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五章 赊账行不?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五章 赊账行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脸色一沉,没想到莫名其妙地,就挨了一顿狠批,心里那个气啊,年轻气盛,火气上升,当下便要发作。www.00ksw.org

        花小蕊上前一步,挡在李毅面前,甜甜一笑:“老伯,您先消消火气,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柳林镇委的,来局里办点事,史书记在吗?”

        老头双眼一瞪,冷冷地回答:“不在!”虽然不再咄咄逼人,但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李毅皱着眉头,问道:“请问吕副局长在吗?”

        老头摇头道:“不在!”

        倪力嘿嘿笑着,掏出一包烟来,囫囵个塞进老头手里,笑着说:“您老一看就是老革命!只怕史局长见了您,都不敢怠慢啊!您老是局里的老资格了吧?”

        老头掂出一支烟,倪力马上就给打着火,继续笑:“我们找史局长,确有一点急事,大家都是吃国家粮,为人民服务不是?您老就帮帮忙,告诉我们,在哪能找到史局?”

        老头眯着眼,吸了半支烟,这才慢条斯理地说:“你这娃,倒还像个政府部门里的人!”说着,不屑地斜视李毅一眼。

        李毅和花小蕊便都有些尴尬,胡继昌裂嘴一笑。

        倪力却不敢神气,继续赔着笑脸:“您老说说,史局去哪了?”

        老头咳嗽了两声,将一支烟吸尽,吐出最后一个烟圈,这才慢条斯理的道:“你们来县里办事,难道就不知道?”

        倪力望着李毅,李毅望向花小蕊,花小蕊望向胡继昌,胡继昌一脸茫然:“知道什么?城里有什么事?”

        老头嘿嘿冷笑:“你们若是没来,倒也罢了,你们既然来了,万无不去之理。”

        李毅忍不住问:“到底什么事?老人家,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

        老头又抽出一支烟,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史书记的娘,过八十大寿,这个县城各大衙门口,知道信的,差不多都去了。连县委书记吴书记都去了呢!”

        李毅等人长长的哦了一声,连连道谢。

        李毅问:“这会儿都什么时候了,中午饭也早吃完了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史书记也快回来了吧?”

        老头嗤之以鼻:“史书记家办大寿,你以为是农村人家,摆几桌,邻里乡亲喝一顿了事?听说啊,包下了整座涟水大宾馆,起码也得有三宴两点,演场大戏,晚上再去消遣娱乐,不过晚上十二点,怕是散不了啰。”

        李毅咋舌道:“如此大排场?那局里没人,若是出了事故,什么人出警呢?”

        老头脸色一变,破口大骂:“局里没人?我不是人?我还没死呢?滚!”

        花小蕊真怕李毅发作,惹下收拾不了的事故,便拉着他,一路出来。

        李毅摇摇头,苦笑:“你放心,我也只是一时激愤,风气如此,这种事,岂是我能管顾得来?正好,吴书记和史书记凑一块了!省却我们多少事,这么说来,我们还应该感谢他娘呢!”

        花小蕊笑着点头:“对呢,李书记,天底下贪官污吏多了,你要是见一个烦一个,岂不是活得太累吗?这叫做用别人的错误,来折磨自己。”

        李毅笑道:“都像你这样就好啦,天生乐天派,无忧无虑,像一枚开心果!”

        花小蕊展颜一笑:“对了,天下人都像我,这世间哪里还有坏人?几十亿开心果,那地球都要多活几千万年呢!”

        李毅笑着摇摇头,见倪力跟着傻笑,便问他:“知道涟水宾馆怎么走吧?”

        倪力笑道:“当然的!我带路。”

        胡继昌停住脚步,问道:“李书记,人家可是做大寿,我们要不要买点东西去贺寿呢?”

        花小蕊啐了一口:“还给他去贺寿?他做的那些事,要是坐实了,今天这喜宴,马上就变成丧宴!这么多送礼的,只怕要改送花圈了。”

        李毅笑道:“你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想了想,说:“礼物嘛,我们就不送了。可是呢,毕竟是老人家大寿,寿者为大嘛,我们祝福话还是要送上几句的。”

        花小蕊见他将几句吝啬话说得冠冕堂皇,忍俊不禁,笑了起来:“那就祝他娘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胡继昌哈哈大笑:“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祝他娘的!”

        涟水大宾馆,好气派的名字,五个大字,竖在楼顶,下面一行小字,却是“吴清源题”四字。

        实物远没有名字那般气派,其实就是一幢四层楼房。

        宾馆外面停满了自行车,还有十数辆摩托车,七八辆小车,最显眼的,就是那辆乌黑锃亮的宝马,鹤立鸡群,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李毅等人刚走到宾馆门口,迎宾小姐就迎了上来,笑着问:“几位,是不是来参加史书记家的寿宴?”

