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章 游戏规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章 游戏规则

    作品:《官路弯弯

        下车时,李毅对钱多说道:“钱多,跟我们一起吃吧。www.00ksw.org”

        钱多看了一眼孙薇,欲言又止。李毅呵呵一笑:“走吧,这是我大学同学。”

        这家酒店有个好很好听的名字:石头记。风格也很特别,不但房子的外墙装饰用的是石头,连包厢的名字也是用的石头。

        雨花石,芙蓉石,苔玛瑙,红玉髓,绿松石,天青石,红宝石,碧玉等等,不一而足,每个包间里面,都摆放着跟名字相应的石头,蔚为奇观,若不是孙薇领着进来,李毅冷不丁经过,真要以为是走进了天下奇石大赏呢!

        向来对外界无动于衷的钱多,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此时刚到饭点,包厢大都空着,几个人一路走过去,大饱了眼福。

        孙薇选了紫水晶。进了包厢,李毅啧啧感叹:“有品味,创意独特!这酒店的老板有头脑!”

        孙薇笑道:“你就别夸我妈了,她就一俗人,就是钱多了烧包!”

        李毅讶道:“原来是你家的产业!呵呵,孙薇,你深藏不露啊,在学校时,可没听说你有这么好的家庭条件。”

        孙薇不以为然的道:“家世再好,也是父辈打拼下来的,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最敬佩的,就是你这种人,凭自己的本事,一步一个脚印,实现心中的梦想。这才是精彩的人生!”

        李毅笑道:“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多少人羡慕不来呢!”

        孙薇道:“我爸工作忙,我妈呢,生意忙,爷爷奶奶去世得早,从小到大,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一家人和和睦睦坐在一起吃饭的情景,我已经久违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来,点菜。”

        李毅点了两个菜,把菜谱递给钱多,钱多也点了两个菜。孙薇自己也点了两个菜,又给每人点了一只大闸蟹,笑道:“现在正是吃蟹的好季节,可惜这东西太阴凉,不能多吃。”吩咐服务员来瓶红酒。

        菜上得很快,李毅端着红酒杯子,轻轻的旋转着杯中血红的液体,这玩意他已经很久没尝了,都快忘了滋味,前世的生活,此刻想来,有如南柯一梦。或许,所谓的前世,真是他今生所做的一场梦?

        孙薇看着他,问道:“李毅,你以前经常喝红酒吗?”

        李毅点点头,又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怎么?”

        孙薇道:“我觉得你喝酒的姿势很优雅,很有电视里头那种英国绅士的风度,这可是一项熟练活,外行人装不来的。”

        李毅没有回答,只盯着她的眼睛看,她并不躲闪,四目相交的刹那,两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钱多既不喝酒,也不聊天,甩开嘴巴大吃。李毅和孙薇一杯酒还没喝完,他已经吃完三碗饭了。

        孙薇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能吃饭的人,有些惊奇的道:“李毅,你这个司机蛮有意思哦。”

        钱多冲她嘿嘿一笑,露出满口白牙,还有满口的白饭粒。

        孙薇道:“你别光顾着吃光饭,夹菜吃啊。”说着,起身夹了一根鸡腿放在钱多碗里。

        钱多也不客气,大口的吃着。

        孙薇中间上洗手间的空档,钱多忽然说道:“毅少,我觉得这女的对你有意思。”

        李毅一向拿他当朋友看待,笑道:“别胡说,她是我和小玲的同班同学呢。”

        钱多道:“我觉着她比郭小姐好。”

        李毅骂道:“小样,没出息,一根鸡腿就把你给收买了!”

        钱多扒拉完饭粒,筷子一放,说道:“我先出去了,在车子上等你。”

        李毅明白他的用意,是想给自己和孙薇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便点了点头。

        孙薇回来后,对李毅说道:“我妈在店里,刚才她看到我了,一会儿她可能会过来。”

        李毅见她眉眼间隐有忧色,问道:“怎么了?你很怕你妈吗?”

        孙薇摇头道:“也不是怕。她那个人,怎么说呢,样样都好,就是太好强……”

        “小薇,害我到处找你,你这死丫头,原来躲在这里呢。”一个中年妇女大步进来,她穿着名贵的丝绸唐装,发髻高挽,颇具东方女性的神韵。

        李毅看她形貌,跟孙薇有几分相似,起身喊了一声:“阿姨好。”

        来人正是孙薇的母亲颜秋兰,她猛然间见到女儿跟一个年轻男子在一起,立马变了脸色,问道:“小薇,你躲着你爸爸,躲着我,就是为了跟这个男人一起过生日?他是谁?”

