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四章 圈圈叉叉的游戏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四章 圈圈叉叉的游戏

    作品:《官路弯弯

        同时,她心里也觉得非常解气,现在的县委常委会,的确成了某些人的后花园,所有的人事问题,都由他们几个人商量着瓜分,组织部成了他们操控的一件工具!他们想让你捧谁,你就捧谁!

        现在,李毅振聋发聩的直指事情的本质,解明珍顿时有种全身舒泰之感,仿佛积压在心头无法宣泄的怨恨,全被李毅这一通豪言壮语给冲走了。www.00ksw.org

        然而,仗义直言的李毅,却无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接下来,他又如何应付这种纷杂的局面呢?

        陈凯明是县里的一把手,他的权威当然不容任何人挑战,李毅虽然连数三条理由,直陈司婧当选的优点,但在他听来,全都是狡辩之词。他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财政局局长这个重要的位置。

        当然,就算他再强势,也不可能一言而决,直接任命自己人为财政局局长,该走的组织程序还是必须要走的。

        常委会上最重要的组织程序,自然就是集体表决。大家共同投票决定谁来当这个财政局局长。

        而对常委会的控制,最能显示一个一把手的政治智慧和权术手腕。

        一个连常委会上的人事议题都无法控制的县委书记,那也当得太窝囊了!

        陈凯明显然不想当一个窝囊的县委书记,所以李毅一来临沂县,他就不惜血本,大力拉拢他,因为他需要李毅在常委会上的这一票来支持!

        政治讲究的就是利益平衡,陈凯明深谙其道,对李毅开出来的条件,也是相当的诱人,可惜的是,他在平衡另一种得失间,失去了李毅的信任和同盟。

        他现在认为,李毅这是在耍小孩子脾气,是为自己的不讲信任而出难题为难他!他甚至还抱着幻想,只要自己再善加利诱,还是能扳回李毅那一票的。毕竟,经开区的人事问题,还捏在他这个县委书记手里头!

        所有常委都表完了态,发完了言,接下来就要走表决程序了。

        陈凯明恢复了常态,呵呵一笑道:“刚才的讨论很激烈,很深刻,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了民主制中制的优越之处!民主嘛,就是要大家畅所欲言,充分表达内心所思所想!既然存在较大分歧,为了充分表达常委会绝对多数人的意愿,接下来,我们对这三位人选,进行一下投票表决吧!得票数最多的,就当选为财政局局长人选!”

        众常委早就料到会有这个项目,都点头默认了。

        孙正阳忽然说道:“因为这次三个候选人存在很大的分歧,我们是不是考虑换一种表决方式?”

        陈凯明问道:“正阳同志有什么高见?”

        孙正阳道:“举手表决的话,我怕有些常委顾虑太多,不敢投出自己真正的那一票。”

        陈凯明微皱眉头,问道:“正阳同志,你指的是什么?谁会顾虑太多?又在顾虑什么?”

        孙正阳嘿嘿一笑:“这个不用我说得太过明白吧?”

        孙正阳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么一出?陈凯明心知肚明,刚才的表态中,众常委的态度大致可以看出端倪,很显然,孙正阳并没有多大的胜算,所以他才弄出这么一个花招,想用变数来给自己增加一点希望。

        明着举手表决,他的希望肯定不会太大,尤其在少了李毅这一票后,他的胜算就更低了!

        不过也难说,李毅这一票投给谁,还不一定呢!

        陈凯明沉声问道:“那你要怎么做?”

        孙正阳道:“匿名投票!”

        匿名投票以前也搞过,一般只有在遇到在特大分歧或者需要避嫌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像今天这种情况,其实大可不必。

        陈凯明沉吟了一番,问道:“怎么个匿名法?”

        孙正阳笑道:“有两种匿名投票法,一种是每个常委只有一张票,也就是支持票,你支持谁,就把自己的票投入相应候选人的箱子里。谁得票多,谁就胜出。这个方法最简单快捷!”

        李毅听了,心想匿名也好,这样一来,自己投了谁的票,就没有人知道了,既不得罪陈凯明,也不用得罪孙正阳。

        陈凯明想了想,问道:“还有第二种方法呢?”

        孙正阳道:“第二种方法有些复杂。跟举手表决一样,每个常委都有三张票,分别针对三个候选人。每个常委对每个候选人,必须且只能投一张票。这张票可以是支持,可以是反对,也可以是弃权!”

