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二章 负十厘米的距离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二章 负十厘米的距离

    作品:《官路弯弯

        台上,候长贵在做报告。www.00ksw.org

        李毅发现,他居然是脱稿的!

        这让李毅有些震惊,他原本以为,像候长贵这种官员,权术肯定是不错的,真本事多少也有一点,不然也升不到这么大的官,但要有这种脱稿演讲,而且是具体性的数据化的东西,一讲就是大半个小时,这就需要一定的功底了。

        李毅具体听了听,候长贵在报告中指出,柳钢的整体形势不容乐观,过去的一年里,销售量比上一年度锐减了百分之三十,究其原因,是别的钢铁公司设备新颖,技术先进,人才一流,生产出来的产品,自然也就是一流的,在质量和各项指标上,远远超过了柳钢,所以导致柳钢销量直线下降。

        报告也对未来一年的发展做了具体规划,特别加大对新设备的研发力度,为此,厂里从各地名牌大学的毕业生里,高薪诚聘了一批高技术人才,重点攻关炼铁高炉设备和炼钢转炉设备,减少能耗,提高脱硫和脱磷水平,制造出更纯净的钢材!

        李毅听到这里,瞥了旁边的桑榆一眼,这个爱调戏人的女子,大概就是候长贵口中所说的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技术人才吧!

        桑榆能感受到李毅的目光,甚至能感知到他目光里的不屑和嘲笑,气得她小手握得紧紧的。

        唔,李毅想起前世的自己,进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跟这个女孩差不多,也是在一家钢铁公司做设备研发。

        其实,李毅还蛮喜欢前世那份工作,与机器打交道,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人际应酬,单纯而简单的生活。

        可是,重生让他进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他选择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官场,这是一种尔诈我虞之场,人情往来之所。

        他一直都在努力尝试,用重生的优势,去适应这个新角色,去让社会发光发热,去改变自己的生活,让它更加充实圆满。

        慢慢的,他也越来越适应现在的角色。好男儿,就当长空击浪!破冰前行!建一番不朽基业!

        胡思乱想中,李毅的思绪被一阵潮水般的掌声打断,发现很多人的目光,居然投在自己的身上,就连台上的候长贵,也在看着自己。四下一瞧,李毅尴尬的发现,整个大礼堂里,除了前排坐的领导,后面所有的人都起立鼓掌,惟独自己,还安坐不动。

        原来,候长贵的讲话结束了!

        李毅嘿嘿一笑,连忙站了起来,跟着大家鼓掌。

        桑榆恨不得掐死李毅,这个懒惫家伙!居然如此轻慢我们厂的最高领导,真以坐在他身边为耻!

        候长贵向李毅投去复杂的一眼,转身下台。

        候大宝迎了上去,低声道:“老爸,那个李毅也太不识抬举了!这么不给你面子,我去收拾他!”

        候长贵轻声道:“大宝,做事情,别冲动。”

        候大宝狠狠盯了李毅那边一眼,阴笑道:“不动他?”

        候长贵道:“不是不动他,只是时机未到。”

        刘大海搓手道:“那我先动动他身边的人,怎么样?你不反对吧?”

        知子莫若父,候长贵自然明白儿子心里的弯弯绕,皱眉道:“他旁边那个女子?那是咱们公司新进的大学生啊!你可打错了主意!这么漂亮的人,你可别去糟蹋了人家。”

        候大宝郁闷道:“爸,有你这么当爸的吗?这不打击我自信吗?哦,爸,不会是你看中了她吧?想包她做二十九号?”

        候长贵笑着摇摇头:“我早跟你说过,太美的女人,不适合做老婆,更不适合做情人。当然,可以偶尔玩玩。”

        候大宝不同意道:“我就喜欢漂亮女人!笑话,漂亮女人不自己用,还给别人用啊?嗯,爸,我说的不是那个,是李毅右手边那个,怎么样?”

        候长贵扫了花小蕊一眼,没有说话。

        刘大海知道老爸默认了,心里胆子就更壮了,有了老爸撑腰,今天晚上怎么玩都没人管了!

        舞台上,一位漂亮的女主持人正在主持节目,候大宝看向她,喉结咕哝作响。

        候长贵脸色一肃:“大海,别的人女人你怎么玩,我都不想追究,只要别玩太过分就行,但是,这个袁婷,你千万别碰!听清楚了吗?”

        刘大海很少听到爸爸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他说话,吓了一跳,连忙点头:“我明白。”

        候长贵向台上轻盈灵秀的袁婷投去一瞥,背着手,走到前排中间坐下,同旁边的副总袁国平打了个哈哈:“老袁,你家闺女越发水灵清秀了啊!”

