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一章 i服了you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一章 i服了you

    作品:《官路弯弯

        郑春山脸上泛起一丝神秘的笑,看上去跟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一般,令人难以猜测这笑容背后的心思。www.00ksw.org

        他用一种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腔调说道:“第三条很简单,如果你到时把经开区弄垮了,我也不要你辞职,只要你跪在咱们县政府大门前,对着临沂全县人民磕三个响头就行!”

        他的声音像一个魔咒,在会议室里响起,就把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给石化了。

        众人都盯着郑春山看,像在看一个国宝,从他那得意的脸色和嚣张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这并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从郑春山那里得不到更加精彩的表演,常委们又把目光转移到话题的中心,李毅同志身上。

        李毅还是那么端正的坐着,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淡定的表情,闪着智慧光芒的眼睛,全身上下,表现出一种坚毅的态度,和一种傲然的风姿。

        他并没有急着说同意,而是掏出一包烟来,慢慢的抽出一支,放入嘴里。

        他的手很平稳,让人感觉到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急躁。

        他又摸出打火机,连打了几次,不料没有打着火,他轻轻甩了甩打火机,笑道:“没油了。哪位有火机的,借个火。”

        坐在他旁边的是武装部长边建军。

        李毅说话时,很自然的看向了边建军。

        边建军道:“我有。”很快就拿出火机来递给李毅。

        李毅微笑着接过,啪的一声轻响,打燃了打火机,放在烟前,又顿住,含着烟,有些含糊不清的对解明珍笑道:“差点忘了问,不知道解部长介不介意我抽支烟?”

        解明珍笑道:“抽吧,我平时也偶尔抽着玩。”

        李毅这才把右手握住的打火机凑近香烟,金黄的烟丝和雪白的包装纸,在明亮的火下迅速燃烧。

        大家这才注意到,李毅的这根烟,居然与众不同。

        坐在他邻近的几个常委,看得尤其清楚,这根烟的过滤嘴十分之长,比卷烟部分还要长一点。

        坐在对面的匡融见识不多,当即笑道:“李县长,你这是什么烟?烟屁股比烟还长,太不划算了!”

        边建军本来没留意,这时偏过头看了看,脸上立时闪过一丝震惊!他是军队里的老干部,对这种烟并不陌生,虽然无福消受,却有幸见过。但他并没有卖弄,也没有张扬。只是深深的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笑着把打火机还给他,道了声谢谢,并且迅速的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同样吃惊的,还有坐在李毅斜对面的统战部长吕智鹏。这是一个异常低调的人,常委会上,就属他话最少。他本来是双手抱胸,仰着身子躺坐着的,此刻不由得坐正了身子。他同样不发一言,只是看了看李毅放在桌面上的那个蓝色烟盒。

        郑春山跟匡融一样,并不识货,嚷道:“不是说我出招,你就接招吗?怎么?蔫了?要靠一支烟来提神壮胆?”

        李毅并不理他,堪堪抽完一支烟,这才淡淡的道:“我早就说过了,你出什么招,我都接了!你给我出了三道难题,我要是一道都不回敬,是不是显得太不晓事了?也不符合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美德。嗯,我就回敬你一道吧,如果我把经开区搞成功了,春山同志,你是不是站在我办公室门口,向我喊三声‘I服了YOU’!”

        郑春山一时没回应过来,眨着小眼睛连声问道:“什么爱服了油?服了什么油?”

        席如松呵呵笑道:“郑书记,李毅同志这是中英混文,意思就是说我服了你!”

        李毅接着语含讥讽地说道:“不算过分吧?很人道主义吧?”

        郑春山一张老脸憋成通红,但被形势所迫,又不能不同意,怒道:“很好!只要李毅同志能完成承诺,我连说三声服你又何妨!”

        李毅环顾众常委,问道:“那么,经开区的事情,是不是就算通过了?没有人还想跟我来个约法三章吧?”

        众人发出一声善意的笑。

        解明珍举了举右手,笑道:“我同意临沂经济开发区重新立项,同意经开区由李毅同志分管!”

        边建军随后举手道:“我同意!”

        席如松道:“这事也算好事多磨了,且看李毅县长的后续表现吧。我同意!”

        吕智鹏举了举手,惜字如金的说了俩字:“同意!”

