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九章 在她身上盖个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九章 在她身上盖个章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是真的饿了,不等李毅抱她到床上,就主动的帮李毅解衣服扣子,露出他宽广结实的胸膛来,将脸紧紧的贴在上面,温存了片刻,用香舌在他胸前敏感处大口的舔,咬住他小小的豆子,用贝齿磨了磨,轻轻的吸啜。www.00ksw.org

        李毅唔了一声,下面马上就坚硬似铁,郭小玲的身体感觉到了,伸出玉手,隔着他的裤子握了握,摩擦了一下,抬起含春的桃花眼,娇笑道:“它已经变大更长了哦!”

        李毅猴急起来,快步来到床边,轻轻将她放在床沿,伸手去脱衣服。

        郭小玲拉住他的手,说道:“别急。让我来帮你脱。”

        她跪在床沿,伸手解开李毅的裤子,隔着内裤亲了亲小弟弟,李毅马上条件反射似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郭小玲娇声一笑,伸手拉下李毅的内裤,一条昂然巨物马上跳出来,伸展姿态,在她眼前晃荡。

        郭小玲伸手挑逗了一下它,那东西跳了两下,似乎变得更粗更长了。

        李毅急促的道:“小玲,快来。我等不及了。”

        郭小玲笑道:“别急,我还没玩够呢。”张开樱桃小嘴,慢慢的靠近小弟弟,一口含住了它的头部,喔的一声,小嘴巴被塞了个满满当当。她吸紧双颊,让口腔的肉壁紧紧包裏不弟弟的头,然后一吞一吐。

        李毅看着她的头部在下身处一前一后的动作,下身传来一阵剧烈的快感。

        良久,他再也忍不住,抓住她的头部,用力的挺进,动作完毕,把郭小玲的衣物脱了个干净,挺枪上马……郭小玲说得不错,她在适当的饥饿状态下,开会时的精神特别好,或许是太久没有耕耘了,甫一犁庭扫穴,马上泛滥成灾。

        两人折腾了一个中午,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到了上班时间,李毅搂住她不放:“打电话请假吧!”

        郭小玲温顺的嗯了一声,摸起电话请了半天假。

        躺在床上,互诉了相思之情,李毅这才跟她谈起工作上的事情。

        郭小玲笑道:“这个容易啊,我去采访一下,写几篇报道就行。唔,这样吧,我在报社的师傅,他是笔力不错,我请他来办这事,不过,你们临沂县得付些车马费。”

        李毅笑道:“钱不是问题,关键是的宣传得好,最好是在头版有大字的那种。”

        郭小玲笑道:“好,我来帮你搞定。”

        李毅呵呵一笑:“我先把你搞定再说。”一个翻身,又骑了上去。

        郭小玲着意奉迎,两人再次巫山**了一番。

        正忙着,李毅的手机响了。

        李毅不管它,直到自己忙完活了,那手机还在响。

        郭小玲推他道:“快接,别是你们县领导找你有什么事吧?”

        李毅笑道:“哪有那么多工作啊!天塌下来,也没有陪你重要。”

        郭小玲甜蜜的一笑,主动帮他把手机拿过来,按了接听键,放在他耳朵边。

        李毅刚听了两句,就从郭小玲手里拿过手机,嗯了一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你不要慌,先稳定住局面,先治伤!好,我尽快过去,这事告诉我就行了,我会处理。嗯,你放心,我知道。”

        郭小玲听出话里有事,问道:“出事了?”

        李毅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要去趟滨海市,你跟我一起去吧?”

        郭小玲道:“去做什么?”

        李毅道:“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

        郭小玲道:“公事?”

        李毅点点头:“嗯。”

        郭小玲道:“我还是不去了,你公事要紧,你赶紧去吧,我听你说,有人受伤了啊。怎么,你们临沂县有人去了滨海市吗?”

        李毅道:“有个招商团在滨海市,我是分管副县长,有必要去一趟。”

        郭小玲一听,马上帮他穿衣服:“快去吧,别耽搁了。”

        李毅其实没有跟她说实话。

        临沂县根本没有招商团在滨海。

        刚才这通电话,是童军打过来的,受伤的人是郭小天!

        郭小天因为一些事情,跟人打了起来,受伤住院了。

        童军说得不是很清楚,因为怕郭小玲担心,他也不敢问得太过详细。

        他搂着郭小玲,亲了亲她:“乖乖的在家里休息一下,然后去吃饭。我从滨海回来再来看你。”

        郭小玲慵懒的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爬了起来,赤着身子跑到柜子前,光洁的身子闪发出瓷器的光彩,细小的腰肢,浑圆的臀部,引得李毅移不开目光。

        郭小玲打开柜门,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李毅:“上次小天给我打电话,说他想吃老家晒的红薯干了,我叫妈妈准备了一包,正准备邮寄过去呢,可巧你要去滨海,就给他捎过去吧。也不知道他在那边怎么样,自从去了那边,就去年过年回来过一次,还匆匆忙忙的,什么都没来得及跟我说呢,又出去了。”

        李毅不清楚郭小天的伤情如何,接过那包红薯干,心情有些沉重。

        郭小天是他安排到滨海市去的,也是为他在工作,这几年来,李毅都是靠电话遥控童军和郭小天,叫他们为自己办事赚钱,偶尔见上一面,还是他们两个从那边跑回来。郭小天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叫他怎么向郭小玲和郭家父母交待?

