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四章 鸡鸣狗盗皆有用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四章 鸡鸣狗盗皆有用

    作品:《官路弯弯

        倪力等人一走,李毅这才说道:“周坤这个人很可疑!他去医院时,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www.00ksw.org必须尽快控制住周坤!我相信,这小子知道的事情,只怕比倪力还多!”

        胡继昌道:“周坤那小子,逃不了。他现在还不知道消息,也想不到事情这么快就会败露。我们好好布置一番,一定能将他拿住。”

        李毅道:“周坤可是个关键证人啊!千万不能跑了。”

        胡继昌道:“我们只有证实了倪力所说的属实,才能展开后续行动。如果倪力只是信口开河,甚至是污蔑吴书记他们呢?”

        李毅道:“唔!不排除这种可能。当日在医院,我听死者家属说了,他们怀疑的对象是候长贵!现在倪力又说是吴书记。都是一面之词,我们姑且听之。一切要靠证据说话。”

        胡继昌道:“省城的司法鉴定所已经有了DNA鉴定技术。我们可以拿倪力的那个证据去省城司法鉴定所做一个鉴定,再做一个比对,就能找出真正的嫌疑人!”

        李毅道:“这事可行,问题是,怎么做这个比对而又能不打草惊蛇呢?”

        胡继昌道:“只要想办法搞到吴书记和史国柱的头发或者血液就行!血液难弄,头发还不好弄吗?”

        李毅沉思道:“这种事,怎么办呢?我可真是一点办法没有?我跟他们不熟,更没到勾肩搭背的地方,这事啊,还得你想办法!”

        胡继昌苦笑道:“李书记,我跟他们也不熟啊!你叫我怎么去搞他们的毛发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商量着,直到钱多押着倪力回来,也没想出辙来。

        李毅望了望倪力,笑道:“倪力,你可有办法弄到吴书记和史局长的头发?”

        倪力吓了一跳:“李书记,你不会要我去找那两个魔鬼拿头发吧?”

        李毅道:“哪有那么恐怖啊,不就是拿根头发吗?你躲在柜子里那么久,他们也没有发现你,证明你还是很有一套的。所谓鸡鸣狗盗之徒,也是有大用处的。想当年,孟尝君还是靠了这些人,逃得一命呢!这一次,你若是立了功,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倪力将头摇得像拨浪鼓:“只怕很难啊,我没理由接近他们。贸然上去,只怕会惹人怀疑。你想想,他们一个是公安局长,一个是县委书记,我哪有那个能力去偷他们的头发呢?我做不了,你另请高明。”

        李毅道:“这样吧,我给你创造一个机会,能不能得手,就看你的本事了。”

        胡继昌见倪力还在犹豫,虎目一瞪,立时就要发作。

        倪力望了胡继昌一眼,这才笑道:“只要能接近他们,我总有办法弄到手。要说偷的手艺,咱家虽然不是祖传的技术,但也是多年磨练出来的,经过实践检验的。只要爷出手,不敢说万无一失,起码也是十拿九稳。更何况,这是李书记交待下来的事,是为政府办事,是打着旗号办事,像戏文演的,这是奉旨偷窃!我一定尽心尽力!请李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笑道:“这张贫嘴啊!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涟水县!”

        破旧的中巴车,吱吱呀呀的,碾过破败的公路,颠簸了大半个小时,在同样破破烂烂的涟水汽车站停下。

        李毅等人走出车来,互相望望,李毅和花小蕊指着对方,都大笑起来,原来一路上黄尘弥漫,对方脸上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显出一脸的风尘之色。

        李毅拍打着身上:“小花,你现在不折不扣的,活像一个进城的农妇。”

        花小蕊抬手帮他拍打,顺口笑道:“还说呢,你书记,你现在也像是一个进城的农民!”忽然想,一个农民,一个农妇,岂不正是一对吗?心下便有些慌,去瞥胡继昌他们,生怕他们会从中体味出点什么。

        还好,胡继昌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钱多亘古不变的平静如水,倪力的心思根本不在他们身上,哪个去听他们的弦外之音?

