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品:《官路弯弯

        身后的钱多眼疾手快,伸出左手,后发先至,硬扎的受了刚子一拳,与此同时,他的右腿扫出,侧踢刚子的下盘。www.00ksw.org

        刚子块头大,蛮力足,但灵活不够,机变不足。没想到李毅身后那个黑炭头出手如此之快,躲闪不及,被击中腿部,一个趔趄,连退了数步,腿骨还隐隐作痛。

        “嗬!”刚子盯着钱多,吼道:“小子,有两下子啊!”

        钱多冷哼道:“爷会的还多着呢!识相的,就给我滚开!”

        那个刚子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愣混子,最是受不得骂阵,愤怒的嗷嗷叫着扑了过来,拳打脚踢,每一拳打出,都是虎虎生风,看得出来,这家伙使上了拼命的绝招。

        大肚子瞧也不瞧战局一眼,吩咐完刚子,继续调戏花小蕊:“嘿嘿,世上哪个女人不爱钱啊?你看不起我,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你要是了解我,就一定会跪着哭着,求我看你一眼。你看见没有,那边的小车,那宝马,就是我的!吴清源吴书记,史国柱史书记,那都是我的拜把子兄弟!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

        花小蕊早就生气了,此刻更是愤怒,气不打一处来,冷不丁抽出手来,甩了大肚子一个耳光,声音脆亮,打得大肚子捂住半边脸,懵在当场,他平生调戏妇女姑娘无数,头一回见到敢动手打他的主,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花小蕊打完人,低头捡起两个塑料袋,塞进口袋,就转身扶住李毅,关切地问:“李书记,你没事吧?”

        李毅没想到花小蕊居然敢伸手打人,笑道:“想不到你还有如此英气的一面。看来,我对你还是了解不够啊!”

        花小蕊嗔怪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次,不用大肚子吩咐,几个男子闹哄哄的,冲上来要打李毅和花小蕊。

        钱多被刚子纠缠着,一时还难以脱身。胡继昌见状,护在李毅身前,大喝道:“哪个敢胡来!这位是柳林镇党委书记李毅同志!”

        胡继昌身着警服,这么一抖威风,把那些人全给镇住了。

        大肚子哦了一声,看着李毅,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就是李毅?”

        李毅道:“你认识我?”

        大肚子哈哈笑道:“你一来就缷了我兄弟周坤的派出所所长职务,我想不认识你也难啊!”

        李毅这才明白,眼前此人,就是柳林人口中的“小候爷”!候大宝。

        李毅满以为,对方知晓己方人的身份,多少有些忌惮,不敢乱来,谁料那候大宝更加嚣张了,肥手一挥,大喊道:“兄弟们,今天周坤兄弟不在,我们给他出口恶气!”

        对方人多势众,真打起来,己方只怕要吃亏,李毅暗自盘算退路。

        倪力忽然挺胸而出,站在李毅面前,大叫道:“哪个敢伤害李书记,须得从我身上踏过去!”

        他话音刚落韵,一条大汉一记勾心拳当先砸到,将他撂翻在地,伸脚踏在他背上,使劲碾了碾:“小子,敢在我面前张狂?先回娘胎里多呆三年吧!”倪力痛得杀猪般大叫。

        李毅将花小蕊拉在身后,叫道:“住手!”

        那大个子松开倪力,虎虎两拳打向李毅脑门。

        李毅伸手格挡,但觉对方劲道十足,震得手臂隐隐发麻,心里又惊又怒,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个个武功如此了得,难怪敢在县城里如此横行!另外几个大汉见已方人占了上风,便站在一旁看热闹。

        胡继昌生怕李毅有个闪失,揉身而上,去帮李毅,那边还有几个看热闹的,见胡继昌动手,都哄叫着扑了过来。

        花小蕊见形势不对,马上跑回涟水大宾馆,大叫大嚷:“吴书记,史书记,外面打起来了!”

        里面锣鼓喧天,花小蕊连叫了四五声,吴清源和史国柱才听见,急忙赶出来,问道:“怎么了?”

        花小蕊一指外面,道:“李书记被人打了。”

        吴清源啊的一声:“这还了得?”和史国柱一起出来,快步走过去,大叫道:“住手!住手!还有没有王法?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殴打政府工作人员?”

        候大宝见到了史国柱,笑着招手:“兄弟,来得正好,快来看耍猴!”

        李毅听了大怒,喊道:“钱多,你就这么一点本事嘛?”

        钱多听了,居然嘿嘿一笑,说道:“我怕出手太重,伤了他们性命!”

        李毅叫道:“你再不伤他们性命,他们就要伤我性命了!”

