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七章 管委会人选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七章 管委会人选

    作品:《官路弯弯

        真是无心栽柳柳成荫啊!

        李毅心想,司婧能当上财政局局长,固然是意外中的意外,反过来想,她如果认定是自己提拔赏识了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自己在临沂县,起码又多了一大臂助,当下笑道:“你现在是财政局局长,大权在握,要汇报工作也不用找我吧?我也没有分管财税工作啊!”

        司婧情不自禁的向李毅移动了一下身子,有些害羞的道:“我是特意来向李县长表示感谢的。www.00ksw.org”

        李毅呵呵一笑:“感谢就不必了,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就行了。”

        司婧笑道:“李县长放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里有数。”

        李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

        司婧却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她揭开李毅的杯子,看看茶杯里没有茶,就主动拿了茶杯,到茶水间续水,发现杯子里的茶叶泡得很发,显然已经泡过多次了,就把陈茶叶倒了,估计了一下刚才杯子里大致的茶叶量,放杯子里放入差不多的茶叶,用开水泡了一会儿,用盖子按住杯口,把第一次泡的苦茶水倒掉,重新注入开水,盖好杯盖,端了出来,小心的放在李毅面前。

        李毅说了这会子话,还真有些口渴,端起来揭开盖子,吹着水面,慢慢啜了一口,有些诧异的看了司婧一眼,问道:“你以前做过秘书工作?”

        司婧知道自己刚才的细节没有白做,李毅已经看出来了,满脸欢喜的道:“没有做过秘书工作,但是我做过办公室的工作,都是为领导服务的,性质和任务差不多。”

        李毅点头道:“嗯,财政工作,就是需要像你这么细心认真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新的工作!”

        司婧很自然的坐在李毅身边,离他又近了一些,笑问道:“李县长,我一直都想问一个问题。因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力荐我呢?我们以前似乎不认识吧?”

        李毅闻到一股好闻的香味,用力的嗅了嗅,心想她用的也是碧洁公司生产的日用品,这个清新香味太熟悉了。

        他微笑道:“你可以理解为缘分。有些人,你只要听到她的名字,就能对她产生好感,有些人朝夕相对,却形同陌路。”

        司婧有些羞涩的低下头,随即嫣然一笑,正要开口说话。

        这时,舒畅走了进来,看到司婧,有些诧异的喊了一声李县长,就闭了嘴巴。

        司婧很有眼力价,马上起身告辞。李毅也不留她,同她握手告别。

        司婧临走前,收敛起适才的妩媚与娇柔,很正经的说道:“李县长,今天打扰您了,我改天再来向你汇报工作。”然后大方的向舒畅微微一笑,款款的走了出去,到门口时,转过身,微弯着腰,退出门外,并且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舒畅估摸着她走远了,这才轻声说道:“李县长,一切正常,冯芸芸在房间里睡得正香。”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你去休息吧。”

        舒畅应了一声,开始做一天中最后的工作,卫生和铺床,还有给李毅的杯子续水,等她揭开李毅的杯子,看到里面飘着清香的满杯茶水,微微一愣,但也没有多想,以为是李毅自己泡的,整理完房间,她才回自己房间休息。

        李毅无心看书,拿着摇控器换频道看电视,调到西州市电视台时,正好是播放晚间新闻时间,屏幕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乡下一处大棚边做报道。

        主持人是沈歆瑶,她薄施粉黛,长发飘舞,穿着整齐得体的职业套装,站在初冬的田垅间,正采访大棚种植情况。

        她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悦,兴高采烈的向全市人民播报着今年大棚的丰收盛况,赞美着市委市政府决策者的英明。

        李毅微微一笑,看来她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开始走向基层,主持风格也变得生动活泼了。

        随后,她采访了当地的农村种植户,种植户用浓浓的乡音诉说着大丰收的喜悦,然后颇显担忧的问了主持人一个问题:“我们每个村都是大丰收,市里还能像当初承诺的那样,统购统销吗?”

        沈歆瑶并没有回答种植户的问题,镜头马上就切换到了农村的山水之间,雪白的大棚,像一条条冬眠的大白蛇,整齐的排列在田野间。期待丰收的农民正忙碌在希望的原野上。

        李毅思索道:“经开区必须尽快启动!时不我待!”

