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十一章 新的征途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十一章 新的征途

    作品:《官路弯弯

        马红旗走后,他手里拿着这个手机,却像是拿了个烫手山芋,恨不得马上追上去还给马红旗。www.00ksw.org但想想别的领导秘书,老板还不如自个官大呢,但个个都用上了这款新式手机,心想自己偶尔贪一次,也不算什么吧?何况马红旗那个人,两人关系那么好,想必他也不会出卖自己。

        每个犯错误的人,都会千方百计为自己开脱,黄书琪也不例外。

        他正拿着手机把玩呢,门忽然开了,温玉溪走了出来,瞥了他一眼:“你在玩什么呢?”

        黄书琪吓得连忙起身,右手往身后一藏,弯腰笑道:“没什么。”心念一转,干脆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把那个手机拿给温玉溪看:“温书记,是这样的,我表哥买了台新手机,他不会用,叫我教他,我也不会,正对着说明书学习呢。”

        温玉溪嗯了一声,没再追问此事,随意的问道:“马红旗出来后,问你什么了吗?”

        黄书琪心跳加速,但这么久的省委一秘当下来,心理素质也够硬了,平静的回答道:“他问我,李毅跟书记有什么关系,我回答说没关系,他就走了。”

        温玉溪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往外面走去。

        黄书琪飞快的把手机放入裤子口袋,提起公文包跟了上去。

        他在心里暗叹侥幸,自以为躲过一劫。他不知道,这只小小的手机,看似影响不大,却改变了他今后一生的命运,这也是黄书琪始料未及的。

        这是后话,容后再表。

        远在西州的李毅,接到薛雪打来的祝贺电话时,这才明白,自己真的要走了,而且,将离开柳林,离开涟水。

        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来得太过快了一点!

        柳林致富的三步曲,这才走到第二步啊!

        再给一年半时间,哪怕只是一年时间也好啊!那么,自己的抱负和理想,就能更好的实现。

        王家村的大棚收成一直不高,问题还没有解决。

        周家冲的生态种养也出现了一点小问题,等着他去寻找答案。

        村中城刚刚成立不久,太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处理……然而,今天一过,所有这一切,都将与他无关!新的书记将来上任,每个官员的观念和理想各不相同,至于他的政策措施今后还能不能被坚持下去,那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他问薛雪,是谁来接任,薛雪回答说是枫林镇的副镇长温可嘉。

        李毅笑着回答说,薛姐,可惜啊,不能到涟水县去陪你了。

        薛雪说,距离才能产生美,你离我远了,才会偶尔的想想我,真在我身边,你会烦我的。

        刚挂了电话,温可嘉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温可嘉有些无颜面对的意思,一个劲的声明,绝对不是他搞的鬼,他可不想来摘好兄弟的桃子。

        李毅笑道,欢迎你来摘我的桃子,这桃子在你手里,可能还是一个桃子,若是到了另外一个人手里,可能就变成柑橘或者土豆了!

        两人哈哈大笑,然后相约交接那天一起喝个痛快。

        再次徜徉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跑过长长的老街,来到镇中学的操场。

        几个相熟的球友,热情的招呼他一起打球。李毅笑着跟他们玩了一会儿,就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回来在那家没有挂牌子的夫妻面店里点了一碗辣椒面,**辣的吃完,额头后背,沁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走过老桥,到新街那边转悠了一圈,在石板凳上坐了半个小时,吸了三支烟,这才起身,缓缓的走回镇政府。

        经过镇医院,他想到自己初来柳林之时,曾站在这里,许下豪言壮语:“如果不将这里变成富饶的土壤,我就埋在这里充当化肥!”

        此刻言犹在耳,可是,举目四顾,触目之处,柳林镇还是那个柳林镇,跟他来时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唉!李毅重重的叹息一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短短时间内,想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何其难啊!

        “李书记好啊!”一个挑菜的老农笑呵呵的经过。

        李毅不认识他,但他却认识李毅。

        “你好啊,大爷!到镇上来卖菜啊?”李毅笑着打招呼。

        “呵呵,是啊。李书记,下次再来我们村,一定要到我家吃个便饭啊!”

        “好啊!下次一定去叨扰。”

        镇委班子为李毅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会,会上,几个大老爷们搂着李毅哭出了声。

        胡继昌拉着李毅的手,劝着酒:“李书记,你以前总说工作忙,不敢多喝酒,现在你要走了,不忙工作了吧?今天你要是不喝醉了,明天我就拿枪堵在镇政府大门口,不准你走!”

        李毅举杯一饮而尽:“好!我今天就醉倒在柳林这片深情的土地上!”