        陈凯明想了想,马上认同了这种方案,毕竟第一种方案太过冒险,十一个常委,总共才十一张票,要分投三个人,每个人能分到多少?四张就能胜出!万一某个人手一抖投错了呢?这个太冒险了。

        第二种方法虽然麻烦些,却跟举手表决差不多,每个候选人都能得到十一张票,这样一来,得到支持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因为有些常委是中立派的,说不定每个人都会投支持票,当然,也说不定每个人都投弃权票或者反对票。

        会议秘书马上拿过来三个投票箱,这是县委办公室以前用来抽奖用的抽奖箱,把上面的奖字撕了,贴上了三个候选人的姓名。

        然后,他给每个常委发了三张小纸片。

        孙正阳说道:“大家不用写字,因为字迹可以看出来是谁的笔迹,也就失去了匿名的意义。打勾勾表示支持,打叉叉表示反对,画个圈圈表示弃权!”

        姜浩接过小纸片,嘿嘿笑道:“我怎么感觉回到幼儿园里选班干部那会了!”

        陈凯明瞪他道:“你上幼儿园那会,有这样匿名选班干部的吗?”

        姜浩扯动着刀疤脸道:“没有过,就是感觉嘛!”

        陈凯明道:“我再次声明,这是严肃认真的县级常委会,大家都在行使县级常委的投票表决权,请大家认真对待自己手中的权力!不要忘记,这是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在投票之前,请三思而后行!不要当儿戏!”

        姜浩耸耸肩,不说话了。拿起笔,飞快的在纸片上画起了圈圈叉叉的游戏。

        李毅看着别人划着圈圈叉叉,想起这个词语的网络释义,不由得嘿嘿一阵发笑。

        边建军坐在他身边,问道:“李县长,你因何发笑?”

        李毅嘴痒,忍不住就告诉了他这个临时想起来的笑话。边建军正在画一个圈圈呢,听了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笑声可比李毅那种婉约派要大声多了,他是行伍出身,也学不会遮遮掩掩,放开喉咙就是一阵大笑。引得常委会议室里人人侧目。

        陈凯明又跳出来重申了一遍纪律,再三强调了常委会的神圣和权力的不容亵渎。

        然而,这个圈圈叉叉的笑话,马上就口耳相传,传遍了整间会议室,除了端坐首位的陈凯明不知道外,连孙正阳都知道了这个笑话,并且偷着干笑了三声,然后是一脸的严肃表情。

        投票终于开始了。

        三个用大红纸包裏着的投票箱,端端正正的摆在椭圆形会议桌的一端,十一个常委,按照次序往三个箱子里面塞纸片。

        每个人手里都有三张纸片,上面分别画着勾勾、叉叉和圈圈,也有的是三个勾勾或者两个叉叉,各种组合不一而足,分别塞进三只代表着三个不同人的官途命运的纸箱子里。

        每个常委都有三票,谁也不知道别人投的是什么票,给谁投了支持或者反对。

        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这个匿名方式真有趣!以后都这么投得了,轻松自在没压力,方便快捷不扯皮!”

        十一个常委很快就投完票坐回到自己座位。

        会议秘书跑过来,临时还拉来了一名县委办秘书科的资深老笔杆当唱票员。

        这种资深老笔杆,都是县委办那种把冷板凳都坐热了却还升迁无望的公务员,他们这种人心态良好,没有与世之争的深仇大怨,也就不会故意唱错票或者有意恶作剧。

        资深笔杆站在众多县委常委面前,毫无惧意,唱起票来有板有眼,抑扬顿挫,跟祭祀时道士唱奠文一般。

        首先唱的是蒋南征的票。

        “勾——叉——叉——圈——圈——勾——叉——……”

        会议室前面,竖了一块小黑板,会议秘书拿了粉笔在上面写了蒋南征的名字,然在跟着唱音,在黑板上画出对应的勾叉圈。

        会议桌上,众人又笑作了一团。

        因为那人唱音老是拖长了,以方便在黑板上作画的秘书同志有时间跟上来。连起来就是不停的在唱圈圈叉叉。

        陈凯明蓦然回首,瞪了众人一眼,会议室里这才安静下来。

        问题是那个资深笔杆因为常委们这一通大笑,受了惊吓,手里正拿了三只纸在唱呢,这一来就忘了唱到哪一张了,只得重新开始又唱了一遍。

        蒋南征的票数终于统计了出来,所有的得票都在黑板上画着呢,众人一目了然的就看明白了。

        会议秘书还是规规矩矩的报了一遍得票数:“蒋南征,支持票五票,反对票三票,弃权票三票。”

        陈凯明的脸色刷的就变了,才五票支持!没有过半数!这要是举手表决的话,蒋南征非给刷下来不可!好在三人中要以得到支持票最多的人获胜,蒋南征还是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