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一章 印记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一章 印记

    作品:《官路弯弯

        王小玉哇的一声大哭起来。www.00ksw.org

        “你又欺负我妈妈!你是坏人!”周晓晓蹦了进来,满含敌意地对着李毅喊叫。

        周旺喝道:“晓晓,别乱说!李书记不是坏人。”

        “就是,就是!”周晓晓倔强地望着李毅,似乎要用那愤怒地眼神将李毅杀死,忽然扑过来,抱住李毅的左手,张开小嘴,一口咬住了李毅的手掌。

        周旺大喝道:“晓晓!快放开!”

        李毅伸手阻止他来拉女儿,右手抚摸着周晓晓的头发,轻声道:“你想上学吗?你很快就可以去上学了。”

        王小玉伸手一扯,把周晓晓拉开了。

        周晓晓叫道:“我不上学!我要照顾妈妈!你是坏人!”

        李毅还真有点怵这小妮子,不敢跟她顶嘴,只对周旺说道:“十几二十年后,你们会发现,你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说完,李毅就走了出去,向周树清招招手。

        周树清马上跑了过来:“李书记,怎么样?”

        李毅沉吟道:“周旺夫妇还是很有思想觉悟的,他们已经同意打掉毛毛了。”

        周树清脸色一喜:“还是李书记高明,三言两语就说动了他们。”

        李毅道:“周主任,其实大部分农民,还是通情达理的,以后我们要加强计划生育的宣传,多做思想工作,我相信,我们的执法,可以更加文明。”

        周树清咂摸李毅话中含义,点点头道:“我明白,李书记,我们以后一定改善工作作风。”

        李毅摆摆手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对了,你看人家屋顶都烂成这样了,怎么住人?既然他们同意打胎,你多补偿他们一千块钱营养费吧。”

        周树清点头道:“我记下了。回头我一定办好。”

        李毅嗯了一声,带着花小蕊离开了,这里就交给他们去处理。

        花小蕊看看天色,问道:“李书记,今天还上山?”

        李毅道:“上山。”

        花小蕊本想劝说两句,想想又作罢。只是应了一声,在前面带路,两人往凤凰山那边走去。

        两人紧赶慢赶,到达凤凰山时,已是下午四点半。山里阴凉,清凉的风,吹得人舒畅。

        极目四望,到处是耸峙的峰峦,险峻的崖壁。满山松杉、毛竹和知名不知名的杂树,一片接一片,一丛连一丛,葱茏、苍翠,盖地遮天,从山麓一直拥上山顶。

        那座最高的山峰,不要介绍,一定就是传说有凤凰栖息的凤凰山了。山下散落着几十户人家,有的把屋建在半山腰上,有的砌在高高的山坡上。就是山下,也不见得有多平坦,纵横的田埂和土地,点缀着一座座或大或小的池塘。几条粗壮的狗,在小路上互相追逐。路边的小河里,成群的鸭子扑腾着翅膀,溅起一串串水花。

        一切是如此的宁静,安详。

        李毅四处观望,看到一个老农正在田里劳作,上前打了个招呼,问道:“大爷,你好啊。”

        老农操一口浓重的土话,回答道:“不好。今年收成不好。”

        李毅哦了一声:“今年亩产多少啊?”

        老农伸出一个巴掌。

        李毅眉头一紧:“五百斤?这么低的亩产量?是种的杂交稻吗?”

        老农点点头,眉目间满是忧色。

        李毅对花小蕊道:“看来,要找专家来才行啊,对这里的土地进行会诊!农科院的人还在吧?明天请他们到这山上来一趟,让他们帮忙看看,出出主意。”

        花小蕊讶道:“土地也会生病吗?”

        李毅笑道:“土地跟人一样,也有脾气,我们做的事,种的东西,如果不对它的脾气,就会种不出我们想要的作物,达不到我们想要的产量。”

        花小蕊第一次听到这么拟人化的口语,很是惊异了一番,双目闪着异样的光彩,看着李毅说:“李书记,你说话就是特别好听呢!”指着山那边道:“李书记,那边山脚下就是高山村,为什么那边的土地就那么肥沃呢?”

        李毅道:“一山还有四季呢!这么大的山,肯定会富含多种土壤和矿物质,不同的。”

        两人信步向村子里走去,花小蕊忽然大声道:“李书记,你看那天上,好漂亮啊!”

        李毅抬头一看,只见凤凰山顶,一大片彩色的云朵,聚集在一起,堆叠出千奇百怪的模样,奇特的是,随着风速和时间的变化,这些云彩会变幻出不同的形状。有的像万马奔腾,有的像猴子偷桃,有的像山河湖泊,有的像日月星辰,配着魏巍的凤凰山,蔚为大观。

        两人一时看得呆了,半晌才不约而同地惊赞道:“好瑰丽的景色啊!”

