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一章 冤家路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一章 冤家路窄

    作品:《官路弯弯

        “好在都没死人,我们伤了七个,都是轻伤。www.00ksw.org嘿嘿,他们可就不同了,来了十三个人,全给打趴下了,好几个骨折的。”童军得意的笑着:“小军干别的不行,打架绝对有一手!他拜了个师傅,天天跟着操练,只几个月功夫,就进展神速,平常几条汉子,都近不了他的身。”

        李毅听了,便不悦道:“好好的生意不做,学什么打架?这世上的事,是打得明白的吗?”

        童军当了这么久老总,气势什么的都今非昔比,当即大手一挥道:“老大,外面这花花世界,可不比我们那乡下地方,这里就靠拳头和金钱吃饭,两者缺一不可!若不是小军和一帮兄弟罩着,我们的合同,可不能拿下这么多来。”

        李毅还待再说他几句。童军打着哈哈道:“老大,先上车吧!”

        李毅对钟秀道:“钟小姐,要不一起走吧,等会我们一起吃饭。”

        钟秀笑着点点头,跟李毅上了后座,很是好奇地问道:“你在这边有生意?”

        “你都听到了,一摊子烂事!”李毅耸耸肩。

        童军道:“老大,先去医院看小军吗?”

        “不!先找个地方吃饭。”李毅知道郭小天没有大碍,并不急于去见他。

        童军问道:“要不要去咱们自己公司吃?”

        李毅道:“先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吃的问题吧,这里去公司,还有半个小时车程呢!”

        童军应声道:“好,一切听老大的。”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即刻将车开到了一家大酒楼前,进去开了一个包厢,点了几样菜,叫了两瓶茅台。

        四人入座,李毅对钟秀道:“钟小姐,请随便吃。”

        钟秀知道他不开心,仍然笑道:“毅少,你可要少喝一点,那么贵的酒,我怕没钱买单。我先说好了,这顿由我来请的哦!”

        李毅被她逗笑了,心情有些好转,便将两瓶茅台一推:“那我就不喝了,我陪你吃饭!”

        童军轻轻的啊了一声,便一声不吭把两瓶酒收了。心里对这个钟秀充满了好奇,这是什么女人啊?老大居然这么听她的话?

        “胖子哥哥,拿一瓶来!”钟秀向童军说道:“一瓶我还是请得起的!这样吧,我们四个人,就喝一瓶,如何?”

        童军心里好不郁闷,自个在美女眼里,就一胖子形象?可他不敢跟她生气,鬼知道她是什么人?万一是将来的嫂子怎么办?望了一眼李毅,见他点头,这才拿出一瓶来,打开了盖子,给四人满上。

        钟秀端起酒杯,向李毅道:“来,毅少,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帮我家大忙,你真是个好人!”

        李毅笑道:“别叫我毅少,就叫我李毅吧!”

        “上次去京城,听别人都这么叫你,我就记住了。”钟秀好看的眼睛,对着李毅眨了眨,一股超强电流,从她双眸里放出,杀向李毅。

        李毅却是视若无睹,端起杯子道:“来,干一杯!”一口就喝了个底朝天。

        钟秀也有样学样,仰起头,咕的一口吞了下去。他们用的是一两的大杯,一瓶酒,每人也就两三杯的量。

        童军看得直咋舌,直夸好海量。在滨海,他也见识过不少风尘佳丽,能喝酒的也不在少数,但一口就这么大杯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这酒度数高,越喝得猛喝得快,醉得也就越快,所以他才真心佩服钟秀,看不出秀秀气气一个空姐,居然如此豪爽,如此海量!

        钱多却是看出点端倪,却又不好说出口。

        童军马上又给两人满上,钟秀又敬李毅。

        李毅本就想找个地方喝酒,舒缓下心情,当下也不客气,杯到酒干。钟秀也是陪着一干到底。

        这下不由得童军不服气了,就是他也不敢这么喝啊!他向钟秀竖起了大拇指:“高人!”

        钟秀呵呵笑道:“不就几杯酒吗?小意思!”

        连喝了三杯之后,钟秀忽然就有些摇摇晃晃,整张脸都红艳艳的,两团酡红像浸过胭脂的白纸般。

        李毅问道:“怎么样?是不是醉了?”

        钟秀摇摇头道:“醉?我从来没醉过……”

        “啊,这么海量?”李毅也有些吃惊。

        钟秀摇头晃脑地道:“这是我第一次喝酒,怎么会醉过呢?来,我再陪你喝一杯,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毅和童军对望一眼,都暗叫糟糕!

        从来没喝过酒的女人,一下就连喝三大杯,这身体哪里受得了啊?

