宋佳,眼眸里充满了爱怜。

        宋佳明显有所感觉,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李毅并不畏缩,反而笑道:“宋佳,你好,我是李毅。”

        这是前世李毅初见宋佳之时,所说的话。

        宋佳却是一脸的错愕:“你认识我?我并不认识你啊。”还问了问其它二人:“你们认识一个叫李毅的男生吗?”

        两人摇头,继续眉目传情去也。

        李毅由此确定,很多东西还是因此改变了的。最起码,这个滨大里,可能没有李毅这个人物了,也许这个世界上都没有另外一个他了。

        那他前世的家人呢?有没有?

        他忽然笑道:“我是你前世的情人,今生特来相会。”想起初见柳若思时,自己也是用的这个方法,暗骂自己没有创意。又想此刻的柳若思,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噗!”吐饭的居然是童军这死胖子。

        李毅从桌子下面,狠狠一脚踹了过去。

        童军啊哦两声,起身道:“我吃饱了,我去买两瓶水来喝。”说着起身走了,刚才差了坏了老大的泡妞大计,生怕他当场算账。

        钱多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笑,一言不发,跟着童军走了。

        宋佳却一本正经的道:“这位同学,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你再胡说,我就翻脸啦!”

        李毅笑笑,没有回答,而是起身走了。

        邹翠笑道:“宋佳,那帅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宋佳撇嘴道:“哼!想跟我搭讪,没这般容易。”

        方飞道:“可是他认识你耶!”

        邹翠笑道:“宋佳这么漂亮,肯定有人会认识她啦。”

        李毅却又走了回来,将一张纸放在宋佳面前,然后转身离开。

        上面写了几行字:“小佳,你还会在熄灯后一个人偷偷跑到洗手间看一会言情小说吗?如果我哈一哈你的脖子,你还会怕痒痒,耸起双肩,护住脑袋吗?你日记的开头,还会写下席慕容的诗句吗?如果是的,那么晚饭后,学校门口等你。你若不来,后会无期。”

        你若不来,后会无期?

        宋佳瞪大双眼,表情惊异,像是看见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

        “什么东西?”邹翠过来抢那张纸。

        宋佳却一把揉成团,装进了口袋,起身看时,李毅已不在视线范围之内。

        这个李毅,到底是什么人?我的许多隐秘,他从何得知?就连邹翠也不知道这些啊!

        方飞笑道:“肯定是情书!那家伙对你一见钟情了!”

        宋佳若无其事的冷哼一声,挥了挥筷子:“吃菜!吃菜!不过是个无聊的男生罢了!甭理他!”

        吃完饭,宋佳懒洋洋地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去买点东西。”

        邹翠和方飞不虞有他,点点头,先走了。

        宋佳待他们走远了,在旁边小超市里随便逛了逛,这才往学校走去。

        她慢慢地走着,看起来好像目不斜视,其实是用眼角的余光,搜寻着李毅的身影。

        “嘿!我在这里呢!”李毅的声音从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嘣了出来。

        宋佳顿住脚,四下瞅了瞅,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在李毅面前站定,偏着头,看着李毅:“你究竟是谁?”

        “李毅。如假包换,要不要看看身份证?”

        “你是什么人?”

        “一个男人。”

        “废话!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我说过,我是你前世的情人,写那几样出来,只是想让你相信。”

        “我是无神论者!别想蒙我!说吧,你搞这么多花样,到底想做什么?”

        “你前世尚欠我一个吻,今日特来索要。”

        “噗!”宋佳笑喷了!

        “你这是想赖账?”

        “唉,看你仪表堂堂,心计用尽,却是事半功倍,想追我就正大光明的追呗。可惜,因为你的这番做作,以后,我是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的!”宋佳狠狠的说道:“再不见,后会无期。”

        说完,转身就走,不带一丝的留恋。

        李毅在后面喊道:“我还会再回来的!记住,你还欠我一个吻!”

        宋佳捏了捏粉嫩的拳头,恨不得跑过去扇他两耳光!这小子,就是欠揍!

        “你小子,这哪里是求爱?简直就是在找虐吧!”童军笑得一塌糊涂地从树的另一边转了出来:“我以为你泡妞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李毅丝毫也没有挫败感,反而很高兴的道:“太容易得手的东西,你觉得有意思吗?”

        “没意思。”童军笑了:“那这个宋佳,看来很有意思啰!”

        李毅嘿嘿笑道:“当然,既然让我遇见了她,她就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老大,这滨城可是个花花世界,你要是想玩女人,随便花几个钱,就有得玩。”童军附在李毅耳边,笑眯眯地说。

        李毅笑道:“你玩过?”

        “没!绝对没有!”童军摇着双手,急忙否认。

        李毅哈哈笑道:“玩过也没什么嘛!只不过,风尘之地,肉钱交易,无爱之性,你觉得有趣吗?”

        童军咽了咽口水,嘿嘿笑了笑,没有回答。

        李毅拍了他一下:“是不是动了春心啦?”

        童军摸着脑袋道:“男人不都是下半身动物吗?有时我不想,那里也一样会一柱擎天啊!”

        李毅笑道:“你就没个喜欢的?要玩也找个固定的玩,这样得病的机率要小。”

        童军眨着眼睛道:“有是有,嘿嘿,男人就是贱,得了手的反而觉得没味,尽盯着那些没有得手的,哪怕是野花,也觉得很香。”

        李毅无言了,自己可尝不是如此?世上还真没有不偷腥的猫啊!

        李毅只好无话找话的说:“嗯。你跟那个副总发展得如何了?有些人,你适当的放权可以,但不要被她牵着鼻子走。”

        童军不悦道:“老大,说让我全权做主的人是你,一天到晚挑刺的人,还是你。你这朝令夕改的,我听你哪句才是真啊?”

        李毅哑然失笑,没想到被这胖子倒打一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便点头承认了错误:“我相信你。走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我还有大事要做。”

        童胖子听说要做大事,就问是什么事。李毅笑问:“你觉得人生在世,什么事最大?”童胖子就回答:“当然是赚钱!”一拍脑袋道:“老大,有什么行动?要我做什么?”

        李毅笑道:“你就和你的副总,安心管好公司吧。明天我有自己的事要做。”

        “是!老大!”童军一听到副总两字,心里痒痒的。

        回到万江集团,李毅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他起得很早,吃过早餐,就和饶若曦等人到了滨海市证券交易所。

        年前开张的新交易大厅,提供了210个交易席位,日撮合能力高达6万笔。

        他随意的转了转,看了看各种似曾相识的股票数据。

        时代毕竟跟前世有了稍微的差别,何况一个人的记忆再好,对前世十几年前的事情,也不会记得太过清楚。

        李毅这次来滨海,最大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研究一下当前的股票市场,凭经验和记忆找出黑马来。另外,他还要培养好饶若曦,毕竟,他的身份和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可能长时间待在滨海。更长的时间里,要靠饶若曦等人来帮他赚钱。

        大户室里,李毅一边看着电脑,一边下达指令,叫她们买入哪几支股票,并要求她们严密监控这几支股票的换手率,把现手汇报给他。由他来决定买进或者平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