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一章 官场笔记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一章 官场笔记

    作品:《官路弯弯

        对官员而言,绯闻是一味毒药。www.00ksw.org

        它的第一毒害,就是不管你有没有,反正别人是信了。

        它的第二毒害,在于蜚短流长,像蒲公英的种子四处散播。

        绯闻经过语言的包装,加以艺术夸张,最后的版本,几近传奇。

        李毅走马上任的前任,临沂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朱靖安,就被绯闻毒倒在大好官途上。

        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

        朱靖安觉得很冤,他振振有词的对调查组的同志说,包养情妇的事,不独他一人有,为什么只查他一个人?他虽然有一个情妇,但那是有感情的,是双方自愿的,比起那些强迫少女的人来,他算是道德的楷模了。

        调查组的人反问他,都有谁强迫少女了?你有证据吗?

        朱靖安马上就闭口不言了,打死他都不开这个口。

        比起绯闻来,更令机关人员感兴趣的,是职位的更替,由此引发出很多的谣言。

        朱靖安落马了,来接任他的人会是谁?

        另外还有五个副县长,似乎谁都有机会,谁都有可能。而当所有的谣言自动终结时,李毅的名字也就传遍了县府机关大院。

        马红旗原本只想安排李毅一个普通的副县长,但不知怎么的,省委组织部忽然发文,直接任命李毅为临沂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这令马红旗对李毅再度刮目相看,明白这个年轻人虽然低调,但背景绝不简单。

        临沂位于西州的东部,紧临涟水县的东端。

        临沂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小县城,工业基础较好,农业特色突出,是南方省粮油商品生产基地。

        住处还没有安排,李毅暂时住在县政府招待所里。

        县政府招待所后边有几座小楼,很隐蔽,位于大门后面一个幽闭的小院中,平常几乎不见走动的人影。每座小楼都是两层,每层只有几个大套间。这里平常并不住人,只用来接待上级领导,本县领导初来之时,还没有安排住处的,也会被安排住进这里。虽然不常住人,但每天都会有专人来打扫卫生,这里的环境和服务,是前面大楼的客房所不能比拟的。

        上任第一天,自然是县政府设宴接风。临沂县的头面人物,悉数到场。

        县委书记陈凯明,长相魁梧高大,梳着大背头,露出光亮的额头。此公不苟言笑,黑脸方鼻,声如响雷,天生几分威严。跟李毅握手时,握得很紧,那宽厚的手掌比李毅的手要大上一码,他一手握住李毅的右手,一手拍了拍李毅的肩膀,说了两句欢迎致词。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才是临沂县的一把手,无人可以替代。

        县长孙正阳斯斯文文,头发三七分开,梳得一丝不乱,戴着一幅黑框蓝膜眼镜,走路不疾不徐,说话慢条斯理,握手时有板有眼,轻轻晃了三晃就松开,跟李毅聊了几分钟。此人给李毅的感觉:这是典型的秘书型领导。

        县委党群副书记郑春山,此公身矮体胖,走路的时候双手都是端着肚子的,满面红光,逢人就笑,跟他的职位身份十分不配,李毅初见时,还以为是政府办主任呢。

        县纪委书记吴开林,精瘦的中年人,双目炯炯有神。

        县委组织部长解明珍是临沂县唯一的女性常委,剪着齐耳短发,大妈级别的人物,亲和力很强。

        县委宣传部长席如松,架一副金边眼镜,学识型领导,看他言行,八成是笔杆子出身。

        县委统战部长吕智鹏,大大咧咧的一个人,笑声爽朗。

        县政法委书记姜浩,走起路来都带风,脸上有道刀疤,据说是在一次特别行动中被疑犯所伤,这道刀疤给他平添了几许令人不敢正视的威仪。

        县人民武装部部长边建军,平头,敦实,方头大耳。

        城关镇党委书记匡融,总是含笑点头,腰板略弯,想来是长久在领导眼皮底下,经常弯腰驼背,导致了他习惯性的点头哈腰。

        以上十人,再加上李毅这个常务副县长,就组成了临沂县委常委班子。

        副县长洪伟明,是几个副县长里年纪最大的,李毅的到来,实际上是抢了他的位置,因此他对李毅的怨念也最大,匆匆握手就走开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副县长李国良,瘦高个,穿着正式的西装,很有洋派作风,此人正是年轻得志,是临沂县的一颗政治新星。

        副县长怀远方,穿着十分朴素,打眼一瞧,很像一个工人师傅,他冲李毅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副县长骆峰,鹰嘴鹞目,长长的鼻尖,富含心计的类型。

