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七章 出门没看黄历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七章 出门没看黄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不由哑然失笑,县财政局长?眼前这个撒泼耍赖,满地打滚的肥胖妇女,居然是县财政局长?这真要联想力丰富的人才能承受!不过,一听她是吴清源的亲妹妹,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上次涟水县官场大换血,财政局长换了人,只是没想到,吴清源居然安排了自己的亲妹妹来当这个家!

        看来这个吴清源,也并不咋的啊!

        李毅当然明白矮胖警察话里的意思,其实,这也是一个折中的办法,他想了想,便想接受,毕竟,花小蕊的的确确踢了人家一脚,现在也还不到闹大茅盾的时刻。www.00ksw.org

        他沉吟一会,瞄了花小蕊一眼,只见她脸色愤愤不平,双眼写满委屈。

        李毅便有些不忍,她可是为了帮自己啊!现在,总不能为了息事宁人,再次委屈她跟人道歉吧?当下冷冷地道:“想道歉,不可能!”

        正自僵持之际,楼梯口走下来一行人,为首的正是吴清源,他边走边问:“怎么回事?事情处理好了没?”

        史国柱跟在后面,也发问:“怎么回事?你们这许多人,还摆不平几个滋事的流氓?白养你们这帮土匪了!”

        李毅觉得史国柱的话,非常不合逻辑,却非常中肯,这帮人,的确跟土匪无二。

        这时,吴清源看到了李毅,先是一愣,继而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哈哈大笑:“这不是李书记大驾光临嘛?啊呀,你不早说,早知道你要来,我该派车去接你啊!”

        史国柱也打着哈哈道:“真是失礼啊,家母的寿诞,劳动你们都来祝贺!李书记,来了怎么不入席啊?啊,我们刚刚散席,打了会麻将,来人,马上另开一席,招待李书记。”

        众人都望着李毅,解不懂吴史两位书记为何对他如此重视。

        李毅啊了一声,站起身,抢先同吴清源握了握手,上下级的关系,他还是拎得清,分得明的。

        吴清源脸上笑意盎然,拉着李毅的手,显得很熟络的样子,问长问短,尽说些没有任何营养的话。

        吴宝珠见状,便知道今日讨不到好去,脸色便有些难看。

        李毅为难地道:“吴书记、史书记,实在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们出来得匆忙,忘了带礼金,同吴局长发生了些许误会……”

        吴清源眯着眼,听李毅一五一十的说完,板着脸训斥妹妹道:“宝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快跟李书记道歉!”

        吴宝珠满脸委屈,嗫嚅着开不了口。

        李毅却是心底一惊,暗想这个吴清源真是个厉害人物,轻轻淡淡一句话,便将自己拉入他的阵营,今天若是接受了吴宝珠的道歉,可说是默认跟姓吴的是一家人了?一念及此,马上叫道:“小花!”

        花小蕊便应了一声:“嗯,李书记?”

        李毅不敢看她的脸:“快给吴局长道歉,这事是我们不对,你踢了人家一脚,更加不对!”

        花小蕊虽然无比委屈,但此情此景,她是绝对不会驳李毅面子的,莫说是叫她道个歉,便是叫她去跳楼,只怕她也会毫不犹疑的去跳。

        这个可爱的单纯的小女子,满心满眼,装的全是李毅啊!

        史国柱双眼一转,打了个哈哈:“啊,我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嘛!这算什么事么?李书记能来,便是莫大的面子,还带什么礼金哟?吴局长也是尽自己的责任嘛!双方都是误会,依我看,这事就这般揭过算了,好不好?”

        吴清源嘴角含笑,实则内藏阴险,看着李毅,他没想到,李毅这么快就识破了他的小伎俩,而且马上给予还击。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李毅冷着脸,再次喊了一声:“小花,道歉!”

        花小蕊虽然委屈,但她是个聪明人,明白一向待人不薄的李毅今天如此执着,必有原因,仔细一想,隐约明白了其中关窍,便嘟着嘴,给吴宝珠说了声:“对不起。”

        吴宝珠得意的一扬头,心里却没有丝毫兴奋,因为吴清源正阴沉地望着她!望得她心儿咯噔咯噔地跳。从小到大,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个大哥!

        李毅歉然地对花小蕊笑笑,花小蕊却只是低着头,一张粉脸,气得通红。

        二楼装修豪华,每个房间里都是人声鼎沸,有的还在酒桌上劝酒猜拳,有的撤了酒席,砌起了长城,还有打扑克的。每张桌子旁边,都有许多人在围观。

        吴清源带着李毅来到一间房内,里面倒是安静得很,只偶尔听见有人说一两句话。

        房里也开了牌桌,打的却是古老的骨牌,四个牌搭子,都是七十开外的老人,其中一位老妇人,颇有贵气,见到史国柱进来,就埋怨:“你天天忙,连今天也不能陪我玩一天?”

