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六章 衣锦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六章 衣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感觉现实的状况,只怕比县教育局的文件中所写还要严峻,不由得忧思仲仲地道:“教育局就没想过法子?在山区多设一所学校吗?”

        唐三河嘿嘿笑:“这根本不可能!现在老师的工资都拖着几个月没发了,哪里还有钱去盖新学校?”

        李毅默然半晌,实行分税制以后,县乡级财政一度紧张,这是历史事实。www.00ksw.org

        唐三河掏出烟来,递一支给李毅,李毅接过,放进嘴里,一摸身上,才发现没带火机,便有些尴尬。

        唐三河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身子,给李毅点着了火。

        这可是他平生第一次给上级领导点烟,感觉有些刻意讨好的嫌疑,脸色有点讪然。

        李毅笑道:“唐支书,村里人参加农畜种养,积极吗?完成情况怎么样?”

        唐三河道:“李书记,我说实话吧,你搞的那些东西,都是新鲜玩意,村里人都是老套路了,不习惯改变,平时有空,就打打牌消磨时间,连多喂一头猪都嫌累得慌,冷不丁派下这么重的任务下来,我们村还真的难完成。”

        李毅皱眉道:“你再说具体点。”

        唐三河道:“我们村的农户,愿意参加各种养计划的,五户里头,最多一户人家!都是那些手脚勤快,有想法有干劲的人家。大部分人家呢,一来,年轻人出门打工去了,家里劳动力本就不足,也就不愿意参加这计划,二来嘛,新鲜东西,大家都看不到实在的好处,都怕白白折了工时!”

        李毅看了花小蕊一眼,有些恼火,但当着唐三河的面,并没有多说。

        花小蕊却是心尖儿一跳,前不久李毅还问过她农畜种养情况,她回答说一片大好,农户们都积极参与。

        她也是随口一答,哄李毅开心呢,哪里想到李毅会亲自下来询问?做工作做到这个份上的镇委书记,也就李毅这个家伙吧?

        李毅叹道:“是我对农村工作的艰苦性和困难度还认识不够啊!千百年来,农民都是守着田地过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养成了一定的惯性和惰性,要改变这种状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激发他们发家致富的热情!”

        花小蕊道:“李书记,是我工作没做好,你批评我吧!”

        李毅笑道:“不怪你。南巡首长说得好啊!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只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其它人才能看到希望,同时也会产生动力!等人家建起了新房子,买上了新三件,用起了高档货,农民心里面才会生出攀比之心,兴起赶超之意,才能奋发图强,想法子发家致富奔小康!”

        唐三河听了,叫道:“说得好哇!李书记,我大会小会也参加过不少,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话,也听过不下百来遍,真正听懂了的,也就刚才你说的那番话!以前我还心存疙瘩呢,凭什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啊?不是人人平等嘛?嘿嘿,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蛮有道理的!”

        李毅道:“那你们村的任务,能完成吗?这可是市里交待下来的任务,必须完成!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唐三河道:“李书记,你放心,我就是跑断这条腿,也要说动那些懒虫们,保证完成镇上分配下来的任务!”

        李毅点点头,心想其它村子里的情况只怕也差不多,别看他们的支书主任蹦达得欢,那都是做给领导们看的,只怕实际工作起来,困难比大方村还多,难度还大!

        他也明白,这个难题,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现在可想可行的办法,也就是快点做出成绩来,取得村民们的信任,同时让他们看到大棚养植和生态种养的利益所在,才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他吸了一口烟,问道:“唐支书,我们再来谈谈学校的事情吧。那个,以往都这样吗?”

        唐三河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是的。老师们都种着几亩田地呢,他们也是人,也要吃饭哪!光靠那几个死工资,可难养活一家子人!他们都是书生,那骨架子,干农活差了一大截,每当忙不过来时,都是叫学生帮忙。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他见李毅脸色凝重,生怕他会对村里的几个教师下狠手,先试探着问。

        李毅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远方,吸着烟。

        李毅越是镇定,唐三河越是坐立不宁,心里越发忐忑,捉摸不准他心里的想法,又说道:“每个地方都这样!耽搁不了学习,这也算是劳动课吧?我们以前读书,天天就是出外劳动,照样考满分呢!”