        李毅没想到今天居然是孙薇的生日,有些讶异,这么特别的日子,她为什么把自己喊过来相陪?见颜秋兰正盯着自己,说道:“阿姨,我是孙薇的大学同学。”

        孙薇给双方做了介绍。

        颜秋兰听说是女儿大学同学,脸色好看了一点,问李毅:“你是哪里人?”

        李毅淡淡的道:“我是涟水县人。”

        颜秋兰道:“县城的?”

        李毅道:“不是,枫林镇乡下的。”

        颜秋兰哦了一声,笑道:“小薇啊,马广宇在醉香楼等你去呢。”

        孙薇甩开颜秋兰拉她的手,说道:“妈,我在这里陪同学呢,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

        李毅颇感尴尬,原来孙薇拉自己来,是当挡箭牌呢!他说道:“孙薇,你忙吧,我先走了。”他现在身份不同,偶尔玩玩暧昧,无伤大雅的调**都可以,但不想掺合到人家的婚姻大事里去。

        颜秋兰道:“既然是同学,就一起过去坐坐吧。”

        李毅本想告辞,但看到孙薇求助似的眼神,心里一软,就答应了:“好吧。那就叨扰了。”

        颜秋兰在前面带路,走出了石头记。

        孙薇对李毅道:“对不起啊,李毅,我没想到会这样。”

        李毅淡淡一笑:“没什么,都是同学嘛。你跟小玲还是闺蜜呢!”

        听到李毅提起郭小玲,孙薇的脸色明显暗淡了一下。

        醉香楼是西州市最豪华的酒店,离石头记并不远,几个人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出门的时候,李毅给钱多打了一个手势,叫他在后面跟着。钱多下了车,跟了上来。李毅对颜秋兰介绍说这是他的同事。颜秋兰看了看钱多的样子,心想什么工作啊,晒得这般黑!李毅跟女儿是同学,都是大学毕业生,想必不会去挖煤吧?

        醉香楼的装潢跟石头记全然相反,一个讲究品位,一个讲究气派。走过金碧辉煌的大堂,上到三楼。这里的包间都是以山命名,马广宇订的包间牌名是黄山。

        马广宇是西州市一个富商的儿子,醉香楼就是他家的产业,马家跟孙家,刚开始时,因为同行生意相嫉妒,彼此相处并不融洽,后来马广宇无意中认识了孙薇,一见钟情,有意结交,双方的关系才渐渐缓和。

        生意场上,资金拆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颜秋兰生意上碰到了困难,马家知道后,主动相助,无偿借了一笔巨款给颜秋兰,帮助她渡过了难关,从那以后,两家的关系就益加亲密了。

        马广宇笑意吟吟的迎上来,献上一大束鲜花,喊了一声:“小薇!祝你生日快乐!”伸开双手,就要拥抱孙薇。

        孙薇巧妙的把鲜花挡在胸前,马广宇抱住花束亲了一下。

        孙薇道:“马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毅,今天专程过来陪我过生日的。”

        她这话说得很有技巧,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却又在模糊中表达了很多东西。

        马广宇果然满怀敌意的打量李毅,半晌才道:“呵呵,欢迎。小薇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大家都请坐吧。”

        他这话回得也有技巧,言外之意是把孙薇当成自己人了,李毅只是他们的朋友。

        李毅为他的风度赞了一声,笑道:“我是孙薇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联系,今天也是无意间碰上了。”

        马广宇恍然大悟,感激的看了李毅一眼,呵呵笑道:“啊呀,我也是南大毕业的啊,比你们高两届呢!算起来,我还是你的学长!”

        孙薇的一点小计谋,被李毅一句话就给戳穿了,无奈地瞪了他一眼。

        钱多忽然扯了扯李毅的衣服,轻声说道:“毅少,我刚才看到小猴子了。”

        李毅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小猴子?”

        钱多道:“就是柳钢那个候大宝!”

        李毅冷笑道:“老猴子在不在?”他心里清楚,像候长贵那样的人,一时半会是整不垮的。

        因为他是一个圈子里的一环,只要有人动了这个圈子中的任何一环,其它人都会跳起来保护他。上次唐文红的案子,让他受到了牵连,加上省委高层的夺权运动,这才撤了他的职务。

        但是,只要这阵风声一过,他很快就会换一个地方卷土重来,甚至升上一级也未可知。国内官场的游戏规则,历来如此。只要你背后的势力没有倒,加上你还有可用之处,你就不会轻易的输掉这场游戏。

        钱多道:“没看到。不过,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女的,好像是叫桑榆的。”

        李毅想了想,说道:“你去探听一下情况,注意安全。”

        这时,孙薇在座位上招手道:“李毅,快过来坐啊!”

        李毅拍了拍钱多的肩膀,钱多会意,略微点头,示意李毅放心,转身走出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