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十章 洗牌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十章 洗牌

    作品:《官路弯弯

        送李毅回到宿舍,花小蕊问道:“李书记,我收了你的钱,你心里是不是就好过一些?就不会觉得你欠我什么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潇洒的走了。www.00ksw.org”

        李毅看着她有些凄婉的俏脸,忍不住抱紧了她,骂了一句:“傻瓜!我能走多远?只要你不想离开我,我就养你一辈子!”

        花小蕊扑到他怀里,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柳林镇今年最大的喜事,就是凤凰山区的几千个山里人,告别了土屋生活,也离开了世代为生的大山,搬进了漂亮新式的红砖瓦房。

        村民们感到最新鲜的变化,是用着跟城里人一样的卫生间,完事后还可以用自来水冲洗!

        这两样改变,让村民觉得,自己住的小区,真不愧“村中城”这个称呼。

        大家喜庆的同时,也深深的记住了带给他们这一切的镇委书记李毅的大名。这是他们这些农村人,头一次记住镇委书记的名字。

        猕猴桃基地产生的效益,比李毅预期还要好。

        农合社的收入节节攀高,镇财政的口袋一天比一天富裕。

        直到此时,周厚健才真正明白,自己跟李毅的差距,不只一丁半点。从一个镇长的角度来看,他是真心为李毅的本事所折服。

        就在柳林镇上上下下大喝庆功酒的当口,针对涟水官场的洗牌却在悄然进行。

        西州市常委会上的那些争斗,外人无从得知,他们只知道,吴清源要离开了,薛雪将接任县委书记的工作。而这个空出来的县长人选,却被市委书记的贴身秘书张列给占了。

        这一点让所有涟水县的副镇长都大失所望,他们在听到风声之时,就各展手段,四下活动,为仕途上更进一步而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然而,当尘埃落定时,结局却是如此的出人意表,却又在情理之中。

        县里一动,乡镇一级也随着改变。

        张列上任不久,就对下面的各个乡镇主要领导进行了几轮调迁辙换。

        马红旗指示张列,头一个要辙换的,就是柳林镇党委书记李毅!

        在向温玉溪的一次述职过程中,马红旗有意无意的点出一句:“温书记,我们市现在的农业发展喜人啊!尤其是枫林镇,自从来了一个年轻的副镇长之后,大力改革,勇敢创新,开创了一番新局面!”

        温玉溪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年轻人,就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温可嘉,反问了一句:“是吗?”

        马红旗见温玉溪虽然表现得很平淡,但眉眼之间,还是隐有得色,知道这马屁拍到正点上了,笑道:“可不是嘛!我们的革命队伍里,就是缺少这种有想法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啊。对这种好同志,就应该多压压担子,给他们一片广阔的天地去自由的发挥,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温玉溪点头道:“嗯,大力提拔年轻有为的同志,这一点我支持。”

        马红旗干脆把马屁拍到家,继续说道:“我准备调他到柳林镇当镇委书记,让他担当大任!柳林镇在我市的地位比较特别……”

        “你等等,柳林镇,当镇委书记?”温玉溪伸手凌空点了点,拦下马红旗的话头。

        马红旗还以为温玉溪是怕温可嘉升得太快,招人非议,笑道:“这个年轻人,虽然只是副镇长,但他能力出众,我们用人才,就要不拘一格嘛!有能力的同志,就应该用到重要岗位上去!我相信没人敢说闲话。”

        温玉溪问道:“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柳林镇现任书记,是叫李毅吧?”

        马红旗道:“是叫李毅。温书记对下面的情况真是了然于胸啊,连一个小小的镇委书记居然也记得名字。”

        温玉溪沉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安排李毅同志?”

        马红旗道:“李毅这个人,能力一般,却又嚣张傲慢,目无领导,不适合担当一镇书记的重任,调他到县里某个局任个局长,也就人尽其才了。”

        温玉溪平静的道:“红旗同志,按理说,你是西州市的党委书记,治下的县镇两级人事调动,不必向我汇报,可是,既然你跟我提到了刚才这两个人,我却不能不多两句嘴了。”

        马红旗连忙道:“请首长示下。我洗耳恭听。”

        温玉溪平静的道:“你提到的枫林镇的那位副镇长,是我的儿子温可嘉。”

        马红旗一脸惊讶,仿佛刚刚得知的样子,做恍然大悟状,笑道:“难怪,难怪,虎父无犬子啊!”