        “好咧!笨汉子,懒得跟你玩了!”钱多掌法突变,几招令人眼花瞭乱的招式过后,刚子就被击倒在地。

        钱多更不稍停,脚尖一点,就跳到了李毅面前,出手如风,一招一个,把那些大汉全给打倒了。

        李毅有些生气道:“钱多,你太不够义气了!有好身手,为什么不早使出来?”

        钱多嘿嘿一笑:“我只是想让李书记明白到我的重要性!”

        李毅揉了揉手臂,为之气结!

        史国柱一见候大宝,苦笑道:“候老弟,你快快叫人住手,这位李毅,可是柳林镇的书记!打不得的!”

        候大宝道:“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书记嘛,打便打了,又能怎么样?”

        史国柱低声咕哝:“真是个惹祸精!”也不知是说候大宝呢,还是说李毅。转眼一看,得,战斗结束了!用不着说情了。

        候大宝不相信似的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那些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保镖们,眨眼之间就躺了一地,个个都在哎唷哎唷的喊痛。

        吴清源硬着头皮上前,向李毅道:“李书记,你怎么惹上这个麻烦精了?”

        李毅活动着酸痛的身子,说道:“候大宝?这家伙真猖狂!”

        吴清源苦笑道:“他老子是柳钢的党组书记兼厂长,候长贵!家中势力庞大,门中出了好几任中央高官呢!”

        李毅哦了一声:“难怪这般猖狂!”

        吴清源道:“李书记,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李毅挥挥手:“我没事!吴书记,我们先走了,这里的烂摊子麻烦你收拾一下。你保重!”

        他后面那句“你保重”实是有感而发。吴清源虽然固执,也常与薛雪和李毅为敌,但那是出于政见的不同和对官场利益的追求。他这个人本质还是不坏的,上任之后,也一直在努力的办实事办好事。李毅真心希望,倪力说的话都是假的!希望吴清源还没有被史国柱等人拖下泥潭。

        候大宝眼睁睁的看着李毅等人离开,气得肥大的肚子一鼓一鼓的,大骂手下:“窝囊废!一群饭桶,没用的家伙!这么多人连一个挖煤的都打不过!”

        倪力受了点轻伤,嚷道:“一个厂长家的儿子,就能这么嚣张?我怎么就没投个好胎呢!”

        李毅皱着眉,板着脸,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花小蕊怜惜地帮他揉着胳膊:“痛吗?”

        李毅缓缓摇头,并不回答。

        花小蕊道:“李书记,我知道你心里不平,可是人家可不是好惹的。我们就算要报复,也要谋定而后动,来阴的!”

        李毅失笑道:“小脑瓜里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呢!”

        花小蕊双眼圆睁:“你难道不想报复?那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李毅笑道:“你跟我才多久,居然摸透我的性格了?”

        花小蕊嫣然一笑:“李书记,你一向就是不服输、又好胜,还有办法!这次,你也一定有好办法吧?”

        李毅嘿嘿一笑,对倪力道:“倪力,今天表现不错啊!”

        倪力道:“嘿!没事!不就是打架吗!我从五岁开始就学会了!”

        回到柳林,胡继昌亲自把倪力押回派出所。

        倪力一脸无辜的问:“胡所,我都戴罪立功了,你还关我?”

        胡继昌道:“程序是程序,我也没办法!倪力啊,你就先在我们所里呆两天吧!你的案子,我回头会重审的!”

        来到办公室,吩咐手下人:“那个倪力,给我盯紧了,要是跑了,唯你们是问!”

        然后,他匆匆来到李毅办公室,把门关上,说道:“李书记,我有新的发现!”

        李毅见他如此谨慎,知道必有缘故,问道:“怎么了,胡所,有什么发现?”

        胡继昌说道:“这个倪力,今天的表现太过反常。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李毅道:“我也有这个感觉,今天的事情太过巧合!尤其是他挺前而出,挨的那顿打,让我觉得表演过了头!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施这出苦肉计,就是为了取信于我们,他这么做,一定有目的。”

        胡继昌道:“我刚才特别留意了他,别看他装得跟重病号似的,其实都是些轻伤。我干这一行的,真伤假伤、轻伤重伤,我拎得清!”

        李毅道:“这么说来,刚才他的慷慨激昂,舍生忘死,都是骗人的?”

        胡继昌道:“就连那些人的穷踢猛打,都是做给我们看的!”

        李毅道:“那这么说来,他的供词,并不可信啰!”

        胡继昌道:“很显然,倪力是有心人安排的一着棋,想借刀杀人!”

        李毅道:“借我的刀,杀吴清源?可是,连史国柱也一并杀了啊?那么,这个有心人,一定不是史国柱,会是候长贵?”

        胡继昌冷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倪力给我们的头发,绝对不是吴书记和史书记的,而是他事先早就准备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