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六章 欠债还钱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六章 欠债还钱

    作品:《官路弯弯

        童军有些恼火,很想大打一架。www.00ksw.org

        建筑行业从来就很乱,互相之间为了抢生意,时有打架斗殴之事发生。

        凭着李毅在背后支持,童军资本雄厚,出奇制胜,在滨海占下了一池之地。但大大小小前来闹事的,每年总有十多起,就是拿棒子拿砍刀的群殴,也曾结结实实的打过几回。

        他还在读书时,就不是怕事之人,混社会后,大架小架不断,一路打下来,更加不是怕事的主,眼见人家欺负上门,哪里忍得住,正要开口喊:“给我上!”身边的李毅低沉地道:“要打可以,但不能先动手!”童军听了,马上改口道:“只要对方先开打,你们就冲上去,给我照死里打!”保安副队长应声退下,满是疑惑地看了李毅一眼,心想童总怎么还要听这个年轻人的话?

        大堂里群情汹涌!

        香江实业今天带来的人马,是吴知秋联系的,大都是滨海这边的黑道人物,他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又是些好勇斗狠的家伙,一边起哄,一边伸手推搡四海的员工。

        四海的员工哪里受得了这个,对着推搡起来。

        一时间,大堂里叫骂声此起彼伏。

        康平吃过李毅几次亏,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但今天情况不同,一来李毅只是四海的朋友,二来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身后更有天龙帮做后盾。

        他屡受李毅欺负,受尽了委屈,痛定思痛之后,不思悔改,反以为自己之所以屡战屡败,主要原因不在对方有多厉害,而是自己没找对靠山!

        南方省谁最厉害?

        他以为,当然要数天龙帮第一!

        于是,他就投靠了天龙帮,成了吴知秋手下的一条走狗。

        此刻,他要狗仗人势,逞一回威风,报一箭之仇!

        他眯着眼睛,含着怨恨看向李毅。长身玉立的李毅只是静静的站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那个黑炭头般的钱多像木桩般立在李毅身边偏后一步处。

        随即眼前一亮,李毅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长腿美女,那种知性美,内敛含蓄,气质高雅,得体的职业装,衬得身材曼妙多姿。

        康平心里的不平和嫉恨更加高涨,这个李毅,真是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勾搭着钟秀那般尤物,还不满足,眨眼之间,又换了一个白领丽人。

        不等康平发号施令,他身后不知谁大吼了一句:“奶奶个熊!打他娘的!”

        立时就是一片声地应好。

        康平眼神里闪过一抹阴鸷,挥了挥手,从牙缝里嘣出几个字来:“打死了算我的!”

        那些古惑仔们,就跟闻到血腥的狼,一个二个哄叫着,有的抡着碗大的拳头,有的举着粗大的棍棒,迈着箭步,冲了过去。

        李毅淡淡的道:“这个人太讨厌了,不把他打怕了,以后还会有麻烦!”

        钱多轻轻嗯了一声:“毅少放心,我懂了。”

        他话一落韵,整个人就如脱兔般蹦了过去,一个古惑仔举起手中棍子,上前来拦阻,钱多左脚足尖一点,右腿高抬过头,奋力压下,咔嚓一声,那根手臂粗的木棍,被他一压之力折成了两截。

        钱多更不停留,趁着那人怔愣的瞬间,一掌击出,印在他胸口,掌心发力,一股暗劲自掌心吐出,那人啊的一声,站立不稳,情不自禁往后倒退,噔噔噔连着撞到一排人,这才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一般人根本没注意这边的动静,但康平却是看得清楚,虽然没看明白钱多是怎么出招的,但他这种举重若轻的功夫,他却是深感震撼,不由得脚下一动,忍不住就想开溜。

        钱多哪里容他脚下抹油?一个箭步冲到了他面前,右手成爪,抓向康平咽喉。康平只本能的举了举手,咽喉一紧,喉咙已被钱多紧紧锁住。

        康平呃了一声,双手胡乱的在钱多身上抓扯,但是,他的喉部大动脉被钱多捏住,脑部供血不足,中枢神经指挥不灵活,双手只是无力的抓打,对钱多这种级别的人根本构不成什么伤害。

        钱多的手指又紧了两分,康平脸部的血液循环不畅,淤积在脸上,迅速的从毛细血管里渗透,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

        钱多脸上丝毫没有表情,就算再加三分力道,把他的喉管捏破,似乎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住手!”钱多的声音冰冷,不带丝毫感情,但中气十足,在这混乱嘈杂的大堂里,能顺利的钻入每个人的耳朵,震动每个人的耳膜。

        全场的人都住了手,看着这边。

        钱多手上用劲,一只手叉住康平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慢慢的给提了起来!

