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九章 立下军令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九章 立下军令状

    作品:《官路弯弯

        郑春山这些话说得有些重,虽然没有点名,但谁都知道他指的是李毅。www.00ksw.org

        李毅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党员,都是干部。我相信,同志们都希望我县经济能获得长足发展,也希望看到我县财政日益丰硕。陈书记提出来,要对经开区重新立项,目的正是为了发展我县经济。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就是因为一人智短,两人智长,这么多常委一起商量,群策群力,才能找出一条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他平视郑春山,加重口气说道:“一味的攻讦谩骂,这不是一个**人应有的作风!也不是对待自己同志的态度!对解决问题,根本起不到任何建设性作用。”

        郑春山冷哼道:“黄口小儿,信口雌黄!”

        李毅轻笑道:“郑书记,你这是出对子考较我吗?那我就对一个下联:老迈年高,昏愦腐朽。不知道对得好不好?”

        有人专出几声嗤笑。

        郑春山肥大的手掌一拍桌子,怒道:“你说什么?”

        陈凯明连忙摆手道:“大家有话好好说,这是县级党委常委会,不是菜市口!我们都是党员干部,不是村妇愚妇!”

        李毅端坐不动,说道:“待人以礼,人以礼待之!郑书记,你既然反对经开区重新立项,我想请问,你反问的理由是什么?你刚才笼统的说了句劳民伤财,我要请问了,发展经济之举,怎么成了劳民伤财?”

        郑春山气犹未消,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道:“人家企业开得好好的,你们冷不丁弄出来一个经开区,因为招不到商,引不来资,就打本土企业的主意,硬逼着人家搬迁,这不是劳民是什么?人家原来的厂房都要拆掉,这不是伤财是什么?”

        李毅道:“第一,我们今天说要重新立项,并没有说要哪些企业搬迁!第二,就算为了规范管理,下令某些企业搬迁,也会本着自愿原则。第三,经商讲究的就是一个规模化,集团化,所有的相关企业集中在一处,既能形成产业链条式发展,更能促进企业间的良性竞争。我觉得,凡是有远见的企业主,都会赞同我们的做法。郑书记没有搞过企业工作,也没有学过经济学,对这些问题有些不了解,所以才产生了这种忧虑。”

        李毅的话令得郑春山无法反驳,因为点到了他的痛处。但郑春山也不是省油的灯,摆手道:“你少跟我讲大道理,这件事情,除非通过人大代表大会的议案表决,否则我不同意!”

        真是强人所难!李毅皱眉道:“这是我政府部门的工作,怎么扯到人大代表大会上去了?”

        陈凯明眼见越谈越远了,呵呵一笑,打圆场道:“李毅同志的立项还是很有创意的,只是某些方面还不够完善,这样吧,李毅同志,你把报告拿回去再细心的考虑周详,尽量做到尽善尽美,下次常委会上,我们再行讨论。怎么样?”

        他以退为进,既给李毅留了面子,又拖住了他,在接下来的人事议案里帮自己说话。

        李毅心里冷笑一声,忽然站起来,说道:“陈书记,各位常委,我这里还有一套方案,同志们要不要听一听?”

        陈凯明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笑道:“好,请说。”

        李毅拿出十一份打印好的文稿,交给会议秘书,请他分发给各位常委。

        等每个常委都拿到文稿后,他才朗声道:“临沂县地处南方省腹地,地域环境限制了本县工业经济的发展。要发展本县经济,只能立足农业,以农业为主导,发展相应农产品深加工产业的经济发展战略。现在,西州市委市政府重视农业发展,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全民大种养的热潮,趁着这股东风,我为本县经济腾飞,制定了本计划。”

        匡融坐在李毅对面,笑道:“李县长,你说的跟刚才的还是一样嘛!还不是要重新盘活经开区?”

        李毅点头道:“不错。经开区是什么?是经济开发区!是一个县的经济起飞点!人家的经开区里结满了金子,可是咱们县呢?经开区里长满了杂草!征了人民的地,却用来长草!还不许人家进去放牛!这才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严重的劳民伤财!”