        花小蕊不无遗憾地道:“要是有照相机就好了!”

        李毅深表赞同:“下次再来吧!小花,这里居然有这般美景,难道你以前不知道吗?”

        花小蕊笑道:“李书记,我以前住在镇上,哪里有时间到这乡下来啊!若不是因为你……工作需要,我也不会来这穷乡僻壤啊!”

        李毅背着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前世的一些片段,曾经也是这样的黄昏,也是这样的景色,身边也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只不过,她的名字,不叫花小蕊。他们也曾如此这般,漫步在天地间,说着一些天荒地老的誓言,那时的他们,真的相信,世上有一种感情,叫永不分离。

        李毅忽然痛苦的闭上眼,用力的甩了甩了头,忘记!忘记!一定要忘记!

        可是,她的影子,却植入他的脑海,生根,发芽,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一些原本模糊的画面,一些原本遗忘的声音,此刻却清晰地映在面前。

        记得那是初三吧,他腼腆地走到她面前,大胆地向她表白:“我们交个朋友,好吗?”她当时的回答,他此刻记得那么清楚,仿佛就在昨天,那银铃般的清脆悦耳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边:“在我心里,早就当你是朋友了。”

        他还记得,她在那个秋天的黄昏,向他吟唱地那首诗:

        不要因为也许会改变就不肯说那句美丽的誓言不要因为也许会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总有一些什么会留下来的吧留下来作一件不灭的印记好让好让那些不相识的人也能知道我曾经怎样深深地爱过你李毅重重地叹息,叹息那曾经坚贞的爱情,那明眸的少女,就像他小时候玩的那个美丽的风筝,明明是属于他的风筝,却嫁给了蓝天,线断了,思念没断,风停了,思念没停。

        春去秋来,生死轮回,此刻的她,是否勾着一个男子的手指,满含羞涩地低着头,徜徉在某条林荫大道,是否也会朗诵那些令人热血沸腾刻骨铭心的爱情诗?

        没想到,一个这样的黄昏,几朵变幻莫测的云,竟然勾起李毅潮涌的思绪,难言的痛楚。

        “李书记,李书记,你快看,那是什么?”花小蕊甜美的声音将李毅唤醒。

        李毅仿佛从梦中惊醒,问道:“怎么了?又发现什么好看的东西了?”

        花小蕊指着前面一栋小楼房:“你看那边!!”

        李毅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不由得瞪大了眼,那小楼外面挂着一块木片,木片上用毛笔写着四个大大的字,李毅不由得念出声来:“凤凰小学!”

        李毅狐疑地看向花小蕊:“凤凰山下不是没有小学吗?什么时候开了新学校?”

        花小蕊摇头道:“我看过资料,这里的确没有小学。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当然!”

        两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快步走到小楼前,房门却是紧闭,里面隐约传来读书声。

        没错,这真是一座小学!

        是谁人开的小学?花小蕊当即就要上前敲门,被李毅一个眼神阻止。李毅看看时间,不无深思地道:“等下课吧。”

        两人就在门边一块石头上坐下,风从山那边吹下来,含着森林绿叶的甘甜,带着清新的田野气息,捎带着花小蕊身上的体香,顺风吹入李毅的的鼻端。

        花小蕊柔软乌黑的秀发,在风中飘逸,像一把把痒痒挠,一下一下抓挠着李毅的脸。

        李毅心底闪过一丝奇异地感觉,转过头,看着花小蕊,花小蕊也正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四目交接,一道电流击中李毅,又迅速地从他眼里流向花小蕊,穿透那晶亮的瞳孔,直指人心。

        李毅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在花小蕊的脸上,小脸洁白如瓷,温凉如玉,触指冰凉,李毅的手指微微的颤抖,他的手顺着她的脸颊,插入她的发际,握住她腻白的后颈,轻轻用力。

        花小蕊顺着他的力道,身子轻轻前倾,就势扑入他那宽广温厚的胸膛。

        李毅轻轻抚摸着她黑亮柔顺的直发,低头在上面嗅了嗅,享受地闭上眼,一个深深地呼吸,似乎要把怀里这个少女吸入肺里,化入血液。

        他忽然发现,这个纯真的女孩,早就在他心里刻下了一道不灭的印记。

        怀里的少女在轻轻地颤抖,显然,李毅这个大胆的举动,深深地刺激到了她,这可是在村子里啊!

        远处的农夫,近处那几个顽皮的小童,都盯着看呢!

        甚至,那两条追嬉的小狗,也停止了脚步,吐着长长的舌头,向这边投来空洞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