        康平吊在半空中,窒息的痛苦逼得他四肢下意识的抽搐扭动,他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两只眼睛突出眼眶,似乎要涨破似的难受。

        死亡的气息在他身边缠绕!

        他还不想死,人世间多少美好的生活等着他去享受呢!

        他这边的人见康平被挟持,都退了回来,围在钱多身边。其中有人说道:“黑炭头,快快放下康总!饶你不死!”

        钱多提着康平,上前两步,一脚踹过去,呯的一声,那人毫无还手之力,被踢中胸口,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从上身涌入,重心不稳,身子仰后便倒,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还不能止歇,嗖的一声,滑滑梯似的滑开到一米开外。

        这一来,众皆骇然。

        但世上多的是不怕死的浑人,又有一人大叫道:“力大了不起啊?兄弟们不要怕,大家一块上,把他给废了!谅他也不敢杀死康总!”

        此人说着,举起手中的棍棒就往钱多身上砸来,钱多左手迎着来棍伸出,嘭的一声,那棍子砸了个结实。

        那人大喜,心想这一下还不废了你一只手臂?双手用力,想抽出棍子来再打。不料那棍子被钱多抓实了,休想抽动分毫。

        钱多冷笑道:“现在轮到我来打你了!”手掌用力一震,那人双手一麻,就松开了手中棍子。还没反应过来呢,钱多飞快的举棍劈向他的左小腿。

        一声轻脆的骨折声传来!

        骨头断了,钱多手里的棍子却完好无损,可见他刚才用的是暗劲,并不单靠棍子的坚硬。

        啊哎!那人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捂着左腿倒在地上。

        混混们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欺软怕硬,所以他们永远都是当小弟的命,哪个硬扎,哪个凶狠,他们就拜他为老大,跟着他为非作歹打天下。

        此刻见到钱多的狠劲,这些混混哪里还敢上前拼命?义气和金钱,都是活着时才讲的,如果命都没有,哪个还跟你谈什么义气和金钱?

        几个胆小的和见机快的,扔下棍子,趁着众人不注意,转过身子就开溜了。

        兵败如山倒,只要有人开溜,军心士气必定涣散,所以古代为将者,最忌逃兵,对逃兵的处置也最为严厉,原因就在于此。一见有人开溜,其它人有样学样,一时哄然作鸟兽散,只留下了康平一个人。

        李毅走上前,摆了摆手,钱多手一松,康平就跟死猪似的倒在地上,拼命的喘息咳嗽,看着李毅锃亮的鞋尖,恐惧的收缩着身子。

        李毅一脚踩在他胸口上,冷冷说道:“姓康的,我如果要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人,你要是识相,从今往后,千万别再招惹我!哼哼,我的心情不会每天都这么好!哪天碰上老子心情不爽了,真把你给弄挂了,也难说哦!”

        康平连连点头,应着是是是,往门口爬去。

        “你就想这么走了吗?”李毅淡淡的问。

        “你还想怎么样?”康平眼神里闪过恐惧神色,他生怕李毅突然反悔,当场把他给了结了。

        “四海的损失,你不打算赔偿了?”

        “赔,我赔!”

        “胖子,四海损失多少?”

        “不多,三百万吧!”童军嘿嘿一笑,狮子大开口。

        康平心想,不就打了你们几个人吗?医药费用得着几百万?但他不敢反驳,只是可怜兮兮的道:“我没那么多钱。”

        童军瞪眼道:“那你有多少?”

        “三十万。”康平怯弱的说道。

        童军骂道:“穷货!三十万就三十万,分期分款吧,先交三十万!马上交钱!”

        康平在身上摸了摸,说道:“我电话摔没了,借我打个电话,我叫他们送钱来。”

        李毅点点头,看了童军一眼。童军拿手机过去,也不怕他使诈,任由他去打电话。康平保命心切,哪里敢使诈啊?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果然有人送了钱来。

        童军叫人点完钱,又开出二百七十万的借条来,叫康平签了字,这才挥挥手,叫他滚蛋。

        李毅喝道:“慢着!”

        康平心惊肉跳,慌道:“你还想怎么样?”

        李毅不理他,只对钱多道:“这人的属下打断了小天一只手,这笔账也要算在他头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去替我打断他一只手吧!”

        钱多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走向康平。

        康平惊骇失措,拼命往外面跑,但他哪里能跑得过钱多?被钱多一脚踢翻在地。

        康平又怕又怒,破口大骂李毅。

        李毅冷笑道:“你再这般乱咬乱吠,我就连你的舌头也一并割了!”

        钱多手中的棍子并没有丢下,此刻派上了用场,举起手中棒子,对准康平的右手,用力的砸下去。

        康平本能的抬起左手去挡,咔嚓一声响,左手骨头碎了。

        饶若曦一直跟在李毅身后,这时不忍卒睹,一声娇呼,闭上了双眸,伸手捂住了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