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章 算式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章 算式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本能的往前一靠,护在李毅身前,叫道:“李书记,小心!”

        李毅举目一瞧,原来是周旺家的房子年久失修,经不起折腾,被计生办的人这么一戳,倒塌了一角,里面传来女人的惊叫声。www.00ksw.org

        李毅心里咯噔一跳,伸手拔开花小蕊,冲上前,劈手夺过一根竹竿,扔在地上,叫道:“都给我停手!马上进去救人!”

        周树清反应过来,组织在场之人破门救人。

        此刻,一个粗鲁的男声传来:“怎么回事?我老婆呢?小玉,小玉,你在哪里?”

        李毅正站在周旺家门口指挥大家,猛然被一只大手扳住,用力往后拉扯,一个不小心,失去重心,踉跄摔倒在地,花小蕊扶起李毅,冲那男人叫道:“你瞎了眼,撞到我们李书记了。”

        那男人正是周旺,本来正在田地里劳动呢,听到大女儿语焉不详的诉说,一时还没明白,笑道:“晓晓,你说什么呢?慢点说,咱不急。”

        大女儿周晓晓急得大哭:“还不急呢,计生办的人都杀到家里去了。”

        周旺听到计生办三个字,立马火烧屁股般跳将起来,扔下农具,哇哇大叫:“晓晓,你快去请唐支书,快去!”

        周晓晓听话地应了一声,打起飞脚往唐三河家跑去。

        周旺顾不得穿鞋,赤着脚跑了回来,正好赶上房屋倒塌这一幕。当下听了花小蕊的话,冷笑两声,右手食指团团指了一圈,怒目圆睁,大吼道:“我管你什么输记赢记呢,是谁拆我家屋呢?我老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李毅拍拍灰尘,打量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庄稼汉子,说道:“你放心,我刚才听到周家嫂子的叫喊声,她人应该没事。”

        周旺长得五大三粗,牛高马大,很有男子汉气概,他一双虎目盯了李毅一眼,掉头就走,三两步赶到门边,奋起一脚,踹了过去,木板门应声而开,他毫无犹豫地冲了进去。

        半晌,周旺抱着他家婆娘王小玉快步走了出来,王小玉已然晕厥过去,下身渗出丝丝血水。李毅暗道糟糕,千万别出人命!抢上前问道:“怎么样?人没事吧?”

        周旺双目尽赤,怒吼道:“没事你妈个麻痹,你没看到,人都没了吗?是谁拆的屋?是谁?我要灭他全家!”

        周树清等人听了,再看看他那不可一世的气势,都缩了缩脖子,不敢应承。

        李毅此刻哪有心情跟他去计较,沉声道:“我是柳林镇党委书记李毅,这里由我负责。”

        周旺这时听清了李毅的名号,叫道:“书记是吧?那又怎么样?你赔我老婆来!”

        此时,周家的两个女儿都跑了回来,扑到母亲身上大哭大嚎,加之村民们起哄乱喊,一时间鸡飞狗跳,喧闹纷乱。

        唐三河被周晓晓硬生生拉了来,此刻站在人群外,逡巡着,张望着里面,一时拿不定主意,这事该不该管?怎么管?

        周晓晓见到妈妈,大哭着扑过来,泪如雨下,嘶叫着:“妈妈,我要妈妈!”转身望着李毅,一双美丽的眼睛,哭得红了,小脸上满是泪水,她瞪圆双目,雪白的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双手紧紧攥拳,忽然扑过去,对李毅又锤又咬,一边哭叫到“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妈妈,你赔我的妈妈!”

        李毅心头一酸,任由她又打又踢,一边阻止花小蕊和周树清上前,一边柔声安慰周晓晓:“小朋友,先让我看看你妈妈,好不好?你要打叔叔,要骂叔叔,等一下好吗?”

        说着,也不管她,伸手探了探王小玉的鼻息,叫道:“快放下,还有救!”

        周旺家的闻听有救,赶紧将王小玉放在地上。

        周晓晓也松开了李毅,狐疑地盯着李毅,生怕他耍花招跑了。

        李毅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人工呼吸!抢救!”

        周旺家的满脸疑惑,茫然不知所措:“我又不是医生,怎么抢救?快送医院吧!”

        “你们村上有医院吗?”李毅反问。

        周旺摇头道:“没有,只有一个卫生站。”

        李毅不再跟他废话,对花小蕊道:“小花,马上做人工呼吸!快点。”

        花小蕊哦了一声,偏着小脑袋问:“怎么做?你先教教我。”

        李毅暴汗,不敢再看她那清纯得滴水的眼眸,严肃地道:“事急从权,周旺,如果你不介意,就由我来施救。”

        周旺早就不耐烦了,挥挥拳头,叫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你再不救我老婆,我可要打人了!”