        袁国平不置可否的一笑。

        袁婷报了幕,退入幕后,一个大型的歌舞节目,在欢快的锣鼓声中,拉开帷幕。

        李毅对这些文艺表演实在提不起兴趣,就连一年一度的春晚他都不爱看,何况是这种厂里的文艺汇演?一直跟花小蕊低声谈笑。

        桑榆听着隔壁两人的谈笑,很想出言提醒,叫他们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但刚才调戏过李毅,而李毅并没有怪她,她现在倒不好意思再去说他,只是用眼神杀了李毅无数次。

        时间过得很快,晚会在欢快的歌曲声中落下大幕。

        会场里的人整齐有序的退出,从前排的领导开始,一排排的出场。

        桑榆紧跟在李毅身后出的大门,她冷哼一声,挤过李毅,走到他前面。

        但李毅步伐快,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边,倒显得两人有多亲密似的。

        刚下台阶,桑榆只顾低头走路,呯的一声,跟人撞上了。

        对方是个黄头发的小伙子,穿着花T恤和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站在那里不动,都给人几分抖的感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桑榆蹙眉道:“喂!你会不会走路啊?这么多人往外走,你怎么往里冲啊?”

        黄头发可不是善茬,恶声道:“小娘们,你撞了我,说说怎么赔吧?来来来,我们到那边去理论个清楚!”伸手抓紧了桑榆的手,往一边黑暗处拖。

        桑榆还没意识到危险,怒道:“你放手!理论就理论,谁怕谁?”

        刚才坐在桑榆旁边的那个男人,想跟上去,被另外几个混子威胁着不敢言语。其中一个还晃了晃手中的弹簧刀,吓得他赶紧走了。

        李毅认出来了,这几个人,就是他上厕所时见过的那几个人,心想他们口中所说的美女,原来就是这个桑榆。

        花小蕊跟上来,问道:“李书记,怎么不走了?”

        李毅指了指那边:“只怕有事情要发生!”

        花小蕊道:“怎么了?”

        李毅道:“有人绑架!”

        花小蕊惊叫道:“那快报警啊!”

        李毅冷笑道:“先别报警!我要好好玩玩这个候大宝!钱多,你跟上去,记住了,在胡所长还没有到来之前,不要让他们伤害到那女孩,也不要让他们跑掉!更不要惊动厂里的其它人!”

        钱多嘿嘿一笑:“我懂!”身子一闪,就隐入了夜色之中。

        桑榆被带到了暗处,见对方人又多,个个都有些流里流气,有些害怕起来,叫道:“你们想做什么?”

        黄头发怕她喊起来,引起别人注意,笑道:“你不是要理论吗?可以,我们这就上保卫处,请保卫处的人来评评理,你总该放心了吧?”

        桑榆心想上保卫处好,不怕他们耍诡计,便道:“好!”

        钱多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看着他们进了保卫处,关上了房门。

        钱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候大宝的叫声:“混蛋!抓错人了!不是这个!”

        黄头发道:“小候爷,就是她啊,跟你说的那个男人坐一起,出来后也走在一起!”

        候大宝骂道:“蠢货,还敢顶嘴!我说的是另外那个!算了,这个更好玩。”

        桑榆惊怒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候大宝嘿嘿笑道:“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是叫桑榆吧?这名字真好听,当然,你人更加漂亮。呵呵,你不要怕,我玩归玩,但也是个讲情义之人,玩完之后,我会给你相当好的待遇!你的工资,起码能连升三级!”

        桑榆护住胸前道:“你别过来!我会喊的!”

        “哈哈!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敢管我的事!就算你报警,把柳林镇那些公安喊了来,也莫奈我何!”候大宝嘿嘿笑着,瞪了那几个目不转睛的家伙一眼:“看什么看?还想继续看好戏不成?滚出去啊!”

        黄头发讨好的笑道:“小候爷,这妞真它妹的正点啊!看在我们这么辛苦的份上,能不能分给兄弟们一点残羹剩饭吃吃?哪怕就饱饱眼福也好啊!求小候爷开恩了!”

        “娘的!我可不好那个调调!你们要玩,改天我请你们到西州去玩个痛快!快滚!”候大宝说着话,抬起腿来踢人了:“滚啊!”

        黄头发弯着身子,还是嘿嘿笑着:“小候爷,你在里面品尝的是人间极品,赏哥们几个小钱,到外边买包烟抽抽呗!”

        候大宝气得不行,摇着肥肥的脑袋,摸出一叠票子,扔向黄头发,黄头发几个人赶忙捡了,哈着腰退到门口,边拉房门边道:“小候爷,你尽情享受,我们在外边帮你站岗!保证连一只蚊子也休想进来偷看!”

        桑榆尖叫道:“你想做什么?”

        “玩个游戏,游戏名字嘛,叫那个啥,嗯,就叫负十厘米的距离!”候大宝想起花小蕊调侃他的那个笑话,此刻顺嘴就讲了出来,心想那小娘们还真有才,说出来的笑话都这般有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