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一章 一个故人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一章 一个故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正自巫山**,风流快活,花小蕊却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脸的无精打采。www.00ksw.org

        这时,胡继昌跑了过来,在办公室找不到李毅,就来到党委办,一进门就笑:“哟,花主任,怎么了?大过节的,哪个欺负你了?”

        花小蕊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王湘凤向胡继昌递了个眼色,笑道:“胡所,别理她,她正生气呢!你来找李书记吧?”

        胡继昌道:“怎么,我就只能来找李书记?就不许我来找你?”

        王湘凤道:“哦?那这大过节的,你就没女朋友大老远的来看你?”

        胡继昌郁闷道:“别跟我提女朋友,谁提我就跟谁急!”

        王湘凤道:“胡所,就快下班了,晚上有什么安排啊?”

        胡继昌道:“没安排!要不,我请你去涟水看电影吧!”

        王湘凤笑道:“你不怕你女朋友……哦,别生气,看电影不用跑涟水那么远,今天晚上在镇中学有场电影!我正准备去看看消磨时间呢!”

        胡继昌不是傻子,王湘凤对他有意思,他早看出来了,当下笑道:“那就定了!下班后我来找你。一起吃饭,然后看电影。”

        花小蕊嚷道:“喂喂喂!你们**说爱的,能不能走远点?这里可是办公室,我们还要上班呢!”

        胡继昌嘿嘿一笑:“对了,李书记呢?”

        “李书记不在。”王湘凤笑道。

        胡继昌道:“我去上面找他,有要事!县局突然通知,我明天要去县城开会呢!”

        花小蕊喊道:“别去!李书记正忙着呢!”

        胡继昌奇道:“在宿舍里忙什么呢?我又不是没去过!大惊小怪!”

        “真忙!”王湘凤拉了他手臂,低声道:“李书记女朋友来了。”

        胡继昌一脸明白的表情,看了花小蕊一眼,又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看得花小蕊银牙暗咬!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因为郭小玲的到来,加上县公安局突然召开派出所所长会议,胡继昌也忙起来,去省城做鉴定的时间又推迟了。

        郭小玲工作起来挺是认真负责,由李毅陪着,走访了高山村等农业经济发展的带头村,对大棚种植和生态养殖进行了详细的采访。

        每当她走到一地,听到当地农户交口称赞李毅时,她就高兴得合不拢嘴,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仿佛那些人不是在夸李毅,而是在夸她。

        她笑着对李毅道:“要不是因为我了解你,我真要怀疑,这些村民是不是你买通了来糊弄我的呢!”

        李毅故作生气道:“一个两个可以买通,百个千个你能买通?这叫民意!你懂不懂?哼哼,现在知道你老公的本事了吧?”

        郭小玲笑道:“我当然知道你的本事啊!昨天晚上我已经领教过了!我现在走路还有些别扭呢!”

        李毅哈哈大笑。

        郭小玲问道:“你们西州每个镇都像你们柳林一样,都在搞大棚和生态?”

        李毅皱眉道:“就我们镇。”

        郭小玲道:“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在全市推广?”

        李毅道:“你都能一眼看出来这是好东西,证明你有眼光。问题是,有些人不这么看啊!要在全市推广,这条路还很漫长,先看看咱们镇的收成效果再说吧!”

        郭小玲问道:“那我如实报道,会给你带来什么因扰不?”

        李毅想了想,说道:“报道吧!我也很想看看各方的反应!”

        郭小玲笑道:“那我就如实写啦!”

        李毅问道:“你还可以待几天?”

        郭小玲道:“我明天就要去西州。我们一同下来的还有两个同事,他们去了别的地方采访,再说了,我们还要去采访你们的领导呢!这个专题,他们才是主角!”

        李毅摸了摸下巴:“这是马书记的政绩工程!小玲,你去采访他时,可否多问他几个问题?”

        郭小玲道:“怎么了?这农业发展思路有什么不对吗?”

        李毅道:“我也只是有一点担忧,但愿我是杞人忧天吧!这样,我有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呢,我们做下属的不好问。你以记者的名义,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嗯,那我就试试吧!”

        李毅跟她谈了自己担心的几个方面,郭小玲一一记下。

        缠绵日子容易过,良辰好景又一宵。

        第二天,送走郭小玲,李毅就和胡继昌踏上了去省城的路途。

        钱多开着那辆破吉普,李毅和胡继昌坐在后排。

        胡继昌嘿嘿一笑:“李书记,你女朋友那叫一个正点!比电影里的女明星还靓丽!”

        李毅笑道:“你那位也不错啊。”

        胡继昌道:“我那位?”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那天晚上镇中学放映电影,我们也去看了,你跟王主任搂搂抱抱的,后面提前走了,老实说吧,后面的情节是不是少儿不宜?”