        倪力一边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四下张望:“你们这是少见多怪,这条路你走多了也就习惯了,这还算是好的,你们若是去村里,车子敞开窗口开上那么一个小时,马上就成泥雕木塑,搁庙里一摆,就是两尊菩萨,李书记就是那西方的如来,花主任,你就是那大慈大悲的观世音。”

        李毅和花小蕊正被逗得大笑,冷不丁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飞速冲了过来。

        汽车站的停车坪里,四处坑坑洼洼,灰尘尺把厚,刚刚下车的人,正四散走着,那小车子进来,没有丝毫征兆,也没有提前鸣笛,更不曾减速,好几次都是擦着人开过。

        就像一头大白鲨,突然闯进一处满是小鱼的池塘,立时招来一片惊慌和恐惧,人们尖叫着,四下躲避,人人脸带愠色,却都敢怒不敢言,只是偷偷的用眼神去鄙视那车里的人,甚至还带着几分艳羡和嫉妒。

        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自然是大人物,非富即贵,穷苦人家,谁敢吃饱了撑的去惹他们?在心里骂几声,便也罢了。心里骂的时候,脸上还不敢太过激愤,生怕人家从表情上读出他的心里话来,找他算账。

        李毅眼神一厉,便欲上前理论,花小蕊正怕他发作呢,一见他眼神不对,马上拉了拉他的手:“李书记,闲事少管。”对着那小车子呶呶嘴巴,摇摇头:“我们来县城,可是有任务的。”

        李毅吁了口气,点点头道:“嗯,我们先办正事。”

        宝马车一个急刹车,在几个乡干部模样的人身边停了下来。

        驾驶室里探出个年轻人的头,冲旁边几个人喊:“是桥头镇史家村来的吧?参加寿宴的吗?”那几个人便忙不迭的点头:“是,我们是史家村的,是柱子家的亲戚。年轻司机就招招手,示意他们上车。

        几个人上了车,宝马车突突响了两声,呼地冲出停车坪,留下满空间的灰雾。

        人们这才将心中的不满与怨恨发泄出来,骂骂咧咧的,各奔前程。

        倪力算是有点见识的,知道那车是名牌宝马,指着宝马车出去的方向,轻蔑的吐了口痰:“有几个臭钱,就得瑟成啥样了!改天老子发达了,买三部宝马,一只脚开一辆,后边还拖一辆!”

        李毅本来心情挺不好,一听此言,哑然失笑。

        破旧的县城,打不到的士,这个时代,在这种地方,有一辆摩托,都是很奢侈的。满街自行车,交通从来不堵塞。

        几人步行前往公安局,胡继昌对县城熟悉得紧,带着李毅和花小蕊,左转右拐,很快就来到了县公安局门外。

        花小蕊问:“李书记,现在就进去嘛?”

        李毅点点头,见他们神色都有点紧张,轻松一笑:“你们放轻松点,不要以为我们是来做坏人的,我们是来做正事!好事!不搜集证据,怎么抓坏人?不抓坏人,怎么替冤死的好人申冤?”

        倪力耸耸肩:“我只是习惯性害怕,哈哈,李书记,你可别笑我,我虽然做了那么一点点坏事,其实胆子小,也就小偷小摸,不敢干大买卖,我若心黑手辣一些,像酷哥那样,也早发家了。”

        李毅接着话问:“你认识阿酷?”

        倪力笑道:“李书记,你也知道酷哥的大名?嘿,我跟他能不熟吗?我是他手下一小弟呢!”

        李毅点点头,笑道:“那烦你带个话,我想见见他。”

        倪力双腿一啰嗦,身子发软,语音也发颤了:“啊,李书记,我刚才说着玩呢,我自己都见不着他,怎么替你引见呢?”

        花小蕊听了,不悦道:“你不是他手下吗?带句话都不行,亏了李书记如此信任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不懂?”

        倪力苦笑:“姑奶奶哟,我是那种人吗?你们叫我来涟水,我二话不说,这不就跟来了吗?我是酷哥手下不假,可是,你也不想想,酷哥是啥子人?是我说见就能见着的?我要见他,就跟你要见中央首长,只能等,等他召见!不然,哪有机会啊!”

        李毅哈哈大笑:“阿酷原来这么拽!好了,那就不为难你。先帮我把正事办好。待会你要机灵点,我只管带你进去,跟他见面,其它的事,可就看你的本事了。”

        倪力点头哈腰地笑:“自当尽力!一定尽力。”

        进了公安局,里面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倪力迷惑地问:“今天不会是星期天吧?”

        花小蕊皱眉说:“不是。就算是星期天,也有人值班的。”

        转了一圈,才在一间休息室看见一个老警察,正伏在案几上打盹,只露出一个花白的头。

        李毅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问道:“老同志,公安局的同志呢?”

        敲了三敲,连问三声,那老人抬起头,看见他们,很是震怒,声色俱厉地劈头盖脸地喝斥李毅:“你们是什么人?谁准你们进来的?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快给我滚出去!”