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五章 能开下灯吗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五章 能开下灯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既然吩咐钱多去调查吴得利,钱多就知道,这个吴得利的背景不会简单。www.00ksw.org如果只是明面上的背景,李毅自己通过政府方面的关系,就能轻易得到,比如说他的籍贯他的家庭什么的,一查档案便知。

        所以,钱多着重调查的,就不是他的表面关系,而是那些隐藏着的,不为人知的东西。

        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方法,终于将吴得利查了个底朝天,李毅也没有问,蛇有蛇道,以钱多的身份,要去调查一个吴得利,可用的方法很多。

        李毅只关注结果。

        结果比李毅想到的更令他震惊。

        他原来以为,吴得利这个人,最多就是某人的眼线,安排在招待所,负责收集情报之类,偶尔帮着干几件恶心人的事,就好比上次忽然换人之类的。

        然而,钱多调查的结果却是,这个吴得利居然有着双重身份,此人明面上的身份,是政府工作人员,暗地里,却是当地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二当家。

        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这在国内是个特殊的、敏感的词语。

        它的含义,世人都明白,就是通常所说的黑社会。

        但黑社会这个词,在国内是很忌讳的,一个民主法治和谐发展的社会,一个阳光普照欣欣向荣的社会,怎么可能存在黑社会这种东西呢?最起码,官方文字上是不会这么承认的,因为一旦承认了,那不等于打自己的脸吗?

        九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社会矛盾积累到了一个临界点,各种犯罪行为日益猖獗,国家进行了手段强硬的大范围严打,使用雷霆手段,有效打击了嚣张的犯罪团伙。

        严打风潮一过,各种犯罪团伙又开始萌芽。

        权,钱,势,三者间互为依存,而以权力为最大。有钱无权钱难保,有势无权势不长。

        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只有依附在权力的保护伞下,才能无所顾忌的疯狂的敛财。

        这个吴得利就是临沂县里最大犯罪组织中的老二,这个组织在当地有个名称,叫做帽子帮,据说成立之初,正是严寒冬季,几个元老级别的人物,人人头上都戴了帽子,于是就有了这个称呼。

        帽子帮的人,当然不可能时刻在头上戴个帽子,就跟斧头帮的人,也不可能时刻提把斧头在手里一样。听说每个正式帮众,都会在身上纹一个帽子形状的图案,以做记号。如果遇到大规模帮战时,他们也会统一戴上帽子,以壮声威。

        李毅问道:“知道他们老大是谁吗?”

        钱多道:“没有查到,这个老大很隐蔽,我暗查了许多天,都没有看到过他露面。侧面打听,就连很多帽子帮的帮众,都没有见过老大的面。看来,这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李毅沉吟道:“这个老大,只怕跟吴得利一样,也是政府里面的人,甚至可能是高官!”

        钱多道:“还有一件事,那个姓舒的服务员,那天确实是被他们开除出去了,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接了回来。”

        李毅笑道:“这事是我办的。可能他们想利用舒畅来诱惑我,可是舒畅没同意,他们便来了这招釜底抽薪。”

        钱多道:“冯芸芸周边的暗哨忽然全辙了,要不要去跟她见上一面?”

        李毅道:“去!”

        两人出了门,其时天已擦黑,县城的街道上,行人渐稀。

        新任招待所所长名叫刘光明,也是个十分油滑的中年汉子,李毅一出门,他马上就笑着跟上来:“李县长,出去逛街哩?”

        李毅笑道:“随便走走。晚饭不用替我准备了,我在外面吃。”

        “好咧!”刘光明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谄媚的笑容。

        李毅自从升任副县长以来,最大的感觉就是,身边忽然出现了很多带奴性的人,这种感觉,以前在乡镇时从来没有过,就连在水督办时,也很少看到。而在这县级衙门,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种人。

        究其原因,乡镇干部大都是泥腿子出身,多少保留了农民的朴实,就算想巴结上司,功夫做出来总是差点火候,离奴性还远得很。而且,乡镇里面,权力的力量毕竟显现得不太明显,还用不着奴颜婢膝的讨好上级。

        而他所接触到的水督办等省直机关,里面的人大都是年轻人,离开学校时间尚短,对权力的欲求还不是太大,就算有想法,读书人的自尊和年轻人的面子,也让他们难以点头哈腰的向人表达奴性。

        而市县两级机关,最是权力斗争的旋涡中心,里面的人大都在社会上摸爬打滚了很长时间,惯看世态炎凉,对权力的力量更加直观,也就更加热切,追逐名利之心自然更强烈,为了升上一官半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和尊严?