        钱多很快就回来了,带来的消息,和李毅的某些猜测不谋而合,吴得利离开招待所后,在城里到处瞎转悠了一圈,然后进入了一幢装修很豪华的房子。据钱多暗访得来的信息,这间房子是一个叫肖玉莲的女人所有,而这个女人却是郑春山的姘头。

        钱多道:“毅少,这个肖玉莲可不简单了。据说临沂县城的粮油生产企业,有一半以上是她的财产!”

        李毅倏尔一惊:“你的消息可靠?”

        钱多道:“可靠。而且,这个肖玉莲并不是本地人,是江南省蓉城人,来临沂也只有六年多时间,她刚来之时,只开了一家粮油公司,后来迅速扩张,连续收购了数家工厂,而且都是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这中间肯定有猫腻!”

        李毅想到郑春山在常委会上的异常表现,一些零碎的念头和证据渐渐的联系起来,虽然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但在他脑海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郑春山就算不是帽子帮的人,也必定跟帽子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个叫肖玉莲的女人,极有可能是帽子帮的老大,或者是老大的情妇!

        肖玉莲用黑社会手段,威迫强迫相关行业的企业主,进行低价收购,从而垄断这一行业。

        这就很好解释一个现象:郑春山为什么特别反对现有粮油企业搬迁入园,为此不惜代价,将经开区的第一次立项胎死在腹中!因为这牵涉到他情妇肖玉莲的切身利益。经开区如果真的打造成为南方省粮油生产基地,那行业竞争必定异常激烈。肖玉莲要再想垄断临沂县的整个行业,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开发区一般都是独立管理,且管理严格有序,还有自己的监管部门和司法机构,这里的所有厂家,逃税漏税是很困难的,起码要比外面的零散企业要来得困难。

        综上所述,肖玉莲是极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的,于是就有了郑春山的权术运作,有了经开区第一次立项的夭折。有了上次常委会上的约会三章!

        这么一想,似乎很附合逻辑。

        然则这一切都还只是李毅的猜测,要告倒郑春山和肖玉莲,还缺乏必要的证据。没有证据,法院和纪委是不会立案侦查的。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李毅现在只能忍耐,等着狐狸露出尾巴的那天,再一举将他们拿下。

        接下来,李毅把主要心思放在了经开区上。

        要想达到自己在常委会上的三点承诺,李毅必须鞭策自己,加快步伐,前进!

        经开区主任位置,有很多人盯着,为了这个职位,很多人把李毅的办公室门槛都给踏烂了。

        李毅本想从涟水调一个自己熟悉的人过来,知根知底,有利于开展工作,但是深思熟虑之后,他又否决了自己的这一想法。

        自己现在是临沂的常务副县长,如果一有肥缺,就从外面调人,这会寒了临沂本土干部的心。

        思考再三,李毅决定调工业局局长梁宁帆任职经开区第一任管委会主任。

        原因有三:第一,梁宁帆是自己的直接下属,也是头一个向自己投诚的临沂干部。

        第二,此人油滑厚黑!不要小看这四字评语,在官场之中,这四个字往往是保命安身的利器。当然,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不然也当不上工业局局长。

        第三,梁宁帆一动,工业局局长人选就空了出来,可以再次行使权力,升迁一个干部,如果是某个副局长接任的话,那么这个副局长的位置又会空出来,可以再次调整一个人事,如此这般产生了连锁反应,虽然只是动了一个人,实际上要动一串人!人事升迁是最能体现分管领导权威和魅力的,也最能凝聚人心!

        有此三点考虑,李毅选择了梁宁帆为临沂经开区管委会主任,虽然说常委会上李毅争取到了自主人事权,但人事调动的相关组织程序却是必不可少。

        对于梁宁帆来说,名义上虽然只是平调,因为经开区管委会主任也只是正科级干部,但是,经开区的重要性不日而喻,而且,李毅承诺过,要跑下省级经济开发区的挂牌,如果真能升级为省级经开区,那自己马上就能水涨船高,起码能升上半级!所以,对这次人事调动,梁宁帆还是很满意的。

        同时,孙薇的申调工作很快就得到了批复,正式来临沂上任。

        管委会的其它人选也陆续敲定。

        有了人就好办事,管委会的牌子一挂,李毅马上就下了第一条指令,叫他们弄钱,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必须把基建工程的款子给弄来,并且要尽快完成第一期土地七通一平的前期工作!

        这个任务一下达,可就愁杀了梁宁帆和孙薇等经开区管委会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