        他再次抱住郭小玲,拍拍她的肩膀。

        下了楼,李毅再次打电话给童军,问详细情况。

        童军告诉他,郭小天伤得并不重,头部被人砸了一椅子,缝了八针,其它都是一些皮外伤,已经在医院做了处理。郭小天在那边嚷嚷着要跟李毅通话。李毅便叫童军把电话交给郭小天,同他聊了聊身体的情况。

        当电话再次转入童军手里时,李毅冷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童军道:“竞标一个工程,我们四海公司中标了,对方不服,打上门来。”

        李毅问道:“除了小天,还有没有伤亡?”

        童军道:“暂时没有死人。”

        “什么叫暂时还没有死人?”李毅火大了,这个死胖子,连句话也表达不清。

        “呃!有好些人受伤了,都被拉到医院去了,伤亡数字,还不清楚。不过,他们也没讨到好去!”

        “我马上飞过去,你给我盯紧了,防止他们再来医院闹事!小天绝对不能出事!”

        李毅想了想,拔了一个呼机号,几分钟后,就有电话回了过来。

        李毅没有多余的废话,只道:“钟秀,请你帮个忙,马上帮我买一张飞滨海市的机票,越快越好!”

        满怀欢喜和兴奋的钟秀,瞬间变得十分失落,紧紧地握住话筒,像握住那个挂她电话的男人,咬牙切齿地:“亏我从楼上飞跑下来回电话,还摔得脚痛屁股痛,哼哼,居然不容我说一句话!当我是什么人咧!你叫我买飞机票,我就给你买飞机票,没门!”

        摸摸摔得有些痛的翘臀,想到那张有些邪恶有些帅气的脸蛋,心里一软,呼呼,看在你帮过我爸爸忙的份上,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吧!

        李毅和钱多来到机场时,钟秀已经在那里等候,时令已经入冬,机场这边风格外的大,吹在身上冷冰冰的。

        她就站在外面,穿着整齐的空姐服,冻得两只脚不停的交替跺动。

        李毅走上前,看到她美丽的小脸被冻得通红,有些心痛地道:“傻瓜,你怎么在外面等我呢!”

        “还说!我还不是怕你找不到我,耽误了你的大事!给你。”钟秀将机票递了过来。

        李毅忽然握住她的小手,触手冰凉入骨,像握了块冰。

        钟秀吓了一跳,本能地就往后抽,但手已冻僵了,根本没有力量。

        在李毅看来,她就是轻轻颤抖了一下。他低下头,向那小手,轻轻地呵着热气,一边摩擦着。

        钟秀心儿嘭嘭直跳,一股奇妙的感觉从心底漾开来,像湖心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去,无边无际,整个人就在这浪漫的波浪里,迷醉。

        忽然,一个令李毅熟悉却又讨厌的男音响起:“秀儿,这么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李毅转过头,看到了康平那张带着邪笑的脸。

        钟秀厌恶地一甩他手,冷喝道:“别碰我!我不认识你!”

        康平恶狠狠的道:“钟秀,你装什么失忆?连我康平都不认识了?别忘了,你妈妈还想让你做我康家的媳妇呢!”

        “休想!”钟秀往李毅身边靠了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说着,挽着李毅的手臂,很亲热的将脸贴在李毅手臂上。

        李毅一脸无辜的笑容,使劲缩了缩身子。

        对付他的极端不配合,钟秀能使的绝招就是掐,一边掐还一边撒娇道:“老公,帮我说句话嘛!”

        听着这么肉麻的话,李毅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种当挡箭牌的事情,他可没兴趣,他现在一心放在滨海市那边,悄声道:“我有急事,赶着上飞机呢,别玩了。”

        康平冷眼打量着李毅,叫道:“李毅!怎么到处都能碰到你?你害了我的人,抢了我家的生意,今天还想抢我的女人吗?”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令人很不爽。

        李毅今天本来不想惹事,见他一副欠揍的脸,伸手揽紧了钟秀的腰,挑衅的望着康平:“她是你的女人?你在她身上留有印记吗?”

        他低头在钟秀脸上亲了一大口,留下一个老大的口水印,嘿嘿笑道:“你没长眼睛,没看到她身上有我盖的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