        匡融眼珠子一转,笑道:“恭喜李毅同志成为经开区的分管领导!”这也算是表态支持了。

        这一来,就有点举手表决的意思在里头了。问题是,这个表手表决的发起人,不是谁都可以当的,一般来说,只有这个会议的最高领导,才有这个表决发起权。这次常委会的最高领导,自然就是陈凯明。

        现在,陈凯明还没有发话呢,这表决就自动开始了!

        加上李毅自己,通过的票数已经有六票!离过半票数只差一票。

        可是,一二把手还没有表态呢!这就透着诡异了,搁在以前的常委会,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李毅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有些抢风头了,抢了陈凯明的风头!

        他马上笑道:“陈书记,你看这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肯定是头一个就同意了的,哈哈,这是不是可以说,这事情就算过了?”这话等于又把主动权交回到了陈凯明手里。

        陈凯明脸色有些难看,但他并没有驳斥,而是哈哈一笑,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说道:“恭喜李毅同志啊,你的提案,在常委会上正式通过了!大家鼓掌!”

        孙正香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就算是通过了?自己还没有表态呢!这个现成的人情,居然没卖成!失算!

        常委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只有郑春山的表情,说不出的难看,往日那张弥勒佛似的笑脸,此刻荡然无踪。

        李毅忽然觉得他这张脸有些熟悉。

        笑面虎!

        吴得利曾经给过他这种感觉!

        莫非,这个郑春山也是一只笑面虎?

        冯芸芸并没有说出帽子帮的老大是谁,不是她不想说,而是那个老大神龙见首不见尾,连她也没有见过老大真容。她直接受控于二当家吴得利!

        郑春山会是帽子帮的老大吗?

        李毅随即否定了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政府三把手,居然是黑帮老大,这想法真的很邪恶!

        但是,除了这个解释,李毅再也想不出来郑春山无缘无故与自己为敌的原因。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会议已经进入了下一个议题。

        陈凯明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响:“同志们,财政局老娄已经向我递交了退休申请书,我们书记办公会商量后的结果,是同意老娄退休申请。国不可一日无君,咱们县却是不可一日无‘财主’啊!这个新财主的人选,趁着今天的常委例会,议一议吧!按照组织程序,人选由组织部负责,解部长,请问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解明珍把目光从植物上收回来,点点头,说道:“经过组织考察,组织部遴选出三个合适人选,提交常委会讨论。”

        李毅在心里一阵冷笑,什么叫组织部遴选出三个合适人选?这三个人中,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是县委书记陈凯明的亲信,一个是县长孙正阳的下属!剩下那一个,一般来说是陪衬,也有可能是某个常委安排进来的人选。

        再一细思,所谓的组织程序,也没有说错。临沂县的组织,不就是在座的这几个常委代表着吗?而这十一个常委中,陈凯明和孙正阳又是代表中的代表,正好可以代表组织。

        解明珍顿了顿,翻开桌面上的文件夹,对着一张打印好的文稿说道:“蒋南征,男,……现任统计局局长,正科局级……”

        “黎国城,男……现任林业局局长,正科局级……”

        “司婧,女……现任旅游局副局长,副科局级……”

        明眼人一听,就明白过来,最有竞争力的,是前面两位局长,就算调任财政局,也是属于平调,级位并没有改变。一般来说,平调的机会是很大的,大都是任职期限到了,但短时间内又难有升迁的人,换个位置,继续革命。

        当然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同一个县里,局跟局也是不一样的,按照局办的重要性来说,财政局肯定要比统计局和林业局重要,从这两个局调到财政局去当一把手,也就意味着升了一点点,将来提升的空间和机会也就更多了。

        至于后面那个叫司婧的女副局长,就是用来当陪衬的。

        一个副局级,还是女的,并且是旅游局的,听简历上介绍,年纪还不大,怎么可能担任财政一把手呢?

        解明珍介绍完毕,陈凯明呵呵笑道:“诸位,解部长已经把适合的人选都介绍了一遍,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发表一下吧。”

        郑春山早就在书记会上碰过头,对于这次人事议案,他是颇有微词的,因为他也向组织部推荐了人,但解明珍却没有提出来!他脸上已经恢复了那种标志性的笑貌,连提意见时,也是面带笑容的:“解部长,我记得我推荐了一个人选,你是不是漏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