        李毅点头,便往里走。

        迎宾小姐紧跟两步,仍旧站在他面前,脸上笑容更浓,右手一指,做了个请的手势:“礼金在那边写。”

        李毅看见那边摆了个台子,一个妇女坐在那,面前摊着一本账簿。

        李毅走了过去,很随意地往上面溜了一眼,只见上面满满一页,记录着人名和礼金数,少则一二十,多则两三百,偶尔还有上千的。

        李毅不由得大是惊奇,涟水人民生活如此这般富裕吗?随一下礼,便是这么大的数目?这个年代,这种地方,不正常吧?便是二十一世纪,两百的随礼,都算偏高的。

        那妇女打了一个哈欠,摸起笔,懒洋洋地问:“多少?”

        李毅故作窘态:“出门急,忘带现金,先记账行不?”

        妇女将笔一扔,看怪物似地瞪着他,讥笑道:“随礼还有赊账的,真是稀奇事,我做了十几年的会计,还是头一遭遇到。”

        李毅不以为意,只是哦了一声:“那真是不好意思,下次再来补上吧。”

        妇女哼了一声:“没带礼金,莫非想来蹭食?”

        李毅为之气结,皱眉道:“我只是来见见史书记。来之前,根本不知道今天是老夫人大寿。”

        妇女不屑地挥挥手:“你一文不名,还想见史书记呢,我劝你啊,收拾收拾,回家去吧。现在农忙时候,回去多种几亩稻子,明年就不愁饭吃了。”

        李毅几乎噎住,半晌无语。

        花小蕊正好走了过来,闻言大怒道:“你狗眼看人低!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妇女头也不抬:“谁?中央委员?国务委员?便是中央委员,国务委员,来吃喜酒,也没有不随礼的吧?只怕还有一个大红包呢!”

        花小蕊听了,杏眉一蹙,俏脸一红,冷笑道:“看不出你眼界还挺高啊,我告诉你,这位是我们柳林镇的党委书记,李毅同志!你必须向他道歉!”

        妇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仰起头,哈哈大笑:“我当是什么大官驾临呢,原来是个镇委书记啊,叫啥名?没听过!看你那小样,一定是他的姘头吧?不然,你着什么急,发什么肝火啊?”

        花小蕊几时受过此等奚落,顿时双眼一痒,委屈得要滴下泪来。

        李毅寒了脸,缓缓地道:“你怎么对我,我不介意,但你刚才的话,污辱到了这位姑娘的清名,我要求你,马上道歉!”

        李毅说话很慢,但很有威严。

        妇女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抬眼打量了他一眼,左右不过是一个年轻后生,随即回道:“我若说不呢?你能吃了我?还是想强暴我?”

        李毅哭笑不得,拿她半点办法也无。她是女人,总不能当众打女人吧?跟她对骂?有辱镇党委书记的威风。

        花小蕊接口道:“强暴你?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被狗咬过的脸蛋,也会有男人想强暴你?吃你?粗皮糙肉的,你不怕人家崩掉牙齿啊?”

        妇女霍然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花小蕊,破口大骂:“小狐狸精,你骂谁呢?你个瘦不拉叽的母猴子!脸无四两肉,其它地方更不用说啦,塞在男人身底下,就跟插了块木板,搞起来,就算风钻钻石头,咯得慌!”

        花小蕊有样学样,叉腰玉立,挥指对骂:“黄脸婆,人家芝麻店的存货,全让你给偷脸上去了?瞧你那张脸,跟刚插的秧田一般,那身段,看过的,知道的那叫水桶型肥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屁股长到了胸脯,生了两颗青春痘呢!”

        妇女怒目横眉,大声喝道:“你爷条卵!哪里来的**,敢跟老娘作对,你茅房里打灯笼,找死吧!”说着,捋起双袖,扑了过来。

        花小蕊身子灵巧,侧身一避,钻到她后面,在她肥胖的屁股上踹上一脚,妇女立即哀叫一声,倒在地上。

        她就势打了个滚,也不起身,就躺在地上嚎叫,一会问候花小蕊和李毅的祖宗十八代,一会大叫:“打人了,快救命啊。”

        胡继昌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钱多打架开枪在行,但面对泼妇,自然不够技术,也在旁边干瞪眼。

        门口人不多,旁边那个迎宾小姐吓得不轻,慌忙去扶,口里只叫:“快起来,地上脏呢!”妇女只是不应,也不让人扶,一径胡闹,像是闹给什么人看似的。

        果然,不一会,就有一个穿警服的男子快步过来,大声喝道:“什么人在捣乱?”一见地上的妇女,便哎哟一声,也过来扶,一边叫:“啊呀,吴局长,你怎么到地上去了?快起来啊!这要叫吴书记知道了,非骂死我们不可!”

        妇女一见来人,越发得意,哭得更是悲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喊:“快喊我哥哥来,叫他为我做主!他们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