        胡继昌啊哈一声:“李书记,你没事老注意我干嘛啊!嘿嘿,我跟王主任吧,那叫自由恋爱!”

        李毅道:“这么说,你西州那位真吹了?”

        “吹了!连泡泡都已经炸了!”胡继昌右手五指一紧一放,做了个泡泡裂开的动作。

        “王主任不错,你好好珍惜吧!”

        径直来到省城司法鉴定所,办了手续,提交了证据。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年轻姑娘,好奇地看着胡继昌递过去的那个瓶子,问:“这是什么东西?”

        胡继昌不知道怎么回答,只道:“证据。”

        小姑娘笑道:“我当然知道这是证据,我是问,这是什么证据?像是一片肉吧,是被疑犯咬过?”

        胡继昌摇头:“妹子,你就别好奇了,说出来,吓得你半个月食不下咽!”

        小姑娘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听胡继昌如此说,勾起了好奇心,扁嘴道:“做我们这行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你少咋唬我!”

        胡继昌笑道:“你果真不怕,我就告诉你,这是一片人肉,一个少女的私处,你看到那上面的毛没有?就是那种毛了。”

        小姑娘立时就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半晌才忍住,不敢再问下去,速速登记了,叫李毅他们一个星期以后来取结果。

        李毅和胡继昌出了司法鉴定所大门,商量着,是在这里等结果呢,还是先回去。

        胡继昌道:“怎么要这么久啊!早知道我先送过来了!”

        李毅笑道:“不急!一个星期的确太久了,镇里事务繁忙,我也脱不开那么久的身,嗯,这样吧,好不容易来一趟省城,逛上一逛,晚上回柳林!”

        胡继昌笑道:“我也想逛逛省城呢!呵呵,那这样吧,李书记,我们分开行动,晚上八点在这里集合,怎么样?”

        李毅点头道:“可以!”

        李毅到省城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到三江重工去瞧瞧。

        美丽的香江把杜鹃市分隔成了两半,一半河东,一半河西。

        河东之地,是老城区所在,城区面积广大。

        九二年,杜鹃市政府就在河东近郊,与新沙县中间地段,划出一大片土地,成立了新沙经济技术开发区。

        李毅的三江重工,就选址在这片经开区。

        李毅并没有通知钟达,叫钱多开了车,找到开发区,先围着开发区转悠了一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以及入驻的企业。

        钱多弄不懂李毅为什么来这里瞎逛,但他谨守自己的本分,并没有开口询问,李毅叫他开向哪里,他就开向哪里。

        李毅笑道:“钱多,你憋了一肚子话要问我吧?问吧!”

        钱多道:“不得了!是你厉害呢,还是我的养气功夫退步了?我这刚有一点小心思呢,就被你看出来了。”

        李毅嘿嘿笑道:“少贫嘴。我们可是朋友,以后有话就直说,我不喜欢藏着掖着的。”

        钱多道:“那我就问了。毅少,你在这里这片工厂区转来转去,干什么呢?难不成,你想跳槽,想找家好工厂?”

        “哈哈!”李毅笑道:“不是。我来看看这边的环境。现在看来,政府对这边的投入还不够啊!相关配套的基础设施还有待加强。”

        钱多道:“毅少,这里又不归你管,你操这么多心做什么?”

        李毅指了指前面:“前面十字路口左拐,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钱多遵照李毅的指示,来到一片正在挖地基的工地。只见地面好大一个坑,挖掘机和工人们正在作业。

        李毅见了,就皱起眉头:“这进度也太慢了!我在柳林搞生态种养,都快出成绩了,这边还是一片黄土地!我下去走走。”

        钱多停了车,跟着李毅往工地上走去,问道:“好大一片工地啊!毅少,这厂子要是建起来,那得有多大啊!”

        李毅笑道:“这还只是第一期工程,再过三年,你再来看吧,这里将是一个重工业王国!”

        钱多道:“毅少,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李毅笑而不答。继续往里走,来到工棚处,走进一间办公室里。

        里面坐着三个人,正在喝茶聊天,见到李毅进来,共中一个穿白衬衫的中年人问道:“你找谁?”

        李毅随意的道:“哦,没事,我随便逛逛。你们这工地这么久了,怎么还在挖地基阶段啊?”

        “用得着你来管?”一个穿蓝T恤衫的嘣出一句:“快事别瞎逛,走开!”

        李毅耸耸肩膀,信步出来,忽然看到一辆白色丰田佳美开了过来,李毅的双眉猛然收紧,盯着那辆车看。

        钱多上前道:“毅少,这车有什么古怪?”

        李毅冷笑道:“一个故人!”心想,康平那小子,这会儿不是应该在看守所里呆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