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四章 杀人的风声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四章 杀人的风声

    作品:《官路弯弯

        陆致邦挥手道:“我没指示,你们快去执行任务!”

        李毅道:“强暴犯是柳钢厂领导的儿子?这怎么可能啊?”说着,看陆致邦的反应。www.00ksw.org

        陆致邦果然皱起了眉头。

        候长贵等人站在不远处,胡继昌到来后,也都围了上来,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胡所长,你说话要有根据!”

        正在这时,花小蕊慌张的跑过来,大喊道:“不得了了,那边出人命了!快去救人啊!”

        胡继昌挥手道:“快去救人!”

        李毅道:“陆省长,我去看看。你……”

        陆致邦看了看候长贵,见他面色犹疑,眼神里隐含愤懑,料到此事十之**与他有关。当即心念电转,思忖道:“都说候长贵是曹永泰的人,杨烈这家伙,跟曹永泰也往来甚密,西州这块大蛋糕,被姓曹的安排了两颗好棋子啊!”

        曹永泰是陆致邦在省里的劲敌,两人明争暗斗,已不止一次。

        此刻,有这样一个好机会摆在陆致邦面前,就算铲除不了曹永泰的羽翼,能抓住他们的一点把柄也好!陆致邦岂肯轻易失去?

        “走,我们一起去瞧瞧!这还得了,朗朗乾坤,岂容禽兽横行?”陆致邦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率先跟在胡继昌等人后面走去,其它领导愣了一秒,马上跟了上去。

        候长贵眉头紧锁,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旋即快步跟上。

        保卫处的房间里,钱多正冷静的等待着。

        终于,外面传来喧闹和叫喊声。

        只听到有人大声道:“就在这里面!我看着他们把那个女孩子拖进去的!”

        钱多嘴角浮起一抹浅笑,知道时机成熟,飞快的将候大宝的手臂接上,然后一把扯下他嘴里的祙子。

        这时,门被推开,一群人大步的闯了进来。

        钱多装作受伤,靠在墙壁上,有气无力的叫道:“畜生!放开那个女孩!”

        桑榆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智商自是不低,一见此情景,马上就明白过来,一边假意的拼命挣扎,一边凄婉的哇哇大喊:“救命啊!非礼啊!救命啊!”

        李毅并不是第一个进来的,陆致邦也不是头一个,最先进来的,居然是候长贵,他顾不得级别职位,抢在陆致邦前面,跑进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立马就感到热血上头,心里暗道,还好!还没上!

        他双目圆睁,跨步上前,抡起手臂,拳头不分轻重的砸向候大宝,就似下了场拳头冰暴,候大宝松开了桑榆,脸上顿时就跟泥土地似的,被砸出很多红印子来。

        “爸!你疯了!你干吧打我?”

        “我打死你这个不成材的畜生,丢脸啊!”候长贵嘴里骂着,手下丝毫不容情。

        李毅叹了一声:“又见苦肉计!”

        桑榆逃开时,一不小心,绊到地上一个人的腿,差点就要摔倒,钱多眼疾手快,伸出右手一托,就将她身子托平稳了,问道:“没事吧?”

        桑榆掩住脸,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刚才的紧张和委屈,此刻全发泄了出来。

        钱多遇到多么危难的事情,都能保持镇定,唯独遇到一个哭泣的女人,他就没法子了,求助似的看向李毅。

        李毅看了花小蕊一眼,花小蕊马上过去,扶着桑榆。桑榆扑到花小蕊怀里哭了起来。

        外面的工人越聚越多,纷纷探询发生了什么事。

        李毅道:“桑小姐,不用害怕,省政府的陆省长,市政府的杨市长等领导都在这里,有他们为你做主,你今日所受的委屈,必定能讨回一个公道!”

        花小蕊接口道:“是啊,有陆省长和杨市长给你做主,我就不信了,还有哪个敢循私枉法不成?”

        她这句话有如刀子,直逼候长贵心口:你儿子,这次逃不掉了!

        又如利剑,悬在陆致邦和杨烈等人头上:这个主,你们做定了!

        李毅暗暗向花小蕊竖了竖拇指,赞许的点点头。

        花小蕊向他眨了眨眼,又大声道:“胡所长,你是搞公安工作的,这种人间败类,该怎么判刑?你应该清楚吧?”

        胡继昌道:“这个罪嘛,判个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吧!如果情节严重,比方说,有很多人轮暴的行为发生的话,可以判十年以上甚至死刑!”

        候长贵变了脸色道:“胡所长,这最多也就算是未遂吧?”