        温玉溪道:“你的话,和可嘉跟我说的,却是大相径庭啊!红旗同志,你说我是信你好呢,还是信我儿子好?或许,我还是信这几份报纸的好?”温玉溪从后面的文件柜里翻出几张报纸来,扔给马红旗。

        温玉溪的话并没有说得很重,甚至还带了几分调侃的味道,可是马红旗听了,却是暗暗吃惊。他知道,温书记这是生气了!只是还在努力憋着没发作出来!

        他接过那几张报纸,仔细一看,更是心惊胆颤。原来,这几张报纸,上面都有柳林和李毅的相关报道!

        柳林和李毅上了报纸,这不稀奇,稀奇的是,温玉溪居然单单把这几张跟李毅有关的报纸给留了下来,这个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温书记对柳林模式很感兴趣?还是温书记和李毅有什么关系?想到那天去柳林视察时,温可嘉和李毅的亲密劲,顿时头冒冷汗,今天的马屁,只怕要拍在马脚上了。

        “温书记,这个,这个……”

        “你不必多说,你的心意,我明白。”温玉溪道:“大力提拔年轻干部,这个方向是不错的。”

        马红旗心眼马上就活泛开来,心想温书记这话什么意思?起码一点,他没有否定自己提拔温可嘉,看来情况还不算很糟糕!父望子成龙,温书记也是一个凡人,自然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能进步能出息。

        既然提拔年轻干部的方向没错,那就是处置李毅的方式不对!人家在柳林开创出这么好的局面,立下这么大的功绩,却让温可嘉跑去摘了桃子。温书记可能觉得对不起李毅吧?

        “温书记,临沂县还缺一个副县长,我看李毅同志过去比较合适。”

        温玉溪想了一会,问道:“临沂县?怎么这么耳熟啊。”

        马红旗道:“上次临沂县不是有个副县长因为包养情妇,闹得沸沸扬扬吗!就是那里。”

        温玉溪道:“哦,那里的县委书记是叫陈凯明吧?我见过他一面。”

        马红旗笑道:“对,就是陈凯明。此人是唐省长任副省长时提拔起来的。这个人脾气不好,不知怎么的把自家主子也给得罪了,唐省长都当省长了,他还窝在那个小地方,难以升迁。他跟县长孙正阳也很不对付。孙正阳是杨烈以前的秘书,两个人都很强势,各不相让。所以,我想调李毅同志前去调和一下。首长,你意下如何?”

        温玉溪只身南下,到南方省上任,也有一段时间了。

        在这个本土势力相对强大,而且出了名排外的南方省,他的权力之路,走得举步维艰,到现在也只能说达到了一个平衡点。很多市县,还是被本土势力所占据。就拿西州市来说,现在除了马红旗跟他走得比较近之外,其它的市县两级领导,能跟他说表忠心的还没有几个。

        他安排温可嘉和李毅到西州,用意就是投入一个问路石,把西州这池子水给搅浑了,把沉在水底的大鱼都给搅起来,他好浑水摸鱼。

        事实证明,他这两颗石子丢对了。李毅在涟水县的举动,让他从中得到了政治实惠。一个袁国平,一个吕治新,都是通过他的手段提拔起来的。在西州这片省中腹地,又多了两支强兵。

        现在李毅要被调到是非之地临沂县去,他心里隐有期待,不知道这个愣小子,还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他淡淡的回答道:“这是西州市的人事调动,你们自己拿主意就行。”

        这就表示同意了!

        马红旗终于放下心来,然而,他还是没能搞清楚,李毅跟温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告辞出来后,马红旗笑着向黄书琪道:“黄处,向你打听个事,李毅这个人你认识吗?”

        黄书琪眼神一闪,回答道:“听说过。”

        马红旗道:“他跟温书记什么关系?”

        黄书琪道:“没关系。”

        马红旗哦了一声,拿出一台手机来塞在黄书琪手里。

        这是一只最新款式的爱立信数字手机,比起大哥大来,更加的小巧玲珑,模样精致,售价上万。

        马红旗道:“这是别人送我的,一下就送了好几台,我留着也没用,黄处你们年轻人喜欢时髦,应该喜欢,就拿去玩吧。”

        黄书琪略微推辞一下,也就不客气的收入衣袋。

        这不是他第一次收受别人的礼物,但却是头次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

        身为领导秘书,他深知这个职位来之不易,也就格外珍惜。一直以来都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从来不接受下面人的东西。顶多也就拿条烟或者一盒茶叶什么的,不敢犯什么大错误。可是,这只手机却打动了他的心,神使鬼差之下就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