        副县长邵玉香,女性,三十来岁,长相普通,是几个副县长里唯一对李毅露出过笑脸的。

        陪同李毅下来的,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皮波。他当这个副部长有两年多时间了,只是在选举部长时接连受挫,错过了两次晋升的时机。但是,现任部长就快到退休年龄,他的呼声很高,很有可能就是下届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皮波对下面各个区县的领导都十分熟悉,当即一一为李毅做了介绍。

        本次宴会,说是为李毅接风,但酒桌上的核心却是皮波。李毅初到任上,惜词如金,每说一句话之前,都会过一下脑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行差踏错。

        他酒量在柳林时已经锻炼出来了,但是今天却没有完全显露实力,他不想给人留下一个酒鬼的感觉。临沂的干部因他是新来,也都很随意,劝酒也就讲究个场面,走走过场,并没有认真。

        酒品看出人品,一只酒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什么都在里面了。

        热闹的酒会一过,众人看似个个都喝高了,走路都是打弯弯的,趁着酒劲,个个都捧着皮波,说了很多恭维话。把个皮波也吹得晕晕乎乎的。

        宴会时间不长,该走的过场走完了,该说的客套话说完了,大家便相视着,会意一笑,起身离席。

        离席的次序也是有讲究的,李毅自觉的走在一众常委的后面,却又走在几个副县长的前面。

        皮波被众星拱月似的出了餐厅,大家都说要送他回房间,他挥手说:“你们都回去吧!不用送了。”

        大家推拉一番,后面的人都过来跟皮波握手离开,只剩下陈凯明和孙正阳一左一右的陪着他。陈凯明扶住了皮波,大声道:“皮部长,我送你回房。”

        李毅往自己的住处走去,一个男人快步走过来,弯腰笑道:“李县长,这边请!”

        招待所里路灯并不太亮,李毅只来过一次,走错路了。

        李毅偏头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认出来了,此人名叫吴得利,是县政府接待处副主任兼县政府招待所所长,来的时候见过一面。

        吴得利伸手扶住李毅,笑道:“李县长,这边走。这后院里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小楼的,一条是通往县政府大院后街的,方便得紧。”

        李毅道:“我没醉呢!吴所长,你去忙吧。”

        吴得利嘿嘿笑道:“我不忙。我的工作就是为领导服务。现在李县长住在我们这里,就是所里最大的领导,服务好您,就是我的工作。”

        李毅不能拂了他一片好心,干脆装成三分醉样,由他扶着走路。李毅图方便,就选了一楼的左手那间房,房前栽种着几竿修竹,此时斜月疏照,竹子婆娑起舞,发出沙沙的响声。

        这幢孤寂的院子里,忽然多了几许莫名的凉意。

        李毅在门口站定,抬头看了看灰蒙蒙不甚清明的天空,再望望昏暗的四周,问道:“整个后院,就住我一个人?”

        吴得利道:“暂时就住李县长一个领导。不过,我们会给您分配两个服务员,分日班和夜班照顾您的起居。正要请问您,是安排住在您的套间里呢,还是另外住在旁边的服务员房间?”

        李毅顺着他的指点,看到自己的套间旁边,果然还有一间小房间。

        李毅连连摇手道:“不用人照顾,我自己忙得过来。你们该干啥就干啥。”

        吴得利有些惶恐的道:“李县长,是不是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

        李毅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份的转变,现在是常务副县长了,说出来的话,自己可能觉得没什么,但听在下属耳里,就是责骂了。他又摆了摆和,说道:“那就随你安排吧,往常怎么办的,你照办就行。我没有特别要求。”

        吴得利这才转忧为喜,紧走几步,开了房门,请李毅进去。他像个管家婆似的,四下里仔细瞧了一遍。一忽儿伸手在家具上摸摸,看看手心上有没有灰尘,一忽儿跑到睡房,看看被褥是不是换了全新的。直到李毅打着哈欠,冷冷的说要休息了,他才意犹未尽的赔着笑脸,退出房间。

        李毅洗了把冷水脸,驱散了酒气和睡意,拿出日记本来,在上面写写划划。

        他把今天交往的人名一一列出。然后在每个人名的后面,都写上几句简短的评语。

        今天在酒会上,他仔细打量过这些人,观察这些新的同僚,确定其人品性情,大致划定一下,分成三六九等,在后面划上小小的五角星。星级越高,就说明此人需要格外留心。

        他不是李毅的发明,他前世曾听说过,有些官员就是如此这般来处理人际关系,他于是依样画葫芦,也搞了这个官场笔记本。

        正自写着,响起三下敲门声,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外面喊道:“李县长,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