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五章 斗争白热化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五章 斗争白热化

    作品:《官路弯弯

        胡继昌道:“是时候向吕局汇报一下了,也是时候向候史二人进行一次求证了!只要他们愿意作证,赵龙之罪,必定难逃一死!”

        李毅道:“赵龙还只是一个马前小卒!真正的幕后黑手,还隐在暗处呢!胡所,继续严审倪力和那个邱童,我相信,他们知道的还有很多!这两个人,是关键的人证!”

        胡继昌道:“我明白,我这就回去审问倪力。www.00ksw.org这小子,做了人家的炮灰还不自知呢!”

        李毅道:“倪力是赵龙放出来的一颗烟幕弹啊!哼,聪明反比聪明误!……”

        桌上的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毅走过去,抓起话筒,沉声道:“你好,哪位?哦,唐剑,有什么事?胡所就在我这身边,嗯,有事你就说吧,那么慌里慌张的做什么?说清楚点,什么?你再说一遍!”

        胡继昌紧张的看着李毅,目光里含着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李毅啪的一声扔掉话筒,一拳擂在桌子上:“倪力死了!就死在你们派出所里!周坤差一点就遇害,还好唐剑等人发现得及时,现在正送往镇医院抢救!”

        “啊!”胡继昌跳将起来:“他奶奶的,我才离开多大一会,就出这么大的乱子,这帮小兔崽子们,卵用都没有!李书记,我去看看!”

        李毅道:“一起!”

        倪力死得十分蹊跷。派出所里有两间临时押解室,倪力就死在其中一间,而要进入这间房子,必须从派出所的大门经过,大门两边有户籍室,还有收发室,里面都有人值班!

        事发之前,当班的民警们都没有发现异常,也没留意到可疑人口出入。

        直到周坤发出一声惨叫,唐剑等人才有所惊觉,冲过去时,周坤倒在血泊中,一把锋利的小刀,偏离周坤心脏数厘米,插在他胸口。若不是周坤也有着数年的从警经验,会一点擒拿格斗,只怕也要像倪力一般死于非命!

        唐剑等人赶到时,与凶手打了个照面。

        凶手个子不高,一米六八左右,短小精悍,穿着一件灰色衬衣,蓝色长裤,左眼处戴了一块黑皮眼罩。

        凶手并不恋战,行动迅速的逃逸。

        唐剑恨声道:“我们几个追了上去,但那人跑起来跟豹子一般!简直像个长跑运动员!李书记,胡所,他手里还有枪!一只真正的五四手枪!奶奶的,跑到镇上菜市场门口,他扬起了手枪,作势欲开枪,我们都吓住了,怕他伤到平民百姓,就躲起身来,转过眼,就不见了他的踪迹!”

        李毅道:“是不是赵龙?”

        胡继昌道:“就是他!我马上向县局汇报!此事非同小可!带枪的凶手,对社会危害太大了!”

        李毅道:“嗯,你即刻向县局汇报,严查车辆!防止赵龙外逃。同时注意保护周坤的安全。我要回去召开紧急党委会,部署一下安全工作。”

        几人正闹哄哄的,外面传来周厚健愤怒的吼声:“胡继昌你个王八蛋!我大义灭亲,把周坤亲手交给了你,你他奶奶的,居然让他死在你们派出所!你们派出所这么多人,都是吃屎的啊?你还我周坤的命来!”

        李毅寒着脸,看着周厚健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其它党委成员也来了几个。

        周厚健见到李毅,气不打一处来,颤抖着身子道:“李书记,胡继昌这家伙,是你一手提拔的!这事情你也要负责任!姓胡的小子,毛都没长齐呢,能力不足,经验欠缺,哪里能担当一所之长的重任?当初我就铁着心要反对,全是你促使他当了所长!现在搞出这么大的祸事来,你难辞其咎!”

        李毅冷声道:“周镇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所长的职务,是上级公安机关任命的!非我李毅所能为!现在周坤同志只是受了一点伤,正在抢救之中,你别满口声声的咒他死行不?”

        周厚健怒道:“哟!死了一个还不够吗?呃?死的不是你亲人,你当然无动于衷啰!我告诉你,周坤真要有个好歹,你也别想好过!”

        李毅道:“周镇长,请冷静!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谁也不想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抓到凶手!不然后果堪虞!我建议,马上召开党委会,研究一下。”

        李毅虽然说的是建议,但并没有给周厚健等人商量的余地,右手一挥,就往镇政府走去。

        半个小时后,柳林镇党委班子成员悉数到齐,坐在简陋的会议室里,商量杀人事件的善后事宜。

        周厚健还是一脸的愤慨,出口即是脏话,语意所指,不外乎李毅和胡继昌:“我们柳林镇,原本是治安良好民风淳朴的一个老镇,可是今年以来,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许多怪事,奇事,现在还出现了凶事!”

