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四章 巧妙的连环计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四章 巧妙的连环计

    作品:《官路弯弯

        “我在小候爷这边玩呢!”

        “荒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着玩儿!姓胡的找到了证据,正安排了人手四下抓你呢!”

        “啊!怎么办?我赶紧跑吧!”

        “你马上去我家里!躲起来。www.00ksw.org谅他们也不敢去我家抓你。”

        “好!我这就去。”

        半个小时后,周厚健打电话到家里,确认周坤到了家中。

        周厚健长长吁了口气,连着抽了几支烟,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周坤的处境十分凶险,逃跑只能是死路一条,迟早会被抓到,东躲西藏的耗子生涯,也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小候爷如果知道周坤暴露了,难保不会过河拆桥,做出什么过激行为。为了保住周坤的小命,必须这么做。

        他在心里叹道:周坤啊,但愿你明白我的一番苦心!

        他布满寒霜的脸,并没有稍微解冻,马上就打通了公安派出所的电话,通知胡继昌:“胡所,周坤现在就在我家里,你们马上带人去抓!”

        胡继昌还以为听错了,反问了一句:“什么?”

        周厚健怒道:“周坤正在我家里,马上去抓他!迟了他就跑了!”

        胡继昌耳膜一震,应道:“我知道了!”放下电话,来不及细想,马上组织人手,布置抓捕任务。

        周坤听从了周厚健的话,急匆匆回到周家,待了半晌,觉得心里很是不安,寻思着还是到外面避避风头的好,刚拉开房门,就看到胡继昌带着几个公安闯进来,一举将他拿下。

        周坤又怕又怒,大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姓胡的,你公报私仇!”

        胡继昌冷哼道:“周坤,连周镇长都举报你了,你就死心了吧!”

        周坤听了,虽然不愿意相信胡继昌所言,但事实却证明,周厚健骗他回家,就是为了让胡继昌来抓他!想到这一点,他整个人像疯了似的挣扎,大喊大叫:“周厚健,你不得好死!你睡了我娘,还害死我!你这杀千刀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胡继昌吩咐人把他捆紧了,说道:“周坤,周镇长这是为你好啊!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得了一时,逃不过一世,与其东躲西藏,不若主动坦白!你也是当过所长的人,我们政策,相信你明白得很!”

        周坤当即就蔫了,回到所里,就把知道的全部招了出来。

        胡继昌第一时间向吕治新副局长做了汇报,并向李毅说明了案件的进展:“李书记,周坤已经被我们抓了!经过审问,他供出了一些非常有用的线索!”

        李毅对他的办事效率大加赞赏,笑道:“那你就乘胜追击吧!”

        胡继昌道:“周坤交待,唐文红案发生那天,他的确接到过一个电话,叫他帮忙。这个电话,并不是史国柱史书来打给他的!”

        李毅陷入深思中。

        胡继昌道:“他接下来还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案发的前天晚上,史书记就在柳林,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候长贵!另外还有一个人,此人是涟水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人称独眼龙的赵龙!”

        “哦?”李毅脑筋急转,问道:“这个赵龙,是什么来头?”

        胡继昌道:“赵龙是省城天龙帮十三个骨干成员之一!此人是退伍兵,精通枪术和擒拿,在一起反恐行动中被匪徒打瞎了一只眼睛,所有有了这么一个外号!”

        李毅听到天龙帮三个字,许多情节忽然在脑海里涌出,隐约中似有一条线将这些零散的情节串联在了一起。

        他用手不停的点着额头,皱眉苦思,良久,问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一件事,我上任那天的车祸,是人为安排造成的,对吗?”

        胡继昌道:“对啊!邱童那家伙啊,他现在还关在县看守所里,罪名是涉嫌谋杀!可惜的是,我们找不到更多的证据了。”

        李毅点燃一支烟,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着,喃喃的道:“我再想想!邱童!车祸!省城天龙帮!赵龙!对,就是这样,阴谋,一个完美的阴谋!”

        胡继昌听得云里雾里,问道:“李书记,什么阴谋啊?”

        李毅在窗前驻足,看着外面云卷云舒,风来风往,冷笑道:“不管这个局是何人所布,我李毅必定加倍奉还!”

        这一刻的李毅,目光坚定,神情坚毅。

        胡继昌若有所悟,问道:“李书记,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后面布局?”

