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二章 语不惊人誓不休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二章 语不惊人誓不休

    作品:《官路弯弯

        解明珍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道:“每个领导都可以向组织部举荐人选,但是,组织部有自己的原则,需要对被举荐的干部进行考核,考核通不过的,就不能报上常委会讨论。www.00ksw.org”

        郑春山便不再多言,再说下去也是多余的。人选都已经报上常委会了,书记县长都在这里盯着,他根本没有再次翻盘的可能,现在能做的,就是如何在这场人事争夺中,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财政局这么重要的位置,还轮不到他这个副书记去控制。一把手和二把手都要争个头破血流呢,哪里还有他喝汤的份?

        他之所以问这么一句,只是想表明一个态度,在这次的人选中,并没有他的人。这次他如果投了谁的票,那这个人的主子,你就要记好了,这个人情是要用票来还的!

        李毅更加坚信,那个司婧,的确是来打酱油的。

        他很期待,接下来的常委会中,陈凯明和孙正阳会如何斗法!

        陈凯明说道:“同志们,财政局局长的人选,解部长刚才已经介绍过了,大家还有没有不同意见?”他顿了顿,见没有人说话,继续说道:“既然没有不同意见,那就议一议吧!”

        这个议一议,是有讲究的,陈凯明发起话题,接下来就轮到孙正阳发言,其它常委是不会打乱这个秩序的。

        大家都等着孙正阳发表意见,孙正阳呵呵一笑,说道:“刚才听了解部长的介绍,我觉得这三个同志都不错,当然啦,财政局局长只有一位,而候选人却有三个,所以,必然会有两个同志落选,这是组织择优录取的原则。在这里,我希望落选的同志不要有心理负担,中选的同志也不要骄傲,再接再励,再创佳绩。”

        这个开篇,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然后,他才转入正题:“蒋南征这个同志,我很熟悉,他在担任统计局局长期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咱们县的统计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听到这里,李毅还以为,蒋南征是孙正阳的人。

        不料孙正阳忽然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嘛,蒋南征同志年龄偏大,快五十岁了吧?再过几年又要退休。基于这一点考虑,我觉得蒋南征同志并不适合财政局局长一职。”

        轻轻一击,就把蒋南征给抹杀了。

        李毅这才明白,孙正阳使用的是欲扬先抑的手法,前面夸了一通蒋南征,就是为了后面的否决做铺垫。

        陈凯明并没有马上反击,他只是说道:“其它同志还有什么意见?都谈一谈嘛!春山同志,你是负责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对人事问题最有发言权,谈谈你的看法吧。”

        郑春山沉吟了一会儿,跟陈凯明交换了一个不易令人察觉的眼神后,笑道:“我对这三位同志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蒋南征四十多岁年纪,正当壮年嘛,而且,南征同志是个老党员、老干部,为人成熟稳重,做事不浮不躁,正是财政局长的不二人选。”

        李毅心道,郑春山居然为陈凯明当起了马前卒,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

        郑春山又说道:“黎国城同志,提林业局局长才两年多时间,论资历,比起南征同志来,还稍嫌嫩了一点。而且,我没记错的话,黎国城同志只有高中学历,担任林业局局长,尚属勉强,但要担当财政局局长,是不是学历低了一些?我怕他难以胜任啊!是不是让他先行进修一段时间,再委重任?”

        他这话说得婉转,其实就是否定了黎国城。

        孙正阳脸色不变,但心里却在暗骂:“居然拿学历来说事?你郑春山不也就是一个高中文凭?又不需要手握算盘,也不要拿笔写文章,要那么高文凭做什么?蒋南征不就是在哪个野鸡大学弄了个函授文凭吗?能值几个钱?早知道也叫黎国城也去买一个好了!”

        陈凯明脸上洋溢着笑容,说道:“春山同志说得好啊!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这话说得果然对啊。开林同志,你也说几句吧。”

        纪委书记吴开林,一直表情严肃,从不轻易表态,这时轻咳一声,说道:“我是做纪检工作的,从我的工作角度来说,这三位同志都没有犯过错误,都没有到我那里去挂过号,因此,这三个同志都是好同志,不管谁当财政局局长,我都赞成。”

        有人就轻声笑了起来,这个吴开林,出了名的中立派,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也玩起了中立,这么一番不咸不淡的说词,说了等于没说。

        陈凯明显然不太满意他的表现,说道:“开林同志,就算是五根手指,还要分个长短呢!你就没有一点比较中肯的意见?组织上提拔一个干部,纪委的意见还是挺重要的。”这就有些逼着他表态的意思了。

        吴开林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我的意见,刚才都已经表达清楚。不需要重复吧?”