        李毅吸完烟,将烟头在泥土里摁灭:“唐支书,这样吧,你去通知一下,我想见见几位老师。”

        唐三河马上起身道:“我这就去王校长家里一趟,跟他一起发通知。”

        李毅点点头。

        唐三河拍拍屁股,飞快的走了。

        树阴下很凉快,一股清凉的风,从远方的山谷里吹下来,送来稻谷的芬芳和泥士的气息。李毅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笑道:“小花,农村里的空气就是好啊,等我哪天不想做事,不想当官了,我就到乡下来砌幢楼房,过悠然自在的农家生活。”

        花小蕊抿嘴笑道:“是不是还要讨一房会干农活的老婆?男耕女织啊?”

        李毅失笑道:“这倒是个问题啊!我女朋友只怕不会愿意下乡来陪我啊!看来我的理想,这辈子很难实现啰。”

        花小蕊笑道:“你老婆要是不愿意陪你下乡,我来陪你呗!你啊,就天天悠闲地享受这乡村的风光,我呢,下田种地,每天做最绿色的食品给你吃。”

        李毅见她不像说笑,不敢就此问题深究下去,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你看过县教育局的文件了吧?”

        花小蕊见他忽然一本正经,便也收起笑容,点头道:“看过。李书记,教育的事,我们能力有限,帮不了很多忙,你不要抱太大希望,上面不可能拔很多资金下来,没有资金,谈教育简直就是寸步难行。我们下面的人,就像是没娘的孩子,上面既不给你奶吃,还不许你哭,事还得做好了,做得不好,还要挨骂。”

        李毅笑道:“你这不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我吧?我平日里没克扣你们吧?”

        “没有,没有。李书记,我是就事论事。我知道你是个好官,我怕你瞎操心,费力不讨好。”花小蕊连忙撇清。

        李毅点头笑道:“我何尝不知——只是,尽我心力罢了。”

        正说间,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飞速驶了过来,擦着花小蕊疾驰而过。

        李毅生怕伤到花小蕊,连忙抓住她的手,将她的身子往这边拉了拉。

        花小蕊还真吓了一跳,若不是李毅拉得及时,只怕真要撞上也未知!

        饶是如此,汽车溅起的泥土,扬起的灰尘,扑头盖脸地将两人淹没。

        李毅愤怒的起身,刚刚那悠然的心情,美好的影像,清新的空气,全被这辆小汽车的到来,化为乌有。

        那桑塔纳车速很快,沿着弯弯曲曲的乡村公路,飞弛而去,惊起一路鸡飞狗跳,只留下一个尾巴和满路尘土给李毅瞻仰。

        “这谁的车子?怎么开车的呢?叫我找着了,非砸了他的车不可,小花,你没事吧?”李毅怒气冲冲,恨不得马上将车主拖下来揍上一顿。

        花小蕊拍着身上的尘土,摇头道:“没事。李书记,我刚看了下,那是涟水县的车,我在县城时见过。”

        “涟水县的车?大方村有做大官的吗?”李毅若有所思。

        花小蕊掏出一块手绢,在溪水里浸湿,帮李毅擦脸:“那我就不知道了。算了吧,跟他们一般见识,那是低了李书记你的身份!”

        李毅很生气地道:“他刚才差点伤到你!”

        花小蕊故意蹦蹦跳跳了几下:“你瞧,我这不是没事吗?”

        李毅哼道:“幸亏你没事,要不然,我——”

        花小蕊听了,便有些感动,深情地叫了一声:“李书记,我……”

        “啊呀!李书记,原来今天真是不巧,老师和同学们,都出任务去了。”唐三河抹着脸,小跑着过来,连声嚷道:“我竟不知,原来他是今天回来!学校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去他家大院子里列队欢迎去了。穿得整整齐齐,排得一列一列的,举着大红花,跟电视里欢迎中央首长一个架式!”

        李毅当然听得云里雾里,但也估摸了个大概,问道:“刚才过去一辆涟水的桑塔纳,莫不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唐三河拍手道:“肯定就是他!听说早上要回来的,有事耽搁到现在。”

        李毅听了,脸色一变:“那师生们不是在毒日头底下晒了大半天?”

        唐三河点头道:“可不是嘛!我刚去他家看了,好几个学生都中暑了!”

        “荒唐!他就算当再大的官,也不能如此对待一群小学生!”李毅右手用力的一挥,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表达一种极大的不满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