        李毅点头,冷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自我踏上柳林这片土地开始,就落入了别人精心编织的一个连环套里,其用心之歹毒,手段之狠辣,超乎我的想象啊!”

        胡继昌道:“人为的制造车祸好理解,后来的唐文红案,跟你搭不上界啊?哦,我懂了,还是我们以前分析的那样,借史国柱候长贵等人的刀,来对付你!”

        李毅道:“不错,这个案子,我很被动,不管我查不查清楚案件的真相,我都会得罪人,而且都是我的领导!如果我们听信了倪力的话,那我们就会置疑吴书记和史书记,难免会落下诬害之罪。现在,我们证实了案件跟候长贵有关,我捅上去就会得罪候长贵!”

        胡继昌道:“可是,如果你不管这案子,由得我去折腾,他们的局,不就白布了吗?”

        李毅苦笑道:“此人就是料到了我会管这事!而且,你现在脑门上就差刻一个李字了,你真出了事,我就算脱得了干系,也必定会在领导心中种下一根刺!种刺容易拔刺难啊。”

        胡继昌道:“候长贵肯定有此事有关,这案件我肯定会如实上报的。”

        李毅脑中灵光一闪,说道:“这事只怕还没这么简单,候长贵也罢,史国柱也罢,只怕跟我一样,也是这局棋中的一颗棋子!”

        胡继昌摇头道:“李书记,我都快被你绕晕了!他们怎么也成棋子了?”

        李毅嘿嘿笑道:“我们可以来个案情重演。设想一下,赵龙约了候长贵和史国柱出来玩,并逼唐文红跟候史二人发生了性关系!接下来,候史二人离开了!”

        胡继昌神情一震:“那么杀人毁尸之事,就是赵龙一人所为!”

        李毅道:“不排除这种可能。赵龙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利用候史二人好色之心,成功骗取到了两人的精液!自己制造了那一出惨绝人寰的悲剧,嫁祸于人!”

        胡继昌道:“这么一说,很有可能!不管是吴书记,还是史书记,候长贵也好,他们毕竟都是久浸官场的领导,贪杯好色有可能,杀人毁尸应该做不出来,那不是明摆着的自寻死路吗!”

        李毅背负双手,仰头一叹,说道:“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巧妙啊!人为的车祸不成功,马上就安排了这着后手。一切都太巧合了。我刚刚在医院里苏醒过来,唐文红就被送到了镇医院,还被安排到了我所在的病房!好让我亲眼目睹这一惨剧!周坤还配合的上演了一出好戏,叫我在证明书上签字,好勾引起我的火气,让我对这事非管不可!”

        胡继昌倒吸一口冷气:“这得是什么人啊!算计得如此巧妙!”

        李毅忽然脸现痛苦神色,狠狠一捶砸在窗户上,窗玻璃被他一拳打得哗啦啦作响,差点就碎了。

        “李书记……”胡继昌关切的喊了一声。

        李毅痛苦不堪的道:“唐文红,是被我害死的!”

        “李书记!”胡继昌大惊道:“你别乱说!你连唐文红的生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去害她呢!”

        李毅恨声道:“就是我害死她的!是我!”

        胡继昌道:“李书记!她死的时候,你正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呢!你怎么胡说啊!”

        李毅赤目圆瞪,沉声道:“你是一个警务人员,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唐文红只是赵龙安排好用来对付我的后招!她在头天晚上,和候史二人发生过关系后,还是活生生的!赵龙并没有立即杀死她!”

        胡继昌道:“嗯,有可能是这样,可这跟你也没有关系啊,赵龙最后还是杀死了唐文红。”

        李毅悲哀的道:“如果我死于车祸,那么,唐文红就不会死!因为,我已经死了,赵龙也就用不着准备这个后手来对付我了!”

        胡继昌啊哈一声,被李毅的这个大胆推测震撼了!

        事实,何尝不是如此?

        他惊讶的看到,李毅的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泪。

        “李书记,”胡继昌紧紧按住李毅有些发颤的肩膀,安慰他道:“这事情不能怪你,总不能为了救唐文红,就去牺牲你的性命吧?再说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呢!”

        李毅重重的叹息一声:“是啊,我哪里能料到,当我欢欢喜喜赴任之时,却有一个年轻女子的性命,在等着为我而死!”

        胡继昌道:“怪只怪,这赵龙太过心狠手辣!太会算计!此人不除,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无辜之人呢!”

        李毅轻轻抹了一下眼角,冷声道:“胡所,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人给我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