        陆致邦轻咳一声道:“这个审案断案的事情,就交给公安部门去处理吧!我相信,他们会认真调查,仔细求证,秉公执法的!我既然碰上了这事,就会一直关注!胡继昌同志,请务必认真审理此案!还受害人一个公道!”

        他这话,傻子都能听出音来!明显有偏帮的嫌疑!

        然而,候长贵除了拉长了脸,却没有话反驳。谁叫自家儿子做下这等丢人行径呢?此事只能徐徐后图,当即阴沉着脸,支持陆致邦道:“陆省长说得对!一定要严格审案!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当然,也不能放走一个坏人!”

        陆致邦点点头:“我相信,有在场这么多领导做见证,想必公安部门一定会抓紧时间审结的!我们还是不要打搅他们办案吧!”

        一众领导听了,随着他退了出去。

        胡继昌指挥人,把疑犯们都押回所里去。

        临走之时,陆致邦对吴清源等一干涟水领导说道:“这件案子,我会持续关注的!”

        吴清源连连点头:“请陆省长放心,我们一定督促相关部门,把这件案子办好。”

        各级领导相继离开,吴清源拉了李毅到一旁,忧虑道:“李毅,这事情有些难办啊,候长贵也不是善茬,再说了,这案子本就是一桩未遂案,真个要判重了,也说不过去。可要是不判吧,陆省长盯着呢!你们柳林镇一定要关注此案,找出一个平衡点来。”

        李毅冷笑道:“吴书记,恕我直言。审案办案,那是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的事情。我们柳林镇委,可不敢随便干预。再说了,平衡点?什么叫平衡点,请吴书记教我!”

        吴清源道:“我相信你也懂得其中的厉害!李书记!”

        李毅听他语气,有些冷硬,便反问道:“吴书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风声?”

        吴清源一愣:“什么风声?”

        李毅道:“杀人的风声!如果没有的话,就回去请问一下史书记,相信他会给你不菲的惊喜!”

        李毅相信,自己给了吕治新一个机会,一个扳倒史国柱上位的机会!只要吕治新不傻,必定会好好的利用这次的风声,成功的谋划上位!不管史国柱在这件案子里是不是清白,都必将受到丝丝牵连。

        有些时候,似真似假和莫须有的罪名,更能杀人!

        流言猛于虎!口舌利于剑。

        李毅要让史国柱死于流言之中,当然,这一切,也要靠吕治新去操作。

        吴清源听了李毅的话,眼皮儿一阵乱跳,他最近跟史国柱走得很近,擦边球的事也干了不少,莫非,李毅这小子知道了什么不成?

        吴清源匆匆赶回涟水县城,当天晚上就接到了史国柱的电话。

        史国柱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道:“吴书记,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流言,奶奶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散播的,被我揪出来,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

        “什么事?”吴清源淡淡的问了一句,打了个哈欠。

        “到处都在传,说我史国柱杀了一个妹陀,传得有板有眼的!还说有证人证据呢!”

        “什么?”吴清源想起李毅的话,心里一惊:“和我有关吗?”

        “这个,”史国柱顿了顿道:“有关,传言说,我们两个是狼狈为奸!”

        “嘭!”吴清源气得扔了话筒,摸出烟来,点着了,狠狠吸了两口,又抓起话筒打了过去:“喂,老史,我啊。这个事情,你务必好好查,认真查!一定要查出幕后散布谣言的人来!就这样吧。”

        涟水县城,这个夜晚想来不太宁静!

        在距离涟水县城三十多里以外的柳林镇,一大帮子人也是无法成眠。

        小小的派出所里,灯光通明,胡继昌领着几个手下,正在连夜突审。

        李毅虽然没有在派出所里待着,却也没有睡觉,他在等胡继昌的消息!

        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把小候爷请到所里,当然不只问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那么简单!也不只问问这个未遂的强暴案!

        李毅的目的,是想从候大宝的嘴里,掏出唐文红死亡的真相!

        这个真相,已经不仅仅关系到唐文红这个冤死者的清白,还关系到涟水县众多官员头上的官帽子!

        唐文红的死,被有心人利用,成了一把政治攻击的利剑!

        或许,从一开始,就有人在策划,要用这把利剑,斩杀某些人!

        其中,就包括他李毅!

        从他上任之始,车祸!

        杀人案!

        再到镇上的权力争夺,一直就没有消停过。

        李毅夹着一根烟,站在窗户前,冷峻的双眼,透过迷离的夜雾,望着浩瀚无垠的宇宙星空。

        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处心积虑的对付我李毅?

        既然划下道儿来了,那我就接招吧!

        怕死就不是执政党人!

        李毅狠狠的将烟蒂在窗台上摁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