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章 约法三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章 约法三章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知道,自己拿来跟李毅作利益交换的,正是经开区这张王牌,现在李毅凭着自身能量,就轻易的说服了众位常委,拿下了这张王牌,根本没费他陈凯明什么事!那这个交易还算数吗?

        他这才正眼打量李毅,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这个年轻人。www.00ksw.org

        是啊,这么年轻就能坐上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呢?

        在李毅来之前,为了这个常务副市长的职位,市里和县里,各方势力争斗了那么久,都没有谁能抢到手。

        几个副县长更是为此大出血本。

        听说洪伟明为了这个职位,还跑到省城去拉了关系,钱财物没少送,结果都打了水漂,胜利的果实却被李毅这个外来户给摘了。

        可是,他现在能提出反对意见吗?

        不能!这个提议本就是他提出来的!他不能拿老大耳光抽自己的脸面吧?

        他有意无意的瞧了瞧孙正阳。

        孙正阳脸上的表情跟他一般深刻,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对接,同时流露出一抹不得已的苦笑。

        他们现在明白了,自己拿李毅当棋子下,李毅何尝不是拿他们在当棋子下!

        这个看上去稚嫩的政治新星,轻易的就把他们两只官场老狐狸,不,还要加上郑春山那只老狐狸,都玩弄在了股掌之中!

        问题是,人家就有这种气魄!还玩得这般的荡气回肠!

        换成是他陈凯明或者孙正阳,敢这么玩?李毅答应下来的那三点,他们一点也做不到!

        问题是,李毅真的能做到他的承诺?还是大放烟幕弹,先许下大大的蛋糕,经开区重新开张以后,还有谁去跟他计较那么多呢?这么说来,李毅之前所有的承诺,又有什么意义?

        是不是可以用这个问题来为难李毅,让他不能这般轻易得手呢?

        陈凯明思索及此,酝酿说词,就要开口诘难,他当然不会直截了当的向李毅发难,而是旁敲侧击的提醒别人,他相信,自会有人甘当前锋,冲锋陷阵。

        他呵呵一笑:“李毅同志精神可嘉啊!以前也有过这样年轻气盛的人,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可是事后却一事无成!当然啦,我相信李毅同志肯定不是那些信口开河者可比拟,你一定能善始善终,实现自己在常委会上的诺言。”

        他这话里有话,言外有音。

        李毅听得明白,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冷笑道,果然是老狐狸,拿我当枪使呢!哼哼!可他偏偏还无法反驳,只能点头微笑,虚心接受陈凯明的诘难。

        他们想到了这一层,郑春山等人自然也想到了。

        郑春山脸上又恢复了那种人畜无害的微笑,说道:“李毅同志,你要是真的能做得刚才那三点,我头一个支持你!可是,我也想跟你约法三章。”

        他话虽如此说,其实心里早就料定,凭李毅是做不成那三件事的!

        李毅道:“郑书记有什么指示,在下洗耳恭听。”

        郑春山道:“指示不敢当。算是一种鞭策吧!”

        李毅道:“你是前辈,又是党委副书记,当然有权对我下指示,我虚心受教,请说吧!”

        郑春山皮笑肉不笑的道:“第一点,不能发文让咱们县的现有企业入驻经开区!”

        解明珍皱起眉头,说了句公道话:“这不是为难人吗?”

        李毅早料到他会使出这一招,沉吟道:“我只能说,我不强求他们入驻,可是,如果他们哭着喊着要进来,我总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吧?”

        “哈哈!”郑春山笑道:“年轻人,蛮有自信哟!那当然啦,如果他们自己要求进经开区,那又当别论,我们党,讲求的就是一个民主嘛!”

        李毅点头:“我同意!”

        其它常委就摇头叹息一声,心想这郑春山真是人精,而这李毅又傻愣傻愣的!

        郑春山道:“第二点,你说过不动用县财政一分钱,我也有一条,你不能擅自用县政府的名义进行集资或者借贷!因为你如果用政府的名义进行集资或者借贷,将来经开区再次变成了一堆杂草,来还债的还是县政府!”

        这一招狠,真狠!几乎把李毅的退路全部给堵死了!

        就连孙正阳都有些听不过去了,轻咳一声,说道:“春山同志,你这第二条是不是太没道理了?李毅同志能够做到不动用县财政一分钱,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就算他以经开区的名义去银行借贷,只要他能借来,就是他的本事,你总不能断了人家的后路吧?”