        不表态也好,总比公开支持对手要强。陈凯明把目光移向解明珍,笑道:“解部长,你是组织部长,是干部的娘家,请谈谈你的看法吧?”

        解明珍笑道:“三个人都是我选出来的,按照陈书记的意思,我们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那这三位同志,就是我们的孩子,不管是哪个孩子,我们做娘的都是一般的疼爱。”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这个解部长还真是幽默!她这也等于是什么都没有说啊!嗯,看来今天的好戏开始上演了。

        陈凯明目光继续下移,说道:“席部长,你的看法呢?”

        宣传部长席如松,刚才帮李毅说了一席好话,李毅对他很有好感。

        席如松道:“我是做宣传工作的,对蒋局长和黎局长接触都不多,不好妄加评论。不过,司婧同志我倒是和她打过交道。司婧同志虽然是个女同志,但巾帼之气不让须眉,在旅游局的工作也开展得有声有色,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同志。”

        陈凯明还在等着他的下文呢,席如松却停住了嘴巴,不说话了。

        陈凯明皱起眉头,表情沉重的看向统战部长吕智鹏:“吕部长,你有什么意见?”

        吕智鹏坐姿不变,摇摇头:“我没意见。”

        “你没意见是个什么意思?组织部提出来的三个人选,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

        “我对他们没看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总要说两句话吧?”

        “我刚才已经说过两句话了啊!第一,我没意见;第二,我没看法。”

        “……”陈凯明碰了一个不硬不软的钉子,摇摇头,不想继续招惹他,对政法委书记姜浩道:“姜浩同志,谈谈你的看的想法吧。”

        姜浩道:“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拥护组织的决定。”

        他说话时,脸上的刀疤像蚯蚓一般蠕动,看得人心寒。

        他的话无可挑剔,你可以理解为他服从常委会的决定,也可以理解为他拥护你陈书记。

        陈凯明点点头,向武装部长边建军道:“边部长,你说两句吧。”

        边建军道:“我觉得吧,谁当财政局局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能帮县里搞钱!县里的财主,当然要生财有道啊!你们说是不是?要再是这般半死不活,不管什么时候伸手要钱,都回答说没有的话,这个局长,谁当不是当?”

        陈凯明道:“边部长说得好!说到了财政工作的要害!蒋南征同志就在名牌大学的经济管理学院中深造过,如果有这样的好同志来担纲,我们县财政一定能飞升一个层级!”

        他这是公开为蒋南征拉票了。

        边建军道:“学历不学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为咱们县搞来钱!还要会管钱!不要把钱都花到了不该花的地方,真正要花钱的项目,却没有资金去搞!我虽然不懂什么经济学,但一个开源,一个节流,一个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几个浅显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李毅不由得暗暗点头,讨论了半天,也就边建军说了几句实话。从边建军的话里可以看出来,以前的临沂县,没少花冤枉钱!而实事好事惠民事恐怕一件也没有做。难怪讨论起这个财政局局长人选来,常委们的热情都不怎么高。

        陈凯明看向匡融:“匡融同志,你也说两句吧!”

        匡融呵呵笑道:“我觉得蒋局长挺合适的,他是老资格的科局级干部,能力强,学历高,肯定能做好财政工作。”

        陈凯明马上就笑道:“匡融同志说得对!”

        匡融又呵呵笑道:“当然啦,黎局长也不错,办法多,点子多,年富力强,也是财政局局长的上佳人选。这两位同志,我看都行!至于司婧同志,我不熟悉,就不评论了。”

        好一棵墙头草啊!陈凯明差点气喷了!

        他按捺住内心的强烈不满,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李毅身上。

        不管之前有过什么冲突,李毅这一票,他还想争取一下。尤其是在这种微妙的局势中,李毅的那一票,显得尤其重要。

        不等他开口,李毅主动说道:“大家都发表完了自己的意见,那我也说两句吧。我提议,由司婧同志担任财政局局长一职!”

        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