        郑春山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他不给别人反击的机会,继续说道:“在这个计划里,我提出了三点。第一点,我们要争取获得省级经济开发区的挂牌,这个由我亲自去跑!第二点,经开区所有的资金投入,不花县里一分钱!第三点,一年时间内落户投资千万以上企业二十家,两年内完成利税三千万!”

        李毅的话,慷慨激昂,每个字都深深的击打在临沂常委们身上。

        胆魄!

        这是常委们想到的唯一能形容这个年轻县长的词语。

        孙正阳动容道:“李毅同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里是临沂县委常委会议,通过的决议是具有行政执行能力的!搁在古代,相当于立军令状呢!”

        李毅脸色平静的道:“为了临沂的经济发展,我李毅甘愿立下军令状!如果两年内达不到我计划内的要求,我愿引咎辞职!”

        会议室里立即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解明珍拍打着手中的文稿,忧虑道:“李毅同志,你的决心和魄力,我们都知道了,可是,你给自己开出的条件,是不是太苛刻了一点?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郑春山虽然也为李毅的胆魄而动容,但是,他对李毅殊无好感,此刻冷笑道:“这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真以为世界上有金子等着你去捡呢!”

        李毅笑道:“在其位,谋其政。虽千万人,吾往矣!你们说我贪图政绩也罢,说我求成心切也好!我都不在乎,现在,各位同志,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来反对吗?”

        常委们都处在震惊当中,琢磨着李毅刚才的军令状内容,越想越觉得那几个任务都难以达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谁都没有开口。

        省级经开区,这是有严格数量限制的,每一批的审核,都要通过省政府相关部分的严格考核,对经开区的立项和定位、交通、税收等各个方面都要进行审查,而现在的临沂经开区,根本就是一片荒地,省里能同意审批?

        李毅保证的第二条,是不花县里一分钱,没钱你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别说七通一平或者九通一平,连基本的三通一平你都完成不了,哪个企业吃饱了撑的,敢把钱往这里水里撒?

        一年时间就落户二十家投资千万以上的企业?两年达到利税三千万?

        天方夜潭啊!

        临沂县现在的年财政收入才有多少?

        他一个经开区就能增收三千万?

        笑话!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李毅微微一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继续说道:“当然,我不是神仙,我也要提一个要求,那就是,为了更好的开展经开区的工作,经开区的人事问题,由我李某人做主,请各位常委放权与我!不胜感谢!”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人家连三重大山都主动挑了,难不成连一点甜头都不给?而且,这个人事问题,历来是以县委书记和党群副书记为主,只要他们两个人没有话说,其它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经开区如果真如李毅所说,被他一力搞起来了,自己就算想安排人进去,但是李毅毕竟是主官,如果他不同意,那个安排进去的人,只怕也是个空架子,工作起来肯定步履维艰。

        大家都在盘算着各自的心事,默不做声。

        匡融看向李毅的眼神里,甚至带上了怜悯的色彩。

        这个李县长,年纪轻轻的,本来是大有作为的,只要稳扎稳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混上三年五载,就可以扶正,成为正县处级干部,再过得几年,就是市厅级干部,跨入高干行列。那时,这家伙也就三十出头吧?多牛逼的年纪!

        可惜了,太冲动了!大好前程,就毁在这里了。官场之上,必须步步为营,一着错,满盘皆落索。

        匡融忍不住道:“李县长,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这样的条件,别说完成,便成达成一半,在我们临沂县来说,都是莫大的功绩了!”

        他这是劝李毅不要好高骛远,把标准定低一些,也没人敢说闲话。

        郑春山瞥了他一眼,说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们都激动个啥劲呢?既然揽下了瓷器活,就证明他有那个金刚钻!”

        郑春山这话一说出,匡融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下去,就会得罪郑春山了。

        陈凯明心里突突的打着鼓,李毅这一出唱得有些出人意料,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李毅这么高调的出场,主动往自己身上套上了三道紧箍咒,堵住了悠悠众口。这样一来,这项议题必定能通过,可是,所有的功劳就都落在了李毅身上,没他陈凯明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