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七章 天上掉馅饼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七章 天上掉馅饼

    作品:《官路弯弯

        田新勇哦了一声:“到底什么事?”

        张列这才慢悠悠地道:“你们村搞的那些个大棚和生态种养,你都懂吧?”

        “懂啊,都是李书记领导我们一手搞起来的。www.00ksw.org”

        “嗯,这就行了,记住,在马书记面前,千万别提李毅的名字。”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有你的好处!”

        于是就冷了场,相跟着来到二号楼的三楼,进到最里面。

        田新勇有些紧张的整了整身上的衣裳,这是他特意翻出来的新衣服,还是去年过年的款式,此时穿起来,有些不合时节,显得太过厚重,但这是他最新的衣服,也是他自认为最得体的衣服,所以就穿了来见马书记。

        本以为进了办公室就能见到马书记,在张列推房门的时候,田新勇就酝酿了半天,马书记三个字在嗓子眼打了半天转,房门一开,他跟着马列走进去,马上就要喊出口,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他刚喊了一个马字,就收住了口。

        张列瞄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我的办公室,马书记的在隔壁。”他走到一扇小门前,轻轻的敲敲,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进来!”

        张列这才领着田新勇进去,一进门,他立时就收起了刚才的傲慢,堆起满脸的笑容,略微弯腰说道:“马书记,柳林镇高山村的田新勇田主任来了。”

        马红旗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叫他进来坐吧。”他并没有抬头,手中拿着一支钢笔,在一份文件上写写划划。

        张列请田新勇在沙发上坐下,走到马红旗桌边,揭开桌上的茶杯看了看,然后端到隔壁去泡了茶,顺便给田新勇也泡了一杯端了过来。

        泡完茶,张列就出去了。

        田新勇有些手足无措,好奇的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宽敞明亮,干净整齐,比他见过的任何一间办公室都要大气。

        窗边一个大书柜,里面摆满了书。

        书柜边摆着一盆高大的发财树。

        田新勇看到发财树,便有些好笑,不管什么人,好像都很喜欢这种树,连市委书记也不能免俗。

        宽大的办公桌,真皮大班椅,后边一溜文件柜,里面挤满了各类厚厚薄薄的文件。

        文件柜上头的白色墙壁上,挂着一幅字条,写着几个遒劲苍老的字:“公生明,廉生威。”用墨显老,更加气势如虹,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看来是名家手笔。

        田新勇有些口渴,端起茶杯就喝,但不想水是烫的,烫得他啰嗦了一下,放下杯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马红旗只是低头看文件,并不理他。

        田新勇一边坐立不安,一边猜测马书记喊他来的原因。

        马红旗长得清瘦,个子较高,一张国字脸,眉粗颧高,颇有威仪。

        他花了二十来分钟看完文件,这才抬起头来,缓缓说道:“你就是田新勇?”

        田新勇慌忙起身,答道:“马书记好,我就是田新勇。上回你来高山村,我还给你带过路的。”

        马红旗重重的嗯了一声,说道:“你们高山村的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和种养,搞得不错,值得表扬啊!”

        田新勇道:“马书记,我可不敢居功,这些都是我们李书记的功劳,李书记为了……”话说到这里,他猛然记起张列的嘱咐,看马红旗反应,见他果然脸色不愉,暗想糟糕,一不小心就提了李书记的名字了。

        马红旗确实不高兴,田新勇张口就是李书记,说的还是“我们李书记”!

        在西州,他马红旗才是最高的书记!才是你们的书记!

        官场中的称呼,很有讲究,一般正式场合,都是称呼职位,可是像现在这种情况,李毅和马红旗虽然都是书记,但两者地位却相差太多,田新勇同时叫出书记来,虽然没有错,但无形之中,似有贬低马红旗抬高李毅的意思。马红旗当然会不高兴了。

        田新勇嘿嘿一笑,硬着头皮说下去:“李书记为了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合种养,真是呕心沥血,有一次感冒,发了高烧……”

        “好啦!”马红旗右手在桌面上重重一敲,说道:“你懂就行了!我今天喊你来,是想问问你,如果叫你独当一面,负责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合种养,你能胜任吧?”

        “能啊,所有的技术我都学到手了,现在别的村都靠我在指点呢!”