        奴性,也是慢慢的自觉的养成的。

        这是对权力的一种顶礼膜拜!

        常在领导身边的人,尤其容易养成这种奴性,招待所所长这个职位,很不幸的要经常接触领导。那么这个职位上的人,奴性也就表现得更加夸张。

        古井巷子只是一条小街道的名称,这里并没有古井,以前或许有,但随着历史的变迁和城市的建设,古井早就消失在哪个不知名的朝代里。

        参差的电线,像一团乱麻,横穿过古井巷子的上空,把原本就不大的天空,划割成许多的小碎片。

        东倒西歪的电线杆间,杂乱无章的扯起很多绳索,上面挂着花花绿绿的女人内衣裤和小孩的尿布。

        正是饭点,老旧低矮的平房里,油黑脏乱的小窗口,飘出喷香的菜味。

        爆炒辣椒的味道呛得钱多咳嗽两下,他抬起手,指着一座楼房的二楼道:“就在这上面。”

        李毅四处瞧瞧,信步走上去,昏暗的楼道,一个提着垃圾袋的男人哼着小曲走下来,见到李毅二人,一直打量着。钱多瞪了他一眼,他马上就加快步伐,下楼去了。

        来到二楼走廊,钱多找到冯芸芸住的房间前,敲了敲门,敲了半晌,里面才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哪个?做死的敲么子!”

        房门哗啦一下从里面拉开,一个身材妖娆脸蛋妩媚的女人站在门口,疑惑的问道:“你们找谁?”

        李毅道:“就找你。”

        “找我有么子事?”

        “我是朱靖安的朋友。”

        一听朱靖安的名字,冯芸芸摔了一下门,冷笑道:“你们走吧!”

        李毅伸手挡住门,说道:“能让我们进去谈谈吗?”

        “随便!”冯芸芸扭着硕大的屁股,转身走进去。

        李毅向钱多示意,钱多点点头,站在门口。李毅只身走了进去。

        房子里的装修和家具都很旧了,沙发都没有,只有几张竹椅子。

        李毅皱了皱眉头,心想她不是朱靖安的情妇吗?而朱靖安又是传闻中的贪官,怎么住得这般寒酸?

        “你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你一定以为我跟着朱靖安,就是为了贪图钱财,也一定从他那里搞了很多钱,一定生活得锦衣玉食吧?”冯芸芸讥诮的说道。

        这个女人虽然没有化妆,也没有收拾自身,但给人一种慵懒的美,这种美,从骨子里头散发出来,尤其吸引男人。

        难怪朱靖安对她如此着迷。

        李毅淡淡的道:“唔,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朱靖安刚出事,你不可能太事张扬。”

        “哼!”冯芸芸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从桌子上拿起烟盒,问道:“抽吗?”

        “不客气。”

        冯芸芸抽出一支,点着了火,夹在手指间,吸了一口,问道:“他叫你来做什么?”

        李毅道:“带你离开。”

        “你知道我的事吗?”

        “知道一点。”

        “那你确定你能带我离开?”

        “可以。”

        冯芸芸起身走到窗户边,向外面看了看,说道:“他们这两天忽然放松了警戒,是你在背后使力?”

        李毅道:“你说的他们,是指戴帽子的那些人吗?”

        冯芸芸道:“不错。”

        “我没有使力,但是,他们可能听到风声了。总之,我可以带你安全离开,并且让你见到朱靖安。”

        她就倚在窗边,吸着烟,房间里还没有亮灯,窗外幽暗的灯光照射进来,映出她那张有些颓废美的脸,显得很白。

        良久,她才说道“我不想见他了。你能带我离开的话,就让我去别的地方吧。”

        “为什么?你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

        “感情?我跟他之间,没有感情。”

        李毅不懂的看着她。

        她接着道:“只有交易。”

        李毅更加的疑惑。

        冯芸芸道:“你这么帮他,他给你什么报酬?”

        “他说,可以用临沂的一些故事来跟我交换。”

        “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些故事。来交换我的自由。”

        “你现在不自由吗?就算跟他在一起,你也不自由?”

        冯芸芸忽然走到李毅面前,脱掉外套,还要解里面的衣服。

        “能开下灯吗?”李毅问道,黑灯瞎火的,他感到这个女人太不真实。

        冯芸芸话里满含苍桑与无奈:“对不起,我没钱交电费,供电局所已经停止供电了。”

        她继续脱她的衣服。李毅虽然风流,可也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上的种马男子,沉声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怕什么?”冯芸芸解开胸前的扣子,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脯,高耸的山峦间,纹着一个黑色的纹身,运用目力仔细一看,可以看出来,那是一个帽子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