        李毅伸手扶住钟秀,关切地问:“钟小姐,感觉怎么样?”

        钟秀却是身子一软,整个人都歪在了李毅身上,不省人事了。

        童军苦笑着摇头:“我还以为见着什么女中豪杰了呢,原来是个傻子!”

        李毅瞪了他一眼:“结账走人吧!”

        李毅挪了挪钟秀的身子,想要背起她,谁知刚一动身,钟秀就向地上倒去,李毅只好蹲下身子,去抱钟秀。温香软玉在怀,李毅不由得一阵心慌,钟秀那饱满翘挺的胸脯,高耸在他眼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诱人之极。

        李毅一阵心猿意马,下身挺拔如标枪,如果这般走出去,一定会招人非议,只得抱着钟秀坐了,伸手帮她理了理乱发。

        童军结完账回来,看到这一幕,打趣道:“老大,要不要就在这里开间房?”

        李毅怒道:“胡说九道!”

        童军嘿嘿一笑:“要不,我来帮忙背?”

        李毅白了他一眼:“你自己走路都喘不过气,还能背个人走路?”

        童军哈哈大笑:“老大,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越是胖的人,越能背人。你想想,当年猪八戒背媳妇,那可是有名的背得久远啊!”

        李毅被他这一找趣,下身的尴尬没了,抱起钟秀起身道:“走吧!”

        童军嘻笑着,正要去拉门,冷不防那门被人一脚踢开,涌进来一群人,当先一人大喝道:“就是他们!公安同志,快把他们抓起来!”

        进来的几人中,当先那人,正是康平,后来跟着他的跟班,一个长相清秀的领带男。另有两个酒楼的服务员,还有三个民警。

        李毅一看到这个阵仗,暗想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康平。这个看上去斯文阳光的康平,其实心机深沉。出机场后,他看似不留意钟秀,却在暗地里跟踪而来,而且还买通了这里的服务生,堪堪在钟秀喝醉之后,他们就及时报警,闯了进来!

        这一切,算计得那么完美,像一出名家导演的电影。

        康平激动的叫道:“公安同志,就是他,拐骗我女朋友来此,灌醉她,欲行不轨!秀儿,秀儿,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

        康平入戏很深,声情并荗,表演得很到位,很动人,三个民警很显然相信了他的话,一个警察掏出相机,就给李毅拍照。

        李毅正抱着钟秀,钟秀双手还吊在他脖子上,头垂在他的右手边,空姐的制服帽掉落在地,一头秀发暴布般散落下来。由于酒精的作用,钟秀脖颈以上肌肤全是红的,像熟透了的西红杮,红得通透,水灵汪汪的,一掐就能掐出水来。钟秀虽在迷糊之中,但身材反应极不舒服,曼妙的身体在李毅怀里不安的扭动,像**难禁的女人,在情人怀里尽量的施展媚术。看得一干男人个个眼睛都直了。

        李毅正要开口辩解几句,一个警察伸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将记录在案,作为证词。”

        康平得意的笑了笑,一脸受害人家属的表情,对警察道:“公安同志,我是不是可以将我女朋友抱过来?我怕他们对她图谋不轨!”

        李毅心想,钟秀此刻醉得不省人事,交到这色狼手里,还能有好?当下抱紧钟秀,后退了两步,朗声道:“康平!你休要血口喷人!你算钟小姐哪门子的男朋友?几位警察朋友,请不要听信他一面之词!这位钟小姐,是我的朋友,今天出来喝酒,也是她本人的意愿,我们绝无任何强迫之意!这个康平,求爱不成,心生妒忌,所以才尾随我们,想要陷害我们!”

        那时的人,都喊公安局的民警为公安,很少有称呼为警察同志的,像李毅直呼警察朋友的,更是绝无仅有,几个民警听了,都觉得新鲜。

        一个民警道:“少废话,是非对错,我们自会调查。现在,请把你们的身份证和边防证都拿出来!”

        钱多一直冷眼旁观,这时才上前两步,挡在李毅面前,只要这些人敢为难李毅,他马上就能掏出枪来!

        李毅却拉了拉钱多,示意他退后,今天,他想换一种处理方式。钱多点点头,退在李毅身后,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时刻注视着房里的动静。

        童军这时才有些明白过来,敢情,有人来捉奸呢!这个老大,还真有本事,连人家的女朋友,也敢横刀夺爱,当下笑得嘴巴都歪了。

        李毅向童军喊道:“喂,胖子,你傻笑什么?快帮忙拿一下证件。”

        童军这才从李毅挎包里拿出证件来,翻动的时候,不小心露出里面一叠一叠的百元大钞。几个民警看在眼里,相互一望,无声的交流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