        李毅苦笑着摇摇头,飞快的低身,替王小玉做人工呼吸。

        一旁的周晓晓跳起脚来,尖叫道:“爹,他欺负我妈呢!”

        周旺起始也是头皮一麻,继而大方地一挥手:“小孩子懂什么,这叫——救人呢!”但见到李毅除了跟王小玉嘴对嘴吸气,还用双手去摸她胸口,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红,双手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紧张地盯着李毅,只要他还有什么非礼举动,马上就会动手揍他。

        李毅一会压胸,一会做人工呼吸,但王小玉始终没有半丝反应。李毅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很是疑惑,起身道:“周旺,你放心,她还有救,马上送镇人民医院!”

        唐三河这时挤了进来,出主意道:“要不要组装一辆牛车?拿辆板车套在牛身上就行!”

        李毅道:“车子我有,就停在村子外头,小花,快去叫钱多开车来!”

        忽然看到王小玉的手挪动了一下,眉头一皱,叫住花小蕊:“小花,等等,我再试试!”

        花小蕊哦了一声,疑惑地望了李毅一眼,不敢多问。

        李毅吩咐完毕,继续施救,又过了几分钟,听得王小玉嘤嘤呻吟一声,李毅吁了口气。

        周旺眼见王小玉似乎缓过气来了,心头大喜,还没开口说话呢,却见王小玉头一偏,又晕了过去。

        李毅却是知道王小玉那份心思,当下也不揭穿,吩咐周树清去疏散群众,走到周旺面前,叫他抱着王小玉跟他进屋。

        周旺急道:“我老婆到底怎么样了?”

        李毅不理他,径直往他家里走去。

        周旺只得抱了王小玉,跟在李毅身后。

        进了里屋,周旺将王小玉放在床上,抚摸着老婆的额头,叫道:“小玉,小玉,你快醒醒!”

        李毅拉了条凳子,坐下,这才轻轻说道:“王小玉同志,你可以醒来了。”

        于是,就像香港的僵尸片一般,随着李毅那神奇地魔语,王小玉睁开眼,挺身坐了起来。

        周旺完全愣住了:“这……”

        李毅笑道:“你老婆只是受了惊吓,没什么大碍。刚才她是装死,想逃过我们的追究呢!”

        周旺惊喜地抱着王小玉,左看右看,确认没事,这才安心。

        李毅叹了一声:“你们家庭条件这么差,为什么还要生这么多孩子呢?你看看你家晓晓,那么大的孩子了,也没送学校,这不害她呢?”

        周旺涨红了脸:“前面两个都是女娃,我们想要个儿子。”

        李毅皱眉道:“如果这一胎还是女儿呢?你们是不是还打算再生一胎?”

        周旺和王小玉相顾无言。

        李毅摇头道:“这都什么世道了,生儿生女还不都一个样嘛!你们怎么还这么封建呢!我的意见,你们不如集中家里的所有资源和力量,好好培养你们家两个孩子,送她们去上学,将来考大学,等她们有了出息,她们能扔下你们不管?现在城里人哪个不是生一胎?又有哪个生女儿的老了没人养了?与其生一堆有人生没人教的文盲,还不如集中力量,培育好一个或者两个,这么简单的算式,你们都不会算吗?”

        周旺摸着王小玉肚子,半晌无语。

        王小玉叫道:“不行,我们就要一个儿子!这个孩子,我无论如何也要生下来!”

        李毅挥了挥手:“你要生下来,那就生下来吧!不过,现在国家的政策你们也知道,对第三胎,惩罚很严重。如果你们宁愿拼着家破财亡,宁愿拖家带口,流浪四方,宁愿三个孩子一个也上不起学一个也没有出息,你们就生下来吧!今天以后,直到临产,我们都不会再来烦扰你们,但政策就是政策,一旦你们生下来,就等着挨罚吧!言尽于此,你们好好想想。”

        李毅说完,抬腿就要出去。周旺喊道:“李书记!”

        李毅顿住脚步,问道:“怎么,想通了吗?”

        周旺咬咬牙,下定了决心:“我听你的,小玉,这孩子,我们不要了!”

        王小玉立时就疯了,厮打周旺,号哭道:“你这没良心的,我怀的孩子,你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不行,这是我的孩子,你不要,我要!”

        周旺却似下了决心:“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当家作主!我说不要就不要!晓晓都快八岁了,再不读书,就成睁眼瞎了!你忍心看着她当一辈子文盲吗?李书记说得对,好崽不在人多,孝顺不分儿女!我们只要把晓晓她们两个拉扯好了,不愁将来没人养老送终。隔壁村老邓家,不就只生了一个闺女吗?现在大学毕业了,分在大单位,听说有两千多块钱一个月呢!每月都寄钱回来,家里盖了新房,置了家电,别提多美了!小玉,这事,听我的,去把娃儿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