        李毅看着神情激荡,实则眼现神采的周厚健,心里冷笑,看来他是憋不住了,想要乘此良机,杀一个回马枪了!当即回道:“周镇长,你这话我就不懂了。据我所知,柳林镇的治安,一向不太好。反倒是今年以来,各类案件的发生率都下降了一半以上。我们在座的都是党员干部,要说真话同,要讲证据!不要想当然的信口开河!”

        周厚健又拿周坤的事情做文章:“李书记,我刚才的话,并非针对某个人,更加不是针对你。以前柳林的治安是不太好,可是长久以来,也没出现过杀人案件!而且是闯到派出所里去行凶!派出所是干什么的?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现在连所里的人命都得不到保障了,还能指望他们去保护谁呢?这很能说明问题啊,同志们,依我看,这派出所该换换人啰!”

        李毅皱眉道:“这事情只是个案,我们不能因此否定派出所同志们大半年来的工作成绩!凶手赵龙是一个有着丰富反侦察能力的退伍兵,此人精通博斗和枪术,十分难缠,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个意外。”

        其它委员们看到一二把手针尖对麦芒的掐了起来,都理智的没有开口。

        胡继昌烦躁的把烟盒掏出来,却发现盒子是空的,嘟囔了一句粗口,把烟盒揉成一团,往角落里的垃圾桶里丢过去,啪的一声,不偏不倚正中桶心。

        李毅掏出自己的香烟,扔给他:“胡所上任以来,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能力不容置疑!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讨论的不是人事问题,公安派出所的人事任免,也不是我们能在这里讨论决定的。现在事情已经出来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安排下去,各村组务必做好安全有效的防范措施。我再重申一遍,凶手是有枪的!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我们每个党委成员都要马上行动,到各自负责的村组,进行通知和部署!……”

        周慧道:“我同意李书记的安排,我是宣传委员,这事情我一定认真落实!”

        李毅对她点点头:“凶手极有可能潜逃到山村隐藏,我们要做好村民的工作,如果有发现凶手行踪的,请他们不要打草惊蛇,即刻报案,请公安同志前去抓捕。”

        金振波道:“我们可以画出凶手的画像,到各村张贴,提醒大家注意。”

        李毅道:“嗯,我相信县公安局会有一套详细的抓捕方案。胡所,你是不是还要到县局开会?你先去吧。”

        胡继昌应了一声,抓起李毅给他的那包烟,放进口袋,起身走到门口,忽又回过身子,说道:“请李书记放心,我胡继昌如果抓不到赵龙,甘愿引咎辞职!”

        李毅挥挥手:“去吧!”

        胡继昌出了门,看到王湘凤在走廊外等着他,一见他出来,就上前问道:“怎么回事?我听说你们所里死人了?”

        胡继昌道:“嗯,凶手还有手枪,你这段时间注意一点,没事别出门。我赶到县城去开个会,回来再谈。”

        王湘凤道:“你小心些,真遇上了凶手,你别逞能!你别忘了,我还在等着你娶我呢!”

        胡继昌眼眶一热,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背道:“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好好活下去!”

        会议室里,李毅和周厚健的唇枪舌剑还在继续。

        周厚健抛出周坤,固然是为了保住周坤的命,同时尽量为他脱罪,但是何尝不是在漂白自己,同时将李毅一军!你瞧瞧,我连自家的亲侄子都供出来了,可见我是何等的清白!

        而此刻,他抓到了攻击李毅的最好借口,我把人交出来了,你们却没有看好他,让他的人身受到了受害!这是你们的失职。

        他目的很明确:胡继昌必须下课!他要夺回派出所的大权!

        李毅岂能容他得逞?他在心里冷笑,派出所的人事任免权在县局,只要县局有吕治新盯着,就不怕周厚健掀起什么风浪来。

        至于史国柱,他在这场风浪中能不能自保,还成问题呢!

        同样的战争,也在涟水县城中上演。

        涟水县公安局会议室里,局党委扩大会议正在举行。

        副局长吕治新做了涟水凶杀案的案情通报。

        史国柱瞪眼听完,怒目横眉道:“饭桶!这个胡继昌,简直就是饭桶!当初是哪个提议他上任柳林镇派出所所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