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章 候家?我等着!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章 候家?我等着!

    作品:《官路弯弯

        居然被女人耻笑,还是被美女耻笑,这个美女还是自己看上眼的!

        情何以堪?

        丁玉升几时受过这等奇耻大辱,脸色瞬间就变绿了。www.00ksw.org

        此人纨绔惯了,平素仗着家里威风,在西州欺男霸女,做惯了坏事。反正,就算犯到公安手里,家里人一出面,马上就能保出来,这种事情一多,公安见了他都绕着走,更加助长了他的气焰。

        沈歆瑶还在发出她那倾城之笑,丁玉升恼羞成怒,顾不得是什么场合了,怒骂道:“臭婊子!你得瑟啥呢!靠脸蛋吃饭,你以为多高贵呢?扒光了衣服,跟站街女又有几分不同?信不信我分分钟搞死你?”

        沈歆瑶没想到他张口就骂人,还骂得如此粗鄙不堪!气得香肩发抖,一时不知如何计较,骂回去吧,有失体面,任他狂吠吧,实在气人。

        马广宇皱了眉头,悔恨不该请这人过来。

        颜秋玉也是神情不愉,这是她女儿的生日宴会,在人在酒会上这么没教养的乱骂一通,丢的也是她家的颜面。但这个人是马广宇请来的客人,而且,她常在西州混,也多少知道一点丁家的情况,当下是敢怒不敢言。

        李毅却不顾忌,冷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沈小姐,不必跟一只畜生治气,你被狗咬了,难道还想着咬回去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沈歆瑶嫣然一笑,果然把刚才的不愉快冲淡了。她看了李毅一眼,这个年轻人,可比马广宇丁玉升之流成熟稳重多了,说话既有文采,又风趣幽默,长得也一表人才,真是人中之龙啊!

        这么想着,她忽然觉得,芳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剧烈的激荡了一下。她羞答答的低下头,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芳心大动?或者说少女思春?羞死人了!

        丁玉升怒目横眉,冷笑一声,再也忍不住,抬起手掌,狠狠的打向李毅。不料他刚一出手,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黑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让他的手伸在半空里,前进一寸不得,后退一寸不能,就跟上了一个紧箍咒,他越动,箍得就越紧。

        他又惊又怒,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炭头正睁着雪亮的双眼看着他。

        他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岂能分不出好歹?一见钱多那精气神,就知道这是硬扎子,当即服软道:“兄弟,快放手。我不过是想跟李毅兄弟亲近亲近,你误会了。快放手,痛死我了!”

        钱多不说话,也不放手。

        一桌人都停下了酒食,看着丁玉升和钱多。

        李毅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对身后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

        马广宇起忙起身,过来说道:“李毅,算了吧,叫你朋友放开丁少吧,大家都是朋友,适可而止吧。”

        李毅道:“你求情求错人了,他得罪的人不是我,而是这位沈小姐。放不放过他,得由沈小姐说了算。”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沈歆瑶。

        沈歆瑶粉脸一热,没有说话。

        钱多捏住丁玉升的手腕,用力一扳,丁玉升额头马上就冒出汗来,他哇哇大叫道:“沈小姐,求求你了,刚才是我混蛋,求你放过我吧!”

        沈歆瑶心地善良,同时也怕惹出什么大祸来,对钱多道:“算了,放开他吧。”

        颜秋玉见丁玉升的叫痛声不似做伪,想来是真痛了,也怕闹出大事来,不可收拾,连忙喊道:“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钱多还是一脸的沉静,并不说话,也不放手。

        丁玉升痛得咬牙大叫:“喂,你没听见吗?沈小姐已经叫你放手了!”

        沈歆瑶却看出来了,根底还在李毅这里,就对李毅道:“李先生,叫你朋友放开他吧,今天是小薇的生日,这么闹太不合适了。”

        李毅点点头,喊了一声:“钱多。”

        钱多马上跟电脑机械人得了指令似的,手指一松。

        丁玉升哎哟一声,甩着痛臂,满含怨恨的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撂完句江湖常见的场面话,也不跟杨文亮他们打招呼,径直往外走。

        丁玉升是马广宇喊来的,此刻出了这种事情,最尴尬的就数马广宇了,他追上去,拉住丁玉升的胳膊,说道:“丁少,对不起,今天的事是个误会……”

        马广宇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家庭出身,在他们所谓的西州四大才子里面最没有地位,丁玉升平素都不会卖他面子,此刻更加不把他放在眼里,打开他的手,怒道:“误你妈的会!”大步走了。

        酒宴到这里,似乎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孙薇也不高兴,冲马广宇道:“你看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下次不要再来找我!”搂着沈歆瑶道:“瑶瑶,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沈歆瑶拍拍她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马广宇两面不是人,费力不讨好,耸耸肩膀,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杨文亮笑道:“丁少就那脾气,你们别跟他一般计较,好啦,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散了吧。”拍拍马广宇的肩膀:“兄弟,保重!小伟,我们走,换场子找乐子去。”

        查伟摇头晃头的跟着拍拍马广宇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道:“兄弟,放手吧,那姓李的不好惹。信哥的,得永生!”

