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章 看你不顺眼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章 看你不顺眼

    作品:《官路弯弯

        窗外警笛声大作,警察来了。www.00ksw.org

        不到两分钟,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就上到了二楼。他们接到报警电话,说醉香楼有悍匪杀人,不敢大意,全副武装的赶了来。

        走廊里看热闹的人群见到端着手枪的警察,马上就自动让开了。

        “不许动!不许动!举起手来!”留下两个在房外警戒,四个警察冲了进去,端起枪,瞄准李毅和钱多。

        很显然,他们自动的把钱多和李毅当成杀人悍匪了。

        李毅根本不理睬警察同志们,他走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面前,伸手拍拍他的脸,捏着他的下巴,用力扳过来,盯着他的眼睛,嘿嘿一笑:“伍少爷,还认得区区在下吗?”

        此人正是杜鹃市副市长伍家春的公子,人称花花太岁的伍彬。

        伍家春倒也是个人物,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当上了杜鹃市的常务副市长,以他的年纪和能力,将来接任市长,甚至升到省部级都有可能。

        可惜,他一心扑在工作上,老婆又是个麻将鬼,成天就知道玩麻将,生个儿子,从小宠溺,却无人管教。十几岁上就不学好,初中时糟蹋了一个校花,不想校花家里也有些背景,双方家长各使神通,斗了半天法,结果还是伍家略胜一筹,校花委屈转学,伍彬继续在学校横行霸道。

        这个家伙,从此更加肆无忌惮,食髓知味,搞妹子搞上了瘾,接连糟蹋了十几个女学生。初始,女学生家长们都不敢告他,后来民怨沸腾,各个家长联合起来,告上了法院,并且写了举报信,寄给了省纪委和省委书记,把伍家春父子一并给告了。

        这一来,伍家春也保不了儿子,最后虽然没能判他的刑,却从学校休了学。

        伍彬臭名在外,别的学校都不敢收他,如果哪家学校敢收他,只要传出风声,那这个学校的女生就会联合抗议,集体要求转学。

        于是,伍彬干脆不上学了,终日在外厮混,认识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物。随着伍家春的权力越来越大,伍彬的胆子也越发大了,只要他看中的女人,总要想方设法搞来玩玩。花花太岁伍少爷的名声,也就更加名扬南方省。

        伍彬看到李毅,又是害怕又是嫉恨,强扭着头不回答。

        李毅却猛的一拳击在他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嘴角鼻尖全是血沬子。

        警察同志见了,带队的那人大喝道:“好大的胆子,警察来了,你还敢行凶!铐起来!”

        两个警察就就往前走,想要抓李毅。

        钱多忽然动手,抓起一个酒瓶随手扔出来,正好砸在其中一个警察的手腕上,那个警察吃痛,哎哟一声,手枪就往下掉。其它三个警察吃惊之下,枪口全部对准了钱多。但房间里人多,他们不敢贸然开枪。

        钱多早料到他们不敢开枪,夷然无惧,飞起一脚,就把其中一个警察的枪给踢飞了,那支手枪要落地的刹那,他另一只脚顺势挑起,正中那个手枪,剩下的两个警察还以为他想夺枪呢,都瞄准了他的手臂,只要他敢摸枪,就准备开枪射击。

        钱多脚尖一挑,那把枪横着飞出去,磕在一个警察的手臂上,那个警察只觉得全身一麻,身子不由自主的就软了,手中的枪跌落在地。

        只剩下那个领队的手里还端着枪,他为钱多的身手咋舌的同时,也感到自身的危险,大叫道:“别动啊!再动我就开枪了!”

        钱多迎着他走过去,警察舔了舔嘴唇,手指一紧——说时迟,那时快,钱多的手飞快的伸出去。

        警察扣动扳机前,一根黝黑的枪管已经抵在了他的太阳穴,同时听到开保险的声音。

        那人吓得一啰嗦!因为这次出警,只有四个配枪警察,四只枪,现在三只在地上,一支在他手上,这就说明,钱多的枪并不是他们的,而是他自己的!

        持枪匪徒啊!而且看他的身手,绝对不是一般级别的匪徒,就算是他见过的特警,也没有这般麻利干净的身手!

        “喂!小心走火啊,杀警察很大罪的!”被人用枪抵在脑袋上了,他只能服软。为人民服务固然重要,但保住小命更加重要。

        钱多左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本子,打开来,展示给他看。

        那个警察看清楚之后,马上放下了手中枪,关了保险,艰难的道:“同志,误会!误会!我们是110出警!”

        钱多冷冷的道:“出去!否则我会将你当场击毙!”