        周厚健端着酒杯,大声道:“同志们听到没有?不把李书记灌醉了,咱就不是柳林的好汉!”

        李毅跟周厚健碰了一杯,说道:“老镇长啊,周坤的事,我做得有些过分啊!对不起你了!”

        周厚健道:“那是他罪有应该!不怨李书记!李书记,我从来就没服过人,但是我服你!来,再喝一两!”

        李毅又是仰头喝光。

        这个晚上,他彻底醉了,被人背回宿舍里时,还在挥舞着手臂,口齿不清的大喊大叫:“我没醉,再喝一瓶!”

        迷糊中,一个温热的身子贴了上来,一双火烫的唇,在他脸上、身上亲吻。

        多情的少女,似在要这离别的夜晚,将自己的身体融入李毅的身体,合二为一,永不分离……第二天一大清早,李毅就出了镇政府大院,钱多拎着简单的行李跟在他身后。

        深秋的早晨,起了浓浓的大雾,把小镇的空气都给打湿了。

        往日喧嚣的小镇,今天显得格外的清静。

        李毅回过头,看了一眼尚在熟睡中的文河,还有那静静横跨在河上的老桥,踏着坚定的步子,向汽车站走去,他将从那里踏上新的征途。

        柳林镇没有直达临沂县的班车,必须到西州去转车。

        开往西州的早班车上,没有一个旅客。李毅和钱多上了车,在前排坐了,静静的等待发车时间。

        售票员拉拢车门,中巴车缓缓驶出汽车站。

        此时,一轮火红的太阳升了起来,强烈的阳光射进来,驱散了浓浓的迷雾。

        钱多捅了捅李毅的腰,轻声道:“毅少,你看外面。”

        李毅打眼一瞧,立时就怔住了。街道上挤满了人,那一张张熟悉的脸,都带着真诚的笑容,向着中巴车挥手。

        经过新桥时,看到桥梁两端挂了很多的画布,布上画着一幅幅画。

        头一幅画着一张凳子,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小孩坐在上面。

        第二幅画着一棵大白菜,长在一个薄膜盖住的棚里。

        第三幅画着一只大青蛙,正在捕捉黄瓜藤下的蚊子。

        第四幅画着一株猕猴桃树,上面结满了累累硕果。

        第五幅画着一只凶恶的猴子,用绳子捆了个结实。

        每幅画,都代表着李毅在柳林这片土地上做过的事迹。

        多么朴实的人民啊!我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己!他们却桩桩记在心里,还用这般热烈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敬意。

        前面传来一阵锣鼓声,却是柳钢的职工组成了锣鼓队,来为李毅壮行。

        袁国平挡在中巴车前,挥手大喊:“李毅,你不能走啊!”

        司机停了车,回头看李毅。

        李毅道:“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可以吗?”

        司机道:“李书记,没事,等你一天都行!”

        李毅下了车,袁国平走上来,喊道:“李毅,你欠我的东西都还没有还呢!你就打算这么开溜了?”

        李毅道:“袁总,你不至于这般小气吧?虽说我占了你一点小便宜,可是我也没白拿你的东西啊,你想想看,你给你们柳钢的技术支持,随便都能抵你给我的那点东西了!”

        “啊哎,李毅,我不是舍不得那点东西啊,我是舍不得你走啊!要不这样好了,你来我们厂,我把总经理让给你来做都行!你这一走,我们柳钢到哪里请这么好的技术顾问去啊?”

        李毅笑道:“袁总,你这话我中听!我也没走远,就在临沂县呢,你有空上那找我喝酒吧!”

        袁国平道:“那是肯定的啊!你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不然,我要大摆三席,跟你不醉无归啊!”

        李毅微微一笑:“以后有的是机会。”转身对站在他身后的金铭笑道:“金秘书,也欢迎你上临沂做客啊!”

        金铭笑着同他握手,俏皮的笑道:“李县长,我一定会去的!不过,不许再坑我了哦!”

        李毅哈哈一笑,忽然看到花小蕊一直跟在不远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正望着自己发呆呢。

        李毅朝她用力的挥挥手,大声喊道:“小花,再见!”

        “李书记,再见!”前来送行的人们大声的喊道。

        李毅在心里默默的说:“小花,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中巴车缓缓驶过长街,街两边挤满了各村赶来的农民,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李毅要离开的消息,都自发的赶了来。街上的人越聚越多,中巴车越开越慢。

        李毅频频向车窗外挥手,看着那一张张扑素而真诚的笑脸,李毅的眼眶渐渐的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