        孙薇等人也准备离开。颜秋玉安慰马广宇两句,追上孙薇,拉了她手,低声道:“这个李毅太冲动了,他朋友得罪了丁玉升那小子,多半讨不到好果子吃,你快叫他们马上离开西州。”

        孙薇笑道:“丁玉升又怎么了?他还能把我们给吃了?妈,你放心吧!出不了事。年轻人之间,有些摩擦很正常嘛!”

        颜秋玉道:“总之,你听妈的,今晚早点回家,别到外面去玩了。”

        孙薇推她道:“好啦,我懂的!你快去陪爸爸吧!”

        李毅和钱多出了酒楼,问道:“你跟踪的怎么样?”

        钱多低声道:“毅少,大猴子小猴子都在里面呢!正跟一帮人喝酒。看来上次那案子,没能整倒他。”

        李毅冷笑道:“我早就料到了。认识那些人吗?”

        钱多道:“不认识,应该都是当官的。哦,桑榆又被他们喊来陪酒,这一次只怕凶多吉少。”

        李毅道:“柳钢被候长贵经营了那么久,肯定有一帮子心腹死忠,对付一个桑榆当然是小菜一碟。”

        钱多望了望酒楼上面,欲言又止。

        李毅笑道:“怎么?想要英雄救美吗?”

        钱多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毅少,我觉得她挺可怜的。”

        李毅道:“去吧。救了她后,叫她别回柳钢了,给钟达打个电话,另外给她安排一个工作。”

        钱多笑道:“多谢毅少。”

        李毅道:“去吧,小心些,别闹出大事来。完事后打电话给我。”

        钱多憨厚的笑了笑,轻快的跑回了酒店。

        沈歆瑶她们在不远处谈话,等李毅走近了,说道:“李毅,谢谢你。”

        李毅笑道:“这三个字太没有营养了。”

        旁边的孙薇促狭的一笑,忽然推了沈歆瑶一把,沈歆瑶身不由己就往前倒,扑在李毅怀里,樱唇正好亲在李毅脸上。

        孙薇拍着手,一脸坏笑的道:“这样够有营养吧?不怕你女朋友误会的话,我还可以在你那半边脸也加点营养!”

        李毅猝不及防,摸着半边脸,嘿嘿一笑。

        几个美女立时起哄。沈歆瑶羞得粉脸通红,挽起衣袖就要呵孙薇的痒痒。

        看着四个美女花蝴蝶般在眼前追嬉,李毅大饱眼福,心里臆想,要是把这四朵金花搂在怀里,那可爽歪歪了。

        忽然,哗啦一声,一张椅子撞破一层楼的玻璃窗户,落在地面,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被地面反弹起来,再次落地。

        美女们吓得尖叫,抱成了一团。

        李毅暗道:“不好!钱多这小子动手了!”来不及招呼她们,一个箭步窜向酒店阶梯。

        上了楼,只见一间包厢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打斗声。

        李毅快步走到门口,分开那些看热闹的服务员和顾客,只见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男人。

        衣服被人撕裂开来的桑榆,正护着自己的前胸,露出一片雪白的后背,衬着紫色的乳罩带子,格外醒目。她瑟瑟发抖,躲在钱多身后。

        钱多则黑着脸,站在当中,脑袋上不知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流着殷红的鲜血。他也懒得去擦一下,任由那血流过黑脸,淌进了脖颈,看上去异常威武恐怖。

        候长贵惧怕的躺在地上,往后缩着:“喂,你别乱来啊!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

        李毅大声问道:“怎么回事?候长贵,候大宝,你们怎么在这里?”

        候大宝见到李毅,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怒骂道:“姓李的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啪!钱多一脚踹在他面门上,冷冷的道:“你再骂一句,我会叫你后悔从娘肚子里爬出来!”

        候大宝果然不敢做声了,只用那双闪躲的冒着仇恨之火的眼睛盯着李毅。

        候长贵又怕又怒,声嘶力竭的喊道:“李毅,你给着记着!这个仇,我候家一定会报!”

        “候家?”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我等着。”

        忽然,他眼睛的瞳孔猛的收缩,他看到地上几个人中,有一个他认识的!

        虽然那人看到他进来后,就一直扭着脸不敢看他,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原来如此!

        李毅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