        “是,是,请问是哪位首长在这里?”

        “你想知道吗?”

        “不想,不想!快走,检起枪,快出去!别问为什么!”

        四个警察同志出去后,一时之间也不敢离开,就在外面疏散人群。一个警察小心翼翼的问道:“邓队,对方什么来头?”

        邓队瞪了他一眼:“什么来头?说出来吓死你!只要我们敢动他一根毫毛,他打死了我们,还不用负责任!”

        其它人听了,面面相觑,面露骇然之色。

        孙薇和沈歆瑶等人步子小,又都穿着高跟鞋,赶到之时,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不知道里面情况怎么样了。孙薇着急,拉着一个警察就问里面的情况。那个警察不说具体情况,只叫她别管闲事。

        沈歆瑶说这不是闲事,我们的朋友都在里面呢!

        警察问你们的朋友是什么人?

        沈歆瑶说是两个男人,一个很白很斯文,一个很黑很精神。

        警察马上肃然起敬,说里面情况很复杂,不过,你们的朋友都没事,请在外面耐心等候。

        孙薇和沈歆瑶等人听了,也只有在外面干等。

        李毅今天也是头一回见到钱多的配枪,不过并没有多惊奇,爷爷能派钱多来保护自己,配把枪实属正常之举。

        伍彬等人的脸色却可以用凄惨来形容了。

        伍彬发抖道:“你、你、你、想怎么样?”

        李毅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好,一定如实回答。”

        李毅问道:“你今天到这里来,为什么?”

        “玩、玩,那个女人是候大宝送给我玩的,你喜欢尽管拿去好了,我不玩了。”

        “哦,你到西州来,就为了玩一个女人?你既然如此不配合,那就只好把你交给钱多了。你还不知道是谁吧?就是我身后那位配枪的黑汉子。”

        伍彬看了看黑黑的钱多,还有那黑黑的枪洞,牙齿打战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的事,你一定也知道。你说或者不说,我都已经知道了。我现在问你,只是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你要是不知道把握,那我就没办法了。”

        伍彬眼神闪烁,还是不敢说。

        李毅知道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招出来只是迟早的事情,冷笑道:“看来,我还要下点猛药才行。”呼的一拳打过去,击在他眼眶上,伍彬哎呀一声,钻心的痛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说!我说!”

        李毅松开手,点头道:“很好,说吧!”

        伍彬一脸哭相道:“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啊!”

        李毅冷笑道:“要不要我给你一点提示?赵龙!你认识吧?”

        伍彬一听到赵龙的名字,浑身一激灵,大喊道:“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递递口信什么的,根本不知道具体计划。”

        李毅道:“那你知道邱童吧?”

        伍彬眼皮连跳,半晌才承认道:“认识。”

        李毅一脚踩在他身上,冷笑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说出幕后人,二是自己承担一切后果。”

        伍彬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下不了决心。李毅拍拍手道:“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看来,你是甘愿为了兄弟而背负一切罪名了?你可要想好了,这么多的罪名判下来,绝对够你死上一百次了!”

        伍彬终于下定决心,咬牙切齿的道:“是田伟出的主意!胡斌找来的人!我只是在中间跑跑腿。”

        李毅有些意外,没想到他会供出这两个人来,说道:“陆俊跟你们不是玩在一起吗?他就没参加进来?”

        伍彬摇头道:“没有。陆少现在都不在省城了,听说到下面当官去了,我很久没见到他了。”

        李毅将信将疑,问道:“上次在省城,我可是放你们一马了,你们为什么还想着要害我?我们之间,似乎没有生死大仇吧?”

        伍彬光棍的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没有为什么,看你不顺眼,就想整死你,怎么着?”

        李毅奋起一脚,踢在他胸口,只听咔嚓一声,肋骨断裂的声音清脆而响亮。

        李毅冷冷的道:“我也看你不顺眼,就想踢你,怎么着?”

        候大宝脸上的肥肉吓得直跳。他现在才明白,李毅这个人,看上去很不随便,可他随便起来却不是人!自己虽然也算坏事做尽,但对付对手,却还真没有李毅这般手段残忍而恐怖。

        候长贵更是心惊,难怪当他提出候家时,这小子一脸的不惊不惧,初以为他是不懂京城候家的能量,现在看来,自己低估他了!这家伙,不是不知候家为何物,而是知晓后却不屑一顾!

        这份谈定和从容,得有什么样的深厚背景?

        他忽然想起来,听说京城李家新添了一个男丁,还听说是遗落在民间的私生子,莫非就是这小子?

        一念及此,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了这祖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