        “嗯,你现在是村主任——这样吧,我调你到市农业局来,担任种植业管理科的副科长,只要你推广大棚得力,一年后,我保你升到科长!”

        田新勇激动得手脚发颤,平白无故,天上就掉馅饼下来了?还砸在自家头上了?市农业局的副科长啊!这样的好职位,正是他孜孜以求的啊!

        他双手互相搓揉,嘿嘿笑道:“马书记,你要我做什么事?”

        马红旗道:“简单!我想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合种养。这两个东西,既然是好东西,就要全市共享嘛!你们柳林人富了,也要带动全市人民发家致富嘛!”

        田新勇道:“马书记,可是,我听李书记说过,现在还不到大规模推广的时候,就连我们一镇之地,生产出来的产品,就够整个西州市消费了。真要全市人民一窝蜂的上来大搞种养,这个会出大问题的。”

        “呯!”马红旗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李书记大还是马书记大?”

        田新勇眼皮一跳,答道:“当然是马书记大。”

        “那就听我的!”马红旗道:“李毅同志的确是个好同志,他有想法,有干劲,可惜,思想太过狭隘,目光不长远,只局限于柳林一镇之地!这是他的局限啊!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可以到市农业局报到。”

        田新勇内心里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马红旗的话,说得很直白,他也听明白了。

        马红旗的意思,是要跳过李毅这一层级,直接让他田新勇全面负责整个西州市的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合种养。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也许是他田新勇跳出农门的唯一机会!

        副科长的职位,一年后就能升任科长!那就跟李毅书记平起平坐了!

        这个诱惑真的很大,大到可以让他忽略很多东西,甚至出卖很多东西!

        马红旗道:“怎么?高兴傻了?快回去吧,呵呵!年轻人,好好干!”

        田新勇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端起杯子,一口就喝光了杯中水,起身走到门口,回过身向马红旗躹了一躬,然后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回到柳林镇,他并没有马上回高山村,来到镇政府外,望着那院子里的二楼某个窗口,怔怔发呆。

        那个窗口内,李毅正坐在办公桌前辛苦的办公吧?他正在为柳林的下一步发展设计蓝图吧?

        田新勇回忆起跟李毅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起他那句口头禅:“莫急,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想起他为了解决生态种养的一个又一个难题时,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直至病倒在场地上……无论如何,也该去向李书记说明一下!这事反正是纸包不住火,自己调到市里去,李书记迟早要知道,与其日后他从别人嘴里得知,还不如自己上去告诉他!

        他咬咬牙,毅然走进大院子,径直上了二楼。

        “哟,这不是田主任吗?”花小蕊正好从李毅办公室里出来,见到田新勇,笑道:“来找李书记汇报工作啊?快去吧,李书记刚才还夸你来着!”

        田新勇顿感羞愧难当,勉强笑道:“花主任好。”

        花小蕊展颜一笑:“你上次送给李书记吃的那些丝瓜,李书记吃完了直夸好吃,叫我打电话给你,叫你下次来时再带一点的,我忙着就给忘了,现在跟你说一声,你下次再给捎来吧!”说完捧着文件走开了。

        田新勇只觉得喉咙里头似有什么东西堵塞住了,憋得难受。

        他迈不开步子,只觉那扇门有千钧重,他怎么也推不开。

        他忽然掉转身子,打算飞奔回家算了,实在无脸见李书记啊!

        李毅在里面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呵呵笑道:“是新勇来了吗?怎么不进来?”

        田新勇哎了一声,推门进去。

        李毅拿了一盒清凉油,正在涂太阳穴,指着椅子道:“坐吧,要喝水就自己倒,在我这里不用拘束,我可没拿你当客人看待。”

        田新勇笑了笑,拿杯子倒了杯凉开水,一口喝了,抹着嘴巴问:“李书记,你头痛吗?”

        李毅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凤凰山区的村中城建设,有几个难题没有解决,想了半宿,天亮时才睡着,醒来后头就一直痛。呵呵,没事,坐吧。我正要找你呢。”

        田新勇嗯了一声:“李书记,你也悠着点,事情总是忙不完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呢!我们柳林,可都指望你呢!你可千万不能累垮了。”

        李毅哈哈一笑:“我又不是林黛玉,身子骨没那么弱!新勇啊,你有没有别的想法啊?”

        田新勇心里一突,心想莫非李书记知道自己去过西州了,一时涨红了脸,半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