        李毅对孙正阳能替自己说话,多少有些感激。

        解明珍更是将气愤写在了脸上:“春山同志这是要赶尽杀绝吗?这么苛刻的条件,哪个人能完成任务?别说两年之内达到利税三千万,我看就连三通一平都很困难了!换做别人,只怕县财政倾力支持也难完成这种任务!现在李毅同志给自己定了这么高的要求,我们县里就算没有财政支持,起码也要在精神层面上有所支持吧?这太过分了!”

        县长和组织部长同时发难,郑春山的气焰顿时为之一矮。

        宣传部长席如松耸了耸眼镜架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也不赞成春山同志的做法。李毅同志立下军状令,承诺在两年内要完成三大任务,不管将来成就如何,只要他用心去做了,就实属难能可贵。我们如果还搞什么约会三章,这也限制他,那也限制他,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这又不是对待阶级敌人,用不着这般严苛吧?”

        李毅嘴角浮起一抹浅笑。

        示敌以弱,以退为进,广结同盟,这正是他高明之处。

        人总是同情弱者,郑春山的咄咄逼人,正好成全了李毅的示弱之计。果不其然,马上赢得了三位常委的支持。

        郑春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发现其它常委还在议论,怕还有人趁机反击自己,那样自己就会更加被动,于是笑道:“既然大家都觉得第二条有些过分,这样吧,银行借贷就抹去吧!只要不从民间融资,那就行了,你如果有本事从银行贷来款子,那也是你的本事!”

        他在这里偷换了一个概念,众常委反对的,是他跟李毅约会三章这件事,他却想当然的认为,大家反对的只是第二条,于是主动的进行了修改。

        李毅微笑道:“可以,我接受。”

        这一下,好几个常委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同时,对李毅的个人魅力产生了新的认识。因为李毅居然还在笑,而且笑得这么的自信!

        郑春山心里冷笑,李毅这小子,你就装吧!还笑?到时你完成不了任务,我叫你连哭都哭不出来!

        李毅道:“郑书记,不是约会三章吗?还有一章呢?一并说出来吧。”

        匡融轻声道:“你傻啊,还问他要第三章呢?能躲一章是一章呗!”

        李毅向他轻轻一笑:“多谢匡书记关怀。”

        匡融叹息道:“你好自为之吧!”

        郑春山瞪了一眼匡融,脸色微露不愉。

        匡融是城关镇党委书记,当初他的提拔,郑春山是出了力的,对他现在这种吃里扒外的举动,当然会看不过眼。

        郑春山冷声说道:“这第三章嘛!你说完不成任务,就辞职以谢罪临沂人民,我觉得这是空头支票,口说无凭,做不得数。”

        李毅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我立个字据,按个手印不成?”

        郑春山笑道:“不敢,这又不是旧社会,谁还弄那一套啊!”

        孙正阳用手指在桌面上点击三下,说道:“春山同志,适可而止,同志之间,不要太过份了!”

        郑春山道:“哎,孙县长,这是我跟李毅同志之间的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人逼他。李毅同志,你说是不是?”

        李毅点头道:“是。郑书记,请说第三条吧!”

        郑春山道:“我的意思你们都没有听懂。李毅同志是副处级国家干部,他的去留任免,轮不到我们临沂县做主,到时候他就算改革失败了,顶多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换个地方照样当他的副处级干部。留下一个烂摊子,却要我们临沂县人民去收拾。这不是冤得慌吗?”

        李毅搞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些气愤的道:“郑春山同志,有话就请直说,我李毅接招便是。”他对郑春山这个人的反感度,已经超出了容忍的底线,连虚假客套都省了,直呼其名的表达了内心的不满。

        郑春山心道,终于坐不住了吧?还以为你真的是铜墙铁壁,百毒不侵呢!嘿嘿笑道:“李毅同志,稍安勿躁。如果你自以为能力有限,难以跟我约法三章的话,我也不会强求你。毕竟这只是我们之间的口头协议,作不得数,就算事后传了出去,我会也为你澄清的,对你的名誉不会有丝毫损害。”

        这一刻,李毅有种想暴打人的冲动,好在他的养气功夫还算可以,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冷笑道:“你有招就使,我接着呢!第三章是什么?快说吧,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