        史国柱赔笑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我给你引见一个人,这位是柳林镇的李毅书记,年轻有为啊!”

        李毅微笑着向吴母点头,拱了拱手:“祝老太太长命百岁,福寿双全。”

        史母眼皮也不抬,打出一张牌,对着同桌的牌友唠叨:“老曾,你家丈母娘,今年都有一百零三岁了吧?”

        那个老曾便点头附合:“是啊,再有半个月,就要做大寿了。现在生活条件好,百岁老人不稀奇啊。”这话分明是在损李毅不会说话,祝她长命百岁,好似在折她的寿一般。

        李毅讨了个没趣,讪讪一笑。

        史国柱笑道:“李书记,我们到里面谈话。”

        李毅还没答应,史母不阴不阳地道:“儿子啊,别尽陪些无所谓的人,有时间,来陪我打两盘牌吧!”

        李毅趁机道:“史书记,你还是忙吧!不用管我们。”

        这时,倪力挤到他身边,悄悄做了个OK的手势,李毅心知肚明,知道他己经得手,便想告辞,不想吴清源硬要拉着他坐下,看他们玩牌。

        李毅对骨牌是一窍不通,看了半天,云里雾里,只觉头痛,心里有事,也坐不住,再次起身告辞。

        吴清源留他道:“这可不行,既来之,且安之,怎么着也要吃了晚饭再走,等下还有大戏看呢,别急,再坐一会。”

        县委书记都开了口,李毅无法,只得捺着性子坐下。

        好不容易散了牌局,大家都起身,先后出来,来到一楼,一楼已经摆下果点,十几张桌子,坐得满满当当。

        前面空着两张桌子,吴清源等人,便去坐了。

        李毅轻轻拉了拉花小蕊的衣角,花小蕊轻哼了一声,不理他。

        李毅轻声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花小蕊鼻子一酸,伸手抹了抹眼睛。

        李毅看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一时有些情动,握住她的左手,轻轻捏了捏,食指还在她掌心轻轻挠了挠。花小蕊受不住痒,挣脱手,啐道:“李书记,大家都看着呢!”

        李毅见她肯开口说话,便知没事了,冲她笑笑。

        其实花小蕊冰雪聪明,冷静下来一想,立即明白了李毅的用意,气自然就消了,此刻听到李毅亲口给自己道歉,反倒不好意思了。

        正前方划出一片舞台,摆着锣鼓乐器,不一会,乐师就位,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拿着话筒上来,开始报幕,节目就要开演。

        李毅对这些娱乐节目,殊无兴趣,看得一会,再次告辞,这次吴清源和史国柱都没再强留。

        出得门来,倪力两手插进口袋,各掏出几根头发来,笑道:“左手史局长,右手吴书记!”花小蕊早有准备,拿出两个小塑料袋,将头发装进去,又用笔在纸上写了名字,撕下,塞进袋里。

        李毅赞道:“小花真是心细如发。”

        花小蕊嘟了嘟嘴,并不回答。

        李毅笑道:“怎么,为刚才的事生气呢?”

        花小蕊哼道:“我哪敢啊。”

        李毅道:“你真生气也罢,假生气也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还你。”

        花小蕊道:“你说话可要算数。”伸出食指:“我可记下了,李书记,你欠我一个人情呢!”

        李毅道:“当然!”

        正聊着,冷不防一行人快步走来,前面一人撞在花小蕊身上,顺手一推,叫道:“好狗不挡道,滚开!”

        那人身材高大,手劲很足,花小蕊被他这一推,立时站立不稳,哎哟一声,往后便倒,手中那两个塑料袋掉落地上。

        李毅伸手扶住花小蕊,问道:“没事吧?”又大喊道:“喂!你怎么撞人呢!”

        那大个子恶狠狠地回道:“撞了你又怎么样?”

        李毅暗想,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怎么尽遇到一些蛮不讲理的家伙?

        大个子身后跟着七八个人,其中一个大肚子的青年人,穿着花衬衫,牛仔裤,脖子上挂着一根手指粗的金项链,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哥大,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他看到花小蕊揉着肩头叫痛,便笑嘻嘻地说:“小妹子,撞痛了?”

        又板起脸训斥大个子:“刚子,怎么说你也不听,做人不要那么粗鲁嘛,尤其是对待这般娇滴滴的美女!”掏出一沓钞票,抓着花小蕊的手,就往她手里塞:“妹子,拿着,去买点补品吃。”

        李毅见他知情识礼,有火也发不出来,见他抓着花小蕊的手不放,不由伸手一挡,将他的手打落。

        花小蕊把钱扔回去:“我没事,不要你的钱。”

        大肚子脸上笑容不变,只是向那个刚子叫道:“你死了嘛?有人欺负你老板,你也不知道帮忙?”

        刚子哦了一声,猛的一拳击向李毅,李毅没想到他出手如此之快,还没说打呢,拳头就沾上身子了,暗道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